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有人捣乱!/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还没有想好答案是什么,夏征就已经紧紧攥着她的手拉着她往台子一旁统计答案的小伙子那里跑去了。

“喂喂,你知道答案吗?就往那里跑,万一答错了怎么办?”被夏征一拉,林媛满脑子都是为什么要往那里去,完全没有心思再去想答案是什么了。

夏征嘿嘿一笑:“知道知道。”

正在统计答案的小伙子刚把小本子打开,就觉得眼前一阵风吹过。而后呼的一声,一只字条扔到了面前,连给他字条的人的脸都没有见到,就只听到一个声音在风中传来。

“呀!”

小伙子满脸黑线,不知道为什么字条飞来时会伴着一声哀嚎。

可是当他打开字条看到上边写的字时,才终于反应过来刚刚听到的不是哀嚎“呀”,而是答案“压”!

“怎么……”

小伙子一声抱怨还未说完,又一张字条拍到了额头上。

“什么啊?”

一把抹下额头上的字条,小伙子下意识问了一句,便听到一个人对他叫道:“瞧啊!”

小伙子撇嘴,让我瞧什么?

一边腹诽,一边打开字条轻轻念了出来:“驼背公公,力大无穷,爱驮什么,车水马龙。咳咳,原来不是瞧,是桥啊!”

小伙子抬起满是泪水的脸颊,就看到刚刚扔了两张字条过来的男女再次举着手里的字条风也似的冲自己飞驰而来,他一把将拍在脸颊上的字条揭下来,痛哭流涕:“三道题了,终于看清楚是谁在答题了。”

不仅是统计答案的小伙子,就连台上比赛的人台下看客们也都发现了夏征这一组的速度之快,简直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了。

许是被夏征两人的疯狂状态吓到,立即便有一组男女也加快了速度。

很快,夏征这边便答完了十道一分的字谜,不过因为中间层的题目要相对难一些,所以两人决定选择十一道一分题,三道三分题,这样无形之中便简单了不少。

不过显然那边紧追其后的一组也是这样想的,在夏征完成了第一道三分题之后,那一组男女也完成了十一道一分题,如今,他们之间的差距就是一道题的距离了。

而更让林媛郁闷的是,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看不上他们,夏征和林媛选择的两道三分题都很费脑子,而那边的人却很幸运,拿到的刚好就是自己会的。

她还清晰地记得,那两人在拿到第一个三分题时,那组中的女子十分欣喜地叫道:“这个题我听说过!”

听说过的题目自然简单得多。这样一正一反,那组的男女很快便追了上来。

如此,现在的比赛就是夏征这一组和那组男女之间的较量了。其他刚刚答完一分题的男女们自知夺冠无望,也都十分识相地放弃了比赛,纷纷战到一旁饶有兴致地观看起这两组之间的比赛来。

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底下的看客们纷纷拍起手来,有节奏地给大家加油鼓劲儿。

“头戴武生帽,身穿水龙袍,跑到汤家去,换件大红袍。”

林媛快速看了一遍谜面,终于露出了笑容,最后一个三分题,老天爷终于再次眷顾他们了。

“虾,虾!”一边念叨着答案,两人一边拼了命地往小伙子那里赶。

小伙子一只手捂着额头,一只手捂着脸颊,只在手缝里露出两只眼睛来,心道这次终于不用再被那纸条糊住了。

可是,尚未腹诽完,就觉得眼前突然一黑,什么人啊光啊,全都不见了。

“呀!眼睛!”小伙子刚要抬手揭下字条,耳朵突然一动,立即气呼呼叫道:“你才瞎!你才瞎!”

跑回到树下,那组男女还在研究着手里的最后一道三分题,看来这次他们是遇到难题了。

夏征开心不已,抬头看了看树上最高处的字条:“现在就剩下最后一道题了!”

胜利就在眼前,林媛和夏征的干劲儿更加足了。

最高层的布条正是这场比赛的重头戏,同组的男女只靠自己的身高是完全不可能摸到一丁点儿布条的影子的。所以,男子要么抱着女子,要么背着女子。

大家所有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夏征和林媛这对领先的队伍身上,见两人低着头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底下早已有不少等得不耐烦的人开始起哄了。

“快点快点,他们要追上你们了!”

“够不到就把她托起来!”

“背着也行,背着也行!”

看客们的起哄声完全没有影响到夏征和林媛,在外人看来,林媛低头垂眸,夏征闻言软语,这两人根本就是女子害羞,男子劝说的架势。

可是只有离得近了才知道,两人正在快速地计算着什么。

“我的身高加你的身高,再加上我的手臂高度,我刚刚估算了一下,完全可以摘取到最高层的布条。”

夏征点头:“不过,你的身高只能取一半。还有,我看那上边的布条,也分高低,难不成是越高了题目越难?”

林媛却缓缓摇头:“应该不会。按着之前的比赛规则,我看这个制定规则的人完全就是个坑货,他肯定会把最简单的题目放到最高处,最难的题目放到最矮处。”

夏征挑眉嗤笑:“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那边两人已经解出字谜了,我们要抓紧时间了。”

林媛也看了一眼正匆匆跑去统计答案的小伙子那里交答案的两人,点头笑道:“放心吧,那男子虽然身高跟你差不多,不过那女子一看就是个小家碧玉,等下两人到底能不能配合成功还不知道呢。”

两人互望一眼,抿唇一笑。夏征弯腿躬身的一瞬间,林媛轻盈一跳,便稳稳当当地落在了他的背上。

这默契的配合立即引得不少人的称赞。

跟抱着相比,还是背着更稳妥些。林媛调整了一下姿势,将两条腿跪着放在了夏征的手臂上,夏征则稳稳地扶住了林媛的腿,防止她掉下来。

这样一来,林媛几乎就是在夏征的背上跪起来的,等下再将手臂伸直,够到那最高层的布条不在话下。

“呵,好像还不错嘛!”程皓轩捏着葡萄放到嘴巴里,还不忘也给程夫人送了一颗,程夫人眼中的宠溺更深了。

夏征背着林媛走到树下的功夫,那边那组男女也交上答案赶回到树下,只是,在看到那高高的布条时,女子脸颊通红,男子也有些不自在。

眼看着夏征两人已经准备伸手够布条了,男子才温声地说了句什么。

女子小脸儿通红,踟躇了半晌终究摇摇头,没有放弃。

男子眼中喜色一闪而逝,也学着夏征的样子将她背了起来,只是跟林媛的跪着不同,这女子胆子小了些,双手紧紧勾着男子的脖子,生怕被扔下来。再加上看客们的起哄,她更是连头都不敢抬了,在男子将她背到树下后,犹豫了半晌抬起手来,便将高处最下边的那个布条扯了下来。

“哎呦!他们成第一了!”

台下不知是谁突然惋惜地叫了一声,大家都被这后来居上的两人吸引了目光,纷纷惋惜而急切地催促着还在与最高处的布条作斗争的夏征林媛。

那边两人已经打开了布条,研究起谜面来,可是林媛伸着手还是没能准确地将那布条摘下来。没办法,明明已经在手边的布条,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来回跑。

“可恶,哪来的风?”林媛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摸到布条的边缘了,可是每次当指尖碰到布条,那布条就会鬼使神差地晃上一晃,十分默契地躲开了林媛的手指。

背着林媛的夏征此时也已经发现了不对劲儿,费力地抬起头来,只见当林媛的只见碰到那布条时,总会有一个不明的东西飞过来,不偏不倚地打在布条所在的枝丫上,将那布条震得飞到一边去。

“到底是谁在捣鬼!”林媛气得鼻子都快冒火了,伸长的胳膊也酸酸的了。

就在想要放弃的时候,夏征的手突然一动,顺着一个方向弹了过去,手中的一枚铜钱快速地朝着三楼飞去。

砰。

程皓轩慌忙后退,将将躲过那枚铜钱,手里还未打出的葡萄也因为他一着急给捏碎了。

“轩儿!”

程夫人大惊,赶忙站起身来将地上的程皓轩扶了起来,待看到儿子无恙,只是有些狼狈后,程夫人又好气又好笑,嗔道:“活该被打!人家都是帮着朋友,你倒好,偏偏捣乱!改天见到了夏公子,看我不给你告状!”

程皓轩揉着摔疼的屁股,苦着一张脸,埋怨道:“娘你真是偏心,我才是你儿子!”

程夫人抿唇剜了他一眼,拿出帕子来擦着他手里的葡萄汁液。

没有了程皓轩的捣乱,林媛十分顺利地便将那相中好久的布条拿到了手里。

两人一边往统计答案的小伙子那里跑去,一边拆开布条,可是,当布条上的谜面出现的一瞬间,林媛两人都想扯开嗓子大骂一声!

这是最简单的吗?怎么这么多字!

本以为得到的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没想到面前竟然是满满当当的小字。

可是当两人静下心来读谜面的时候,又不禁暗骂一声“坑货”!

原来,这张布条上的谜面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三个问题。可是,虽然问题很多,但是的确是个个简单地不能再简单了。

“大姐长得真漂亮,身穿桔红花衣裳,七颗黑星上面镶,爱吃蚜虫饱肚肠。二妹最爱嗡嗡唱,百花园里忙又忙,后腿携带花粉筐,装满食物喂儿郎。三妹身披黄衣裳,腰儿细来腿儿长,飞到田间捉害虫,为巴毒针塞刀枪。”

答案是三种常见的小虫子。

两人互望一眼,乐了,题目果然简单。这制定规则的人还真是有趣,肯定早就猜到参加比赛的人里会有人猜中他的心思,故而用这一大串的字来让参赛者气恼。只是在看到题目后,大家又都会忍不住笑出声,对这个题目是又爱又恨。

这哪里是大家在参加比赛玩乐,完全是这个制定规则的人在玩乐嘛!

“肯定是个没有长大的孩子。”林媛好笑地摇摇头,将布条交给了小伙子,说出了答案:“瓢虫,蜜蜂,马蜂。”

小伙子看了看答案,一幅不可置信的样子,本来还以为这两人得到布条晚会输呢,没想到终究还是赢了比赛。

“正确,恭喜两位!”

随着小伙子一声高唱,台下的看客们先是一愣,随即便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掌声。

那边一组男女还在愁眉苦脸地研究着谜面,其实他们手里的只是一个字谜而已,只是难度不小。

看着两人遗憾摇头的样子,林媛不禁暗叹,看来还真是高处的题目越简单。

那两人明显有些不服气,过来看了一眼两人的题目,待听到林媛的解释之后,无不称奇,两人只是一味地追求速度,却没有发现这布条高度的背后竟然还藏着这样的深意。

如此一说,两人是真的输得心服口服了。

茹绣娘笑着走了过来,当场便将林媛的名字和身高体重以及各种尺寸记了下来,来给她记录的人就是那日田惠带去量尺寸的姑娘,这倒是省事了。

绛烟阁不愧是京城第一绣坊,既有技艺,又有财力。除了给林媛提供了一年四季的衣裳以外,其他参加比赛的人也都得到了一些礼物。

而跟林媛两人较量,差一步就能得到最终胜利的那组男女,虽然没有得到一年四季衣裳的奖励,不过绛烟阁也给他们每人提供了一套时下最流行的衣裳。

看到两人的尺寸也被记了下来,其他在第二场比试刚开始时就放弃的人纷纷懊悔不已,若是早知道走到最后便能得到两件衣裳,他们也不会那么轻易放弃了。

三楼,程夫人笑着露出了自己的身影,而程皓轩则默默地隐藏在了她身后。

程夫人的露面立即引得不少人打招呼,夏征也给林媛指了指,不过刚刚的小插曲还是让两人有些疑惑。

林媛一心只看着布条没有发现,而夏征因为背着林媛挡住了视线,也没有看到捣乱的人是谁,不然的话那铜钱也不会打偏了。

两人互望一眼,各自耸耸肩,以后时日还长,早晚有见面的一刻。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

最近潇湘APP有个粉丝节活动,每消费500BB就能得到一次抽奖的机会,奖品有拍立得,笔记本,油纸伞等,当然还有元宝和体验币,看文的时候可以用……

感兴趣的姑娘们不妨去试试,文文订阅、投票票、送花送钻等各种方式都算进消费中~

我也得了三张券券,不过我这手气,咳咳不说了~

别的东西没啥感觉,不过,咱们文里若是有妹子抽到了古风笔记本或者大神油纸伞的,别忘了吆喝一声,让我膜拜一把~

感谢:天使萧萧的月票,么么哒~

PS:书城那边据说章节有错乱,应该是系统的问题~我看了一遍标题没事,正文就不知道了,若是有的话感谢姑娘们帮我找出来留言评论,我会告诉编辑的,万分感谢~群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