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生孙女儿/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远骑马前脚离开,林媛的马车后脚就到了将军府门口。

由水仙搀扶着跳下马车,林媛还未进门就看到了大门口正对自己傻笑的夏征,晨曦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分外俊朗。

“你来了?”夏征迎上来,冲她努努嘴儿:“喏,老头子刚走。听说你要来,磨磨蹭蹭地非要见你一面。”

顺着夏征的视线看过去,林媛果然看到了夏远不太清晰的背影,不由地问道:“见我做什么?”

一听这个夏征乐了,抬手抿了抿她刚刚被马车帘子碰乱了的头发,笑道:“好奇呗!他引以为傲的心爱的小儿子能够因为你一整年不回家,当然得好好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林媛撇撇嘴,抬手捂嘴做呕吐状,还引以为傲的心爱的小儿子,怎么听着那么大的违和感呢?

两人正说着话,便听到又一辆马车走近的声音,林媛还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小姐听说她今日来将军府故意跟来找茬的呢,却不想扭头看到的是一辆十分熟悉的马车。

原来是田惠。

帘子打开,林媛亲自上前扶了她下来。

田惠亲热地拉了她的手,笑道:“还让你亲自过来扶我,她们几个可偷了懒了。”

说完正好看到夏征,顿时眼睛放光,有些期待地问道:“二公子也在?那……”

不等田惠问完,夏征挑眉,摊摊手遗憾道:“嫂嫂来晚了,大哥刚走。”

“还是没有赶上啊。”

田惠发光的眼睛顿时暗淡下去,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刚刚夏征又捣乱叫她嫂嫂了,不禁脸颊一红,嗔道:“胡喊什么,也不怕人家笑话。”

夏征好笑:“又不是头一次叫嫂嫂了,嫂嫂还是不适应呢?看来以后我得多喊几次,让嫂嫂早些适应了才好。是不是啊嫂嫂?”

“你!”听着夏征一声赛过一声的嫂嫂,田惠的脸已经红的跟只大苹果似的了,管不了夏征,只好转过头来冲正在抿嘴笑的林媛嗔道:“你还笑,也不管管他!”

林媛摊摊手,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无辜道:“这个小霸王,我可管不了。”

田惠一愣,抬手就将林媛摊平的手拨到了一边:“少胡说,他为了你连家都不回了呢!还不听你的?”

林媛无语扶额,怎么夏征一年不回家的账全都算到了她头上,明明是这个家伙自己不想回家而已。

三人正说笑,春雨一股风似的奔了出来,大老远就冲三人招手:“二少爷,田小姐,林小姐,公主还念叨你们呢,没想到你们在门口就聊起来了。”

田惠一笑,拉着林媛的手便进了大门:“让公主久等了。”

一边走,还一边体贴地安抚林媛:“不用紧张,将军府里没有旁人,只有将军和公主两人,再就是夏征兄弟俩了。哦对了,还有一位叔叔,不过那位叔叔常年在外游历,好久都没有回过家了,我也算是在将军府长大的了,不过见他的次数也说屈指可数的。”

林媛点头,之前就听夏征说起过他有一个叔叔的,好像三十多岁了,一直也没有成亲,整天就知道往外跑,谁也管不住。说起来,夏征的性子跟他这个叔叔还是挺像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

将军府很大,比赵弘德送给林媛的宅子还要大上许多,田惠一边走,一边给她指点哪里是花厅,哪里是书房,哪里是兄弟二人的住所。

夏征十分怨念地跟在两人后头,心里狠狠地骂着夏臻。若不是这家伙去军营去得早,田惠怎么会拉着林媛?要是没有田惠,现在给林媛介绍院子的人就是他夏征了。

撇撇嘴,夏征踢了一脚脚底下的石子儿,石子儿蹦蹦跳跳地正好打到了春雨的小腿肚上,疼得她哎呦一声。

待回过头来看到夏征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时,春雨小嘴儿一撅,凑到他身边低声道:“本来吧,我还想着帮帮你给你把田小姐提前带走的,不过现在嘛,哼!”

哼完,果真抬着小下巴颠颠地走到一边去了。

夏征暗道一声哎呦,别看这个春雨年纪小,但是鬼心眼儿不少,若是能让她出马,肯定能把田惠给引到别处去。

“你是不是有法子引开田小姐?哎呦,春雨乖,改天我给你带好吃的。”夏征使出了杀手锏。

可是这次春雨一点儿也不为美食所动:“我才不要吃哩,公主给了我好多好吃的糕点,而且今儿林小姐来也带了好吃的,京城里那些吃食都没有林小姐的东西好吃。”

这话倒是不假,林媛之前给安乐公主送了不少稻花香的糕点,这次来府上又带了自制的肉食和面食。

只要是吃过林媛的手艺的人一般都很难再吃得惯别人做的东西了,怪不得春雨对夏征的美食诱惑完全没有感觉了。

夏征呲呲牙,没想到以往屡试不爽的招数也有失效的时候,忍不住暗暗摇头,以后绝对不能再让大家吃林媛做的东西,不然想要威胁利诱都不行了。

安乐公主已经在客厅里等候多时了,看到林媛和田惠进门,笑道:“一听说阿征出去接你了,我就害怕,看你们这么久还不进门,还以为他又带着你跑了呢!”

林媛不好意思地一笑,暗暗瞪了夏征一眼,这家伙是多么不让人省心啊,自家门口都得害怕地不行不行的。

田惠和林媛一起给安乐公主行了一个晚辈礼,田惠笑着坐下,说道:“惠儿不请自来,还望公主不要介意才好。”

一听这话,安乐公主顿时就不高兴了,故意沉着脸,虎道:“介意什么,这就是你的家,你来自己家还用提前知会的?”

说完看向林媛,笑道:“媛儿也是,就当是自己家,以后啊,有空就来。你们别看我这人不少,但是能跟我说说话的,也就是这几个丫头了。那两个臭小子,能不让我生气就不错了,跟别提让他们跟我聊天说话了。”

对这点林媛是没有多少感觉的,但是田惠却是深有所感,因为她的家里除了自己以外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每次娘有了心事都是找两个女儿说话,而男孩毕竟心粗,不是跟娘亲聊天的料。

田惠笑了笑,有些调侃地说道:“所以啊,公主应该听将军的话,趁着年轻赶紧生个女儿才好。”

一说起生女儿,安乐公主脸颊难得一红,连连摆手,笑得身子都有些歪了:“还生什么女儿啊,我这都快四十的人了,哪儿是说生就能生的?倒是你们俩啊,等过了门一定要赶紧给我生几个胖孙子胖孙女儿才行。”

说完,还不忘强调:“孙子先不说了,反正孙女儿是一定要生几个的,我这没有生闺女的命了,你们一定要给我生几个孙女儿来让我带才行。”

安乐公主这又是生孙子又是生孙女儿的,说的田惠和林媛脸上红彤彤的,愣是低着头不好意思抬起来了。

倒是夏征在一旁嘿嘿笑着,给两人解了围:“娘啊,嫂嫂和媛儿还没过门呢,你这就开始催生了,我看你有这个闲心,还是应该看看自己的身子。你是快四十了,又不是四十了,好好调理肯定能给我生个妹妹出来的。”

见夏征转了话头,林媛也赶紧顺着他的话题说下去:“是呢,公主,改天让老,甄老先生给您把把脉,好好调理一番,没准儿过年就能有好消息了呢。”

两人这一唱一和的,说的安乐公主眼睛放光,虽然嘴上还是推脱着,不过心里却已经有些松动了,想到夏远那稀罕女孩儿的样子,安乐公主还是希望自己能圆了他的梦。

几人又说了会儿话,慢慢地就转到了田惠身上,安乐公主询问了一下成亲时的东西是否准备妥当了。田惠点头,说娘亲在家中一直忙碌着这些,还说姑母也从宫里送了不少礼物来给她添妆。

安乐公主点点头:“梦儿未入宫时经常与我们一起玩耍,她最是心疼你们几个侄女儿的。哎,说起来我还真是羡慕她,又有儿子又有女儿的,焱儿更是乖巧懂事。她比我幸运多了。”

田惠点头,笑道:“公主羡慕姑母,却不知姑母总是跟我说羡慕公子您呢。”

“哦?”安乐公主奇道:“羡慕我?”

田惠笑笑,看了看四周,知道将军府中都是可信之人,才有些伤感地说道:“姑母羡慕公主与将军恩爱有加,将军更是待姑母如天上星一般疼宠着。”

别看夏远在战场上骁勇善战,但是回到将军府中,面对安乐公主就是个一般男人,虽然他性子刚硬,不懂得说甜言蜜语,但是对于安乐公主的要求,只要是自己能做到的,从来没有拒绝过。

更重要的是,将军府中除了安乐公主一人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女人,更不要说妾室和通房了。相信这一点,才是让所有女人都羡慕的吧。

田梦虽然贵为皇妃,可是却要跟无数的女人来分享皇上,难怪她会羡慕安乐公主了。

对于田梦的心思,安乐公主也是清楚的,她叹息着摇摇头,苦笑道:“羡慕我又如何?这条路是梦儿自己选的,若不是她对皇兄一见钟情非君不嫁,我相信当年田大人也不会舍得让自己的小女儿进宫为妃的。”

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莫说林媛了,就连田惠也不是知道的很多,安乐公主感叹了一声,便转会了话题,笑着对田惠道:“你啊,也就这几天能出来了,等过几天就得在家里待嫁了,你娘肯定不舍得让你出门来了。”

女子出嫁之前一般一个月都不能出门,甚至更讲究的会三个月,田惠平日里经常往将军府来陪安乐公主,所以田夫人并没有拘束她。不过如今都已经正月十六了,距离成亲之日堪堪不到两月,是该安心在家里待嫁了。

田惠羞涩点点头。

林媛知道其实今儿田惠根本不用来,她来公主府应该是一半为了见夏臻,另一半则是为了陪她,不让她那么紧张,当下更是对田惠感激不已。

几人聊了一会儿,田惠便起身回府去了,正如安乐公主所言,田夫人不放心她出嫁前出门,所以现在即便是外出了,也只能待一会儿就回去。

送走了田惠,安乐公主想着留林媛多说会话,可是架不住夏征那又是哀求又是可怜的小眼神儿,心里不由地一笑,挥挥手,将两人赶走了:“行了行了,你们俩赶紧走吧,我说了这么半天话了,也让我歇一会儿吧。”

“好嘞!”得到安乐公主的批准,夏征蹭地就从凳子上蹦了起来,拉着林媛就往外走。

“公主您先休息,我们……”

林媛一句话都没有说完,就被夏征拉出了大厅,后边的话愣是没有机会再说出口了。

看着夏征这猴急的模样,安乐公主暗骂一声:“真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没良心的小白眼狼!”

秋菊将新茶给安乐公主换上,笑道:“二少爷如此心急,公主高兴才是呢。您啊,就赶紧地给二少爷把亲事办了,等成了亲,有媳妇儿拴着,二少爷啊,肯定就不会天天想着往外边跑了。”

夏荷也附和着说道:“对对,公主可得抓紧了,您看二老爷,这都多大年纪了,还天天不着家呢!奴婢觉得好像都两三年没有见到他了,也不知道大少爷成亲,他回不回来呢!”

说到这个小叔子,安乐公主也是一阵头疼,她自小跟夏征的姑母夏宛蓉交好,自然也跟夏家的两个公子夏远和夏痕熟悉了,从年轻的时候,这个夏痕就十分地喜欢四处乱跑,当年没少挨公公的训斥。

可是公公训斥过了,这小子愣是该怎么跑还怎么跑,甚至在公公过世之后,他就三五年都不带回家得了。

这样一看,还真是跟夏征十分像。

安乐公主一握拳头,坚定道:“对,得赶紧给阿征把亲事定了,咱们夏家有一个夏痕就够了,万万不能再出现第二个了。”

------题外话------

感谢:cifin29、jiejie1975年的月票,谢谢亲们,么么哒~

还是那句话,下午三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