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 公子给个方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好了要带几个妹妹出去逛逛的,送走了赵弘德,林媛就赶紧回去叫人了。

一说出门,最兴奋的莫过于小林霜了,一个劲儿地叽叽喳喳叫着,还说了好多好玩的好吃的地方,看得林媛一阵好奇,好像这小妮子不是头一次来京城似的。

似是看出了大姐的怀疑,小林霜嘻嘻一笑:“这些都是师傅跟我说的,嘿嘿。”

是老烦说的吗?林媛更加纳闷了,若是老烦的话,他应该只会说哪里的烧鸡最正宗,哪里的蹄髈最嫩滑吧。可是城东人们多富贵,城西人们更朴实这样的话,真的是他说的?

知道问小林霜也不会问出什么,林媛也就没问。不过心头的疑云却是怎么也挥之不去了,一开始只是林薇,现在就连小林霜都开始藏事了,怪不得人家都说女生外向,越大越不跟她亲近了。

相较于几个孩子的兴奋,刘氏却是有些担忧的,京城毕竟不比驻马镇,这里的达官贵人们实在是太多了,用王婶子他们的话说就是京城里遍地都是贵人,没准儿出门踩个脚就能踩到一位四品官员。

虽然这话夸张的成分太大,不过刘氏还是十分担心的。好在有夏征的小厮冬青跟着,两人终归还是放心了一些。

直到出了门,冬青还在跟刘氏巴拉巴拉说着自己多么厉害,这次林媛倒是没有阻止他,其实有的时候他这个话唠也是有几分作用的,至少此时就可以帮刘氏他们安安心。

京城确实不是邺城所能比的,醉仙楼更是比醉仙居还要气派。那日他们只是在进京的路上看了一眼,今日再来,待醉仙楼全部呈现在眼前时,让几人全都惊异地忘记了呼吸。

富丽堂皇,是此时姐妹几人共同的心声,就连见惯了场面的林媛此时也被醉仙楼给震惊到了。三层的小楼,修建的并不多大,不过就是这精致更加令人称赞。跟附近其它的铺子不同,醉仙楼的顶子不是平的,而是尖尖的。醉仙楼三个大字就在这尖尖的房顶上竖行排开,远远望去,金色的大字十分炫目。

而醉仙楼的大门更有特色,竟是跟大户人家的大门一样,修建了一个十分排场的门楼,门楼上没有挂着招牌,而是换成了一整幅浮雕似的壁画,因为太高了,林媛抬头看了好半晌都没有看清楚上面雕的是什么,只能依稀看到祥云还有各种各样的貌似是人的东西。

见她抬头看那壁画,冬青凑过来,小心翼翼地问道:“姑娘需要我解释一下吗?”

自从被林媛威胁要拿刀割他的舌头之后,冬青再想在她面前说话就已经学会了察言观色,首先要问问林媛准不准许他开口。

林媛抬头看得脖子都快酸了,扭头看了他一眼,点头。

这是准许他开口了。

冬青嘿嘿一笑,清清嗓子,道:“其实呢,我也不知道。”

林媛:……

不过冬青还是将自己听说的内容跟她说了一番:“不过我倒是问过公子,他说那都是一些自认为画画极好的人故弄玄虚欺骗世人的罢了。公子还说,别看这壁画这么玄乎其玄,不过放在酒楼之上,也平添了几分世俗之气,不值得他深究。”

林媛一愣,细细想来,倒是觉得夏征的话十分有道理。乍一看那壁画的确很吸引人,但正是因为大家不知道其上画的是什么才会更加好奇,更想深入探究。可是大家都忘了一件事,既然这画是放在以营利为目的的酒楼之上,那么归根到底,这画中寓意无非就是希望有客登门多多挣钱了。

想到这里,林媛也就不再对那日匆忙而过时没有看清楚的门口对联抱有兴趣了,正如夏征所言,无非就是希望生意兴隆的话。

果然,林媛扫了一眼,证实了心中所想。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小林霜早就等不及要进去吃饭了,拉着大姐的胳膊催促着。

林媛宠溺地摸摸她的头发,当先下了马车,带着几人向醉仙楼走去。

醉仙楼内,程月秀沉着一张脸看着管事的,眉头蹙的更紧了:“你这人怎么说半天都说不通?行了,本小姐不跟你说了,去把你家掌柜的叫出来,我直接跟他说!”

罗管事嘴角微微一抽,脸上的笑容僵了僵,眼神也不自觉地往三楼飘了飘,不过只是一瞬间再次恢复往常,讨好笑道:“我家掌柜的正在忙着,还请程小姐见谅,咱们是真的没有雅间了,程小姐就可怜可怜小的,莫要为难我了。”

程月秀冷冷一笑,翻了个白眼儿:“你们这醉仙楼这么大,你既然跟我说没有雅间了?我说罗管事,你这醉仙楼我也不是头一次来了,楼上房间的位置我可都清楚得很,你瞧那个,那个,还有那个,全都是开着门的,那是有人?”

看程月秀一抬手就指着二楼雅间的几个开着门的房间,罗管事心里一阵苦笑,这程月秀的父亲只是翰林院一位小小的修撰,前年年底才刚刚从地方调进京里来,这样的官家在贵人满地的京城可没有什么地位。

不过,谁让她跟苏丞相的独女苏秋语关系好了?程家他看不上,可是苏家不是能随便得罪的啊。

“不瞒程小姐,那几间雅间都已经预订出去了,在没有得到客人的许可以前,小的实在是不敢擅自让给程小姐啊!”

程月秀眼睛眯了眯:“你这是故意的,罗管事。我记得两天前我跟苏姐姐一同来时,她也没有预定,不过,你也给她安排了房间的,怎么,今儿我单独来,你就不卖这个面子了?我也不怕告诉你,今日虽然苏姐姐没有来,但是我做东请的人里边也是有她的,该怎么做你看着办吧!”

罗管事擦了擦额头的汗,苦笑道:“程小姐啊,若是苏小姐来那就好说了,毕竟她在我醉仙楼是常年留着一间房的,不过,在没有得到苏小姐的允许前,小的也不敢让您进去坐啊。”

程月秀秀美一蹙,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这罗管事的意思就是说苏秋语是在醉仙楼常年包了房间的,她随时来随时用。可她程月秀有吗?别说包房间了,就是这次请客她都拿出了自己好几个月的私房银子了。

说起来也是她自讨苦吃,本来就把要请客吃饭的话放了出去,结果她自大啊,以为随时来就能随时有房间的,没想到还真被打了脸!真是气死她了!

更丢人的是,此时正是吃饭点儿,眼看着她邀请的几位小姐就要到了,她若是还没有房间可怎么办?那个郭家的小姐最近也在卯着劲儿地巴结苏秋语呢,可不能被她比下去!

正想着,程月秀突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由远及近:“噢!吃饭去喽!饿死我了!”

什么人这么大呼小叫的,一点儿涵养都没有!

程月秀不满地回头看了一眼,就见到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蹦蹦跳跳地进来了,这小姑娘模样还算清秀,只是在美女如云的京城,从来不是以模样论高低的。

程月秀鄙夷地扫了一眼小林霜身上的衣裳,嗤笑了一声:“穷光蛋还敢来醉仙楼吃饭,真是不自量力。”

她声音不大,听到也只是她身边的丫鬟阿玲而已。

罗管事不认识小林霜,但是却认识比她晚进门走在最后的冬青,当即就笑着迎了上来:“欢迎几位姑娘,房间已经预备好了,我这就让小二带几位上楼去。”

说着,伸手招了个机灵的小二哥儿过来带路。

此时程月秀也看到了走在最后的林媛和冬青,只见他们这一行人全都衣着普通,更没有带任何贵重的首饰,若说这里边衣着最好的,应该就是走在最后的冬青了。

程月秀仔细看了半晌,没有在自己见过的京城大户人家的公子堆里找到冬青的身影,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轻慢之意。

在小二哥儿带着小林霜路过程月秀身边时,程月秀上前一步挡在了她面前,笑道:“小姑娘,你们预定了房间吗?”

小林霜早就饿了,正满心欢喜地等着上楼吃好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不光长相普通,而且还笑得十分不善。

她转了转眼珠子,点头指向二楼:“是啊,是我姐夫帮我们订的房间,就在那儿。”

程月秀顺着她的手果然看到了一间开着门的房间,看来这小姑娘说的没有错。

“你姐夫帮你订的?”程月秀眼眸抬了抬,看向了慢慢走近的林媛和冬青,想当然地将他们二人当成了小林霜的姐姐和姐夫。

待他们二人走近了一些,程月秀又不着痕迹地仔细打量了一番,除了最大的那个小姑娘头上戴了一只玉簪,其她人都没有什么贵重的首饰。

而且,这几位女子,都没有她长得好看。

程月秀自信地撩了撩头发,心道:看来的确只是京城中十分普通的人家了。

既然如此,那就不怕了。

程月秀抿唇一笑,挡住了林媛和冬青的去路,她的目光根本没有在林媛的身上多做停留,而是看向了冬青,露出自认为最美最温柔的笑容,道:“这位公子可否行个方便?”

------题外话------

昨天出去了一天,今儿左眼疼,磨得慌,一直流泪,不知道怎么回事~

我老公说我是被街上电焊的光闪到了,可是我不记得自己看过那个~

听说闪到了眼睛用奶水滴一滴就好了,噗,我还没有试~

休息了一下不好意思各位了,明儿尽量恢复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