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你打劫!/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月秀一句“公子”可把冬青给叫蒙了,等他回过神来看时,就见程月秀正妩媚地抬手撩着自己的鬓发,媚眼含笑,冲他抛了个媚眼。

冬青一个机灵,脖子僵了僵。

他这个样子给程月秀的感觉就是,这家伙根本没有见过把她更美的女子,他已经被她的美貌给勾得神魂颠倒了。

就在程月秀自我感觉良好地冲林媛甩了一个鄙夷的眼神时,冬青的一句话让她瞬时从云端跌掉了地上。

“这位小姐,你这眼睛是不是在抽筋啊?怎么眼皮子一个劲儿地抖啊抖的?是不是昨晚上没有睡好?不是不是,我看不像没睡好的。啊,我知道了,小姐啊,你肯定是眼皮上边擦的粉太多了,眼皮子糊得紧。哎呦,这位小姐啊,不是我说你,你啊,不要因为爱美就往脸上糊这么多粉,真的不好看,依我之见啊,还是什么都不抹才是最好看的!”

“住口!”

程月秀的眼皮子这次是真的开始抽筋了,一口银牙都快要被咬碎了,这个男人,看上去文质彬彬的,怎么这么地不解风情?

被程月秀冷言打断的冬青顿时闭了嘴巴。

倒是一旁的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冬青的嘴有时候还是挺有用的。

小林霜拉了拉大姐的手,林媛低头,就看到小妹递来的眼神,这女人不好!

林媛扯了扯小妹的手,浅浅一笑,她自然看出了这个女子不好了,从她一进门,这女子的一双眼睛就没有在她身上停留过,更别说林薇几人了。

她的眼睛全都在冬青身上,以她的判断,这女子不是有求于人,就是看上了冬青。

只是可惜,冬青这个不开窍的,愣是没有理解了人家的心思。

见冬青不解风情,程月秀抿抿唇,直接开门见山了:“这位公子,听令妹说,二楼那间雅间是你们预定的,不知道能否让给小妹?小妹感激不尽,日后若是有需要的……”

“不行!”

程月秀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冬青噎得咳嗽起来,小脸儿都红了起来。

阿玲一边给她家小姐捶着后背,一边瞪着眼睛怒视冬青:“你这位公子怎地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我家小姐好言相求,你若是不想让房间就罢了,就不能说得委婉一些吗?再说了,京中像你这样小气的公子,还真就这么一位!哼,一看就是小门小户里的公子,真是上不得台面!”

林媛眉头一挑,刚刚还只是觉得这两人有些自我感觉良好,此时再听到这小丫鬟的话,就觉得两人简直是厚脸皮了。抢人家的东西抢不到就反言讥讽人家不该藏着,没想到,刚到京城就见到了这么不要脸的人。

“这位小姐,不是我们不……”

林媛刚开口,就被阿玲一口堵住了:“你是什么人,你一个乡下来的穷丫头有什么资格跟我家小姐说话?”

林媛眉头一挑,竟是被气笑了,她承认,一家人刚到京城还没有来得及做新衣裳,所以他们几人身上穿的都是从林家坳出来时穿的普通衣裳。不过此时她也明白为什么刚刚程月秀只跟冬青说话,却不跟她说话了。

别看冬青只是夏征身边的小厮,但将军府出来的小厮可不是一般人就可以相比的,所以他身上的衣裳都是很有档次的布料,且做工精良,乍一看确实很像小户人家的公子哥儿。

不过,林媛可从来不是一个能被人家随便侮辱轻视的人。

深知大姐的秉性,林薇小林霜几人都同情地看了程月秀主仆二人一眼,便坐到了一边的桌子上悠然地看戏了。

倒是冬青赶紧地凑上前来,想要将自家公子的名头搬出来。其实今日的事,若是换了京中任何一家的小姐甚至是丫鬟,都不会跟冬青较真儿,毕竟冬青是夏征的小厮。

只是,程月秀跟随父亲来京只有一年而已,而这一年里夏征又在驻马镇里待着没有回京。夏征不在,冬青一个小厮更是不会出府了,也难怪程月秀不认识冬青了。

还没等冬青开口,林媛已经一个眼神过去制止了他,这下连想要开口提醒的罗管事也闭了嘴巴。

林媛上前一步,笑得人畜无害,甚至还带了一丝卑微的意味,只听她道:“刚刚是我们不懂事,还请这位小姐念在我们是乡下来的,没有见过世面,莫要怪罪我们才好。”

她这个样子极大地满足了程月秀主仆二人的虚荣心,想当初还未来京城时,这程月秀就仗着自家爹爹是一方父母官而成为那里闺中小姐们的头头,自然是从小被恭维着长大的。

但是到了京城之后,在苏秋语严如春这些世家贵女面前,程月秀就从最好变成了最次,既打击了她的虚荣心,又催生了巴结权贵之心。

今儿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比她还次的小村姑,她骨子里的那股子傲慢劲儿不自禁地又出来了。

程月秀神色变了变,唇角的笑容愈发灿烂起来。

感受到主子心思的变化,阿玲的神色也好了一些,不过脸上的傲慢和瞧不起更盛了。

只听程月秀说道:“这位姑娘说的哪里话,既然你们初来京城,肯定会有不少不懂得地方,本小姐自然不会怪罪你们的。不过嘛,想来姑娘应该不知道,这醉仙楼啊,可不是一般人能进来吃饭的地方,我看姑娘穿着,想来不是很富裕,既然如此,姑娘们还是出门去找个别的酒楼吃饭好了,这里啊,东西实在是贵呢!”

一边说,程月秀还一边做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来,好像真的是为林媛几人着想一般,要不是早就洞察了这女人的心思,林媛还真要被她给骗了。

只听程月秀继续道:“刚刚姐姐来时,记得街边有个沈记,我看人也不少,不如妹妹几位就去那里吃饭吧。”

沈记?

林媛本就是厨子,自然对酒楼饭馆之类的地方十分敏感,这个沈记她记得,刚刚乘坐马车过来时她看了一眼,是摆在街角的小摊子,说白了就跟桂枝嫂子当初的凉皮摊子是一样的。而且,在沈记吃饭的人多是在附近干苦力的汉子们,这程月秀竟然让林媛几个小姑娘混在一堆汉子里面吃饭,还真是“看得起”她们!

冬青自然是知道沈记的,生怕林媛应下来,赶紧阻拦:“不行不行,那个沈记里边吃饭的都是五大三粗的男人,莫说夏天了,冬天都有光膀子的,小姐您可不能去!”

“来来,冬青,过来坐。”小林霜突然上前拉住了冬青的袖子,将他拉到了自己身旁的凳子上坐好。

可是冬青却急乎乎地哪里坐得住?公子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好好地带林媛几人出来玩的,若是她少了一根头发,依着夏征的作风,不把他大卸八块才怪!

就在冬青着急地要上前替林媛出面的时候,一只桔子进了他的嘴巴里。

小林霜笑嘻嘻的脸就在身边,也不知道她从哪里变出来的桔子正吃的带劲儿,嘴巴里还咕哝着宽慰他:“不用担心,大姐会手下留情的。”

冬青被狠狠地噎了一把,手下留情?

倒不是林媛看不起街边摊,实在是这个程月秀太过欺人太甚,明明是想用林媛他们定下的房间,但是说话不但不客气,还很不友好。

林媛想了想,有些为难地说道:“小姐您说的那个沈记,我好像刚刚看到了,可是,可是我好不容易带着妹妹们京城玩,我就想给我妹妹们找个好地方吃饭。我四处打听,听说这醉仙楼是京城最好的酒楼了,就提前定了个房间。没想到,原来这里的东西这么贵阿!若不是刚刚小姐你提醒我,我都怕被这里的掌柜给坑了呢!”

她这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有点像被骗进城的委屈小媳妇儿。

一旁的罗管事不由地呲了呲牙,好像自己开门做生意还没有骗过人呢吧?

不过林媛的这番话倒是让程月秀更加确定,这几人就是进城来玩的乡下人。

“是啊,姑娘,既然如此,你还是赶紧走吧,千万不要被骗了才好。”程月秀乘胜追击,却听到林媛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不行,小姐您肯定没有听清楚我的话。虽然这里的东西很贵,但是我们姐妹几人都是好不容易才进城的,所以就算是花银子,我们也打算在这里吃一顿饭,好歹回去了还能跟村里的大花二狗子三剩儿他们几个显摆显摆。”

程月秀嘴角抽了抽,心里暗骂了一声:冥顽不灵!

林媛眼珠子转了转,又道:“而且啊,我们预订房间的时候还用了不少银子呢,这说走就走,掌柜的会退给我们银子吗?”

见林媛看了过来,罗管事忙道:“不……”

“就是嘛!不会!”林媛根本没有听罗管事说完,就自顾自地继续说着:“反正不会退银子的,我们还不如去吃一顿饭的好,大不了多花一点儿嘛!哎,就是可惜了,我们小小村姑,也不敢点特别贵的菜,只能随便吃点好了。”

罗管事撇着嘴,垂眸嘀咕:“我是想说订房间不要银子啊,不是不退。”

当然,这话程月秀没有听到,即便听到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她此时已经看明白了林媛的意思,不就是想要银子吗?

“阿玲!”

阿玲点头,从荷包里拿出了一锭银子递到了林媛面前,面露鄙夷之色:“拿着吧。”

林媛眼皮子扫了一眼,心中冷笑,原来这个地方这么值钱啊,竟是五两银子!

打发要饭的呢?

林媛没接,面露难色:“小姐啊,我不是要跟您要银子啊,为了几个妹妹我花多少银子也没事啊,你看看她们,一个一个地多么渴望着来这里吃饭啊,是不是?”

林薇小河小林霜三人适时地露出了望眼欲穿的表情,表情转变之快惊得冬青目瞪口呆。

程月秀咬咬唇,直接打断了林媛还在喋喋不休的嘴巴,不耐烦地问道:“到底多少银子才行,你赶紧说个数,马上就要中午了。”

她这话一出,林媛顿时明白了,怪不得这女人总是往外边看,敢情是约了人来吃饭啊!

这么一想,林媛也多了几分把握,偷偷一笑,伸手掰着手指头数了起来:“我是无所谓啊,可是我这三个妹妹不乐意啊,再说了小姐您这五两银子,我肯定是要自己留起来的,她们几人呢?这样吧,我也不跟小姐您磨蹭了,我们五个人,一个人五两银子,一手交钱一手让房,如何?”

一人五两银子?那就是二十五两银子啊!

“你打劫啊!”阿玲当先叫了出来!

林媛此时也没了刚刚的卑微之色,摊摊手作无辜状:“怎么会是打劫呢?这位小姐姐你可是要知道啊,我们好端端的来吃饭,一没有强迫,二没有威胁,从头到尾全都是你们两人在跟我们要房间呢。哎,既然你们不愿意,那就算了吧,你们再等等吧,没准儿一会儿就会碰到个不用二十五两银子就能让给你们房间的人了。走啦啊,我们都饿了,就先上去吃饭了。回见了您嘞!”

说着,林媛招呼起小林霜几人就往前走去。

几人说走就走,倒是把程月秀给急得找不到方向了。这小村姑看似好说话,其实句句都拿到了她的软肋,什么叫不用二十五两银子就能让房间的人,若是真的有这样的人就好了。可是来醉仙楼吃饭的哪个不是有钱人?二十五两银子就是掉到地上,他们都不会看一眼。

程月秀深知,眼前的林媛一行人是她今日唯一的救命稻草。

更焦心的是,马上就要中午了,苏家小姐眼看着就要到了,若是在她来之前还不能把房间定下来,肯定要丢人了!

她总不能让苏秋语这个堂堂丞相之女坐在大厅里吃饭吧?这要是传出去,肯定能成为别人笑话她的把柄!

“等一下!二十五两银子在此,房间让出来!”

林媛唇角一勾,得意地挑了挑眉。

------题外话------

下午二更~三点~么么哒~

感谢shyt20001023和肖辉肖(3)的月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