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有点咸了(万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好吃!”

夏征猛吃了几口面条,舒服地抬起头来大呼痛快。

看她这个享受的模样,林媛好笑地嗔了他一眼,一边给他倒了杯水,一边数落道:“堂堂将军府的二公子,居然能被一碗面条给收买了,你这两天是不是就没有吃过饭?”

夏征又往嘴里塞了一口面,咕哝地抱怨着:“你还说呢,你都不知道,冬青那个白痴,明明是有地方往里给我送吃的,结果天天不是给我送烧鸡就是给我送蹄髈。你说这吃肉怎能没有酒?嘿,结果这个傻蛋还真就给忘了送酒!”

不高兴地撇撇嘴,夏征低下头将一块牛肉放进了嘴巴里,心满意足地嚼了起来。

林媛将水杯推到他面前,斜着眼睛看他:“咋啦,你这话里的意思就是怪我没有给你准备酒了?”

夏征从面碗里抬起脸来,笑得狡黠:“若是有酒当然好了。若是没有,嘿嘿。”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征突然看着林媛拿在手里的水杯笑得高兴。

林媛将自己的水杯拿在手里,看他一直盯着自己手里看,这才猛然想起来,好像刚刚出门去做面条的时候,自己倒了一杯水没有喝完的,怎么这会儿没了?

将夏征的表现前前后后想了想,林媛眼珠子骨碌一转,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小脸儿顿时又红了,手里的杯子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一时竟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看着她这个糗样,夏征噗嗤一笑,差点把嘴里的面条喷出来。

林媛气呼呼瞪了他一眼,终于乖乖地低下头去继续吃面了。

这一低头,林媛才发现他的衣裳后背那里竟然有一条被刮开的口子,不禁好笑:“夏公子还真是时尚,都穿乞丐服了!”

这什么时尚啊,乞丐服啊的,夏征还是头一次听说,抬起懵懂的眼神看着她:“什么东西?”

林媛好笑地指指他的后边,没有给他解释,而是问道:“后边裂开了一道口子,你都不觉得冷吗?”

被她这么一说,夏征才反应过来,扭着身子往后边看去,果然在自己后背正中那里看到了一点儿布料的毛刺儿,至于那口子到底有多大,他还真是看不清楚。

夏征嘿嘿一笑,挠挠头:“我说呢,怎么在祠堂里关了一天一夜,一出来觉得外边这么冷了呢?不该呀,这马上就正月十五了,也该快到春天了啊!”

夏征一边挤眉弄眼地搞怪,一边给林媛说着冷啊冷的,总之就是绝口不提这衣裳怎么弄坏的。

林媛好笑地看着他,知道他肯定是觉得钻狗洞子出来丢人,愣是没敢说起狗洞这两个字。

既然如此,林媛抿抿唇,压下唇角的笑意,照顾了一下他的大男人感:“行了,既然外边那么冷,我怎么能让你再这么冻着回去?快脱下来,我把你缝缝。”

说着,起身就去寻她的小针线萝。虽然林媛的女红手艺不咋样,但是手里的家伙事儿也是极其全活的。

这些东西都是临来京城的时候刘氏给她的。没办法,眼看着林媛又长了一岁,跟夏征的婚事也就不远了,刘氏想着她将来也是要给自己准备一些出嫁的绣活儿的,就打算逼着她好好练习练习女红。奈何这丫头就是学不会,刘氏送来的针线萝也不知道被她扔到哪里去了。要不是今儿水仙和银杏收拾东西,还真找不着呢。

林媛去拿针线萝的时候,夏征嘿嘿一笑,有些不好意思了:“还脱下来?别了吧,这深更半夜的,咱俩独处一室本就不好了,这又是脱衣服又是什么的,万一让人家知道了,多不好啊!”

林媛在梳妆匣旁边找到了针线萝,那里边有各种颜色的配线,她一边往桌边走,一边挑着里边的绣线,看看哪种能跟夏征的衣裳配套。

听到夏征这话,林媛一边拿着线往他身上比对,一边嗤笑一声,眼皮子翻了翻:“不好?你什么时候也知道不好了?要是真不好,你就不该大晚上的往我屋里跑,还让我去给你做面条吃!行了行了,快脱下来吧。”

夏征蹙蹙眉头,虽然之前跟林媛在一起时也抱过也亲过,但是现在两人独处一室,真的让他做点什么他还有点心虚了呢。

“要不,我穿着你给我缝吧,没事没事,你别害怕,我不怕疼,就算戳到了我我也不会怪你的。”

看夏征这舍不得脱衣裳的样儿,林媛嘴角一抽,忍住笑,挑眉给了他一个“随你便”的眼神,而后一边穿针引线,一边状似无心地说道:“倒不是我对自己的技术没信心怕戳到你,主要是啊,我听我娘说,穿着衣裳缝没人疼,既然你这么希望将来没人疼你,那我就只好遂了你的心愿满足你了。”

说完,举起针来作势就要往夏征的衣裳上边扎去。

“哎别别!”夏征像被开水烫到一样,噌地一下从凳子上蹦起来,差点自己撞到林媛手里的针上,吓得林媛慌忙往回收。

一边脱衣裳,夏征一边嘿嘿笑道:“没人疼怎么行?我还等着媛儿你心疼我呢,来来,缝吧缝吧,多缝一会儿啊,不着急。”

说着,便笑嘻嘻地将手里的衣裳兜头盖脸地扔到了林媛的怀里,而后一脸幸福地坐回到椅子里,继续吃起面条来。

林媛哎呦一声,赶紧将头上的衣裳拿下来,一脸嫌弃地瞪着他:“你这是从祠堂里出来的还是从茅房里出来的?怎么这衣裳这么臭!”

夏征噗嗤一乐,笑得狡猾:“什么叫臭,这是男人身上的男子汉气味儿,旁人可是没有的!哎呦你就偷着乐去吧,京城里不知道多少女子做梦都想要我的一条汗巾呢,瞧瞧,瞧瞧,我这把整件衣裳都给了你了,不知道有多少闺中女子要心碎了呢!”

呕!

林媛装模作样地弯腰呕吐,抛给夏征一个恶心死了的眼神。

“喏,披上。”

其实夏征被划坏的只有一件外裳而已,不过现在还是有些凉的,林媛怕他晾着,随手将自己的一件披风扔给了他。

夏征眼睛一亮,原本打算拒绝的话在看到那件披风的时候咽回了肚子里。

“哇,好幸福啊!”裹着粉红色披风的夏征,吃着林媛亲手做的面条,看着林媛亲手给自己缝补衣裳,心里都开始幸福地冒起泡泡来了。

林媛的女红手艺不是很精湛,不过好在夏征的衣裳上边口子不是很大,她也不会像刘氏和林薇那样会根据衣裳的织线走向来选择合适的缝补方法,便咬了咬牙,按着自己的想法缝了起来。

因为技术生疏,她缝得很慢,很认真,直到夏征把一碗面条都吃完了,甚至连汤都喝完了,也才只是缝了一半而已。

看着林媛对着那衣裳苦大仇深的模样,夏征一阵好笑,不过刚要开口逗她就想起了之前被林媛教训的情形,乖乖地将话吞回了肚子里,再开口时已经换了话题:“还是在林家坳的时候吃的面条好吃啊。”

林媛低着头又缝了一针,才接口道:“嗯,用大灶做出来的面条的确跟府里的灶台不一样。”

夏征点头,正要再开口,便见林媛突然抬起头来,眼光灼灼:“对了,我都忘了问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夏征啧一声,往椅子里一仰:“没事啊,就是想你了。”

林媛忍不住扬唇一笑,低头缝了一针:“少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找我?”

夏征舔舔唇,想起了今天苏秋语去府中跟他说的话,蹙了蹙眉,心中冷冷一哼,道:“嗯,确实有事。今天下午苏秋语突然去府中找我。”

一说起苏秋语,林媛的耳朵冷不丁地竖了起来,心中某一处也觉得有些微微的刺痛。

见林媛没有什么反应,夏征低头凑过去笑道:“吃醋了?”

“没有。”林媛垂眸不语,不过从她突然变慢的缝衣动作上,还是暴露了她的心意。

夏征有些欣慰,又有些心疼,赶忙拉住了她的手,柔声道:“别多想,那个苏秋语以前我只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的,根本没有别的想法。”

对于夏征的话,林媛还是很开心的,只是她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夏征口中的以前二字,不禁抬头疑惑地问道:“以前?”

夏征点头:“对,以前。以后她就不是我的妹妹了,我的妹妹只有林薇和小林霜,她,只是别的女人。”

林媛秀眉微蹙,追问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不然的话,夏征也不会突然转变对苏秋语的态度了,虽然之前在林家坳第一次相见的时候,他对苏秋语的态度也不是很好,但是那个时候的夏征,她还是能够感觉到对苏秋语有一些兄妹之间的看护的,不过,正如夏征自己所言,恐怕也只是看在苏秋语二哥的情分上而已。

见林媛问起,夏征眼神闪了闪,似是在做心里斗争。

林媛眨眨眼睛:“跟我有关系?”

夏征点头,不想让林媛因为不想关的人而对他有所误解,便将苏秋语去祠堂跟他说的事给说了一遍,当然,为了照顾林媛的心情,他并没有像苏秋语说的那样详细。

不过,凭着林媛的聪明,自然也能猜到,苏秋语若是只是简简单单地说看到了她跟马俊勇一起逛街的话,绝对不会让夏征这么生气的。

“真的只是这些?”林媛歪着头,明显不相信他的话。

被林媛逼问地有些局促,夏征舔舔嘴唇,将苏秋语说的话一字不落地重复了一遍,末了还小心地对林媛宽慰道:“媛儿,你不要生气,她那张嘴肯定说不出什么好听的话来,你可不要因为不相干的人动气坏了自己的身子才好。”

许是因为太紧张林媛的情绪,夏征说起话来有些语无伦次,不过林媛却是有感动又心疼。

先不说她有没有做对不起夏征的事,单是听到别人说起自己女人有可能背叛的话,一般男人的反应应该是生气吧,可是夏征却反过来安慰她,这样的男人怎能让她不心疼?

“夏征。”打断了夏征的话,林媛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轻轻问道:“你不相信她的话吗?”

前一秒夏征还在绞尽脑汁地安慰着林媛不要生气,下一秒就听到林媛问她,当即便有些愣了,下意识道:“为什么要信?”

这么直截了当的话,倒是让林媛愣了。

不过下一秒夏征就有些羞愧地挠了挠头,十分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其实,一开始听到她说这事的时候,我是很生气的。你别多想,不是生气你,而是生气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多事,而且,而且那个马俊英也是阴魂不散,驻马镇也就罢了,现在到了京城居然又找到了你身边。”

林媛好笑地看着他,一言不发,不过心里却是越来越开心了,这么可爱又有些幼稚的夏征,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没有感受到林媛的眼神,夏征还在一个劲儿地自顾说着:“那女人刚走,我就坐不住了,你都不知道,我当时正在吃鸡腿呢,连鸡腿都吃不下了,我就从狗洞,咳咳,我就跳窗子跑出来了。可是,可是我走到一半被冷风一吹就清醒了,马俊英纠缠你,又不是你的错,我为什么要来找你?更何况,你是什么样的人,我怎么会不清楚?”

林媛歪头笑道:“然后呢?你又回去了?”

夏征翻了个白眼,有些看傻瓜似的看着林媛:“我要是回去了还能在这里?好吧好吧,你又猜对了,我确实是打算回去了。只是,刚转身我又给回来了,我都已经一天一夜没有见你了,反正也出来了,就来看看你呗。”

林媛好笑,点头道:“嗯,所以你心里着急一时不察,自己的衣裳在钻狗洞子的时候被划破了都没有发现。”

“是啊,确实没有发现。”夏征下意识点头,刚点头又立即醒过神来,矢口否认:“什么狗洞子,我怎么听不明白?没有没有,我这么地英俊神武,怎么可能去钻狗洞子?那个狗洞子是给冬青准备的,你也知道冬青这个傻蛋,要武功没武功,要机灵没机灵,也就是吃东西的时候能显着他,我,唔!”

夏征瞪着眼睛看着眼前突然放大了的小脸儿,一时有些懵,刚刚还在对面听着他说话的林媛,是什么时候到自己面前的?怎么还突然亲上了自己了?

感受到夏征身子的僵硬,林媛有些胆怯了,刚刚看着他嘴巴不停地巴拉巴拉说着,她也是一时冲动跑过来堵上他的嘴巴。

“咳咳,没事,我就是今天听冬青那个话唠说多了话,耳朵有些累,所以不想再听你说了。”林媛摸摸鼻子,有些局促地打算回到自己的椅子上。

身子还未动弹,就被夏征一把拉住了身子,将她再次禁锢在自己腿上,眉头高挑,笑得狡猾如狐:“既然耳朵累了,嘴巴肯定不累吧?那就让嘴巴运动运动吧。”

说完,还不等林媛反应,他柔软却微微急切的吻便劈头盖脸袭来。

不知过了多久,夏征才恋恋不舍地将怀中的人儿松开,笑意盈盈地看着满脸春光的林媛,却依旧觉得意犹未尽。

林媛眼神朦胧,咋咋嘴巴,只感觉满嘴里全都是牛肉面的味道。

还一会儿,她才微闭着眼睛,轻启朱唇,吐出一句话来:“今儿的面有点咸了。”

噗。

夏征一口老血卡在嗓子眼儿,差点就把刚刚吃下去的面条连汤带肉地吐出来。

被林媛这么一打岔,原本还有些暧昧的气氛顿时被打破。

低低笑了一声,林媛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脸色微微发绿的夏征,将自己的头埋在他宽广的胸前,听到那里砰砰跳动的声音,心中不禁安定许多。

“今儿我的确是碰到了马俊英。”

听着夏征的心跳声,林媛突然幽幽开口,轻轻说道:“虽然知道他是故意在醉仙楼等我,不过,夏征,我希望你不要因此而生气。大哥来府中看我,我问过他关于科考的事,大哥说马俊英是个不错的人才。而且,对于那些不熟悉身份背景的人来说,马俊英还算是比较信得过的人。你不是还跟他们马家一起合作印制书籍吗?对于马家的人应该比我更清楚。”

虽然对林媛突然提起马俊英有些不高兴,不过对于她的心意,他却是明白的,当即点头道:“是,马家的人总体来说还是不错的。”

只是这个马俊英显然要比马家其他人更有些心机罢了。当然这句话他并没有告诉林媛,这些尔虞我诈的事,他不希望她过多的接触。

“所以,你是想给小白兔拉拢一位人才?”夏征默默林媛的头发,自从林媛接手福满楼之后,她的待遇便好了许多,以前有些乱糟糟营养不良的头发经过一年的调养,也变得乌黑发亮起来,摸起来更是滑不溜手,十分惹人喜欢。

感受到夏征抚上自己的头发,林媛的头皮有些微微发痒,身子也不自觉地动了动,点点头:“是,二皇子对我们虎视眈眈,不过好在我们并没有身处皇室争权的中心,但是大哥却是很危险的,多个可靠的人帮他,我也更放心。”

夏征抿唇,没有接着她的话谈论马俊英此人到底可不可用,而是话锋一转,紧紧搂住她的身子,认真道:“媛儿,我不希望你为了这些事忧心,我知道你为小白兔担心,也为我担心,不过,我更担心你。我将你接来京城,只是想让你过得更好,更开心,让你实现自己梦寐以求的心愿。媛儿,答应我,这些事交给你男人我来处理,你就做你自己喜欢的事,想做菜就做菜,想开铺子就开铺子,什么二皇子啊三皇子的,跟你没有关系,好吗?”

跟她没有关系?

林媛眨眨眼睛,抬起头来看着夏征异常认真的眼眸,那里看似平静,但是她知道,眸子深处早已暗波汹涌。他担心她,他不希望她卷入到这些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来,他所盼望的,只是跟她平平静静地过日子,与世无争。

只是,这样的愿望真的能够实现吗?

林媛心中明白,不能,想来夏征也是明白的吧,早在邺城时,他们就已经跟二皇子杠上了。或许更早以前,在夏征决定从商为赵弘德筹谋资金的时候,他就已经主动走进了那个旋涡之中。

只是,他还是想将她从这个麻烦里摘出去。

因为,他爱她,不舍得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哪怕只是小小的委屈。

林媛咬咬唇,终究没有把自己看得透彻的事情说出来,既然夏征希望她做一个被他护在羽翼下的小女子,那她为何不去试试这种被保护的感觉?能有一个男人无时无刻地护着,也是一种幸福。

“好。”林媛嫣然一笑,点头:“我听你的。”

难得见到林媛这么听话,夏征竟有些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随即兴奋地捧起林媛的小脸蛋吧唧一口,说道:“乖!”

林媛噗嗤一乐,翻了个白眼儿,当她是小孩子呢,还乖!

“对了,改天等我有空带你去看看我给你准备的铺子。”夏征突然眼睛放光,有些神秘地对林媛挤眉弄眼。

林媛一愣,铺子?他什么时候给她准备铺子了?

见她这个懵懂的傻傻模样,夏征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说得林媛脸上又是红又是白的。

“你居然跟你大哥谈条件?”林媛秀眉微蹙,哭笑不得。

原来这铺子是从夏臻手里要来的,怪不得那日进城门的时候,夏臻一见到夏征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敢情是还惦记着一年前被抢走的铺子呢啊!

夏征却一点儿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双剑眉高兴地都快飞扬出去了:“他又不懂经商,就算留着那个铺子也没什么用,还不如物尽其用给未来弟妹当见面礼呢!”

可是这个见面礼也太贵重了吧。

夏征跟他是亲兄弟倒无所谓,但是林媛总归还是个外人,又没有成亲呢,就这样收下夏征的铺子,是不是不太好?

若是以前的林媛定然不会像今日这样犹犹豫豫,见到了便宜肯定是头一个冲上去。但是现在被她占便宜的可是未来的大伯子啊!

夏征却并没有把这些忧虑放在心上,无所谓道:“你若是心中过意不去,等大哥他们两人成亲的时候,可以送上一份绝无仅有的礼物嘛,反正就你这个小脑袋瓜儿,肯定满脑子全都是稀奇古怪的主意,绝对能让大哥大嫂高兴不已。”

这倒是个好主意。

夏征的德行,林媛可是最清楚的,只要是他看中了的东西,莫说是自家的亲大哥了,就是皇帝都得靠边站。既然这铺子已经还不回去了,那就用其它东西来回报好了,反正夏臻和田惠都不是看重名利的人,只是一个小小铺子而已,并不会放在心上。

两人又腻了一会儿,林媛的精神慢慢地萎靡起来,从驻马镇来到京城走了好几天的路,本来就没有休息过来,再加上今日外出玩了一天,她也的确是累得不行了。

夏征亲了亲她的额头,将身上披着的粉红披肩也搭在了她的身上,轻声道:“你早日歇息,我先回去了。老头子若是突然去祠堂找我发现我不见了,肯定要气炸了不行!”

林媛使劲眨了眨眼睛,看了看外边的天色,果然已经听不到下人们来回走动的声音了,看来已经入了深夜。

她点点头,用手扯了扯身上的披肩,看到光秃秃只穿了里衣的夏征,这才想起她还没有把那件划破的衣裳缝补好呢!

“哎呦,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给你缝好了。”林媛哎呦一声,赶紧把披肩放到一边,动手缝补起来。

看着她勉强睁大的眼睛,夏征心疼不已,从她手里把衣裳抢了过来放到一旁:“明儿再补吧,我今儿不穿了,反正在祠堂里关着也没有人发现我没有穿衣裳。”

林媛一听不乐意了,祠堂里怎么样她管不着,反正回到了将军府还有冬青给他送衣裳,可是现在呢,外边天寒地冻的,她总不能让他只穿着里衣回去吧!

虽然她现在住的房子跟将军府离得不是很远,但是好歹也隔了两条街呢,若是冻病了可就坏事了。

“你这出门也不知道披个披肩的,就只穿着这么一件夹袄外袍怎么行?现在外袍又破了,算了算了,你还是把这衣裳穿上吧,虽然还没有缝好,不过好在口子也不大了,就这么凑合着穿回去吧。”

顿了顿,林媛又不忘叮嘱一声:“回去了别忘了让冬青给你拿件新的换上,穿着个破的怎么行?”

说着,就把那件破衣裳上边的针线咬了下来。林媛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缝补的口子,不禁嘴角直抽,明明没有那金刚钻,还偏偏要揽这瓷器活儿!

针脚大,还歪歪扭扭的,就跟只大蜈蚣似的,丑死了!

林媛呲呲牙,真想把这件衣裳扔掉不给他了。

夏征凑上前来瞅了一眼,这次是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但是又不敢笑得大声引得外边的丫鬟们注意,憋得他肚子都疼了。

林媛被夏征笑得脸红脖子粗的,眼珠子一骨碌,林媛坏心眼儿一动,将那衣裳往怀里一塞,拿起自己的粉红色披肩就给夏征裹上了,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三两下就把领口处的丝带系了个死结。

这下可好了,想脱脱不下,想打开死结一时又不容易,可把夏征给急坏了,压低声音问道:“不是吧?你是想要让我穿着这个回去?不行不行,若是被人家发现我堂堂夏家二公子居然穿着女人的衣裳出门,岂不是要笑掉大牙?快快,给我脱下来!脱下来吧,媛儿,好媛儿,乖媛儿,美美的亲亲媛儿!”

林媛好不容易童心泛滥逗他一次,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放弃?

嘿嘿一笑,林媛走到自己的衣柜前,从里边拿出了一顶林薇才给她做好的红色宽帽,兜头戴在了夏征的头上。宽帽大大的宽宽的,正好把夏征的小脸儿给遮了大半,不仔细看还真瞧不出来是他。

“嗯,真好看!”林媛嘻嘻笑着,将窗子一开,推着还在苦着脸求救的夏征就将他送了出去:“这样你就不怕别人发现了,千万别摘帽子啊,一摘帽子就露馅了!”

看着笑靥如花的林媛,夏征宠溺地摇摇头,想要摘下帽子的手也收了回来,反而还把帽子王头上使劲按了按,恨不得将自己的脸全都藏在帽子里。

“快回去吧,十五晚上在家等我,我带你出去看花灯。”

最后叮嘱了林媛一声,夏征便轻车熟路地翻墙走了,动作之轻巧如鹞子一般。

看着黑漆漆的夜和高高的墙,林媛好像还能感觉到夏征离开时的气息,久久不能散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觉空气充斥了所有的肺泡,林媛才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浊气,既然夏征让她不要再理会赵弘德赵弘盛他们之间的争斗,那她就乖乖地做自己的生意好了,反正她这个脑袋瓜子也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看来还是挣钱做菜更适合她。

关好窗子,林媛一回身就看到了夏征留下的那件外袍,笑意不自觉地在唇角凝结,看来这女红手艺确实该练练了,总不能以后成亲了,让夏征穿着满是蜈蚣爬的衣裳外出吧,他不怕丢人她还怕呢!

细心地将那件袍子叠好收进了衣柜里,林媛看了看针线萝,终究没有再把它放进梳妆台里发霉。

却说夏征从林媛家里翻墙出来以后,双手紧紧裹着身上的披肩,生怕别人一不小心看出了自己是男人的事实。

只是他不知道,越是这样裹着,越是把线条并不突出的身子给呈现了个清清楚楚。

不过好在,此时已是深夜,天气又冷,街上并没有什么人。

“谢天谢地,没有遇到熟人,谢天谢地!”夏征一路祈祷着,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将军府后门了,突然听到一溜马蹄声由远及近。

更让他瞠目结舌的是,伴随着慢慢靠近的马蹄声,他竟然还听到了更加熟悉的说话声。

“我说小白兔啊,咱们这么晚去找夏征真的好吗?万一被夏大将军发现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说起夏大将军,苏天睿的脖子就不由自主地缩了缩。

赵弘德低笑一声,问道:“怎么?我只知道那些敌国士兵更惧怕姑父,却没有想到你也这么怕他!”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苏天睿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怕?我哪里是怕!我是非常怕!”

呲呲牙,苏天睿紧了紧马缰绳,心有余悸道:“你难道忘了?那年你跟夏征给二皇子下巴豆,可把大将军给气坏了,举着那大刀满院子地追着夏征跑啊!你都不知道,自从那天以后,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他,有次竟然还梦到他举着大刀追我,哎呦,把我吓得啊,醒来以后浑身就跟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苏天睿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好像自己又重新回到了几年前亲眼目睹夏征被他老子“追杀”时的场景。

赵弘德好笑地摇摇头,正要开口说话,便见到街角好像有个粉红色的东西正在悄悄地往隐蔽处移动。

他警惕地绷紧了神经,冲苏天睿使了个眼色。

跟赵弘德认识多年,两人之间只是一个眼神便知对方心思。

苏天睿肩头一耸,故作轻松地继续信口胡说着,两人更是悄悄夹紧了马腹,慢慢朝那团粉红逼近。

蹑手蹑脚地躲在街角,夏征警惕地看了看四周,感觉赵弘德和苏天睿两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远了,才终于松了口气,把宽帽往上拉了拉。

“哎呦,吓死我了!怎么这么倒霉,这两个家伙居然在我家!真是的,这么晚了不回家睡觉出来晃悠什么!”

“就是啊,你这么晚了不在家里待着,出来晃悠什么!”

夏征一句抱怨的话还未说完,就听到某个狡猾带笑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他一个机灵,感觉自己浑身的毛孔都张开了,呼呼地往里边冒冷气,冻得他连血液都僵硬了。

不行,不行,不能承认,打死也不能承认!

夏征紧紧地往下拉了拉宽帽,将自己所有的脸都藏在了帽子里,连身上的披肩也一起紧紧地裹在了身上。

出现在夏征身后的,正是苏天睿和赵弘德。

见眼前的粉红人儿脸朝里不言声儿,赵弘德忍住笑,对苏天睿道:“你不应该问他这么晚了不在家里待着,而是应该问这么晚了为什么不在祠堂里待着才对。”

“对,应该是祠堂才对!”苏天睿嘿嘿一笑,冲赵弘德挤了挤眼睛。

藏在宽帽下的夏征又气又急,自己明明都已经包裹地连脸都露不出来了,怎么这两个家伙还是能发现他?

“哎呀,你就回过身来吧,躲什么啊躲,又不是不认识你!”苏天睿眼皮子翻了翻,伸手就去拉他。

反正已经被戳穿了,夏征破罐子破摔,一把推开苏天睿的手,慷慨就义般地回过身来,气呼呼道:“回身就回身!谁躲了谁躲了!”

之前只是看到一个背影,赵弘德两人还没有多大反应,此时看到夏征露出了真面目,两人一惊之下就像看到大怪物一样瞪大了眼睛。

噗!

看着两人憋笑憋得脸都快绿了,夏征嘴角抽搐,翻了个白眼儿:“想笑就笑,没见过这么妩媚的人吗?”

哈哈。

苏天睿终于捂住肚子笑了出来。

就连一直稳重的赵弘德也背过身去,笑得肩膀直颤。

夏征连眼皮子都开始抽搐了,不过反正此时也没有外人,被这两人看到就看到吧,他们三人之间的糗事又不是这一件了。

不过,他还真是纳闷,他都裹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是被这两个家伙给发现了?

听到夏征问起,苏天睿一脸嫌弃,顿时开启嫌弃模式,双手将他的身子扳过来,指着他从头到脚数落了一个遍。

“你瞧瞧你,以为裹了个披肩我就发现不了你了?我告诉你,就是你化成灰我也能认出来。瞧瞧,瞧瞧,你这大屁股,还有这腰,不对,你都没有腰,这从上到下跟个水桶似的身材我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看出来是你!哎呦呦,还有这红色帽子粉色披肩,这么俗得颜色都是谁给你配的啊?这审美,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在京城里混的!”

“停!”

不等苏天睿唠叨完,夏征双手一挥打断了他:“你才是水桶!”

说完,看向还在偷笑的赵弘德,气呼呼哼道:“喂,这家伙怀疑你义妹的审美!若是她审美有问题,我看你这个大哥也好不到哪里去!”

听他这么一说,赵弘德还没有说话,苏天睿先愣了愣,看看赵弘德,又看看夏征,指着他身上粉红色的披肩和红色的宽帽,结结巴巴道:“这,这就是,你那个相好给你配的?天哪,夏征啊,你这是找了个什么样的相好啊!怪不得她会看上你,原来眼光这么差!”

啪!

夏征一巴掌拍上苏天睿的额头,都不容他躲闪:“看上我眼光就差了吗?那京城里那些闺中女子们岂不是都瞎了眼不成!”

这话,苏天睿是肯定也不是否定也不是了,否定的话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可是肯定的话,岂不是连带着把自己的小妹也给说成是眼瞎了?他家小妹苏秋语对夏征的情谊可是全京城皆知的!

见苏天睿无话可说了,夏征洋洋得意地挑了挑眉,即便穿了粉红色的衣裳也不觉得丢人了。

赵弘德赶紧开口岔了话题:“十五那天宫中设宴,你去不去?”

想起去年正月十五那天,夏征偷偷从宫中溜走,赵弘德就忍不住深夜前来问问他了。

正月十五可是跟林媛定好了要去看花灯的,宫宴什么的靠边站。

不过,若是让他们知道了花灯可就看不成了。

“去,肯定得去啊!”

去就行了,苏天睿眼珠子一转,这下终于可以跟小妹有个交代了。

------题外话------

朋友生了个大闺女,七斤一两,疼了一天一夜~想我家格格出生时才五斤六两,我觉得这七斤的对于我而言简直是巨婴,噗哈哈~

感谢:april022的五星评价票,150**9485的月票,shyt20001023的六张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爱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