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 掌家(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家人吃过晚饭,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准备休息了。

虽然是离家后的第一个晚上,多少有些不适应,不过毕竟累了好几天了,倒也没有什么失眠一说。

刘氏将小永严交给了张妈妈去哄,自己则跟林家信一起把林媛叫到了房间里。

看着爹娘有些凝重的表情,林媛有些纳闷:“爹娘,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跟我说?”

林家信刘氏互望了一眼,终究还是刘氏开口了:“大丫啊,爹娘有件事想要跟你说。”

刘氏边说边从自己怀里掏出了一串钥匙,看到这串钥匙,林媛目光一凝,之前来京城时,他们家里的银钱等各种贵重物品都被锁在了一个大的柜子里。这钥匙正是那柜子上的。

刘氏将这钥匙拿出来是什么意思?

林媛狐疑地看向母亲:“娘,你这是……”

刘氏一笑,将钥匙推到了她面前:“大丫啊,我跟你爹商量过了,咱们还是跟在林家坳时一样,家里的贵重物品,都是你说了算。这钥匙啊,你之前放在我这里,我这一路上睡也睡不踏实地,实在是觉得不放心,就怕哪天让我给弄丢了,给你添大麻烦。现在咱们到了京城,需要用银子的地方肯定不少,这钥匙你拿着,该花钱的地方你自己用着也方便。”

听她这样说,林媛明白了,敢情两口子是把掌家的重担交到了她的手上了。这是对她的信任,可是她却不能一直掌管着啊!

“娘,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家中的所有银子不都是你管着的吗?虽然是我说了算,不过我需要银子的时候也都是跟您要的,怎么到了京城你就偷懒不管了?”林媛将那钥匙推了回去,还故意把刘氏说成是偷懒而不是能力不足,屋里的气氛顿时活络了起来。

刘氏噗嗤一乐,还是把钥匙推了回去,笑道:“对,我就是偷懒,你弟弟还小,我每天光带着他就够我受得了,再加上这么一大家子,还真是忙不过来。反正你现在还没有开酒楼呢,就先帮我掌掌家,管管这府里的事务。”

如此说,林媛也不好推脱了,而且刚到京城,让刘氏这个一辈子没有出过驻马镇的农村妇人一下子就掌管这么大一个家,确实有些难为她了。

“那好吧。”林媛接过了钥匙,“我先帮娘你管着,等弟弟大点了,我可就不管了啊,我还得开酒楼呢!”

看着她调皮眨眼睛的样子,刘氏抿唇一笑,嗔了她一眼:“行,保证不耽误你的大事。”

又说了会话,林媛就让老两口赶紧休息,自己也回了自己的院子了。

看着闺女的背影,林家信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你把这钥匙给了她岂不是又给她添了项大麻烦?”

刘氏也叹了口气:“这丫头啊,闲不住!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就整日里忙活着酒楼啊豆腐坊的,现在到了京城,不拿府里的事拖着她点,她肯定又要一门心思地去开酒楼了。虽然知道她开酒楼是早晚的事,不过能让她多歇歇就多歇歇吧。跟酒楼里那些事务比起来,咱们府里的都是小事,累不着她。”

林家信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不过还是提醒了媳妇儿一句:“话是这么说,但是咱们自己的闺女自己清楚,你觉得她能歇多久?我看你啊,还是趁早把府里的事务拾起来,别到时候让闺女又得忙外边又得忙活家里,更累。”

“放心吧。”刘氏自信一笑,“虽然这新府邸这么大,人也多了不少,不过都是公主亲自送来的人,没有什么歪心思。我就是再笨,也能处理得了。再说了,还有咱闺女呢,这些日子,趁着她在家里不出门,我得赶紧跟她学学才行。”

“嗯。”林家信点点头,两口子携手去了后院,小永严倒是不认生,张妈妈已经一边拍着他一边哼着轻缓的调调将他哄睡着了。

看到儿子熟睡的小脸儿,两口子会心一笑,这个家里最有福气的就是这个小东西了,从小没有受过苦,还有爹娘和三个姐姐疼爱。

从父母房中出来,林媛在门口看到了给她掌灯的银杏,这个银杏就是之前那个圆脸的小姑娘,别看她长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不过性子却是极为厉害的,说一不二,做事也利索,连水仙都隐隐有些以她为首的感觉。

“小姐,您出来了?天黑了,奴婢给您带路。”说着,银杏就把已经熄灭的灯笼点着了。

跟在她后边,林媛随口跟她说着话:“银杏,你在将军府里多久了?”

“奴婢六岁时被卖进将军府的。”银杏的声音很甜美,说话时也是带着笑声的,听起来十分可心。

林媛有些纳闷:“卖?”

银杏一笑,点头道:“是,奴婢的娘亲生小弟弟的时候难产,爹为了弟弟,没有保我娘。没了娘的孩子最是苦,更何况还是个闺女?第二年我爹为了给弟弟娶个新的娘,就把我卖了换彩礼了。”

林媛眉头下意识地一蹙,先不说这个爹怎么样,单是在媳妇儿生孩子时舍弃了她,就不是个好东西!

可是,银杏的声音却一点也没有埋怨的意思,林媛小心地问道:“你,不恨你爹吗?”

银杏微微叹了口气:“恨?以前也有过,我娘生了三个闺女,我爹为此经常打骂她,连带着我们姐妹三个也经常被打。那时候,我是恨过他的,可是,他把我卖了以后,我就不恨了,我还很庆幸他把我卖了,因为进了夏府,我终于吃饱了饭,也有新衣裳穿了,而且还没有人打我了。”

林媛一愣,不由地摇了摇头,贫苦人家的女儿就是这么可怜,也这么可悲,只要有一点儿温暖就感激戴德。

“那,公主把你安排到我的身边,你会不会怨我?”

听到林媛这样问,银杏突然顿住了脚步,忙回身行礼,声音也严肃起来:“小姐恕罪,奴婢刚刚说错话了,还望小姐饶恕奴婢。”

“你哪里说错了?”看到银杏这样大的反应,倒是让林媛蒙了起来。

也不怪银杏害怕,背主可是富贵人家最忌讳的事,那些背弃了旧主的奴才们,多是没有好下场的。若是因为刚刚几句话,就让林媛觉得她对林媛不忠,那她以后在林家就没有好日子过了。

不过,银杏这次是想多了,林媛完全就是无意问起的。

“小姐,奴婢刚刚说在夏府好,不是说奴婢还想回去,也不是埋怨,还望小姐明察。”银杏就差跪下给林媛解释了。

见她如此,林媛终于明白了,噗嗤一乐,赶紧将她扶了起来:“你多心了,刚刚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并没有别的意思。其实呢,即便你们不是公主送来的人,我们一家也不会苛待你们的,这点你大可放心。”

林媛这话,银杏是完全相信的,虽然只是相处了半天多而已,但是她们身为奴婢的人,早已练就了一双明亮的眼睛,对于什么样的主子好伺候,什么样的主子难伺候,还是有个准儿的。

“小姐不说,奴婢也能感觉的出来,老爷和夫人都是心善之人,小姐您更是如此,奴婢不担心。”银杏一笑,圆圆的小脸儿肉嘟嘟的,十分可爱。

两人继续往自己的院子里走去,林媛的院子就挨着刘氏的院子,两人不一会儿就到了门口。

门口有个面生的婆子还在等着,见她来了行了一礼,待两人进了院儿,那婆子上前将院门锁了。

听着锁门的声音,林媛乐了,大户人家就是不一样,到了晚上还要锁小院子的门呢!蓦地,她突然想起了今儿夏征说过的话,这每个院子都锁门的饿,那个家伙就算是想来沾点便宜也没法了。

这还是林媛第一次进自己的院子呢,天黑看不太清楚,只能看个大概,不过看样子不小,好像还种了不少花和树。

屋子里,水仙正在铺床,听到外边说话的声音忙出来迎接。

第一次见到林媛,水仙有些紧张,双手下垂,局促地跟在后边。

林媛只笑笑没有说话,以后相处的时间长着呢,各自是什么样的人到时候就看出来了。

进了屋子,林媛突然有一种温馨亲切的感觉,仔细看去,原来这屋里的摆设跟她在福满楼时住的那间房子差不多,不用问,定然是夏征的手笔。

“其它几间房子,也是这样的装扮吗?”

银杏笑道:“不是的,小姐,只有您的院子是二少爷特意嘱咐了好生拾掇的。”

看来别人的院子是很普通的了,只是,大家都是来了京城以后才挑的院子,夏征怎么会提前知道她住在哪个院子里?就这样提前装扮好了,万一被几个妹妹挑走了怎么办?

水仙回答了林媛的疑问:“这个啊,奴婢听说了的,好像是二少爷说小姐您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在那些深深的院子里住不惯,肯定要往外跑,所以就把最靠外边的院子给您留着了。果然,您就是挑中了这个院子呢。”

原来如此。林媛一笑,说起来还是夏征这家伙最懂她的心思。

这一天也确实是累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屋里的感觉太熟悉,林媛一沾枕头就睡着了,一夜好眠。

------题外话------

今儿看评论有人说一开始的小剧场,哈哈,那时候写公众章节不着急,随手就写了,现在天天着急更新和孩子,连小剧场都没心思写了,要是你们想看谁的小剧场可以留言,我有时间就写一个,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