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酸爽(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跟冬青说话的功夫,刘氏和林家信两口子也来了,怕两人知道了夏征被他爹关进了祠堂担心他,林媛赶在冬青开口前赶紧抢着说夏征在府里会朋友。

夏征一年多没有回京,这次回来又是赶上年节,自然有不少人见他,林媛这样说,刘氏两口子并没有怀疑。

因为夏征嘱咐冬青带她们几个出去逛逛,林媛就让丫鬟把林薇小河小林霜全都叫了过来,只是还没有出门,周管家就又进门来了。

三皇子赵弘德来了。

“大哥来了?”林媛有些意外,本来进京就该去通知他一声的,但是夏征说他正在忙着过年和科举考试的事,林媛就没有去,没想到这才第二天,赵弘德就接到消息亲自来了。

一听是皇子亲自登门,林家信和刘氏都有些局促,安乐公主算是两人以后的亲家,毕竟是一家人,他们多少还能应付得了。但是现在换了皇子啊,不是有句话叫做伴君如伴虎吗?若是有一点儿招呼不周,岂不是要砍头的?

看两人这个样子,林媛不禁有些好笑,一边让周管家请赵弘德进门,一边安抚二人道:“爹娘,你们就放心吧,大哥他虽然是皇子,但是为人随和,绝对没有半分上位者的架子,你们就当他是夏征看待好了。”

冬青也嘿嘿笑着,凑上来说道:“老爷夫人你们就把心都安安稳稳地放到肚子里吧,我在京城呆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比三皇子脾气更好的公子少爷了呢!他啊,应该是咱们大勇王朝最随和最好说话的皇子了!”

冬青还要说,可是一看林媛那似笑非笑的眼神,顿时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说话了,正怕真的被林媛拿着刀把他的舌头给割了。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收回了看着冬青的眼神,倒不是不许他说话,实在是这个冬青的嘴巴太没有把门的了,万一再给说出什么来把刘氏两人给吓到了就麻烦了。

在没有见到真人之前,刘氏两人的心终究是放不下来,倒是小林霜骨碌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问了一句:“那个,你认识六皇子吗?他怎么样?”

林媛耳朵竖了起来,怎么这小丫头不问别人,偏偏捡着六皇子问?

冬青小心地看了林媛一眼,见她点了点头,才咽了咽口水,想了想说道:“六皇子这人啊,奴才认识啊,他母妃跟公主是好朋友,自然经常来府中玩耍了。只是公子他总是往外跑,六皇子经常找不到人,哎,说起来,六皇子也是可怜,本来就是个小孩子,但是田妃看得紧,弄得他跟个小老头儿似的了。”

小林霜眨眨眼睛,自己嘀咕了一句:“小老头儿?没发现啊,不过倒是傻傻的呆呆地。”

“小妹,你说什么?”林媛凑近了一些,问了一句,小林霜咳咳两声,连忙摆着手说“没事没事”,不过越是这样越是有事,林媛狐疑地盯着她看了半晌,直到赵弘德进门来才转开了视线。

赵弘德一进门,刘氏和林家信两人就赶紧带头下跪给他请安了,看得林媛有些不知所措。

赵弘德赶紧上前将两人扶了起来,面色平和:“伯父伯母莫要行此大礼,快快起身吧。”

被三皇子亲自扶起来,林家信二人都有些受宠若惊,局促地不知道自己的手该往哪里放了。

林媛上前解围,笑道:“大哥,你瞧瞧你,一来就把我爹娘吓坏了。”

“媛儿!不得无礼!”刘氏慌忙制止了林媛,小心地看向赵弘德给他赔罪:“皇子殿下恕罪,媛儿她不是有心的。”

赵弘德看了林媛一眼,抿唇笑道:“伯母才不要如此拘束才对,我跟义妹是兄妹,您二位自然就是我的长辈,不要理会那些虚礼。”

“是啊,娘。”林媛搂住了刘氏的胳膊,笑道:“刚刚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你就不让我说了,我是想说啊,大哥一来就把爹娘吓坏了,所以以后要经常来家里坐坐,见得多了才不会害怕他了嘛!”

就像夏征那家伙,一开始他来家里时,林家信两口子还总是叫他东家东家的,后来慢慢地相处久了,不也是阿征阿征地叫了?

赵弘德也点头笑道:“正是如此,看来以后我每天都要来这儿坐坐才行了,哦对了,以后一日三餐别忘了多给我添一副碗筷,回京以后,我可是天天想念着小妹的手艺呢,就连宫里的御膳都吃着没滋味了。”

赵弘德本就是个十分随和的人,说这一番话时更是发自内心十分真诚。

或许世上最能拉近人与人之间距离的东西就是美食了,听他这么一说,林家信两口子不由地笑了出来,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相同的念头,看来这个皇子也是被女儿的手艺给收服了。

林媛又将林薇几人一一给赵弘德介绍了,待看到小林霜时,赵弘德多了几分兴致,蹲下身子与她平齐,笑道:“你就是甄老的关门弟子?”

现在大家都已经知道老烦的真名字是甄修明了,所以对于赵弘德说的甄老也知晓。

小林霜挺了挺小小的胸脯,一脸的得意:“是啊是啊,我就是我师父的徒弟,不过呢,你可不能随便跟别人提起哦,我师父说了,他的本事太厉害,京城里有不少人觊觎他的医术,想要跟他学习,不过呢,那些人的资质实在是太过平庸,根本就学不到我师父的十分之一二,所以啊,若是让那些人知道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他们一定会羡慕嫉妒,上门来找我挑战的。”

“找你挑战?你怕了?”赵弘德对这个小嘴巴拉巴拉的小姑娘十分喜欢,歪着头问道。

小林霜眉头一挑,胸脯挺得更高了:“怕?你看我是怕的人吗?我师父可是经常叫我小狼崽子的,若是我怕,岂不是辜负了我师父的心愿?其实呢,我是怕麻烦而已,我现在啊,还没有出师呢,得好好学习,等我学得差不多了,才有闲心跟他们比试呢!”

赵弘德好笑地点点头:“嗯,原来如此,我就说嘛,甄老的徒弟怎会是畏首畏尾之徒?若是真的如此的话,甄老也不会舍弃那么多京中贵族子弟,独独挑选你这个小丫头了。”

这话说得小林霜心里欢喜得很,伸手捏了捏赵弘德的耳朵,俨然是老烦经常对小林霜做的动作,连语气也是学了个十成十:“嗯,不错,孺子可教也。”

她这么一捏,可把林家信和刘氏的心给捏了起来,心惊胆战地看着赵弘德,生怕他突然变脸再给小林霜治个以下犯上大不敬之罪。

不过出乎意料的,赵弘德居然哈哈笑了起来,十分宠溺地抚摸了小林霜的脑袋一下,连连夸赞。

林家信刘氏两人齐齐松了口气,他们的心这样从高处到低处,再从低处提到高处的感觉实在是太酸爽了。

待知道赵弘德找林媛有话要说,他们就赶紧带着几个小姑娘去了后院了,还是先躲起来为好。

林媛也知道让他们接受的话总得有个过程,就让人先把他们送走了。

屋里只剩下林媛和赵弘德两人后,赵弘德终于憋不住笑了出来:“我真的那么恐怖吗?把你爹娘都吓成那样了。”

林媛又好笑又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是你恐怖,是你头上的光环太恐怖,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平头老百姓,平日里见过的最大的官就是县太爷,哪里见过皇子?别说见了,就是听都很少。你说他们冷不丁地见了你会不会害怕?”

赵弘德摸摸鼻子,讪讪道:“原本我觉得我在京城已经是最好说话的皇子了,没想到真的有人怕我,哎,这种感觉真不好。”

林媛被他挫败的样子逗乐了:“被人怕不好吗?你看你二哥,别说百姓了,就是当官的都很怕他吧?我看着他感觉挺好的啊,而且还很威风呢!很难想象,你们两人竟然是同一个爹生出来的,一个那么狠厉,一个这么,咳咳,温柔。”

被林媛说成温柔,赵弘德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不过虽然词语用的不恰当,但是倒也说得不错。赵弘德撇撇嘴:“可能是跟母妃有关吧,柳妃就跟二哥差不多,而且他们严家的人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个个厉害的不行,听说他家那位嫡小姐也是如此,在家中对待庶出的弟弟妹妹们十分厉害,个个都怕她。你想想,只是一个小姑娘就能如此,他们家里其他人该如何?”

这话值得深思,赵弘德的母妃是夏征的姑母,看夏征和夏臻两兄弟就看出来了,淑妃定然也跟赵弘德一样是个十分随和的人。也许,真的跟家庭教养有关系吧。

水仙上了茶来,赵弘德远远地就闻到了香气,端起来抿了一口,连连点头:“这茶肯定是你从驻马镇带来的吧?这么香的茶叶京城可是没有的。”

林媛笑道:“大哥猜得不错,这茶是我在茶树镇亲自采摘和炒制的,里边添加了几种清新的花茶进去,所以烹出来的茶水多了花的香气,喝起来又有茶叶的涩感,是不是很特别?别说京城了,放眼全天下也就只有我手里这几罐,别人是想都想不到的。”

看她说的这样得意,赵弘盛心里直痒痒,又喝了一口,这次都舍不得立即咽下了,留在唇齿间好好品味了一番,果然有各种花香萦绕心头。

“茉莉,水仙,还有什么花?”

林媛嫣然一笑,点头道:“大哥好厉害,这茶里的确有茉莉和水仙,不过还有其它的,想来大哥时猜不出来了。”

倒不是赵弘德品尝的水平不行,而是其它的花都太过普通,乡下随处可见,但是宫里却是没有的。

在赵弘德的追问下,林媛笑着数了几种花出来:“除了茉莉和水仙,还有槐花,米兰,杏花。桂花也有一些,不过桂花的味道大了些,所以放的不多。”

赵弘德已经听得有些呆了,槐花他没有见过,但是米兰和杏花桂花还是见过的,没想到居然也被放了进去,可是他没有尝出来,看来根本就不是他孤陋寡闻,而是他这舌头确实不怎么靠谱。

“你这茶叶这么罕见,我都不好意思开口跟你讨要了。”赵弘德十分珍惜地晃着手里的茶杯,看样子是真的不舍得再喝了。

林媛好笑地抿抿唇,这赵弘德明明知道他若是开口了,她定然不会拒绝,偏偏还要做出这样一幅可怜的表情来,果然跟夏征是同脉相连的。

“大哥要,小妹岂有不给的道理?”

说着,林媛就让水仙去后院取了两罐茶叶送给了赵弘德:“我制了十盒,送给了公主两盒,临来京时送了朋友三盒,老烦又抢走了两盒,除了我打开的那一盒,如今就只剩下这两盒是完整的了。”

赵弘德赶紧接过来,宝贝似的搂在怀里,就剩下两盒了啊,可得好好看紧了:“正好,送给母妃一盒,我自己留一盒。”

林媛以为他会说给皇帝一盒的,没想到只是送给淑妃。

似是看出了林媛的想法,赵弘德眨眨眼睛:“父皇那里不能送,送去了就不知道被谁抢走了。给母妃的话,父皇也能尝到了。”

林媛恍然,敢情赵弘德还存着用这茶叶帮淑妃争宠的意思呢!

是谁说赵弘德老实地像只小白兔的,明明也很聪明很狡猾的好不好?大智若愚,说的就是他!

------题外话------

推荐朋友文文《替嫁不良妃》,正在PK中,大家喜欢的可以收了看看~

新娘逃嫁,苏府满门面临灭顶之灾,苏家二小姐苏洛宁进宫面圣。

宫内密谈,她力挽狂澜。圣旨再下,替嫁入府,苏家百口得以保全。

新婚之夜,新郎不见踪影,她却无动于衷,她要的不过是相敬如宾,你既喜好美色,那我便随你所愿。

她亲选了美貌姬妾入府,他却大发雷霆。

这王爷夫君脾气怎么就这么古怪呢?

还有王爷夫君跟传闻中相差甚大,风流好色?不学无术?才怪!他整个就是扮猪吃老虎。

一个占有欲无比强大的王爷夫君,几个奇葩出格的娘家姐妹,再加上皇室那些乌七八糟的乱事儿,苏洛宁回京后的日子可谓是……精彩无比,高氵朝迭起……

ps:本文男女主身心干净,皆腹黑强大,后期会有暖萌小宝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