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话唠(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林媛神清气爽醒来,厨房已经将早饭准备好了,虽然没有林媛做的饭菜美味,但是很是精致,而且昨晚上吃的火锅,大家都不是很饿,倒是没有人抱怨早饭不好吃。

吃过早饭,刘氏带着几个丫鬟收拾自己屋里的行李,林家信则抱着小永严去府里逛了。小林霜闲不住,好奇心也大,就跟着一起去了,把自己的行李扔给了杜若和连翘两人来收拾。

林薇和小河倒是还好,都忙活着自己的东西,不过因为轻车简行,并没有多少东西要收拾,不一会儿两人就一起去花园里逛了,只是可惜,此时正是冬季,花园虽大,但是除了一些常青的灌木丛,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看的花卉能够欣赏。

倒是花园旁边的那个秋千架很是新颖,看上去也是新的,应该是知道林媛一家女孩子多一些,所以安乐公主特意让人准备的。

若是让林媛看到这个秋千架肯定觉得很是简陋,不过对于林薇小河来说却是极好的。两人一会儿你推我,一会儿我推你,玩得不亦乐乎。

林媛倒是没有那么多心思去玩耍,她房里的东西不用自己收拾,全都交给了水仙和银杏,所以吃过早饭就把周扬周管家叫到了前厅,跟他说起了话。

“周管家,这是咱们府里的账房的钥匙,我拿一把你拿一把,若是有什么需要的,你跟我报一声就行。若是我不在,可以找老爷或者夫人,当然,若是很急的事,你可以全权处理,不用非得禀报。”林媛将刘氏昨晚给她的钥匙叫到了周管家手里。

看着那串钥匙,周扬有些愣了,虽然只是他头一次做管家,但是之前也听过不少,像林媛这样遇到急事让他全权处理的还是头一次听说。

他没拿那钥匙,小心道:“大小姐,您真的相信让我全权处理?若是我……”

周扬没有说完,林媛就笑着打断了他:“周管家,先不说你是安乐公主送来的人,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也相信你,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作为我林媛手下做事的人,我没有别的要求,一忠心,二绝对忠心。我相信,周管家这两点绝对能做到,是不是周管家?”

林媛挑眉看着他,看得周扬心里一阵嘀咕,明明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可是看人的感觉跟安乐公主不遑多让,怪不得以前府里不少人都说,这个小丫头是能帮二少爷掌管酒楼的,看来没有两把刷子真的是入不了二少爷和公主的眼。

“大小姐放心,周扬既然入了林福,就是林府的人,自然事事为林府着想,绝不藏私。”虽然没有慷慨陈词,但是越是平时普通的话语越是能彰显自己的心意。

林媛对这个周管家十分满意。

又跟周扬讨论了一番府中的人和事,林媛就让他去忙了。

临走,突然想起了跟随他们一起来的丁明和丁亮,林媛叫住了周扬:“周管家,咱们府里的护卫你要抓紧时间挑些了,就让丁明来管理吧,他心思细,功夫也不错,我很放心。”

府中的护卫是一项很重要的事,一定要用自己信得过的人,之前周扬就想着挑谁合适,现在林媛自己选好了,正好也解了他的一桩心事。

对于丁明和丁亮,林媛确实很放心,丁明性子要稳重一些,虽然经常也会偷偷拿着丁亮的雪花膏抹一抹,但是在大事上绝对不含糊。把府中的护卫重任交到他的手里,她很放心。

至于丁亮,他的性子要活络一些,所以林媛就将他安排在了林家信身边,若是两口子谁出门了,可以带在身边当个护卫用。

将周扬送走之后,林媛正要起身去后院逛一逛的时候,就见周扬又来了,说是夏府的冬青来了。

林媛一愣,周扬显然是看出了林媛的心思,连忙补充了一句:“冬青是二少爷的小厮。”

原来是夏征的人。

这下林媛更纳闷了,以前夏征可是一天不见她就坐不住了,怎么今儿才刚刚回到京城就让小厮来了?

这样想着,周扬已经带着冬青进了屋里来,这个冬青看上去才十五六岁,模样清秀,白白净净的,看上去十分喜人。

更让林媛吃惊的是,他一开口更是喜人。

“小的冬青见过林姑娘。”冬青一见面就咧开嘴笑着给林媛行了一礼,只是行礼的时候还不忘抬着头冲着林媛嘿嘿地笑,露出了一口白亮亮的牙齿,十分讨喜。

看着他笑得这样没心没肺的样子,林媛也受到了感染,看来夏征没有出事了。

“快起来吧。”林媛笑着让他起身,还不等她再开口问,冬青已经打开了话匣子。

“林姑娘果然是个不一样的人,怪不得我家公子都不舍得回家了呢。原本我还担心以后的少夫人会是个厉害欺负人的,现在好了,我也不担心了,林姑娘这样爱笑,肯定是个极好的主子。以后冬青跟着少夫人就啥也不怕了。哼,府里那些姐姐们还都逗我,说少爷有了少夫人就不回家了,以后肯定也不要我了,我还为了这事伤心了好一阵呢!现在公子回来了,我终于可以挺直了腰板儿跟她们炫耀炫耀了,我家公子和少夫人都是极好的人,他们以后定是要羡慕死我了。”

冬青还在巴拉巴拉说着,林媛瞪着眼睛,只看到冬青这一张嘴一开一合地没完没了地叨叨,唠叨地她脑仁都开始疼了起来。

再看一旁的周管家,显然是早就领教了冬青这张嘴的厉害了,有些好笑地看着林媛,给了她一个同情的目光。

“冬青啊,你先歇会吧。”

林媛揉了揉太阳穴,抬手打断了他,夏征哪里是因为她才不回家的啊,明明是不想听这张嘴巴拉巴拉地说才走的好不好?

一看林媛这个样子,冬青嘿嘿一笑闭紧了嘴巴。他舔了舔嘴唇,看向桌上的茶杯,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那个,林姑娘啊,刚刚我说的话有些多了,能不能赏我口水喝?”

噗!

林媛和周扬都没有管住自己的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冬青,实在是太可爱了。

怕冬青喝过水之后说的更厉害,林媛赶紧在他开口之前问了夏征在哪儿。

一说起这个,前一刻还喜笑颜开的冬青突然变了脸,小嘴一撇,似是要哭出来似的,看得林媛心里一个咯噔,夏征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只听冬青哽咽道:“公子他真是可怜,你说他都多久没有回家了?这好不容易回来了,大家不搞个热烈的欢迎仪式也就算了,偏偏还都落井下石地对公子他极力打压,呜呜,我的公子啊,你真是个命苦的孩子啊,下辈子千万不要再投胎在将军府了,您可一定要投胎到户好人家,对您百依百顺的人家才好。嗯嗯我看着林姑娘家就挺好的,呜呜,下辈子您就在林姑娘家好了。哎呀,不行不行,您要是投胎到了林姑娘家,岂不是要跟林姑娘称兄道弟了?那你们还怎么成亲呢?有情人终成兄妹可不行阿!我以后……”

冬青这说了一连串的话就没有一句是有用的,林媛听来听去只听到了“下辈子”“投胎”之类的,顿时脸色大变,难道夏征刚回到京城就出了意外?

“等等,先别说了。”林媛缓了缓心神,想要阻止冬青的话头,偏偏这家伙说的正在兴头上,完全没有听到林媛的话。

林媛一急,猛地拍了桌子一把,眼神,脸色,声音,通通变得严厉起来,别说冬青了,就连上了岁数的周扬也被她的气势给惊了一把。

“住口!再瞎咧咧看我不封了你的嘴!”

成功地让冬青闭上了嘴巴,林媛瞪着眼睛剜了他一眼:“说,夏征到底怎么了?说重点,若是再敢说一句废话,看我不割了你的舌头!”

冬青胆怯地咽了口唾沫,心里嘀咕了一句“好厉害的少夫人”,就一口气将夏征的事给说了出来,果然是捡着重点说的,一句废话都没有,甚至连个停顿都不敢多加了。

“公子回府以后就被老爷叫到了书房老爷说他玩物丧志不思进取还骂他有辱门风就罚他在祠堂里闭门思过半个月还不许任何人进去探望就连公主和大公子求情都被驳回了小的没法子只好代替我家公子来找您了。”

好不容易把这一句话说完了,冬青终于使劲喘了口气,而后小心翼翼地看着林媛:“小姐,这次我可一句废话都没有说。”

听到冬青说夏征被关了禁闭,林媛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好在没有发生她想象中的那些不幸,这个冬青真是个奇葩,只是关禁闭而已居然还说什么下辈子投胎这类的话。

嗔了冬青一眼,林媛的神色缓和了一些:“既然你家公子关了禁闭,还不许任何人探望,那你来做什么?”

说到这里,冬青露出一个得意的神色,正要吹捧自己一番,突然看到林媛警告的眼神,赶紧耷拉了耳朵乖乖地说道:“公子被关禁闭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之前在祠堂的僻静地方挖了个洞,就是为了给公子送饭用的。”

林媛顿时无语,这对主仆啊,怎么什么都干得出来,居然还在祠堂里挖狗洞,若是让夏征他爹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

一旁的周扬更是震惊,祠堂是什么地方啊,那可是夏府最庄严的地方了,居然就被这小子挖了个狗洞!将军知道了,肯定是要把这小子给大卸八块了的!

冬青虽然话唠,不过也不傻,一眼就瞥到了一旁的周扬,嘿嘿一笑,警告道:“周叔啊,你可别想着去给老爷夫人告状了,你现在都已经是林小姐府里的管家了,说到底,你也是二公子的人了,既然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你就得负责给公子善后,不然的话,哼哼!”

后边的话没有说完,冬青冲周扬努了努嘴,让他看林媛。这意思实在是显而易见的,无非就是刚刚林媛发怒的样子把冬青给吓到了,若是周扬去告状,回头被割舌头的就不是他,而是周扬了。

周扬缩了缩脖子,想起了刚刚林媛跟他说的忠心论,顿时耷拉了脑袋收了心思,暗暗祈祷他家老爷不会发现那个狗洞。

虽然两人都打定了注意不告诉安乐公主和夏远,但是林媛心里却是一阵嘀咕,这夏征只是没有在家里待着,就被他爹狠心地关了十天的禁闭,就连吃饭都要由小厮从狗洞里送进去,这样的爹也太严厉了吧。

林媛有些担忧地蹙了蹙眉头,冬青察言观色,赶紧宽慰她:“小姐你不要担心了,别看老爷对公子这样严厉,其实我们府里的人最难相处的根本就不是他。将军他啊,除了二公子的事,诸事不管,就连公主都说他们父子两人是上辈子的冤家呢!”

“真的吗?你这张嘴我可不敢信。”林媛白了他一眼,就冲他刚才说的下辈子投胎的话,她也不敢相信这人的话了。

冬青立即猛点头:“可信可信,我的话是我们府里最可信的了。别看老爷他这么严厉,但是也只是对待二公子而已,其实他啊,最是喜欢女儿的,这不,现在每次从军营回来还光缠着公主给他生个女儿呢。咳咳,小姐您别瞪我啊,是真的,不光是我知道,整个府里都知道,是不是啊周叔?”

周扬抬头看天,表示没听到他再问什么。

林媛脸色一沉,这家伙,不光嘴巴管不住,连眼睛耳朵也管不住,人家安乐公主夫妻二人之间的事居然也这么清楚。

“没义气!”冬青哼了周扬一声,继续道:“小姐您不知道,您房里不少古玩珍宝都是老爷让公主送来的呢,不光是对您,对咱们未过门的大少夫人也是如此,所以啊,您就放心吧,我家老爷绝对会像宠爱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疼爱你和大少夫人的。”

听了这话,林媛多少有些放心下来,问冬青是不是有什么话捎来。

冬青挠了挠头说道:“也没什么重要的话,就是让您放心,还让我带您和几位小小姐去街上逛逛,哦对了,公子说他最多三天就出来了,让您先思念他三天,还说小别胜新婚,等他出来了带你和几位小小姐去醉仙楼好好吃上一顿。”

不是说要关禁闭十天吗?怎么三天就出来了?

还未开口问,林媛顿时笑了,也是,这个世界上能关得住夏征的地方还真没有,这家伙说三天能出来就一定能出来。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

感谢:150**9485和amywangjin的五星评价票,177**1109和beautyfish02的月票,135**5673的九朵花花~

让你们破费了,多谢多谢~送上我的大么么(* ̄3)(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