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变色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她这么一看,夏征也装不下去了,舔舔嘴唇,嘻嘻一笑,压低了声音道:“败给你了,我确实没有去过那个湖,不过听别人说起过,那个湖的水确实很多很干净,要不是咱们这里离得远了,根本不用扩建这河。”

如此说来,这河的上游肯定水更好,更多了。林媛忍不住抬头往上游看了一眼。

几人说话间已经到了小河边,果然跟里正所说一模一样,这小河边缘有被改造过的痕迹,而且里边的水也不少,因为此处地势平坦,河水流速不太快。

跟林家坳的小河比起来,这条河确实大了许多,不过林媛却一点儿也没有觉得开心愉悦,因为这河里的水,越看越不对劲儿。

夏征也看出了其中的问题,又凑近了一些,仔细看了看,终于明白了。

“公子您看,这河水可不少呢,若是你们在这边买地种地,保证明年有个极好的收成!”里正还在自顾自地吹捧着,甚至还有意无意地将他们往别的话题上带,只是可惜,这小把戏很快便被夏征给戳穿了。

只听夏征冷冷一笑,说道:“里正这话说错了吧,怎能是极好的收成呢,依我看啊,应该是非常好特别好才对!”

华辉在听到夏征第一句时还以为被戳穿了谎言,可是在听到第二句的时候顿时心花怒放起来,他就说嘛,这出身富贵的公子哥儿们怎么懂种地的事?无非就是胡乱闹着玩的。

只不过这次真是让他给猜错了。

一声笑还未出口,夏征的冷喝声便将他从天上打到了地上。

“里正,你们这的河水都变了颜色了,难道你们不是用它灌溉而是用来染布不成?!”

夏征严厉的质问弄得里正和村长们皆是一个哆嗦,没想到最终还是被夏征给看出了端倪。

华辉定了定神,尴尬地笑道:“那个,夏公子请见谅,我们,我们也不是故意要骗您的,只是,只是……”

“只是好不容易碰到个冤大头,能把地卖出去就是好的了,谁会想到我们居然还能看出这河有问题?”林媛冷冰冰地接了里正的话头,她从一开始就觉得这个里正太过狡猾谄媚,没想到心眼儿也是这样坏。

看里正和村长们的表情,看来这河水有问题的事他们是一早就知道的了,只是从未当做一回事而已。难道他们不知道,用这变了颜色的水浇地,种出来的庄稼也会不健康吗?或许,根本就不像里正说的那样,这里的百姓们的收成,恐怕根本就不怎样。

被林媛一语戳破了心中的念头,里正的神色更加尴尬起来,正如林媛所说,他们一开始确实是把夏征和林媛当做什么都不懂的冤大头,打算狠狠地宰一顿的。可是,事与愿违,竟是遇到了一个识货的。

“公子姑娘啊,请见谅,小的可不敢把您当做冤大头啊,小的是一时鬼迷心窍得罪了两位贵人,还望贵人高抬贵手放过了小人啊!”

夏征林媛蹙眉,看来这里正根本就没有弄明白他们两人是为何生气,他们根本不是因为被骗生气,而是因为这里正隐瞒脏水而生气。难道那些百姓的庄稼就不管了吗?百姓们的生活就不顾及了吗?

“行了,住口吧。”夏征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看向那微微带了颜色的水,问道:“你们看来是早就知道这里的水有问题了?”

华辉和村长们尴尬至极,干笑着点头。

“那你们应该知道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吧?”

华辉点头,指着一处庄子道:“知道知道,是上游那家染布坊里的水弄脏的,那染布坊的主人也是京城里来的呢。”

顺着他的指点看过去,林媛果然见到有几辆马车慢慢地往那庄子里行去,她目力没有那么好,看不清楚马车上边的标志。但是夏征习武,自然一眼便看清楚了。

“吴?”

夏征蹙眉:“京城里什么时候出来一个姓吴的布坊了?”

里正立即接话道:“听说他们原本不是京城的,好像是江南的,这染布坊也是去年才刚刚开始建的。”

江南吴家?原来是他们。

夏征冷笑一声,在林媛耳边道:“那不是此次得到皇商之名的江南吴家吗?听说,跟大灰狼关系极好,看来,这里边肯定有事。”

当然有事了,林媛撇撇嘴,吴家的布怎么样她没有见识过,可是江南陈家的流光锦却是见过的,那叫一个好。而且安乐公主还送给她好几件用江南陈家的流光锦做成的衣裳,虽然没有穿过,不过试衣裳的时候也感受到了那布的丝滑紧实。

再加上这吴家去年突然夺得皇商之名,竟是连蝉联数年的陈家给打败了去,很难让人不怀疑他们跟主管皇商之赛的赵弘盛有猫腻儿。

“陈家已经在京城开了铺子,看来这两家是打算继续在京城斗下去了。”林媛唇角微勾,十分期待看到吴家声名扫地,赵弘盛被打脸的一天。

言归正传,这条小河的水已经被污染了,若是再用它浇地收成肯定有影响,林媛反正是不打算在这里买地了。

不过她还是很担心这里的百姓的吃喝问题,便问了里正一句。

里正却十分无所谓地笑道:“无妨无妨,那吴家买我们这儿的庄子的时候,还给了我们几个村里一大笔银子,说是给老百姓们的庄稼补偿款。有地种,还有银子拿,百姓们都欢迎的不得了,谁会舍得撵他们走?而且大家家里都有自己打的井,喝水是不成问题的。”

这下轮到林媛无语了,天底下最良善的就是百姓,而最吃亏的也是他们,他们现在只看到了眼前的一些银子,却没有想过,若是土地不能用了,他们的子孙后代又该如何生存。

暗暗摇摇头,林媛觉得自己也无话可说了。

夏征也沉默了,连牵连其中的老百姓都欢迎至极,他们也没有立场去管这事了。

见两人要走,里正甚是着急,正在这时,一个村长突然说道:“两位若是担心这水的问题,那不妨去上游看看,那边也有一大片土地,虽然土质不及这边的好,但是因为在吴家染布坊的上边,而且中间还隔了两个庄子,所以那儿的水没有受到一丁点儿的污染。两位是乘了马车来的,相信多走这一段路也不会有差。”

这村长的话刚说完,里正顿时灵机一动,赶紧谄笑着凑过来:“是了是了,上游还有一片地呢,我怎么给忘了。嗳,那片地的土质可不能说差,不是有个员外在那儿种了好多葡萄吗?我看每年那葡萄长得可多可好了,怎么能说差呢!”

林媛心中嗤笑一声,这里正的嘴还真是厉害,头脑也转得快,这边的地卖不出去了,就开始大夸特夸那边的土地了。

跟他比起来,刚刚那个说话的村长显然要正直许多,而且也不想跟他同流合污,见他开口了立马就闭上了嘴巴。

“你看如何?”夏征捏了捏林媛的小手,明亮的眼睛看着她。

若是只是因为那边的土地和小河没有受到污染,她其实是不打算过去看看的,毕竟这个里正口中没有一句实话,她是真的不想跟他打交道了。

可是谁让他偏偏说了句种满了葡萄呢?

“走吧,左右无事,过去瞧一眼也不差什么。”

林媛可是从来不做无用功的人,她说过去瞧瞧就说明这里边肯定有事,夏征抿唇一笑,携了她的手当先上了马车。

见两人真的打算往那边去了,华辉赶紧招呼着村长们上了他们的马车,追着林媛和夏征去了。

一个村长酸不溜秋地走过来拍着刚刚邀请林媛二人去上游看的村长,说道:“行啊,老何,这么多次了,这次终于轮到你们何家村走运了啊。”

另一个村长冷笑一声:“可不是吗,他们何家村那地烂的只能中葡萄了,好不容易卖出去了,结果人家那个员外又不种了。啧啧,等着吧,就算你把那两个年轻人骗过去了也没用。我算是看出来了,那两个年轻人可不是那个傻员外那么好骗的,你啊,就歇了这条心吧,肯定不会买你的地的!”

何光明抿抿唇,没有理会他们,径自转身上了自己的牛车,在几个村长和里正的一溜马车里,他的牛车分外显眼。

瞧着他那不与人多打交道的模样,刚刚说话的村长冷哼道:“装什么装!还整日里弄这个破牛车来回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买地的银子肯定都落到你自己的口袋里了!哼!”

“行了行了,别说了。”一个年级稍长的村长拉拉他的衣袖,责备道:“这里就算没有别人也不要胡乱说话,买地的银子到底有多少能分到百姓手里大家都清楚,老何他低调一点也是应该的,总好比咱们几个天天被村里人指着脊梁骨儿骂的强!”

“切,骂就骂呗,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来不成?他们能分到那些银子都是意外之财,要不是咱们把地卖了,他们连一个子儿都见不着!”

“对对,你说的都对,快上车吧,他们都走远了。”年纪大的村长拉着还在咧咧的年轻村长上了马车,赶紧追着里正他们走了。

正如何光明所说,这上游的土地确实不如下游的土地好,不过土质虽然不好,但是林媛还是眼尖地发现这里果然种了不少葡萄,不过这些葡萄显然已经被主人荒废了,那里边的葡萄架子歪的歪斜的斜,看上去竟然给人一种可怜的感觉。

里正的马车要慢上许多,趁他还没有来,夏征撇撇嘴,劝着林媛道:“这就是你刚刚说的意外之喜?我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不就是葡萄?别的地方也能种葡萄,不用非得在这里种吧?”

说起种植葡萄来,夏征显然就是门外汉了。虽然林媛对葡萄种植也不是十分精通,但是多少也接触过一些

她走到那葡萄架子旁边,弯腰用手拈起一些土壤捻了捻,说道:“葡萄的根系很发达,所以能够很好地扎根到土里,你看这里的土,虽然明显经过百姓们的整理,但是这里的土壤多是砾石土,里边的沙子占了很大一部分,所以用来种葡萄最是好用。”

除了土质,还有这里的地下水。

林媛起身,指着旁边的那条小河,问道:“你还记得刚刚我们再那边看到的小河吗?里正说那小河是后来改建过的,现在河里的水多是地下水。我仔细看过那小河的深度,我估算着至少得有七八尺深。你知道种植葡萄最需要的除了土还有什么吗?对,就是水,而且最好是地下水。”

她用鞋底在地上蹭了蹭,果然那土地不是很干。她笑了笑,又道:“在湿润的土壤里种植葡萄,它们的生长和结果最好。但是,地下水高或者低了都不好。我刚刚看了看,这里的地排水还是很好的,所以地下水离地面三尺左右是最好的,从那条小河来看,这里的水位绝对符合这个条件了。”

对于林媛之前说的那些,夏征没有多少能够听明白,不由地下意识问道:“这些东西,你都是怎么知道的?你这小脑袋瓜儿里到底都放了些什么东西啊,怎么我觉得,越是跟你亲近,就越是看不透你了呢?”

林媛噗嗤一乐,拿开他放在自己头上的手,笑道:“现在你明白了?我这小脑袋啊,可金贵着呢,里边全都是银子。以后啊,你可得好生养着我,若是惹我不高兴了,我这脑袋里可就没有银子往外冒了呦!”

对于林媛如此自恋,夏征翻了个白眼儿,表示不屑,不过很快就改变了主意,嘻嘻笑道:“我看你这脑袋里根本就不是银子,全都是鬼主意才对!说吧,你想怎么坑那个傻里正?”

呵!林媛挑眉,看来不光是她的脑子里放了不少东西,就连夏征也是,她只是说过来看看,没想到这个家伙就已经想到她要对那个坏心眼儿的里正出手了。

其实也不怪她小心眼儿,主要是那个里正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若光是谄媚也就算了,偏偏那家伙还存了骗人的心思,那可就不要怪她了。

“等会儿人来了,你就知道了。”林媛神秘地一笑,显然是不想提前透露。

她不说可不代表夏征不明白,两人心照不宣地嘿嘿一笑,若是能看到从他们身上往外冒的坏气儿,那这两人肯定浑身都是云雾缭绕了。

倚在马车上闭目养神的林毅突然撇了撇嘴,将头扭到了一边,这两人果然是坏透了气了。

里正和村长们都不像夏征这样,还有专门的车夫给自己赶车,所以当里正着急忙慌赶到林媛两人身边时,早已累得气喘吁吁了。

“公,公子,你们,好快啊!”

那边林毅得意地抬抬下巴,当然快了,也不看看是谁赶的马车。

见他累成这样,林媛十分好心地让他歇歇,只是里正显然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给林媛两人介绍这块地了,摆摆手连声道不累。

既然他说不累,林媛也不强求,贼兮兮地笑了笑。

别看何光明比那几个村长先出发,但是他的牛车毕竟是比不过马车的,所以依旧是最后一个到的。这倒是引起了夏征两人的注意,一溜马车里居然有一个牛车,能不特别吗?

“夏公子,林姑娘,您两位移步,让小的给您二位介绍介绍?”里正笑得都快要把嘴咧到耳根子后边了。

不过,林媛这次显然不太买他的账,她朝队伍最后边一指,脆生生说道:“我不用你介绍了,那个村长,就请你来说说吧。”

众人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就见到何光明一脸呆傻地愣在原地,没想到被选中的人竟然是自己。

“我?我,我嘴笨,不会介绍。”一瞬的呆愣之后,何光明抿抿唇,没打算给林媛两人介绍这地。

这倒是出乎两人的意料,瞧瞧里正那几乎要把腰弯成九十度的样子,还有其他几位村长跃跃欲试的样子就知道,哪个不是上赶着巴结他们两人?

可是这个村长却愣是没把他们俩当成一盘菜!

------题外话------

2017年,大家新年好!是不是光记着出去玩,忘记看文了?哈哈~

别忘了今天有抢楼活动哦,别给我省银子,赶紧滴!潜水的,养文的,只默默看文不说话的,让我瞧瞧你们的ID,我看看到底有多少是不认识的,来来来!我看看这次有没有奇葩ID冒泡,奇葩ID另有奖励哦~什么小内裤啊,小内衣啊,姨妈巾的,通通来一打~

感谢:goddesstseng的五星评价票,qquser6346104、薇薇vi(16)、goddesstseng(10)、liuxiaotang321(2)、Irona的月票,谢谢亲爱的们,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