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挑拨/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目送马俊英离开,林媛耸耸肩,低头深深地看了小妹一眼:“丫丫,你好像对马公子有很深的敌意?”

小林霜抿抿唇,撇撇嘴:“没有啊,我只是不喜欢他当我姐夫而已。”

林媛一愣,竟是被气笑了,这个小丫头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难道自己很像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她伸出手指头戳了戳小妹的额头,嗔笑道:“你啊你,小小年纪竟瞎想,他跟咱们是同乡,难道你让我见了他扭头就跑?行啦,放一百个心吧,姐夫是能随便换的?”

那就是说姐夫不能随便换了?

小林霜嘿嘿一笑,高兴地抱住了大姐的胳膊。

这话不仅是小林霜爱听,就连冬青都忍不住嘿嘿笑了出来,林媛不是一个善于表达自己的人,更从来没有在夏征面前说过哪怕一句有关情爱的话,刚刚这句应该是她说过的最动听的一句了。

冬青眼珠子转了转,晚上回府以后一定要把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转达给公子听,他敢肯定,今晚上公子做梦都会笑醒了。

“走吧!逛街去!”拉起林薇几人的手,林媛高声说道:“去看看京城的衣服料子有什么神奇的!”

姐妹几人高高兴兴地往最繁华的街道上走去。

因为走得太急,竟然没有发现街角的马车里正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

“小姐,您看我没有说错吧,真的是那个小村姑进京来了!还带了这么多妹妹们!”

言儿气呼呼地哼了一声,骂道:“这个小村姑还真是不要脸,真以为到了京城就能跟夏公子天长地久了?也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京城可是小姐您的地盘,她啊,真是天堂有路偏不走,地狱无门往里走!”

知道自己这次没有办错事,言儿心里开心极了,骂人也骂的痛快极了。

只是苏秋语的心思却根本没有在言儿说的话上,她冷笑一声:“呵,还真是地狱无门往里走啊!这小贱人刚到京城就跟别的男人不清不楚,若是让征哥哥知道了,你说他会不会气得把她给撵出京城去?”

“啊?”言儿愣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没有跟上小姐的思路,“小姐,她,她没有不清不楚啊,只是在一起聊天而已,身边那不是还有……”

“我说不清不楚就是不清不楚!”苏秋语冷声打断了言儿的话:“对,她身边还有别人,甚至还有冬青,可是,这些谁看见了?征哥哥看见了吗?再说了,冬青才认识这个小贱人几天?他了解她吗?”

苏秋语唇角划过一个阴险的笑容,只要她抓住机会,将这件事赶紧告知夏征,不愁他不找林媛的麻烦!就算到时候有冬青解释,但是那又如何?

哼!苏秋语冷哼一声,虽然她跟林媛接触的不多,但是打过的交道却不少,别看她只是个小村姑,但是性子好强,眼里不容一粒沙子。只要夏征开口去质问,那就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目的了。

对于一个女人而言,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男人对她的信任!夏征一开口,就表明他不相信她,以她对小村姑的了解,定然会翻脸不认人。

“走,我们去将军府。”苏秋语放下车帘子,厉声吩咐车夫赶紧往将军府里赶去。

将军府不是随意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的,但是苏秋语例外,她从小就跟着二哥苏天睿在将军府里玩,大家一开始还都以为未来的二少夫人就是这位苏小姐,却不想事与愿违。

但是即便如此,大家还都是将她当成了将军府的常客,从未刁难过。

“你们二公子呢?”

看着苏秋语这火急火燎的样子,门口小厮都有些不认识了,这就是一向柔柔弱弱的苏小姐?

“小姐。”言儿赶紧低声提醒了一句。

苏秋语这才察觉到自己有些失态,蹙了蹙眉,声音也变得婉转起来:“公主在府中吗?”

小厮垂眸,这才像是他平日里见到的苏小姐啊!

“回苏小姐的话,老爷和夫人一大早就被宣进宫了。”

苏秋语心中窃喜,安乐公主不在就太好了,这下就算夏征发疯去找林媛算账也没有人拦着了。

一边想着一边往府里走去:“那你们二公子呢?”

小厮紧紧跟在后头:“二公子被老爷关进了祠堂。”

什么?!

苏秋语脚步倏地停住,关进了祠堂了?那岂不是不能见了?

夏府的祠堂她可是知道的,夏征自小不听话,经常被关进祠堂,每次进了祠堂,没有个十天半个月的甭想出来了。

而且,依着夏远的性子,除了每日有固定的小厮在固定时间送一碗米饭和一份素菜进去,旁人是不允许靠近的。

不过好在,今日夏远不在府中。

苏秋语眼珠子骨碌碌一转,抬脚就往祠堂的方向走去。

小厮跟在后头,刚要阻拦,就被言儿一个眼神瞪了回去:“我家小姐你也敢拦?你长了几个脑袋?我告诉你,以后我家小姐开始要做二少夫人的,该怎么做你自己掂量着来!”

莫名其妙地受了一顿训斥,小厮委屈地抿了抿唇,到底以后能不能当二少夫人也不是他们这些做下人可以决定的。虽然这样想,但是小厮还是乖乖地站到了一边,反正苏秋语也不是头一次进来夏府了,也不差这一次了。

苏秋语熟门熟路地到了祠堂门口,果然看到大门被紧紧关着,门口地上放着一只空空的食盒,想来是给夏征送饭的小厮留下的。

“征哥哥,你能听到吗?”苏秋语敛了敛心神,调整了一下情绪,装出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来,哀戚戚地唤了一声。

祠堂里正翘着二郎腿躺在铺了厚厚软垫的地板上的夏征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虽然夏远明令要求他跪在祠堂里反省,但是冬青却早已经把铺的盖的喝的吃的全都通过那个狗洞一一运了进来。此时的夏征简直比在自己房里还要惬意。

随手扔了一粒花生米进嘴巴里,夏征不耐烦地哼哼道:“这守门的小子真该换了!再分不清自个是姓夏还是姓苏,爷爷我就把你送到苏府!”

祠堂外边苏秋语戚戚然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进了祠堂里,夏征厌烦地蹙蹙眉头,翻了个身儿,随手抓起一只软垫就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见祠堂里没有人回声,苏秋语秀眉拧成了一股绳儿,该不会真的听不到吧?

言儿也小心翼翼地低声问道:“小姐,夏公子是不是睡着了啊?我们这样叫了好半天了都没有反应。”

苏秋语抬眼看了看四周,夏府的祠堂并不像别人家那样建在最里边,而是在最接近院墙的一边,周围中满了高大的梧桐,即便现在是冬天,梧桐叶落,但是也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

苏秋语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贝齿咬了咬唇,她不信夏征睡着了,更不信夏征听不到自己说话的声音。她记得几年前夏征被关禁闭那次,她和二哥偷偷来找他,两人在门外窃窃私语都能被夏征听到,而今天她这样大声叫了半天都没有得到回应。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夏征根本不愿意搭理她!

想到这个可能,苏秋语的心狠狠地抽了抽,也更加坚定了她挑拨二人关系的心。

许是被自己的猜测伤到了,这次都不用装,苏秋语的声音就已经哆嗦起来:“征哥哥,不管你听不听得到,这件事我都要告诉你。”

顿了顿,果然没有听到任何回声,苏秋语续道:“刚刚,就在刚刚,我乘马车来夏府的路上,见到了林媛,你猜她在做什么?她在跟一个男子手牵手散步。”

苏秋语咬了咬唇,凝眸看向祠堂的门,用一种同情怜悯痛心疾首的声音哽咽道:“征哥哥,你是不是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也希望我看到的是假的,可是,可是我真的看到了啊,我看到她让冬青带走了几个妹妹,然后她跟那个,哦,我听到她叫那个男子马公子的。我看到他们去了街角,手牵手,林媛笑得比花都灿烂。”

苏秋语添油加醋地说了好多好多,说到最后,连她自己都相信自己说的是真的了,但是不知道为何,祠堂里竟是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言儿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姐,夏公子他会相信……”

不等言儿说完,苏秋语厉色瞪了她一眼,而后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起身道:“征哥哥,我看到的都告诉你了,我不是嫉妒她想要挑拨你们,我实在是不忍心看到你一腔热情错付了人。征哥哥,你若是不相信就去问问她,不过我觉得你就算去问她应该也不会承认的,她肯定会反咬一口说我诬陷她。罢了罢了,征哥哥,该做的该说的我都做了,不管你信不信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最后看了祠堂一眼,苏秋语转身离开。

祠堂里,夏征紧紧抓着软垫,紧闭的眸子突然睁开,眸底暗波汹涌,瞬间变了颜色。

马公子?马俊英!

------题外话------

我有错,我改正~

卷三已经是最终卷了,但是从这卷开始我就把大纲给弄乱了,之前埋的坑好多都没有填上,所以这几天总是卡文卡情节~

所以,今儿可能只有这些,容我理理大纲先,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各位,非常非常对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