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 璧人(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被自己戴了一只猪八戒面具的夏征,林媛噗嗤一乐笑出了声。

夏征脸色一变,虽然明知道自己脸上的是一只臭猪,可是也不敢轻易拿下来。

没办法,小林霜一行人此时就在身边走过,若是一不小心被他们发现了,今晚上的二人世界又要变成集体逛大街了。

“别笑了。”夏征将手里的母老虎面具往林媛脸上一套,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猪面具,十分麻利地给自己戴了起来。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戴猪面具了,这次比上次在邺城时戴着要痛快地多。

只是。

林媛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母老虎,不由地变了脸色,上次在邺城时,他还开玩笑说不该让她戴兔子面具,应该是老虎面具。

没想到,今日竟然真的应验了。

狠狠地剜了夏征一眼,林媛把头上的老虎面具扶正了一些,若说她是母老虎,那眼前这只臭猪才是真正的扮猪吃老虎了。

小林霜一行人兴奋热闹地在身边走过,幸好,刚刚在来的路上几人都机已经各自挑了一只面具戴在了头上,根本没有注意到身边那两个戴着猪和老虎面具的人就是自己的大姐和姐夫。

待几人嬉笑着走过去,林媛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再看夏征,哪里把这几人放在了眼里,早已经付了面具的银子跑到另一个摊位上看老艺人捏面人儿了。

捏面人儿在邺城时也有,虽然技艺不如眼前的老艺人,但是归根到底都是大同小异的。所以林媛兴致缺缺的。

倒是夏征,一把将林媛拉了过来,把她脸上的面具也摘了下来,让两人的脸紧紧地凑到一起,兴致高昂地对老艺人说:“把我俩捏到一起,捏到一起!”

老艺人显然也是个人精,一眼就看出了眼前嬉笑的俊小伙儿和略带羞涩的俏丽少女的关系,笑呵呵地捏了一团新面在手里团了团,下巴冲已经捏好的几个小人儿那里比了比:“我看公子和姑娘两人郎才女貌,不如就给两位捏一对儿璧人好了。”

顺着老艺人的目光看过去,林媛脸上更红了,所谓璧人,原来就是一对儿身穿凤冠霞帔的新郎新娘。

“不……”

林媛一个不字刚刚出口,就被夏征几乎尖叫的声音给打断了:“好,好!这个好!一对璧人,老先生果然有眼光!涅得像一些!银子不是问题。”

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十两的银锭子放到了老艺人的摊位上。

林媛眼睛一瞪,暗暗捏了他腰间的嫩肉一把,一个面人儿撑死了也就一两银子,他拿十两的做什么?真是败家玩意儿!

夏征却对那个十两的银子不甚怜惜,只要是自己喜欢的东西,莫说十两银子了,就是百两也花得。

林媛扶额,曾几何时,这夏征可是钱串子的代名词啊,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大方了?而且那银子以后可都是她的啊,浪费他的就是浪费她的。

可是现在银子已经拿出了手,若是林媛再往回换,就真的打了夏征的脸了,他一个大男人可是要脸面的,林媛就是再财迷再心疼也没有拿回来。

许是有银子摆着,老艺人的干劲儿分外足,平时一炷香才能做好的面人儿这次只用了半柱香的功夫,而且捏出来的小人儿还真的是有鼻子有眼儿,虽然面部表情不是很细腻,但是一眼看过去,真的能看出两个小红人儿是高兴的幸福的。

最后,老艺人还在新娘子的脸颊上点了一点儿腮红,那样子就更加娇羞可心了。

“给!”从老艺人手里接过了面人儿,夏征左看右看十分满意,高兴地塞进了林媛的手里:“多看看,没准哪天就美梦成真了呢。”

林媛接面人儿的手一抖,真想狠狠地踩某人一脚,怎么是让她多看看就美梦成真了?说的好像她多么恨嫁似的!

看到林媛脸色微变,夏征哈哈笑了起来:“还是让我多看看的好,不然我总是做梦跟你成亲。”

一旁排队捏面人儿的俊男美女们不禁被他的话给逗乐了,敢情这人是说自己呢啊!

“来来,也给我捏一对儿璧人,我也要美梦成真。”一个英俊的小伙子紧紧拉着心爱姑娘的手,高声对老艺人说道。

老艺人收起夏征的银两,哈哈一笑,赶紧又捏了一团面忙活起来。没想到刚刚只是随口推荐了一下就给自己引来了这么多客人,看来今儿肯定能挣大银子了!

举着那对红彤彤的面人儿,林媛的小脸儿都红彤彤的了,恨不能把围着看的人们都给瞪跑。

偏偏还有没眼力劲儿的,竟然壮着胆子上来询问何处才有这样的面人儿卖。

林媛支支吾吾半晌,尴尬地不言声。

夏征嘿嘿一笑,指了指身后,然后从她的袖子里把她的帕子抽出来,将那对儿璧人小心地裹了起来,放进了自己的怀里,临了还不忘轻轻拍了拍。

“我的娘子怎么能这样在大街上招摇让大家都看到?还是藏起来稳妥些。”

林媛暗暗咬唇:“什么你的娘子,别胡说!”

夏征挑眉:“胡说?怎么,难道你是想当别人的娘子?那可不行,爷可是从你十二岁等到了十四岁呢,试问哪个男人能有爷这么长情?哎呦,就是啊,你都十四岁了,京城里不少女子都是十四岁成亲的呢,要不,咱们还是赶紧着把亲事给定了吧?对对,你瞧兰花去年就定亲了,今年年底就成亲的,你若是觉得还太早,那我们就先定亲,明年再成亲也不晚,哈哈,好好,就这样决定了。”

“夏征!”看他就这样单方面地决定要成亲了,林媛急得直跺脚:“成亲定亲,你说的倒是轻巧!哼,我还小呢,才不要跟你成亲!”

说完,就自顾自地往前走,生怕多停留一刻就已经被某人真的拉去拜堂了。

夏征心里一个咯噔,他现在最听不得的话不是“东家赔钱了”,而是“夏征我成亲了,可是新郎不是你”!若是真的有这么一天,他一定要把那个顶替了他的新郎给亲自阉成太监!

“不要生气嘛,人家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啦,对对,你还小,还小呢,反正我都等了你两年了,不在乎多等一年。”

听着夏征在耳边一个劲儿地倒着歉,林媛又是甜蜜又是心疼,倒不是她不想嫁,只是她刚到京城还未立足脚跟。她也知道,若是自己真的跟夏征成亲了,光是大哥和安乐公主就能护得她周全。

可是,那样被护着的生活她不想要,她想用自己的实力将夏征的那些烂桃花们一个一个地赶走,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她林媛的男人,可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能抢走的,若是被她知道谁敢凑上来动她的男人,那就不是不要脸的事了,而是不要命了。

夏征的唠叨从成亲变成了生孩子,又从生孩子变成了看孩子,一路唠唠叨叨地,林媛还以为今儿跟他出来的不是夏征而是冬青。

正费心思想着怎么把他打断,林媛的眼睛就被前面一团团飞出来的火光给吸引了。

“那是什么?”

顺着林媛的手看过去,夏征挑眉,兴奋道:“哈哈,是杂耍!上次见到还是那年跟小白兔偷偷溜出宫呢,我算算,好像都已经五六年没有见过了。走走,我们去看看,平时可是都看不到的。”

说着便拉起林媛的手朝前边挤成一团的人群冲去,林媛好笑地跟在后头,五六年没有见过了,看来是长大以后就被长辈们禁锢在身边参加宫宴去了。说起来这贵家子弟也是挺悲惨的,平常家的孩子们一年一见的东西,他们还得偷偷出来看,真是可怜。

夏征小心地护着林媛,在人群里见缝就往里头钻,好不容易挤到了最前边,林媛的脸颊瞬间被突如其来的火舞银蛇给映红了。

只见人群正中,几个卖艺的汉子一个往嘴里灌酒,一个举着点着火的棍子在他面前晃悠。然后那个汉子一喷嘴里的酒,顿时,轰的一声,火光四射,好不刺激!

“好!好!”

夏征也跟着人群兴奋地叫起好来,凑到林媛耳边,给她指着那汉子嘴里喷出来的火一一解释着:“他嘴里的不是火,是酒……砰地一声……是不是特别厉害?”

林媛十分配合地点头,微笑,一双眼睛根本没有看那些杂耍,完全被夏征激动兴奋的俊脸给吸引了过去。

喷火的人还在继续着,另外一边则是一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年轻女子,她穿着一身十分利落的衣裤,先是给大家行了一礼,而后一个健步跳上了长凳,躺下,将笔直的腿高高伸起。

就在大家纳闷的时候,一旁的两个汉子合力抬了一只小瓮过来了。

女子双腿活动了一下,然后微微蜷起,将那只小瓮稳稳地接了过去。

只见女子的脚灵活地来回翻动,那只小瓮就在她的脚上十分有韵律地转动起来,不快不慢,稳稳当当的。

大家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纷纷叫起好来,就连林媛也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为这个女子不一般的腿劲儿而喝彩。

------题外话------

感谢kkswind两张月票

大家圣诞节快乐~所以下午三点二更~

推荐好友潇清清的文:《非宠不可》

本文让你见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宠爱!

他可以在她遭遇危机的时候,第一个出现在她面前,然后警告道:“我女人是你们这些杂碎能碰的吗?”在解决完一切后,将她拽入怀中,心疼的说道:“从今以后,谁胆敢再动你一根手指,我要他不得好死!”或者在有人勾引他,让她吃醋,在她佯装生气后,他可以用尽方法哄她,不管是温柔的,还是浪漫的,还是卑微的,“那我给你找十个男人……”他犹豫,“不,一个,一个就好,你们站一起就行,超过五十厘米我就会吃醋……”

他对她宠到了极致,爱到了偏执。

只因她是权筝,爱他的权筝,他一个人的权筝。

喜欢宠文的,千万不要错过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