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 醉虾,最瞎!/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楼一处雅间内,凌掌柜亲自斟酒,此时这房里的人正是他的主子,赵弘盛。

从窗边回到桌前,赵弘盛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上的笑意怎么也收不住。

夏征果然把那个小村姑给弄到京城里来了,怎么?是想分他的一杯羹了?

吴江涛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啧啧两口,笑声里带着几分不怀好意:“这小姑娘倒是有趣,就是模样差了点儿,脾气也太暴躁了一些,这样的女人不知道在床上什么样呢。”

赵弘盛顿时哈哈笑了起来,只是笑不达眼底。

吴正清却是不屑地垂了眼眸,修长的手指在杯口摩挲着,唇边笑意不掩。

待凌掌柜斟满酒后,赵弘盛挥挥手,道:“既然是老朋友了,怎能不叙叙旧?老凌,你去给她们送一份醉仙楼的招牌菜醉虾。”

凌掌柜应下,放下酒壶出门去了。

吴正清摩挲杯口的手停了,抬眸好奇问道:“老朋友?殿下认识这女子?”

“自然是认识的。”相对于不正经的吴江涛,赵弘盛对吴家的二公子吴正清更加感兴趣一些,别看他面上彬彬有礼笑容可掬,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才是吴家最厉害的角色。

收了心思,赵弘盛便将在邺城发生的事简单说了一番,末了还不忘感慨一句:“这小丫头,果然比看上去更有趣一些。”

听了赵弘盛的话,吴正清双眸微微发光,唇角微抬:“的确有趣。”

“可不是有趣?这么泼辣,若是拖到床上,也绝对不是个容易满足的,哈哈。”

吴江涛又豪饮了一杯,脸颊上都开始泛红了,放下酒杯,意犹未尽地舔舔嘴唇,不满道:“殿下啊,下次咱们还是去怡红院吧,这光吃菜喝酒实在是没意思,若是能有个小美人儿在怀,那才叫舒畅哪!”

赵弘盛勾唇:“吴大公子说的也是,只是若是去了怡红院,我们陈公子可就不肯赏脸了。”

说着,赵弘盛的目光投向了一直静静坐着的陈若初,从进门开始,这陈若初就一直不动声色地坐着,酒也不喝,菜也不吃,整个人就跟个面瘫似的。

一听他提起了陈若初,吴正清感兴趣的眸子立即投向了他,别人或许没有发现,但是他却是发现了的,在几人听到楼下发生的抢夺房间大战时,这陈若初面瘫似的脸终于动了动。

难道他跟楼下几人认识?是谁?那个有趣的林媛?还是那个惯了见风使舵的程月秀?

“陈公子年纪还小,自然不愿意去怡红院那样的地方了。”吴正清笑得人畜无害,看似体贴地为陈若初倒了一杯茶,“既然陈公子不喝酒,那就喝杯茶吧,你这样不动筷子也不动手的,我们还以为这醉仙楼不合陈公子的口味呢!”

陈若初微微垂眸,看了眼杯中的茶水,冷道:“在下对茶叶过敏。”

一听他这话,吴江涛端着的酒杯立即嘭地一声重重放到了桌上,瓮声瓮气道:“姓陈的,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黑着个脸给谁看?难道你是对此次皇商大赛的结果不满意?哼,这次你们陈家技不如人,丢了皇商之名,能怪得了谁?”

骂完,吴江涛又自斟自饮起来,好像方才那个破口大骂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似的。

赵弘盛也慢慢地自斟自饮着,完全没有因为吴江涛的谩骂无礼而有所怪罪。

倒是吴正清不满地蹙了蹙眉,却没有跟大哥一样刁难陈若初,反而是训斥起了自家大哥:“大哥,你喝多了酒就开始胡言乱语!这次皇商大赛的主持者可是二皇子殿下。殿下秉公办理,我等感激不尽,怎还敢生出半分不满之心?我想,陈公子定然也是如此想法吧?”

陈若初斜了斜眼睛,正好看到吴正清含笑看着的眼睛,心里顿时一阵恶心,这吴正清也就是名字正清一些,其实为人比他那个大哥还要龌龊。

若说吴江涛是肮脏小人,那么这个吴正清就是个伪君子,深入骨髓的伪君子。

“吴二公子说的是,殿下秉公办理,我等自然不敢生出半分不满之心。”陈若初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明明是一句十分普通的话,但是几人听来都觉得甚是刺耳。

陈若初心中冷笑一声,起身抱拳道:“殿下此次将我们江南陈吴二家聚到一起,无非就是想到消除我们两家世代的恩怨。只是可惜,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在下只是陈家一个小小的庶子,完全做不得父亲的主,还望殿下海涵。”

说完,也不等赵弘盛说话,陈若初已经当先开口告辞了:“在下进京后水土不服,身子不适,今日就不跟殿下和吴家两位公子多坐了,还请殿下准许在下先行告辞。”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赵弘盛若是再强留,就显得他小气了。

“既然陈公子身体不适,那我也就不强求了,来人,送陈公子出门。”

随便,门口便有一个小厮打开了房门,将他请了出去。

“陈公子这边请。”

陈若初眼睛不知往哪里看了一眼,说道:“我有些不舒服,想先方便一下。”

小厮一愣,随即换了方向:“那陈公子请走这边吧。”

这次,陈若初没有再拒绝,快步向楼下走去。

待陈若初出了门,吴江涛再次露出不满的表情,还不等他开口咒骂,就被吴正清一个狠厉的眼神甩过去乖乖地闭了嘴巴。

“不说了不说了,我喝酒总成了吧。”吴江涛小声地嘀咕了一句,生怕被二弟听到还特意用手掩了掩。

赵弘盛适时地端起了酒杯,掩住了嘴角的笑意,自己果然没有看错,整个吴家果然是这老二说了算。

待赵弘盛饮完一杯酒,吴正清浅笑一声,对他举杯道:“殿下,这次吴家能得到皇商之名,多亏了殿下鼎力相助,这杯酒,正清敬您。”

“好说。”

能得到江南吴家的财力支持,赵弘盛自然也是喜不自胜。

一杯酒下肚,赵弘盛不无惋惜道:“只是可惜了,没能为陈吴二家化解其中的恩怨。”

说完,意味深远地看了吴正清一眼。

吴正清心里明镜似的,自然早就看出了赵弘盛这顿饭的意思,无非就是向吴家施压,若是吴家不听话了,他还有陈家可以仰仗。虽然那陈若初心高气傲,不过既然来赴这局,就说明他们还是迫于二皇子的威压的。

想到这里,吴正清立即高声表明心迹:“殿下言重了,我们陈吴二家之间的恩怨已有百年之久,又岂是一朝一夕可以化解的?不过,不管陈家如何想法,我们江南吴家可是全力支持殿下您的,还望殿下莫要嫌弃才好。”

这么明显的剖白,赵弘盛自然心里高兴,哈哈一笑,连喝酒都畅快了许多。现在他不仅有醉仙楼醉仙居在手,更有江南吴家的财力做后盾,那赵弘德即便把林媛请进了京城他也不担忧了。

几人正喝着酒,凌掌柜满脸阴郁地进了门,手里还端着一盘醉虾。

看到他这个样子,赵弘盛眉头一挑,直觉不妙。

果然,只听凌掌柜有些吞吐道:“殿下,那个,那位姑娘也回请您了一道菜。”

说着,就将那盘醉虾往他面前推了推,赵弘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醉虾?怎么说?”

凌掌柜干笑两声,没敢吭声儿。

倒是吴正清看了一眼,突然笑了。

赵弘盛挑眉:“怎么,吴二公子知道?”

吴正清敛敛神色,摇头:“在下是在想,那位姑娘难道是想祝殿下的醉仙楼像这盘中虾一样红红火火?”

吴正清摇头晃脑信口胡诌,说得一本正经。

笑话,若是把那实话说了出来岂不是要掉脑袋?

赵弘盛也不是傻得,若是果真如此,凌掌柜也不会这么犹豫了。

还未等他开口询问,就听到那边已经醉得一塌糊涂的吴江涛突然大笑起来,指着那盘子虾叫道:“醉虾!醉虾!她这是骂你最瞎呢吧?哈哈。”

“大哥!你喝醉了,趴下接着睡吧!”吴正清一个精灵,抬手就把吴江涛抬到一半的脑袋重新按在了桌子上。

“殿下,家兄喝醉了,胡言乱语的,还望殿下见谅。”吴正清呲了呲牙,真想把他这个坏事的大哥一把拖出去摔死。

赵弘盛脸色阴郁,紧紧攥着手里的酒杯,发出细微的被捏碎的声音。

吴正清低头垂眸,眼睛里的凶芒一闪而逝。

而被记恨着的林媛等人此时正在二楼吃得高兴,小林霜嘿嘿一笑,一口一只虾吃得欢实:“大姐啊,我怎么觉得今日的菜这么好吃呢?哈哈。”

林媛噗嗤一笑,嗔了她一眼。

冬青却是嘻嘻笑了起来,凑到小林霜面前眨眨眼睛道:“当然好吃了,今儿这饭菜花的可是别人的银子呢!”

小林霜拍手笑道:“对对,用别人的银子吃饭就是香!小二哥儿,再来一盘醉虾!我看看到底能把我给醉倒不!”

林薇给小河夹了一筷子东坡肉放进了碟子里,一扭头突然觉得外边有个人影一闪而过,好像在哪里见过。

“怎么了薇儿?”小河好奇地跟着看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林薇眨眨眼睛,耸耸肩:“没事,可能看错了。来,吃菜!”

一顿饭吃得开心,程月秀送来的银子全都被他们吃了个干净,冬青自告奋勇要带几人去逛街,一行人便兴奋地下了楼。

刚走出醉仙楼,便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倏地停到了几人面前。

------题外话------

感谢woshishui819的月票和五星评价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