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 谁反悔是小狗!(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月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憋屈过,只是一个房间而已,竟然就掏出去了二十五两银子,越想越窝火。

更窝火的是,拿了她的银子的人愣是没有走。

林媛掂了掂手里的二十五两银子,看着肉痛的程月秀和阿玲两人,嘿嘿一笑,招呼道:“小的们,有银子啦,想吃什么随便点啦!”

说着,便带着几个妹妹坐到了大堂里最好的位置上,招呼着小二哥儿点菜了。

“小姐!”阿玲都看不过去了。

程月秀蹙眉摇头,她能有什么办法?现在人家把房间让出来了,总不能再撵人家不许在大堂里吃饭吧?更何况人家是真的有银子了,而且还是自己巴巴地送上去的。

林媛坐定后,扭头看了一眼脸皮抽搐正狠狠瞪着自己的程月秀,歪头做无辜状:“这位小姐怎地还不去楼上?难道,是想反悔了?没关系没关系,反正我还没有花你的银子呢,你若是想反悔……”

“我才没有反悔!”真正怕反悔的人应该是程月秀才对,她赶紧打断了林媛的话,说完还是不放心,又加了一句:“谁反悔谁是小狗!”

林媛好笑,点头:“对对,谁反悔谁是小狗!”

反正她们皮糙肉厚,在哪里吃饭都无所谓,不像这些京城里的千金小姐们那么多穷讲究。

吃到定心丸的程月秀赶紧上楼进房间占着,可是她刚转身还没迈步呢,就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在唤自己。

“程小姐。”

程月秀回身,就见到苏秋语的婢女快步向自己走来,她嫣然一笑,道:“言儿姑娘来了,咦?你家小姐呢?还在后面吗?”

言儿略略施了一礼,摇头:“程小姐请见谅,小姐今日临时有些事,不能来赴约了,特意遣我来跟您道声对不住,还望程小姐您海涵。”

什么?!不来了?!

程月秀瞪大了眼睛,若不是顾念着言儿是苏秋语最贴身的侍女,只怕早就张口大骂了: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她掏了银子说好不许反悔的时候才出现!怎么能这么巧?

“言儿姑娘,苏小姐她,她是不是被别人约走了?”程月秀有些担忧,难道是那个郭梅故意跟她作对把苏小姐给约走了?

程月秀给阿玲使了个眼色,阿玲十分机灵地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荷包不动声色地塞进了言儿的手里。

俗话说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言儿收了礼,自然要透露一二了。

“小姐她没有被人约走,只是听闻她十分不喜的一个人进了京城,心情不大好,所以才……”

“大姐,这醉仙楼的菜真是特别,全都有个醉字。你瞧,醉虾,醉鸡,醉鸭,哈哈,真好玩!”

言儿的话尚未说完,就被一个天真活泼的声音打断了,若是旁人也便算了,偏偏言儿对这个声音格外敏感。

她猛地打了个机灵,扭头望去,果然见到了正兴高采烈讨论菜单的小林霜。

而坐在她身旁的,自然就是小姐最讨厌最记恨的那个小村姑林媛了!

言儿猛地睁大了眼睛,果然是真的!这招人恨的小村姑真的进京了!

想起小姐听到消息后那陡然变黑的脸,言儿的拳头倏地握紧了,可是当她看到坐在林媛对面的男子时,顿时灭了火气,转而代之的是浓浓的危机感。

那不是冬青吗?那不是夏征身边唯一的一个小厮吗?

夏征把他都舍得派出来陪着小村姑了,看来这小村姑还没被玩腻!

言儿紧紧蹙着眉头,喉头滑动,真想上前将这个不要脸的小村姑好一顿臭骂!可是她不能,这里可是醉仙楼,此时的二楼三楼不知道坐了多少京中权贵之人呢。更何况,冬青也在啊!

“言儿姑娘,言儿姑娘?”

程月秀不知道言儿为什么突然有些失神,连连叫了几次才终于把她的注意力重新唤了回来。

“言儿姑娘,苏小姐讨厌的人是谁啊?”

程月秀的连连追问,言儿根本没有心思再解释了,道了一声“告辞”就赶紧转身回府去了,她得把冬青陪着林媛出来吃饭的消息赶紧告诉小姐去才行。

“什么呀!”看着言儿逃也似的背影,阿玲噘着嘴嘟囔了一句:“拿了银子就走,真是不地道!”

程月秀却转了转眼珠子,跟苏秋语相处的这一年里她可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多少也听说了一些,好像是苏小姐的意中人夏家二公子在驻马镇认识了一位姑娘,甚至为了这位姑娘过年都没有回京。

难道,进京的就是这个姑娘?

到底是谁不重要了,因为有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摆在她面前。苏秋语不来了,那她今日请客就没有意义了,其她那几位小姐请不请都无所谓了。

可是,若是不请了,刚刚抢房间的那二十五两银子,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若是请的话,那今日损失的就不单单是二十五两银子了!

这可真是进退两难了!

程月秀眼珠子转了转,将主意再次打在了林媛的身上。

刚刚言儿进门,林媛就已经注意到了,怪不得这程月秀非得要定个雅间呢,原来是请了苏秋语啊!只是可惜了,人家今日来不了了。

林媛好笑地抿了抿唇,就感觉到一双眼睛已经定在了自己的后背上,不用看,肯定是程月秀反悔了。

果然,程月秀带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位姑娘,你瞧你们几位姑娘在这大堂里吃饭实在是有些不雅,这样吧,我这房间用不着了,你们还是去房间里吃饭吧!”

林媛眉头一挑,没有说话。

小林霜林薇几人互望了一眼,有些好笑地低声嘀咕起来。

程月秀一门心思都在林媛身上,没有听到她们说什么,倒是阿玲隐约听到了什么小狗啊之类的话,把她气得一张小脸儿都开始扭曲了。

见林媛不语,以为她没有听到,程月秀便又问了一遍,这次声音也大了一些。

林媛抿抿唇,调整了一下表情才转过身来,露出一个受宠若惊的表情来:“这位小姐您真的不用房间了?真的要让给我们吗?太好了!多谢小姐了!”

说着,就要起身往二楼走去。

程月秀见她这个样子有些傻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赶紧叫住了她:“等等,姑娘,既然你们要去房间里吃饭了,那就把银子还给我吧!”

银子?

林媛脚步顿时停了,转过身来挑眉问道:“什么银子?”

装傻!

程月秀心里暗骂了一句,面上却依旧笑盈盈的:“就是刚刚你让给我房间时,从我这里拿走的那二十五两银子啊。你看我现在不用房间了,正好还给你,你是不是也该把银子还给我了?”

林媛“哦”了一声,嘿嘿一笑,而后摇头:“不还。”

原本看到林媛笑了,程月秀还以为她答应还银子了呢,却不想竟然来了个不还,可把她噎得差点背过气去!

“为什么不还?我把房间都还给你了,你还想吞我的银子不成?”程月秀脸上的笑意撑不住了,顿时黑了脸。

林媛耸耸肩:“原来是这样啊,那好吧,我们不要房间了。小的们回来吧,咱们还是在大堂里吃饭好了。”

“好嘞!”

小林霜痛快地应了一声,拉着林薇小河的手就喜滋滋地坐回到了凳子上,姐妹三人都好笑地看着程月秀,给出去的银子还想要回去?也不瞧瞧林媛是谁!

见几人又重新坐回到了桌边,程月秀急得咬唇:“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

“呦!”林媛挑眉:“不讲理?这话应该是我说你吧,刚刚掏银子的时候可都说好了的,一手交钱一手让房。哦对了,还有那句谁反悔谁是小狗,是谁说的来着?我怎么给忘了?”

“就是这位小姐说的。”小林霜十分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哦!原来是这位小姐说的啊!幸好不是我,不然的话,我岂不是要变小狗了?哈哈。”

姐妹几人哈哈大笑起来,引得周边几桌食客也跟着笑了起来。

说起来,这件事确实是程月秀理亏,在座的人可都是明眼人,怎会看不明白?

程月秀被大家笑得恼羞成怒,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好!你不去,我找别人!”

说完,程月秀便让阿玲站到了柜台边,只要看到有客人进门就上前去推销自己的雅间,只是可惜,一连问了好几个人,都没有人愿意拿出二十五两银子来要那个房间。

别说二十五两了,就是五两也没人给。有身份的人一般都预定了房间,没有身份的人又不在意是大堂还是雅间,程月秀只想着把自己的房间让出去,哪里想过此时已近晌午,怎会有人愿意接收?

更丢人的是,她邀请的几位其他小姐此时也有来的了,只是在门口没有进门而已,看到阿玲逮到人就问要不要雅间,真是笑得脸上的粉都要掉了。

程月秀却是满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她父亲之前只是一个小小的地方官员,家中并不富裕,更何况来了京城之后,还得四处走动上下打点,那么每个月给她的月银自然就更少了。那二十五两银子可不是个小数目,要不是请了苏秋语吃饭,她才不会把地方定在醉仙楼。

眼看着没人要房间,程月秀又不舍得再多花些银子去雅间里吃饭,终究是一咬牙一跺脚,狠了狠心道:“不就是二十五两银子吗?就当喂狗了!哼,我们走!”

狠狠地瞪了林媛一眼,程月秀当先就往外走去。

罗管事一直关注着这边的事,见她走了,连忙上前问了一句:“程小姐要走了?那那个房间还给您留着吗?”

那个房间现在已经是程月秀心中难以愈合的一块儿伤疤了,听罗管事问起更是烦躁起来,气道:“不要了不要了!谁想要就给他吧!”

本是一句气话,却不想话音刚落,立即就有人高声喊道:“管事的,既然这位小姐不要了,那就给我们用吧!”

噗!

程月秀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脖颈都开始僵硬了,看着林媛那笑意盈盈的脸,舌头僵直:“你,你不是说不要吗?”

林媛摊摊手:“是不要啊,你让我拿二十五两银子买你的房间,我当然不要了。不过现在呢,既然你已经退房了,那我自然就要了!”

“我不退了!”

“晚了!”林媛冷言打断了她,“我刚听管事称呼你程小姐是吧,程小姐啊,你刚刚都说了,不要了不要了,谁想要就给他吧,在座的人可都听到了的,难不成你又想当那个反悔的小狗?”

而被林媛称呼为在座的人们自然也都开始附和起来:“是啊是啊,我们可都听到了。”

林媛挑着秀眉,歪着小脑袋,脸上笑靥如花。再看程月秀,气急败坏,面上一会儿红一会儿白,就差被气得吐血了!

看着大堂里所有人都在帮林媛说话,程月秀气得咬牙切齿,眼眸微眯放出狠毒的目光:“好!很好!你一小小村姑敢跟本姑娘如此叫板,你等着,我定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转身就走,阿玲也甩给林媛几人一个大大的狠狠地白眼儿,追上了自家小姐。

这种毫无营养的威胁,林媛早就听得耳朵起茧子了,不过这次她却一点也不觉得是自己有错,这女人一开始就想着哄骗她们的房间,后来又想反悔,从头到尾都想着自己能占便宜。而她只不过是顺着程月秀的话多要了二十两银子而已,之后的反悔什么的可不碍她的事。

若是一开始这程月秀真诚地向林媛询问房间的事,她没准儿还会白白送出去,要怪只能怪这女人太高傲太狗眼看人低了。

冬青愣愣地看着林媛和几个妹妹嬉笑着上了二楼原本属于他们的房间,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了,刚刚发生的事怎么就跟做梦似的?

不过,好刺激,好好玩!

冬青嘿嘿一笑,颠颠地追了上去,怪不得公子一年多了都不想回京呢,跟着林小姐这样的女子在一起,神仙都不愿意走啊!

大堂里发生的一切,全都一幕不落地进了某些人的眼睛里。

------题外话------

为程月秀默默烧柱香,噗哈哈~

跟我闺女赛着个地感冒流鼻子,话说喂小孩儿吃药好难~还有,中药冲剂真难喝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