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好甜(万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妹几人挑了好几种京中实下最流行的花色和布料,看着桌子上摆的几乎比自己还高的布料,卖布的小丫头惊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这几位小姑娘看着都是装扮十分普通的人,她原本还以为这几人只是进来看看而已的,没想到居然真的买了,而且还买了这么多。

林媛却没有想到这么多,从荷包里抽出来一张银票递给小丫头,笑道:“这些够吗?”

小丫头愣愣低头,眼睛睁得更大了。

五百两!

别说买这些布了,就是再多买一半都够了啊。

“姑娘,你等下啊,我去找掌柜的给你找银子。”小丫头受宠若惊地接过了银票,再看林媛时便带了一种不自觉的畏惧,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把这位大金主给得罪了。

林媛笑笑,摆摆手道:“不必找了,我看你们这里还有成衣,正好我再挑几件成衣。哦对了,你们店里能做衣裳吗?”

小丫头连连点头:“能的能的,我们店里的绣娘虽然不是京城里最好的,但是哥哥手艺精湛,做工一丝不苟,绝对能让您满意。哦对了,我们还能提供上门量衣,若是姑娘以后还想做衣裳的话,只要派个小厮来说一声,我们就会有专门的绣娘上门去给您量尺寸做衣裳的。”

这量体裁衣在京城十分盛行,特别是大门大户里的女子一般都是如此做。没办法,越是大门大户越是规矩繁多,什么笑不露齿啊,什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啊,像林媛这样带着妹妹们外出的小姑娘还真是不多见。

一想到家里还有林家信刘氏和老烦几人,林媛就十分痛快地留下了自己现在的地址,并跟小丫头约好明日一大早就去府中量尺寸了。

拿着那写着地址的纸条,小丫头看了一眼,笑道:“姑娘不是说还想要挑几件成衣吗?那明儿一大早我们就派马车把姑娘的这些布和成衣一起给您送到府上去。”

这样当然再好不过了,虽然他们也赶了自己的马车来,但是若是把这些布和衣裳放上去,林媛几人再坐的话就有些挤得慌了,而且他们等下还要去别的地方逛一逛呢,带着这么多东西实在是不方便。

跟小丫头说话的功夫,林薇小河小林霜就已经将自己喜欢的衣裳挑好了,样式都是时下最流行的。

林薇挑的是一件素粉色的长裙,上边绣着一些白色的小花,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串串铃兰。小河喜欢微微带点青色的颜色,正如她的名字一样,河水一般的颜色。小林霜年纪小,最是活泼可爱,挑的衣裳也是代表热情的火红色,还别说,这红彤彤的颜色衬得她一张小脸儿更白了,十分可爱。

几个妹妹都挑好了,就差林媛的了。林媛对于衣裳没有多少讲究,以前在林家坳的时候,每次刘氏给她做了好看的衣裳后,她都要再让刘氏给她单独做几件适合干活的短打,看上去就跟小男孩一样。

不过现在到了京城了,家里有的是干活的下人,自然就不用她再自己动手干活了。林薇几人说什么也不许她再凑活着挑衣裳了,所以谁都没有帮她代劳,而是将她拉到了一堆衣裳面前,一件一件替她试了起来。

林媛肤色不是很白,三姐妹里边,就数小林霜最白,林薇次之,林媛因为之前一直风吹日晒的,肤色微微发暗,不过却很健康。

几人先是给她挑了一件嫩粉色的裙子,腰间有别致的腰封,肩膀上还带着飘带,穿上以后简直就跟仙女下凡一般。

就连给她们拿衣裳的小丫头和冬青都惊艳地目瞪口呆了。

可是,林薇几人却是越看越觉得有点儿违和,为什么这么淑女的衣裳穿在了自家大姐的身上,她们就这么想笑呢?

噗。

不知道是谁带了个头,姐妹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没有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小林霜更是笑得肚子都疼了。

林媛满脸窘态,低头看了看飘带和宽大的袖子,嘴角直抽抽。

这么淑女的衣裳果然是不能让彪悍的林媛穿的,几人手脚麻利地给她脱了下来,又换了一件素白略带粉色花瓣的长裙,身后还带了一点小小的拖尾。

穿上这件裙子,林媛的肤色也被照亮了不少,而且跟她的清冷气质十分相称。

就在大家连连点头称赞的时候,林媛自己却不乐意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这衣裳太干净了,干净地她都不知道怎么干活儿了。”

一听大姐这话,姐妹几人都恨不得上前撬开她的脑袋瓜子看看里边到底是不是浆糊,现在家里有下人,以后开酒楼了也会有小二和掌柜的,难道还用她再亲自下厨不成?

话虽如此说,但是林媛还是不喜欢穿这么干净的衣裳,她的确是要开酒楼的,但是酒楼里的厨子可不是随便请一些人就能当得,她还要亲自下厨手把手地教他们呢。

见林媛不喜欢,姐妹几人也不好强求,只好退而求其次借着换衣裳了。

林薇几人两次挑的衣裳都不合心意,这次林媛也不让她们动手了,自己亲自走到一堆衣裳前边来来回回挑挑拣拣了四五次,终于挑中了一件水绿色的斜襟套裙,而且这条裙子的袖子还是窄袖的,就算林媛以后算账做饭什么的,也不影响。

还别说,这水绿色的确很配林媛的肤色,而且这件衣裳因为是套裙,腰间很自然地收拢,将她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蛮腰恰到好处地展现出来,自然中不失秀美,十分漂亮。

给林媛挑好了衣裳,几人又给林家信刘氏和老烦各自挑了一件,当然也不能少了小永严的衣裳了。

现在林永严已经会走路了,别看他才一岁多点,但是人小鬼大,特别有主意,不喜欢的衣裳连看都不看一眼。

不过,这小家伙又特别地懂得讨好人心,只要一跟他说这件衣裳是大姐给买的,立马就喜滋滋地笑出声来,伸着小手过来抢,别人怎么逗都不肯松手了。

用小林霜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小东西实在是狗腿,她瞧不起他。

几人都挑好了衣裳,自然也不能少了冬青的了,为了答谢他陪着几人出来逛街,林媛也让冬青挑一件喜欢的衣裳。

一听要给自己送衣裳,冬青一双眼睛都亮了,嘿嘿一笑:“真的吗?多谢林姑娘赏。”

林媛蹙眉,对这个赏字十分反感:“不是赏,是答谢。”

冬青一门心思都在新衣裳上,一点也没有在意这两点有什么不同,一边挑着衣裳,一边又犯了话唠的毛病:“新衣裳啊,我都已经一年多没有换新衣裳了。公子这一年也不回来,连我的衣裳都忘了。哎呦这件不错,不行不行,颜色太暗了,我这么英俊神武,穿这个颜色的衣裳太显老了。咦?这个挺好,又干净又清秀,我要是穿这个出门,肯定能把苏公子府上的小丫鬟们都迷得五迷三道的,哈哈,好好,就这个了。”

虽然只是相处了一天,但是对于冬青的这张嘴几人却是已经了解得不能再了解了,对于他的自言自语全都充耳不闻了。

看着他这换了一件又一件衣裳,小河惊得下巴都快掉了,怎么比女人还墨迹?

倒是小林霜,终于在冬青换了第七件衣裳的时候,苦着脸抱拳求道:“冬青大人啊,求求您高抬贵手快点儿选好一件衣裳吧,我这肚子都开始抗议了,您要是再不选好,我都要饿死了。”

小林霜的话道出了姐妹几人的心声,林薇小河顿时用求救的目光看向冬青,看得冬青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嘿嘿一笑,从刚刚自己试穿的几件衣裳里扒拉了半天,终于举着其中一件兴奋地叫道:“就这件吧!”

啊?

小林霜顿时无力地趴倒在桌子上:“这不就是你试穿的第一件吗?”

每个人都挑好了衣裳,小丫头又算了一遍,加上布料成衣和制作衣裳的手工费,之前林媛给的那五百两银子还绰绰有余。

林媛挥挥手,十分大方地说道:“算了不用找了。”

他们刚刚光试衣裳就已经几乎把店里的衣裳都穿了一个遍了,剩下的银子就当是补给小丫头整理衣裳的钱了。

“几位姑娘慢走,下次有需要派个人来说一声就行了。”十分热情地送走了林媛几人,小丫头喜滋滋地放好了银票,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收拾被弄乱了的衣裳。

正收拾着,就见掌柜的回来了。

小丫头上前将银票和林媛留下的地址送过去,还兴高采烈地把刚刚发生的事全都说了一遍。

这小丫头没有见过世面,可是这掌柜的却是个人精啊,一瞧那地址,眼睛顿时放光了,这地方,这不是三皇子的私宅吗?刚刚他外出会友时,还听到有人谈论说是三皇子认了个义妹,还把自己的私宅送给了她。

难道,难道刚刚那个人,就是三皇子的义妹?

天哪天哪,这么好的巴结权贵的机会他怎么就没有赶上呢?

掌柜的赶忙追出门,但是此时的街上哪里还有林媛几人的身影?

却说林媛几人从布匹店出来以后,小林霜就一直吵着肚子饿,冬青过意不去,突然想起临街有一处卖甜糕的摊子十分火爆,便兴冲冲地带着几人去买甜糕了。

吃过甜糕,小林霜突然看了看身后的铺子,激动地叫道:“刘记!这家的烤鹅特别好吃,我要吃烤鹅!”

见她突然叫了起来,冬青喜道:“小小姐怎么知道这家的烤鹅最好吃?的确,这刘记的烤鹅是祖上传下来的手艺,比那醉仙居的烤鹅都好吃。”

“大姐,大姐,我们去吃烤鹅吧!”小林霜搂住林媛的胳膊,嘴巴里都开始不由自主地流口水了。

林媛好笑地瞪了她一眼,戳着她额头哼道:“臭丫头,还是改不了贪吃的本性!走,我们去吃烤鹅。”

一边说着,一边若有所思地看向小林霜:“你怎么知道这家的烤鹅好吃的?难道,又是你师傅说的?”

小林霜眼珠子骨碌碌一转,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就是师傅告诉我的呢。”

在前边带路的冬青嘿嘿一笑,再次开启话唠模式:“甄老确实爱吃这里的烤鹅呢,不光是甄老,还有我家公子,还有三皇子和六皇子殿下。特别是六皇子殿下,他出宫的机会特别少,每次出宫都会求公子带他来这里吃烤鹅呢。”

六皇子啊,林媛眨眨眼睛,好像没有听夏征说起过他。

倒是小林霜突然垂下头来撇了撇嘴,轻声嘀咕一句:“那个呆瓜,还会吃烤鹅呢?是不是也吃得小心翼翼的?”

林媛侧耳听了听,眉头蹙起,什么呆瓜,什么小心翼翼的,这小丫头果然有事瞒着她。

不得不说刘记的烤鹅的确很不错,特别是刚出炉的,外皮焦脆,油滋滋的,好像还能听到油在滋滋冒泡的声音。

而且这刘记的师傅也十分厉害,整只烤鹅送上来以后,他现场拿刀片鹅肉,三下五除二就把肉和骨头架子分开了,甚至那骨头架子都是完整的,完全没有一点被破坏的痕迹。功夫之精湛,就连林媛都忍不住拍手称绝。

待鹅肉片好以后,林媛指着那剩下的骨头架子对师傅说道:“麻烦你将这骨头架子给我熬成汤。”

那师傅收了刀正要走,忽听她如此说,不由得一愣,下意识问道:“熬汤?这骨头架子还能熬汤?”

林媛挑眉,看来这家只是吃肉没有想过用骨头来熬汤了。

果然,林媛举目看了看四周的桌子上,果然放着都是一盘子一盘子的鹅肉,而骨头架子都被扔到了一旁的桶里收集了起来,上边还有不少残羹冷饭,显然是被当做垃圾扔掉了。

林媛抿唇一笑,伸手冲师傅挥挥手,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师傅眉头紧蹙,有些狐疑地看了林媛一眼,将那片干净的骨头架子端了下去。

不一会儿,这师傅一脸喜色地端着一盆香喷喷的汤会来了,激动地连声音都变了:“姑娘,你,你说的法子真是好用,这汤,果然美味!”

林媛勾唇笑道:“既然如此,不知道刚刚我说的话师傅你可答应?”

这师傅喜滋滋点头:“答应答应,莫说一只了,就是两只也送!哦对了,还有姑娘你们今儿这顿饭,我们不收银子了。各位若是不够,我再让后厨送上来一只来!”

听了师傅的话,林薇小河几人掩唇偷笑,她们这桌上已经放了三只烤鹅了,几人吃得满嘴是油,肚子也鼓鼓的了。

吃饱了烤鹅,几人又将那盆白如凝脂的汤瓜分了,林薇几人还好些,倒是冬青,竟然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他来这刘记吃烤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可从来没有哪次跟今儿一样吃得这样痛快的,这汤,真真是人家美味。

林薇掩唇,打趣道:“这样的汤就是人间美味了?你啊,这是没有尝过我大姐的手艺,若是让你尝尝她做过的饭,别人的饭就是再好吃,你都觉得索然无味了。”

林媛的手艺,冬青之前确实听说过,但是林媛是主子,他只是个小厮而已,就算夏征再器重他,他也是拎得清自己的身份的,哪里敢让林媛给他做好吃的?

冬青嘿嘿一笑,不过对于林媛的厨艺却是十分向往的。

几人一共吃了三只烤鹅,喝了一大盆汤,终于吃得饱饱的了。

看了看外边的天色,想来林家信他们应该也准备开始吃饭了,林媛便不再多留,赶紧带着几人回家去了。

这刘记的师傅和掌柜的果然讲诚信,不光免了他们的银子,还额外送了三只烤鹅。

其实一开始林媛只要了两只而已,一只让冬青给夏征带回去,一只留给林家信几人吃。没想到这刘记这么实诚,一下子就给了三只。

接过那三只包得严严实实却还在往外冒着香气的烤鹅,小林霜的口水又流下来了,怪不得那个呆瓜这么喜欢吃呢,这味道确实好啊!

待几人到家时天色已经晚了,冬青还惦记着给夏征送饭没有进门就赶紧回去了。

临走又突然折回来,低声对林媛说道:“姑娘啊,刚刚吃饱了饭我又想起来我家公子说的一句话了。”

林媛嘴角抽了抽,敢情这家伙吃不饱的话就想不起来夏征说了什么话了?

看着林媛要吃人一样的表情,冬青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嘿嘿一笑后退了两步,才赶紧把夏征的话转达给她:“公子说让您十五那天在家里等着他,他会从祠堂出来陪您过上元节的。”

林媛眉头一挑,唇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随即便听到冬青又开始低头自己念叨起来了:“公子可真是奇怪,往年上元节,宫中都会设宴,他还怎么出来陪姑娘你逛街呢?难道他就不怕老爷和夫人生气?去年老爷夫人没有在宫中找到他,可是气得脸红脖子粗的。哎呀呀,这次要是再找不到他,那我这小屁股岂不是又要开花了?呜呜,不行啊,我得回去跟公子商量商量,看他能不能带着我一起出来玩?”

自顾自地念叨着,冬青撒丫子就往回跑,连马车都忘了坐了,看得赶车的车夫一个劲儿干瞪眼。

林媛好笑地摇了摇头,转身准备跟妹妹们回府。

不过在迈步的一瞬间,她的身子突然一僵,眼角不自觉地斜了斜,就见到对面不远处好像有个人影突然躲到了石狮子后边。

那石狮子正是姚府门口蹲放着的石狮子,林媛冷笑一声,不用问就知道,那个监视她的人肯定是姚府派来的。

看来这个姚含嬿并不像表面上看得那么温婉可人啊。

冷冷地翻了翻眼皮子,林媛便进门去了,末了还不忘嘱咐一声看门小厮:“看好了门,改天去市场买两只大狗回来,要最凶猛的那种。”

看门两个小厮不解地互望一眼,便听到已经走远了的林媛笑道:“买回来栓到门口,看谁还敢在咱们门口过!”

两个小厮脸皮抽啊抽,这大小姐的脾气也太爆了吧,人家只是在大门路过而已,她都要放狗咬人!

“爹,娘,师傅,我们回来啦!”刚进门,小林霜就拎着大烤鹅兴奋地叫了起来:“快看看,我给你们带什么好吃的回来了!”

一听说带了吃的回来,原本还眯着眼睛坐在桌边不说话的老烦立即睁开了眼睛,幽幽地放着绿光,鼻子也一个劲儿地动啊动,好像离那么远就能闻出小徒弟带回来的是什么。

不过,他的鼻子确实很管用。

小林霜还离他好远,老烦的白胡子就已经激动地翘了起来,连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动了动:“快快,好徒弟,居然还记得给为师带刘记的烤鹅回来!乖徒儿,为师果然没有白疼你啊!”

老烦激动地就差掉眼泪了,小林霜噗嗤一笑,将手里的一只大烤鹅高高举起,躲过了师傅的夺命手,绕到了爹娘身边,嘿嘿笑道:“爹娘,我乖不乖啊?这可是我拎回来的呢!”

说完,还故意冲着老烦得意地挤了挤眼睛。

林家信蹙眉拍了小女儿的额头一巴掌,故意虎着脸让她不要这么没有礼貌。

刘氏却是最了解自己的闺女,而且平日里她跟老烦也总是这样闹腾惯了,知道闺女这是故意逗老烦。她将小林霜推到一边,嗔道:“死丫头,明明是给你师傅带回来的,还故意说是给我们的。”

小林霜嘿嘿一笑,却依旧嘴硬地不承认:“哪里,我就是给爹娘拿来的呢,不是师傅的,师傅早就把京城的东西吃了个遍,这刘记的烤鹅肯定都已经吃腻了,是不是啊,师傅?”

老烦胡子翘啊翘,翻了个白眼儿假装没有听到。

这可把小林霜给逗乐了,颠颠地捧着大烤鹅送到了老烦面前,歪着小脑袋儿好笑地眨眨眼睛:“师傅啊,你是不是生气了?哎呦,这可不像你啊,今儿早上不是还教导我要心胸宽阔不与人交恶吗?怎么这才一天不见,您就变了?”

小林霜这一番话可把老烦给说的脸颊通红,他眼皮子动了动,装傻道:“有吗?我有说过这样的话吗?不是吧,你肯定是记错了!哦对,你不光是记错了,你还听错了!啧啧,我说徒儿啊,你才多大啊,这耳朵和脑袋就不好用了,嗯,肯定是吃得太多撑得,这样吧,以后啊,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你都不要吃也不要喝了。为师老了,不在乎耳朵脑袋好不好用,你可不同了,你还这么小,若是不好用了,以后怎么嫁人啊?”

老烦巴拉巴拉说了一大通,完全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听得小林霜嘴角直抽,难道话唠也会传染吗?刚刚送走一个话唠冬青,这就又迎来一个话唠师傅!

“师傅师傅,我求求您了,这烤鹅给你吃吧,求求你不要说了,我这耳朵已经听了一天的话了,它们都累了,您就行行好,让它们歇歇吧。”

小林霜赶紧把手里的大烤鹅塞进老烦的手里,冷不丁地打了个哆嗦,双手紧紧捂着耳朵躲到了一边。

老烦眉头一挑,得意地晃了晃脑袋,原来只是唠叨几句话就能把烤鹅要过来了啊,那他以前又是追又是抢的,真是亏了!

这师徒二人又是逗又是求得,可把大家给逗乐了。

林薇将另外一只烤鹅递给牡丹,牡丹拿了烤鹅去厨房找人片肉了。倒是老烦,一接过小林霜递来的烤鹅,连片肉都省了,直接撕了一只大腿抱着啃了起来。这吃得满嘴流油的样子让人看了还真是食欲大动。

林媛几人已经吃过了饭,林家信就没有再等他们,等牡丹将片好的烤鹅送了回来,两口子便跟小永严一起吃了饭。

因为家中没有客人,一家人的晚饭十分简单,而且多少还保留了一些在林家坳时吃饭的习惯。喝的粥里加了红薯,甜滋滋的十分好吃。炒的菜也是最简单的青菜和肉,安乐公主送来的那些山珍海味全都被收了起来,等林媛几人都在的时候再吃。

这么一看,整个桌子上最丰盛的应该就是林媛几人带回来的烤鹅了。

吃过了饭,一家人又说了会儿话便各自回房歇着了。

林媛几人这一天可是够累了,又是逛街又是吵架的,忙得不亦乐乎。不过跟程月秀之间的纠纷却是没有跟刘氏说起的,若是说起这事,免不了又是一顿担心。

待林媛回到自己的院子时,水仙和银杏已经将床铺好,还把沐浴的热水也准备好了。林媛终究还是不习惯被人伺候的感觉,赶了两人回房去休息,自己就栓了房门准备脱衣裳洗澡了。

只是,她的手刚刚解了一个扣子便感觉到屋里似乎突然多了一个略显沉重的呼吸声。

屋里有人!

林媛一个机灵,浑身的细胞都开始警惕起来,垂眸看了一眼屋里,不由地暗骂一声,这水仙和银杏两人实在是太勤快了,收拾的屋里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没有,她想找个能揍人的家伙事儿都没有。

正想着,林媛眼角扫到了桌上用来放茶壶茶杯的托盘,那托盘虽然是木头做的,但是有棱有角,打到了头上肯定够吃一壶的了。

“啊,今儿逛了一整天连口水都没有喝呢,真是又渴又累啊!”

林媛故作轻松地走到桌边,用身子挡住床边的视线,快速地将茶杯和茶壶拿走,而后一手拎起托盘,蹑手蹑脚地往床边走去。

床幔很大,几乎挡住了整面墙壁,不过也给坏人留下了十分好的藏身空间,看来这人功夫不错,水仙银杏收拾床铺时竟然没有发现他。

不过幸好那床幔不是透明的,不然很容易看出她已经走到了近处。

林媛慢慢走近,慢慢抬起手来,眼看着就要将手里的托盘送上那人的脑袋,忽然床幔一动,一只手突然伸出,猛地将她扯了过去。

“啊!小贼!看我一拍!”

即便一只手不受控制,但是林媛并没有因此而胆怯,另一只手突然抬起,将手中托盘狠狠地朝着身后砸去!

只听身后那人闷闷地哼了一声,林媛手里的托盘便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

虽然那闷声只是一瞬,但是耳尖的林媛还是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熟悉的气息,她眉头一挑,眼眸突然瞪大,抓着托盘的手也不由自主地松了。

咣啷一声,托盘落地,引得尚未休息的水仙银杏二人急急赶来,但是房门却已经被林媛随手拴上,她们只能急切地在外敲门,口中声声地唤着“小姐”。

“还不松手!”感觉到身后那人还在抓着自己的手,林媛气呼呼地抬脚跺上他的脚尖,在听到痛苦地闷哼之后,又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

“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打翻了东西。”林媛对外面的水仙二人高声喊了一声:“你们去休息吧,我已经收拾好了。”

听到林媛说没事,水仙二人才悄悄松了口气,一起回房休息去了。

等二人走远了,林媛才瞪着眼睛转过身去,一把扯开床幔,本想气呼呼教训一通,可是在看到里边那人正嘿嘿笑着看自己的时候,愣是发不出火来了。

夏征嘻嘻一笑,将手里用来挡托盘的软枕随手扔到床上,脚尖一勾,便将林媛掉到地上的托盘抬起抓到了手里。

“啧啧。”看着那托盘上的棱角,夏征嘴角直抽:“你也下得去手,谋杀亲夫啊!”

林媛瞪了他一眼,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拿起她之前倒的那杯水喝了起来,这么一闹她现在是真的渴了。

将杯中水一饮而尽,林媛随手抹了抹嘴角流出来的水珠儿,再抬头时便看到夏征直着一双眼睛呆愣愣地看着自己,喉头还不自觉地滑动了一番。

林媛蹙眉,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正要问,便见到夏征的脸颊慢慢红了起来。

再顺着他的视线望过来,林媛垂眸,便看到自己衣领处的扣子已经敞开,因为刚刚揍人时的扭动,现在的衣领开得更大了,露出里面白皙的脖颈,隐约还能看到更深处的风光。

林媛一愣,两手高抬,赶紧护住了自己的衣领,抬头怒目瞪向夏征:“不许看!”

被她这冷不丁一声呵斥,夏征终于反应过来,抓住手里的托盘就挡住了自己的脸,口中还念念叨叨着:“不看不看!”

这次轮到林媛害羞了,转过身去赶紧手忙脚乱地系起自己的扣子,只是心里烦躁,手也开始不灵活起来,系了老半天才系好。

林媛蓦地想起方才自己听到的那声沉重的呼吸是怎么回事了,原来这家伙藏在床幔后边,就是因为看到自己解扣子才暴露的。

若是自己没有发现他呢?

他是不是一直藏在那里,直到自己脱光了衣裳去洗澡?

林媛越来越不敢往下想了,越想越觉得自己的脸颊红通通火辣辣的,虽然她已经认定了夏征这个人,可是那样呈现在他面前,她还是有些不自在。

“好了吗?”

没有林媛发话,夏征举着的托盘愣是没敢放下,其实此时他已经后悔万分了,早知道他就不该逗她的,应该在她进门以后就现身的,可是谁会想到这丫头居然一进门就脱衣服啊!

夏征叫苦不迭,被踩的脚丫子也不觉得疼了,现在浑身上下就感觉到热了,难以名状的热!

林媛咬咬唇,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转回身来时,脸色衣襟更没有方才那样红了。

“好了,你过来坐吧。”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林媛抬手又倒了杯水,一杯给了夏征,一杯留给了自己。

夏征咳嗽了一声,将托盘放到一边,端起那水杯来仰头就往嘴里灌。

“烫!”

林媛一声提醒还未说完,夏征就已经噗地一声喷了出来,伸着舌头呲哈呲哈地用手扇着。

林媛又好气又好笑,也赶紧用自己的手给他扇着风,扇着扇着,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这家伙,谁让你偷偷藏在我房里了?活该,这就是报应!哼!”

夏征吸吸鼻子,将舌头在嘴里打了个转儿,感觉没有刚才那么疼了,才咕哝着说道:“我可是偷偷跑出来的,当然得藏着了。你不知道老烦那个家伙最爱告状吗?要是让他知道我偷偷跑出了祠堂,肯定去找老头子给我告状。”

林媛撇撇嘴,翻了个白眼儿:“你也知道自己正在关禁闭啊?那你还偷偷跑出来干什么!害得我差点以为是家里进了贼,幸好我今儿手边没有使得惯的东西,若是换了在林家坳,哪里还等得到你拿软枕?我早就一菜刀过去,把你给削了!”

“是,是,你最厉害!”夏征委屈地噘着嘴,控诉着林媛的恶行:“你也知道我被关禁闭了啊,那你也不说安慰安慰我,一见面就拿这东西砸我就算了,结果在知道是我以后居然还那么使劲儿地踩我!哼!我这心啊,都快碎了!”

说着,还一手捧心,做出心碎难当的表情,看得林媛噗嗤一笑,抬手就将他的大脑袋推到了一边。

“净瞎说!我怎么不关心你了?知道你喜欢吃刘记的烤鹅,我还让冬青给你拎了一只大烤鹅回去呢!”

林媛挑挑眉,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不过呢,没想到你居然没在祠堂反而在我这里,看来那只烤鹅你是吃不到喽!”

夏征眨眨眼睛,突然凑到林媛面前,笑得一脸狡黠:“不就是只烤鹅吗,有什么好吃的?也就是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才会喜欢那东西罢了。”

林媛挑眉,什么叫没见过世面的人?她突然想起了老烦抱着大烤鹅吃得满嘴流油的样子,一时有些失笑。

只听夏征又道:“媛儿啊,我被关进祠堂里这么久了,肚子好饿啊,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吃,什么烤鹅烤鸡,都没有你做的面条好吃。哎,只是可惜了,某人现在都不关心我了,见面就要打要杀的,根本都不心疼人家了。”

林媛好笑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实在是拿他没有办法了,摇头笑道:“好了好了,你想吃面条?你先等一会儿,我去给你做碗面条。”

说着,起身就往外走去。

“哎,不用。”夏征一拉拉住了林媛的手腕,笑道:“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哪里还真的给我做?我可舍不得你这么晚还得去给我做饭吃。”

林媛挑眉:“你不饿?”

夏征摇头:“不饿,一点儿也不饿。”

知道夏征是怕自己累着,林媛心中一暖,不过看到夏征那疲惫瘦削的脸颊,林媛不禁心里一痛,虽然只是禁闭了一天而已,他的脸色就已经变得这样差,想来那祠堂里也不好过。

“行了!你自己听听,刚刚那肚子还咕咕叫呢,嘴硬!等着,我去给你做碗面条吃,一会儿就好了。”

说完,轻巧地推开夏征的手快步出门去了。

夏征嘴角一扬,得意地挑了挑眉,看着林媛出门并体贴地帮他关好了门。不一会儿就听到她交代水仙银杏的话:“我肚子饿了去厨房煮碗面,水仙陪我去好了,银杏帮我看着门,不许旁人进去。”

水仙银杏的声音响起,夏征随手拿起刚刚喝了一半的水杯,不知想到了什么,厌弃地放下了,而后伸手将林媛喝过一口的杯子拿到手里,故意转到林媛用过的一边,将自己的唇覆了上去。

“好甜,就是比我那杯好喝。”

夏征嘿嘿一笑,一口一口地慢慢抿着,好像根本就喝不够似的,直到那杯水喝了个底朝天,仍旧意犹未尽地皱皱鼻子。

刚把杯子放下,门外便响起了林媛说话的声音:“好了,你们都去休息吧,没有我的吩咐不用出来伺候了。”

吱嘎一声,伴随着开门的声音,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夏征的口水顿时就流了下来,眼睛放光地盯着林媛手里的食盒。

被他这个样子逗乐,林媛弯弯唇角,赶紧把碗拿出来递给他:“你最喜欢的牛肉面,快趁热吃。”

夏征嘿嘿一笑,噗噜噗噜吃了起来。

------题外话------

一万字,时隔多日的万更啊,姑娘们快来夸夸我~啦啦啦~

昨天下午三点多有个二更,觉得接不上的姑娘们别忘了回去看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