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 果子酒(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近林家信迷上了画画,每天无事的时候就闷在书房里临摹各位大家的画作。当然,这些大家画作都是夏征给他搜罗到的。

看着林媛带着小厮和工人们一起干活儿的场面,夏征忍不住笑道:“林头儿,你这活儿几天能干完哪?”

林媛给干活儿的人们看了看自己画的图纸,回头瞪了夏征一眼:“少在那儿说风凉话!你不是认识的人很多吗,正好,我要重新装修怡然居,需要一些新奇古怪的东西,你有多少给我找多少,价钱不是问题。”

知道林媛的鬼心思特别多,夏征也不问,当即便拍着胸脯保证她满意,便高兴地走了。

夏征前脚从大门离开,一辆马车后脚就从另外一个方向驶来,停在了林媛家大门口。

当周管家进来禀报时,林媛正蹲在地上一点儿一点儿地给干活儿的人详细解说自己想要的木架尺寸呢。

“哦?”林媛诧异抬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呢,“你说谁?”

周管家抿抿唇,又说了一遍:“是丞相府的苏小姐亲自登门拜访了。”

说完,周管家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这苏秋语应该算是京城里边头一个知道林媛是夏征心爱之人的事,没想到她居然还能忍下这口气依旧天天往将军府跑。不说安乐公主了,就连他们这些做下人的都看不过去了。

这不,现在林姑娘刚到京城,她就迫不及待地上门来了。

一想到门口苏秋语那装束,周管家紧紧地蹙起了眉头,这是来拜访的?明明就是来炫耀,来挑衅的!

“哦,她啊。”林媛撇撇嘴,不甚在意地低下头去,继续给小厮讲解尺寸了。

周管家一愣,不知道林媛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让苏秋语在外边等着?

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林媛突然开口了:“周伯,我记得那些大户人家要出门拜访朋友的时候都会提前递帖子告知一声的,是不是?”

“是。”周管家点点头,“不过有一些关系极好的朋友,是可以随时见面而不用下帖子的。”

林媛抬头,笑道:“对啊,只有一些关系极好的朋友才不用下帖子,可是我跟苏小姐也仅仅是一面之缘而已,恐怕连朋友都算不上,更不要说关系极好了。所以啊。”

林媛挑眉,笑得狡黠:“所以啊,周伯,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周管家嘴角一抽,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还能不明白?

当即便点头转身出门去了。

看着周管家远去的背影,林媛冷哼一声,若是这苏秋语没有到夏征面前乱嚼舌根子挑拨他们两人的关系,她没准还会考虑见她一面,但是现在嘛,就该让她知道知道,她林媛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大门口,苏秋语身着一身浅黄色长裙,外罩一件薄薄的轻纱,头上更是戴了整副的红宝石头面,就连脖子上手腕上也都戴了价值不菲的首饰。

而她的腰间,更是佩戴了一枚足有手掌大小的汉白玉珍贵玉佩,那玉佩上用最复杂的镂刻手艺雕刻了一百个福字,而这些福字又正好组合成了苏秋语的小字“文”,可见这玉佩之贵重。

这玉佩正是苏秋语贵为皇后的姑母苏皇后在她出生时送来的诞辰礼,这珍贵的玉坯和复杂多变的雕刻手艺不光是在京城,就是在整个大雍都堪称绝世。

而且这样的玉佩普天之下只有两块儿,另一块儿在苏皇后的亲生女儿翠微公主手里,她的玉佩同样雕刻了百福,只是组合的字不是文,而是翠微公主的小字“元”。翠微公主是皇后嫡女,更是长公主,这个元字也只有她能配得上。

如今苏秋语来找林媛,竟是连这样的玉佩都戴上了,可见她是真的存了跟林媛一较高下的心思了。

周管家出来时就见到苏秋语挺直着背脊站在门口,虽然她脸上面无表情,但是从她的婢女言儿的脸上还是看出了气愤和不满。

没办法,谁让林媛说一不二了,只要她没有发话,谁也不敢随便放客人进来。他可还记得林媛说过要在门口栓两只凶猛的大狼狗的事了。

现在没有大狼狗别人都不敢随便进来,若是有了大狼狗,岂不是连门口那段大马路都没人敢凑近了?

“苏小姐。”周管家硬着头皮上前给苏秋语行了一礼,十分抱歉地说道:“让苏小姐久等了。”

苏秋语定了定神,她可还记得,这个周扬以前是在将军府的,没想到竟然也被安排在了林媛家里,看来安乐公主还真是喜欢这个小村姑。

心里虽然鄙夷了一番,不过苏秋语脸上还是装出一副惯有的端庄笑容来,浅笑道:“无妨。”

说着,就要进门,可是刚走了一步就被周管家给拦下了。

狐疑地瞪着周扬,苏秋语心里有些不舒坦了,让她在外边干等着也就罢了,现在还不让她进门,这林媛是真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周管家缩缩脖子,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真是对不住了苏小姐,我家小姐今儿一大早就出门了,没在家,还望苏小姐您见谅。”

不在家?

苏秋语连眼角都开始抽搐了。

一旁的言儿更是气急,抢先一步怒道:“你什么意思?你家小姐有没有在家你这个管家会不不知道吗?居然让我家小姐在门口等着这么长时间!你们是不是故意的!哼,不用问,肯定是那个小村姑故意给……”

“住口!”苏秋语强忍着心中的怒气,冷声打断了言儿。

可是言儿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气呼呼地对苏秋语道:“小姐,他们这样欺负您,您可不能轻易地饶了……”

“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苏秋语冷厉的眼神几乎都能射出刀子来了,瞪得言儿后背一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立即乖乖地闭了嘴巴不说话了。

言儿说的话苏秋语怎会想不到?不过,想通了又如何?先不说林媛是不是故意的,单是她登门拜访前没有下帖子就是她自己理亏了,若是让别人知晓了也只会说她苏秋语不懂事,才不会对林媛说什么难听的话。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苏秋语强忍了心中的怒气,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对周管家道:“今日的确是我冒昧了,下次定会给林小姐提前下了帖子再来拜访。言儿,我们走吧。”

见她终于走了,周管家赶紧笑着送了出门。

一上马车,苏秋语脸上的笑就再也绷不住了,一巴掌扇到了言儿的脸上,一个巴掌还不觉得解气,就又扇了她一巴掌。

“蠢货!没有递帖子就来找人,活该被人关在外边!活该丢人!”

言儿垂着头,咬牙受了这两巴掌,一声儿也不敢吭。

远远看到苏秋语被林媛拒之门外,姚府门口一个人影一闪而逝。

听到墨竹的禀报,正在画画的姚含嬿面不改色,好似早已将这一切都猜到了一般。

墨竹不禁好奇问道:“小姐,这苏小姐是不是被气傻了?明明知道那林媛不会见她,居然还上赶着去见她,这不是平白地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姚含嬿捏着蘸了朱红墨的毛笔在光秃秃的枝丫上点了一笔,也不见她怎么动手,一朵粉嫩粉嫩的梅花便跃然纸上,十分美丽。

墨竹忍不住称赞了一声。

姚含嬿看着那朵梅花,露出一个满意地笑容:“她苏秋语除了身份高贵一些,恐怕也就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了,更何况是脑子?”

墨竹忍不住掩唇嗤笑了一声,自家小姐每次评价人时都这么地一针见血。

姚含嬿换了颜色的毛笔,在那未画完的画纸上洋洋洒洒几笔,一幅雪中寒梅图便呈现在眼前。

不得不说,这姚含嬿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不是浪得虚名,她的确十分有才气,也难怪会如此自信了。

放下笔,姚含嬿俯视刚刚完成的画,轻轻道:“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你知道我为何独独喜欢着梅花吗?”

墨竹歪歪头,摇摇头。

只听姚含嬿笑道:“梅花独立寒冬,不与百花争艳,正是我最喜欢的一点。因为,它跟我一样,我最不喜欢的就是那些莺莺燕燕们争风吃醋了。夏征向来难与人相处,他就是这画中的傲雪,而我则是这画中的傲梅。雪中寒梅,我们本来就是一对,又何须再去争抢?”

墨竹眼睛闪了闪,连声称是。

林媛在家里守着改建酒窖守了一整天,刘氏许是跟安乐公主相聊甚欢,直到下午才回来。

小永严玩了一天早就累得不行,在路上就睡着了。张妈妈和海棠抱着小家伙去房中歇息,刘氏则拉着林媛说起了跟安乐公主商量好的事。

原来安乐公主也十分赞同给林媛几人请一位教习嬷嬷教导教导,倒不是她这个未来婆婆规矩大,而是她还存了要将林媛带进宫的心思,即便她这个婆婆不介意那些,但是宫中各色人物都有,保不齐就有个心眼儿坏的故意挑事。

当然这些顾虑她没有跟刘氏说起,不然以刘氏的性子,肯定会不放心把林媛嫁进将军府了。

但是这些林媛多少也猜到了一些,便答应刘氏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见女儿这么懂事,刘氏也放心了,这才发觉今日府中格外地安静。

“你妹妹呢?”

林媛眨眨眼睛,装傻:“都在自己院子里呢啊,娘,你放心吧,我时刻记着你的话呢,没有让她们几个跑出去玩。”

谁知,一句话还未落地,小林霜急切的声音便在门口响了起来:“大姐,我回来了!娘还没有回来吧?呼呼,累死我了,我可是跑着回来……呃,娘?”

林媛缩了缩脖子,无语扶额。

刘氏看看林媛,再看看又是一身脏兮兮的小女儿,当即便从椅子上蹦了起来:“林霜!你又跑出去胡闹!还没见过谁家孩子这样学习医术的!还不快去洗干净!”

“是,娘,我这就去!”小林霜顺坡就下来了,颠颠地跑回自己院子里洗澡换衣裳了。

罪魁祸首跑了,却把林媛给留下了。林媛苦哈哈地咬咬唇,站起身来也打算赶紧遁走,却被刘氏一声给叫了回来。

“对了,我还有个事跟你说一下。”

跟自己闺女哪里会真的生气?刘氏肚子里的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想起跟安乐公主商议好的事就又变得兴奋起来了。

“咱们来京城之前,你小姨不是给咱们装了好几坛子果子酒吗?”

林媛点头,那酒她记得,本来是不打算带的,但是架不住刘丽敏的蛮横劲儿,愣是亲自动手往马车上搬了十坛子。

其实刘丽敏的用意,林媛也猜到了,她们到了京城以后肯定需要多方走动,正好这果子酒京城没有卖的,她们既可以用来疏通关系,又能给她的酒做做宣传。

一开始她都忘了,还是今儿刘氏临出门的时候不知道带什么东西好,亲自去库房里看时发现的。

只见刘氏兴高采烈地笑道:“我给公主带了两坛子那果子酒,你猜怎么着,没想到公主她特别喜欢喝,还问我是从哪里买的,要给她大儿子成亲时给女客们饮用。我一听,这可是好事啊,你小姨不是一直说想要来京城发展吗?她这果子酒若是受到了欢迎,那她不是也能来京城了?”

刘氏这话说得很有道理,以将军府的地位,夏臻和田惠成亲时,府中来的宾客肯定都是京城中的贵人们,若是在那个时候提供果子酒,肯定能成为刘丽敏在京城打好开始的契机。

林媛掩唇笑道:“娘,真没看出来,原来你也有这么好的经商头脑呢!”

被林媛这么一打趣,刘氏也忍不住笑着嗔了她一眼:“可不是呢,不然你以为你这聪明劲儿是从哪传来的?”

“对对,我这么聪明,都是因为我娘更聪明。”林媛嘻嘻一笑,催着刘氏道:“娘,你还是赶紧去给小姨写信吧,这距离成亲的日子可没几天了,她的果子酒能做出来吗?”

“可不是吗?我得赶紧去!”听闺女这么一说,刘氏也紧张起来,赶紧起身去书房找林家信写信去了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

感谢:177**1109、WeiXin79855d917f、672216231的五星评价票,672216231(2)、秋籽0406(1)、袁小洋(3)的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