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 这个动作不好/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姚家的大排场,林媛没有多少感觉,京城里有钱有权的人多了去了,她若是见到一个就羡慕嫉妒恨,岂不是要把自己给憋屈死?再说了,谁能肯定她将来就不会有这样的排场?

不过,姚家的出行场面倒是给林媛提了个醒,在京城里没有几辆马车还真是不行。虽然从驻马镇来京城时,他们带了马车来,而且都是夏征让刘掌柜特意给准备的上好马车。

可是跟姚家的这些马车一比,还真是有些差距。

倒不是林媛以貌取人,实在是京城这个地方多得是眼光短浅之人,自己倒无所谓,若是爹娘和几个妹妹出行时,因为几辆马车而被低看了,她才是最伤心的。

说到做到,林媛从大门口回来就径直去了账房找周管家了,让他给寻摸着买两辆好马车。一个是给爹娘用,一个是给妹妹们用。她自己有夏征送的那辆,倒是不需要了。

至于从驻马镇带来的那几辆其它一般马车,以后就用来装运东西好了。

跟周管家说好了马车之后,林媛想了想又嘱咐他再买两顶小轿,至于颜色就一个深重些一个靓丽些,以后出行方便。

从账房出来后,姐妹俩一边聊着天一边往回走,杜若和连翘跟在后边,都抹着额上的薄汗,微微喘着粗气。

自从跟了小林霜之后,两人不是埋头苦读,就是跟着这小丫头到处跑。别人家的丫鬟都是铺床洒扫的,她俩倒好,虽然苦活累活没有,但是遇到的差事比干苦力还要累。

两人都不是读书的料,纷纷叫苦不迭。每次听小林霜讲解药草的知识都跟听天书似的,见到在外边洒扫的小丫鬟两人就羡慕得不得了。

今儿是正月十五,又是一家人到了京城后的第一个重要节日,自然要吃些特别的东西。原本是打算包饺子的,可是调好了肉馅儿,林媛灵机一动突然改变了主意。

她让厨娘们准备了新鲜的鸡蛋,打散后便亲自动手准备做蛋饺了。

做蛋饺要用小火,所以便把小炭炉拿了出来,小火温温的,火苗窜动,十分漂亮。

林媛挑了个合适大小的炒勺,用一块干净的纱布浸了些油,待勺子烧热以后,用筷子夹着那油布在勺子里擦了一遍,而后用一只小勺子舀了一勺蛋液放到了炒勺里。

蛋液遇到热油,发出滋啦啦的响声,甚是诱人。

不等蛋液凝固,林媛便小心地转动炒勺,让所有的蛋液都附着在勺子上形成一个薄薄的蛋皮。

“来,肉馅儿。”

林媛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注意着手里的炒勺,一边叫着小河舀肉馅儿来。

现在只要有空,小河就会在厨房里待着,只是现在她的技艺还太生疏,干不了多么精巧细致的活儿,所以一切都是从最基本的开始。

林媛给她派了烧火的活儿,让她学会掌握不同的火候。给她派了切菜的活儿,让她时刻练习自己的刀功。还给她派了宰鸡宰鱼的活儿,让她认识最基本的食材。

说到底,即便她现在干的活儿在外人看来都是最普通的,但是其中的学问可是极大的。

经过这几天的练习,至少小河对厨房里的各项工序都已经了如指掌。听到林媛说拿肉馅儿,立马就用小勺子挖了一些肉馅儿放到了炒勺的中央,不多不少,不偏不倚,正合林媛心意。

“不错。”虽然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但是小河听了还是高兴地合不拢嘴了。

待肉馅入勺后,林媛便将蛋皮合了起来,借尚未凝固的蛋液跟包饺子一样把肉馅儿包了起来。等两面的鸡蛋都凝固之后,微微变了些颜色,这一个蛋饺就算是做好了。

将做好的蛋饺放到了一旁的盘子里,林媛又拿起筷子夹着油布擦了擦炒勺,准备做第二个了。

林媛做饭时,不出意外地总是会跟着两只大尾巴,一个小林霜,一个老烦。

第一个蛋饺刚出炉,两人就眼睛放亮地冲了上去,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得脸红脖子粗的。

林媛好笑地看着手里的炒勺,幽幽道:“这肉馅儿还没有熟呢,吃了可是会闹肚子的。”

正如林媛所说,此时的蛋饺还未做熟,要等到把所有的蛋饺都做好以后,或做汤或火锅,要跟其它菜一起吃才好吃。

不过,这一老一小两个吃货哪里会信她的话?依旧你争我抢地谁也不肯让谁。

最终,当然是力弱的小林霜败下阵来,一脸委屈不甘地瞪着笑得得意的老烦。

老烦嘿嘿一笑,冲小林霜晃了晃手里的战利品,而后在小林霜怨念的注视下一口吞了那蛋饺。

嚼,嚼,呕!

“生的,生的!”老烦一口将口中嚼了两下的蛋饺吐到了地上,十分怨念地哼哼了两声。

林媛好笑摇头,给了他一个早就提醒了你的眼神。

见蛋饺被吐了出来,小林霜先是一愣,随即拍着手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哈哈,师傅又被骗了,又被骗了!”

老烦眼睛一眯,心里窃笑一声,神色严肃地坐到了一边的凳子上,招招手让“好徒儿”到了身边,“和蔼可亲”地说道:“徒儿啊,你跟着为师学医已近两载,对于你脑袋瓜子里的学问,为师十分清楚,知道你聪慧,不管学什么都是一遍就记熟。”

小林霜歪着脑袋,警惕地看着师傅,每次他夸她的时候肯定都没有好事,这次也绝对不例外。

将第二个蛋饺放到盘子里的林媛瞄了一眼这师徒二人,只觉得老的心怀不轨,小的满脸警惕,不由得好笑地摇摇头,这两人还真是一对冤家,各怀鬼胎说的就是他们了。

无视小林霜狐疑的目光,老烦继续光明正大地夸奖她:“以徒儿的聪明才智,即便现在出师也定然比京城里那些庸医们强了许多。不过呢,为医之人,光是有学问还是不够的,最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

“嗯,想来你也不知道。”

不等小林霜开口,老烦已经打断了她自顾自地说了:“最重要的应该是实践。什么叫实践呢,就是多接触病人,多看别人诊病,从各式各样的病人身上将自己从书本上学到的东西融会贯通。而多看别人诊病,则是让你虚心好学,莫要因为自己的师傅是天下第一的大夫就目中无人。你要知道,即便那些人谁都比不上师傅,谁都不是师傅的对手,但是,他们总归还是有闪光点的。徒儿啊,我们也要给不如我们的人留一条活路嘛,你说是不是?”

小林霜嘴角抽啊抽,这是再给她传授知识吗,这明明是在炫耀自己的能耐啊!

林媛嘴角微勾,暗暗笑骂一声:“厚脸皮!”

“师傅啊,您说了这么多到底想要告诉徒儿什么啊?”小林霜还惦记着大姐做的蛋饺呢,对于老烦的啰里啰嗦十分不满:“难道就是想说您有多么厉害吗?这个徒儿已经知道了,您每次教授我医术的时候都要说上一遍,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老烦被狠狠地一噎,原来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遍了?

“咳咳。”清了清嗓子,老烦斜斜眼睛,道:“城东有一处济世堂,里边有个郎中姓王,从明天开始,不是,从今天开始,你要一连三个月去那济世堂里看王大夫诊病,好好学习。”

王大夫?小林霜蹙眉,好奇道:“师傅,你不是说郎中看病时都是不许同行人观看的吗,我去他们那里偷师,那姓王的郎中找人撵我轰我揍我怎么办?”

怎么办?当然是最好了。

老烦坏心眼儿地想着,不过嘴上却是没有说出来,小狼崽子的大姐还在旁边呢,若是他说了出来,这三个月就甭想着独占美食了。

“徒儿啊,你不是聪颖睿智吗?为师相信,这点儿小事儿是不会难住你的!”

拍了拍小林霜的肩膀,老烦挑了挑眉,笑容里满满的都是奸计得逞的狡诈。

对于这两人之间的小猫腻,林媛淡然一笑没放在心上。虽然明知道老烦是为了把小林霜支出去好自己一人独享美食,不过她也知道,老烦其实是真的想让小林霜去好好学习学习的。

将所有的蛋饺都摊好之后,林媛又切了些西红柿和青菜,还切了一些从驻马镇带来的豆干,这些东西通通放进了锅里,等锅里开起来之后,再把做好的一部分蛋饺放进去,又用白面调了一些糊糊,做了个蛋饺西红柿疙瘩汤。

做这汤的同时,还在蒸锅里蒸了一盘子蛋饺,又浇了一些汁水上去,一出锅,顿时就香气四溢,挑动着所有人的味蕾。

现在吃饭的人多了,只准备这些自然是不够的,不过其它的菜肴现在基本上已经不需要林媛亲自动手了。平常的菜可以交给厨娘们去做,一些独家的秘制菜肴则一边口述一边由小河掌勺。

虽然小河的厨艺不如林媛,做出来的东西味道也差了一些,不过一家人都没有任何怨言,总是鼓励表扬居多,小河也越发自信起来,手艺明显进步了不少。

还在为去城东找王郎中偷师的事发愁的小林霜,在午饭一上桌就苦恼尽抛了。

等吃过了午饭,小丫头抹着小嘴儿,心满意足地叨念着:“今儿可是正月十五呢,我听杜若说京城的上元节可热闹了,特别天黑以后,听说街上除了卖吃的卖首饰,还有好多好玩的东西。哦对了,好像还有杂耍呢!”

说到杂耍,小林霜来了兴致,蹭地从凳子上跳起来,两眼放光:“我还没有见过杂耍呢!大姐大姐,我们去看杂耍吧!”

被小林霜拉着胳膊,林媛笑得艰难,若是让她知道自己要跟夏征出去的话,肯定也要跟着,可是若是不带她去,该用什么借口呢?

许是听到小林霜说的这么带劲儿,林薇小河两人也十分好奇,纷纷用期待的目光看着林媛,看得林媛实在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可是,不拒绝的话,怎么过二人世界?

正想着,周管家突然进门了,后边跟着笑得贼兮兮的冬青。

甫一见面,冬青就给了林媛一个狡黠的笑。

“老爷夫人,我家公子今日身子不大好,原本想来陪着二位过节的也来不了了。所以特意让我送来了礼物,还嘱咐我带几位小姐出去逛逛,今儿的夜市特别热闹,若是憋在家里实在是辜负了这大好的时光。”

冬青这话,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好好。”小林霜拍着手高兴地跳起来,林薇和小河也笑得合不拢嘴了。

看着几个孩子高兴的模样,刘氏也不忍心阻拦了,正好林毅早上已经回来了,有他保护着肯定不会出事。

林家信怕林毅一人照顾不来这么多人,就把丁明和丁亮也一起派了出去,正好这两个孩子也是头一次来京城,更是头一次离开家人在外过节,让他们一起出去玩玩也免得两人再生出思乡之情暗自悲伤。

几人正热烈地讨论要去哪里玩的时候,林媛突然哎呦一声,紧紧捂住了自己的肚子。虽然动作装的很像,但是脸色还是十分红润,想了想,悄悄地用手在桌上茶杯里蘸了蘸,抹在了自己的额头上,远远一看还真像是一层薄汗。

“媛儿,你这是怎么了?”刘氏最是心思细腻,一眼就发现了林媛的不对劲儿,赶紧过来拉住了她的手,只觉得她的手凉凉的,身子好像还在微微地颤抖。

再加上林媛故意低着头,额上的发紧紧地贴在了“薄汗”上,更是让刘氏心惊。

林媛的不对劲儿立即引起了大家的主意,林媛微微闭眼,轻轻在刘氏耳边说了句什么。

刘氏恍然,把好奇凑过来的小林霜几人推到了一边去,招呼着水仙银杏两人赶紧搀扶了林媛回房歇息。

“娘。”林媛咬咬唇,让自己的声音尽量听起来十分虚弱,好在她的癸水也就这几天了,就算装一下也不会引起刘氏的怀疑,只是这样让刘氏担心,她心里还是十分过意不去的。

“小妹她们……”

听着闺女微微颤抖的声音,刘氏心疼极了:“快回去休息吧,她们要出去玩不是有林毅和冬青吗?你就在家里歇息吧,不要四处乱跑了,看你疼地都成什么样子了。”

说完,又是催着水仙两人搀扶着走的,又是让张妈妈去熬红糖水的,当然不忘嘱咐小林霜几人不要去院里打扰林媛的休息。

对于大姐的情况,姐妹几个也看了出来,都乖巧地点点头,静静地坐到一边围着冬青讨论晚上的行程了。

冬青嘿嘿一笑,冲林毅暗暗得意地挑了挑眉。

林毅无聊地抿抿唇,给了冬青这个话唠一个大大的白眼儿。

主仆三人刚回到自己房间里,林媛就猛地抬起头来,让水仙两人赶紧去打热水给她梳妆打扮。

看着突然变欢实的林媛,水仙银杏两人都傻了眼,说句难听的,刚刚的林媛都可以用半死不活来形容了,怎么这一进门就变了?

果然是装的!

银杏嘴角抽了抽,她就说嘛,早上还着急忙慌地换衣裳的小姐,怎么会突然来了癸水?居然一点儿征兆都没有!

“等会儿张妈妈若是把红糖水送来了,你们就赶紧接过来,千万不要让她进门。”

一边收拾着自己一早准备好的衣裳和首饰,一边嘱咐银杏:“还有啊,晚上吃饭你们两人就去前院拿回来,若是夫人问起来,就说我身子不适不想出门。啊最重要的事,夫人若是来看我,你们千万不要让夫人来,就说我睡得很沉,不想见人。记住了没有?”

水仙银杏互望一眼,点头:“小姐啊,您,这是要去哪儿啊?”

停下手里的动作,林媛娇羞一笑:“没事,就是,就是出去逛夜市。”

逛夜市为什么不跟几位小小姐一起去?还要弄得这么麻烦?又是装病又是偷走的!

不过两人毕竟是从将军府里出来的,知道什么话能问什么话不能问,既然小姐不说她们两人也就没有再追问。

只是林媛此时已经被满满的幸福感充溢了,就是想憋住也憋不住了,都不用两人问起,她自己就开口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你们公子他啊,说要带我去逛夜市赏花灯。”

噗。

水仙一个没憋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要跟公子出去玩啊,怪不得不想让小小姐她们跟着呢!

两人互望了一眼,顿时也来了兴致,赶紧帮林媛打扮起来。

期间,张妈妈来了两趟,一趟送了红糖水,一趟送的是月事带,虽然林媛自己已经准备了月事带,不过娘亲就是娘亲,总是不放心闺女的身子,还是在空闲的时候给她准备了不少。

林薇她们几个也来过一趟,不过一听大姐正在睡觉就又悄悄地走了。许是听到了闺女们的话,刘氏也就没有往这边来,不过还是特意让海棠过来传了话让水仙两人好好地照顾着。

水仙银杏送走了海棠,不禁笑出了声,在睡觉的人此时还在屋里换衣裳呢。

将衣裳换好,首饰戴好,林媛还特意往脸上扑了一些胭脂,小脸儿顿时红润起来,十分可人。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可是夏征依旧一点儿声响都没有,林媛越等越急,也坐不住了,拎着裙子在屋里来回走了起来。

水仙两人此时都在外边候着,时刻准备着打发来探望的人,不过听到屋里那急切的来回走动的声音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正笑着,忽的就听到屋里突然传出了一声低呼。两人一惊,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推门进去。

再进去时,屋里空荡荡的,哪里还有人?若不是那大开着的窗呼呼地进着冷风,两人都要怀疑方才听到的走路声是不是幻觉。

“哎呦,我的胳膊!”林媛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只感觉到两只胳膊肘跟不是自己的似的,生疼生疼的。

夏征被砸在地上,脸被林媛的胸口狠狠地捂着,发出一声舒畅又享受的低吟,虽然已经被捂得快要喘不上起来了,不过那软软的散发着香气的地方紧紧触着鼻头,让他十分不舍。

好不容易将胳膊肘从地上支起,林媛这才发觉自己身上最痛的根本不是胳膊肘,而是胸口!

“啊!臭流氓!”

双手用力撑地,林媛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拳头握的生紧,可是在看到被她压得四仰八叉躺在地上的夏征时,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笨死了,明明接不住,还非要逞强!早知道就该找个梯子来的。”

不怪林媛笑话,冬青本来是给他准备了梯子的,可是在心爱的女人面前爬墙居然用梯子,这也太丢人了吧!

用林媛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太不帅了!

一想到自己若是风度翩翩地从天而降,林媛肯定满眼放光为他倾倒。

被大大的虚荣心驱使,夏征怪事神差地将那梯子踢到了一边。而这样做的下场就是,被明显发胖了的林媛狠狠地压在了下边!

“我以为凭我的轻功,带着你翻这个墙没问题的。”夏征揉揉鼻子,想将方才那抹柔软的感觉永远保留在心里。

轻轻揉了揉被撞的生疼的胸口,林媛眉头一挑,恶狠狠地瞪着正在起身的夏征:“你这是在说我胖了?”

“当然……”下意识就想点头的夏征突然察觉了某人的语气有些不对劲儿,话到嘴边临时改了:“当然不是了,你这样还能算胖?你见过哪个胖女子的腰是一尺八的?”

这倒是。

暗暗摸了摸自己的小蛮腰,林媛对夏征方才的话终于释怀了。

从地上爬起来,扑了扑裙子上的尘土,有些心疼地嘟囔道:“我挑了好半天的裙子,就被你这么给弄脏了,真是的。”

夏征耳朵一动,嘻嘻凑上来:“原来是精心挑选的啊,怪不得这么好看。”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夏征眼珠一转,在她耳边低声道:“刚刚那个姿势还挺好的,等洞房那天我们试试好不好?”

拍打裙子的林媛小脸儿一红,手立即改变方向拍上了夏征:“胡说八道什么!一边去!”

夏征轻轻一躲,嘿嘿一笑,连连摇头:“不行不行,那个动作不好,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子骑在头上?还是我上你下的好。”

林媛:……

不一会儿,空旷的大街上回荡着的全都是某人求救讨饶的声音。

虽然是正月十五,但是一些有官位的人全都进宫参见宫宴了,所以大街上的基本都是平民百姓。没有那些秋语啊含嬿的来打搅,林媛的心情顿时舒畅了许多。

不得不说,京城的夜市果然要热闹许多,林媛一双眼睛都快不够用了,一会儿看看这一会儿看看那,琳琅满目的首饰,各式各样的吃食,就连街上随便碰到一个小孩子都用手托着一只小木托盘叫卖着各式小玩意儿。

“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这京城是不是比邺城还要繁华?”夏征挑眉看了林媛一眼,十分嘚瑟地用手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那模样看得林媛嘴角直抽。

“嗯,确实很繁华。”林媛眼睛发亮,只要眼前走过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子或女子,她就好像看到了一个大大的移动的金子银子在自己面前晃悠。

这么繁华的京城,有钱人自然不会少,就算她随便开个小酒楼也肯定比在驻马镇挣得多。真是不明白夏征,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充分利用,偏偏跑到驻马镇那个偏僻的小破地方,真是傻。

被眼前的移动金银一刺激,林媛都忘了夏征的父亲不许他经商这茬儿了。

街上人虽多,但是林媛和夏征一个秀丽一个俊朗,且个个气质不俗,即便是扔在了人群里也能一眼认出来。

更何况今日两人还都十分默契,全都挑了紫色系的衣裳,夏征是浅紫色外裳,内穿白色长袍,腰间佩戴羊脂白玉,活脱脱地翩翩佳公子。

而林媛则是白色长裙,只在裙摆处星星点点地绣着淡紫色的小花儿,腰间更是用紫色腰封做衬,十分靓丽活泼。

这两人往街上一站,简直就是俊男美女的活招牌,引得不少行人注意。

只是,无论再自恋的男人女人,在看到心仪之人身边的竞争对手后都十分有自知之明地退避三舍了。

对于旁人的眼光,林媛向来是不在乎的,夏征也从未在乎过,但是今儿却是高兴极了,十分享受愉悦地接受着大家或嫉妒或艳羡的目光。

爷的女人自然是最棒的,你们肯定是追不到手的!

就在两人高兴地在一个卖小玩意儿的摊位上看面具时,一个熟悉的声音突兀地传进了耳朵里,惊得两人赶紧将手里的面具不约而同地戴到了对方的脸上。

------题外话------

感谢:媚惑的小妖、beautyfish02、唐光华(3)、159**0291 、beautyfish02的月票,媚惑的小妖的钻钻,woshishui819的花花,谢谢亲爱的们~么么哒~

为了摆脱电灯泡们,媛姐儿也是拼了,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