004 兵器库/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姚含嬿称为美娇娘的老烦,终于在进了院子里以后肯下马车了,捋着白花花的胡子,老烦带着审视的目光看了一圈,点头道:“嗯,安乐这丫头费了不少心思,弄得这院子里还是挺不错的。”

被老烦夸赞了,安乐公主抿唇一笑:“能得甄老先生夸奖可真是难得呢。”

不得不说,安乐公主的确把这个院子整理地极好,林媛一家人走进来,无不啧啧称其。

这院子在外边看时就觉得很大了,没想到进了门更是敞亮。林媛也是见过金家和李昌的宅子的,但是那些宅子跟现在这处相比就小巫见大巫了。

这处院子跟林媛记忆中的北京四合院差不多,不过要大上许多,有好几个院子。跟着安乐公主往前走,先是经过一个穿堂,而后是前院,前院有个小花园,花厅,前厅。

后院有多大,林媛还没有去看过,不过一路上听夏征介绍着她也了解了不少。

“从这,顺着走廊往后走,是个大花园,里边有个小湖,引了一条小河穿过整个花园,风景十分别致。这边,有处大院子,到时候让爹娘住进去就行了。两边还有几个小点的院子,你和几个妹妹可以一人一个院子住着。别看那是个小院子,但是也比你在林家坳的房子大多了呢。”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征突然嘿嘿笑了起来,笑得林媛有些毛骨悚然。

“笑什么?”

夏征看了一眼走在前边的众人,凑到林媛身边,带着蛊惑的意味低声道:“你自己一个人住,方便。”

方便什么?

林媛一愣,在看到夏征那笑得跟只狐狸似的脸时,突然狠狠地碎了一口,翻了个白眼儿当先走了。

夏征嘿嘿一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好久没有见过这丫头红耳朵了,好可爱。

追上林媛的脚步,夏征咳嗽了一声,接着给林媛介绍这处宅子,好像刚刚的事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

“除了几处院子,后边还有个花房,有个兵器库。”

“兵器库?”不等夏征说完,林媛已经好奇地打断了他,“怎么会有个兵器库?朝廷不是不让……”

知道林媛指的是什么,夏征挑眉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朝廷的确禁止私养家军,不过这个兵器库里放的可不是你想的那些兵器。我们夏家世代将门,祖父自然不容小觑,那里以前放的都是祖父生前收集的各种兵器。不过祖父去世之后,那些兵器有的送了一些给小白兔,剩下的全都挪到了夏府。现在那里是空着的。”

原来如此。

林媛微微点了点头,幸好那里是空的了,她可不想自己住的家里还有一大堆可能招来祸患的东西。再说了,家里只有永严一个男丁,父母又都希望他将来念书有出息,留着这个兵器库并没有什么用。

许是看穿了林媛的想法,夏征笑道:“那个兵器库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你若是不喜欢,改天我让人给你改了当酒窖如何?你不是说酒要藏到地底才好吗?那个兵器库正好。”

这个主意不错。林媛点头,跟夏征把这件事定了下来。

一路说着话,一行人到了前厅,院子里已经打扫地很干净了,屋里就更不用说了,桌椅样样俱全,且皆为新的,一进房子满目皆是整套的沉香木桌椅,十分低调奢华。

一旁的博古架上还陈放着各种瓷器,令人眼花缭乱。

夏征指着其中几件,悄声对林媛说道:“那个珐琅花瓶,那只镶金丝线小屏风,还有那个,这个,都是我家老头子最珍视的东西。啧啧,连这个都让我娘弄来了,看来没少给老头子放血!”

林媛脸色有些暗,怎么听着夏征这语气,满满的都是幸灾乐祸呢?

正想着,那边林家夫妇跟安乐公主不知道在争执什么,一听原来是安乐公主请林家信上座,但是林家信哪里敢?即便安乐公主是他们未来的亲家母,但是人家也是皇帝的妹妹,那可是君,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哪里敢在她面前上座?

“公主请上座,草民等不敢僭越。”林家信来京之前还特意去老村长家问了问跟公主等人见面时该如何说话,如何行事,这些都是老村长特意嘱咐了的,君臣有别,万万不可怠慢。

安乐公主噗嗤一笑,也不往上边坐,一屁股就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说道:“林老爷真是客气了,什么僭越不僭越的,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没有那么多讲究。这府邸是你们家,再说了,媛儿还是弘德的义妹呢,我们的关系岂不是又近了一步?”

说起这个来,林家信两口子都不约而同地精神了几分,一开始他们都不知道,直到在进京的路上,林媛突然郑重其事地到了两人都马车里说了这件事,可把老两口给吓坏了。

皇子的义妹啊!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听说能跟皇室的人搭上边儿的,可都是十分厉害的人,连李昌都要下跪迎接的。

老两口在林媛离开后,嘁嘁喳喳了好久,越想越觉得这事不可信,一直还都抱着怀疑的心态。没想到今儿安乐公主竟然又亲口提了起来,看来这事就是真的了吧。

愣神间,老烦下了马车进了屋,瞧了一眼坐着的几人,走到了上座坐了下来。

林媛掩唇一笑,看来也就是他能坐了。

又跟安乐公主说了会儿话,林家信二人提着的心才慢慢放了下来。两人之前听林媛说起过安乐公主的事,当听说她为了未过门的儿媳妇儿而惩治那些有歪心思的千金小姐们时,都觉得这安乐公主肯定是个嚣张跋扈的恶婆婆,还在为林媛以后的生活担忧。

可是今日接触下来,两人终于放心了,她却是嚣张跋扈,不过那也只是对待外人上,对待自家人可不是一般的好。

说白了,这安乐公主啊,就是个护短的!这一点,倒是跟林媛有几分相像。

几位长辈在一起聊天,无非就是家长里短。林家的情况安乐公主之前都已经听林媛说过了,不过在听到刘氏说起大房三房那边发生的事时,还是有几分感慨的。

安乐公主自己的身世可以说是个悲剧,林家信两口子十分有默契地没有提及,就只问了问夏家还有什么人。这些夏征也没有跟林媛说起过,听两人问起,她也留心听了听。

“哎,我夫君这一辈,人丁还算兴旺,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

安乐公主叹了口气,“妹妹好说,就是弘德的母妃,宫中的淑妃娘娘。只是这弟弟不太好说,三十好几了也不说成亲,谁也不知道他这整日里四处瞎跑乱转地去了哪儿。说起来啊,夏征的性子就是随了他叔叔了,整日不在京城里待着。”

林家信二人互望看了一眼,这夏征的叔叔倒是跟刘丽敏有些像,若是两人能凑成一对就好了。不过,听安乐公主说了,他都三十好几了,这刘丽敏才二十出头,还是算了吧。

又说了会儿话,安乐公主看了一眼正在给他们奉茶的下人,突然说道:“哎呦,你瞧我这都忙晕了,把正事给忘了。”

听她这样说,林媛等人都看了过来。

只听安乐公主道:“我看你们来时没带多少人,这么大的院子没人打扫也不行,就先从夏府挑了几个机灵的带了过来,你们看看满意吗?若是不满意我就让人去牙婆那里再挑几个合适的来。”

一听安乐公主说要给自己买使唤丫头,刘氏有些局促地笑了笑:“这个,我们都是农村里来的,干惯了活的,这些打扫院子的活儿哪里还用别人干?我们自己就能做了,不用丫鬟啦。”

安乐公主眉眼弯弯,笑道:“你啊,哪里还能让你自己干活儿?你闺女有本事,你就等着享福就行了,若是让你干活儿,媛儿肯定也不舍得呢。”

其实买丫鬟这事,林媛在驻马镇的时候就跟爹娘提起过,她也不想自己的爹娘再受苦了。只是刘氏两人都觉得自己又不是那种地主老财,哪里用得起佣人?谁也不肯,到最后也只是请了丁明丁亮这两个护院而已。

不过现在已经到了京城了,若是家里再没有个下人使唤,先不说别人怎么看,就是这么大一个院子也太冷清了些。

“娘,我觉得公主说的是,你瞧咱们现在住的这个大院子,这么大。我刚刚听夏征说后边还有个院子呢,若是只有咱们几个人住实在是冷清了些,丫鬟们多了干的活就少了。娘,我们就先用公主带来的人吧,等以后熟悉了,女儿再去多买些人来充实一下。”

听闺女都这样说了,刘氏也不再坚持了,的确正如林媛所说的,这么大个的院子若是只有孤零零几个人住,她还觉得有些瘆得慌呢!

不一会儿,秋菊就把安乐公主带来的人都叫了进来,不得不说,这安乐公主挑的人的确不错。

夏征看了一圈,对林媛道:“我娘的眼光很毒的,夏府的下人没有一个是有二心的,你就用了这些人,总比去外边买来的不清楚底细的人要强得多。”

这倒是个理儿,林媛点头,看向了屋里站着的丫鬟们。

------题外话------

骚货们都开始出来卖骚~哈哈,佩服你们~

下午三点二更~

闺女晚上总是哭闹,而且不跟别人,抱着她就睡,放下就哭,每天不闹到十二点别想睡觉,这可肿么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