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 劝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他不愿介绍,里正赶紧揽下来这个美差,美滋滋道:“这,这老何确实嘴巴笨,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还是我来吧,我来吧。”

林媛蹙眉,嘟嘴,作势就要离开:“既然不想说,那我就不买了。

一看她不买了,里正和几个村长都急了,又是拦着,又是劝着的。不过有钱人的脾气他们显然也摸清楚了,若是不顺着,看来今儿这地是卖不出去了。

年纪稍长的村长走到何光明身边,劝道:“光明啊,大叔知道你不屑于跟这些有钱人家打交道,但是今儿这事你也看到了,你不出面的话,你们村里这地可就卖不出去了。这临近几个村里,就你们村里的地不好,村里人日子也不好过,你真的想让他们天天喝汤啃大白菜?我记得你闺女都要成亲了吧,嫁妆是不是还没有预备好?赶紧地,伺候好了这两个年轻人,你闺女的嫁妆就有着落了。”

何光明依旧不为所动:“我闺女就是没有嫁妆也能出嫁,不像有些人,娶媳妇儿还要宴请三天三夜,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私吞了多少银子!”

听到何光明这么不讲情面地说出了自己的事,之前跟他不对付的那个年轻村长顿时来了气,要不是有其他人拦着,只怕都要撸起袖子来打架了。

年纪稍长的村长一边低声呵斥那个年轻村长,一边语重心长地劝着何光明:“光明,听大叔一句劝,别跟银子过不去。大叔知道,若是这地卖出去了,里正,哎,里正他肯定要拿走大头儿,剩下的也没有多少了,可是,你怎么不想想,能留下一点儿是一点儿,现在大家的日子都不好过,能给村民们分点银子就分点吧。”

不得不说,这个老村长是个十分懂得揣摩人心的人,先是说何光明的闺女,看闺女不管用了,又开始说百姓。从何光明微微变了的脸色来看,这老村长是正好说中了他的心思了,不禁暗自喟叹,在场的几个村长包括他自己在内,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何光明的,他才是真真的为百姓着想啊!

老村长的话果然奏效了,何光明走到林媛夏征面前,微微行了一礼,一面在前边引着路,一面给他们介绍起来。

“正如两位所见,这块地面积不小,足足有十八亩,这边是小河,那边是沟渠,再往那边是邻村的庄子和土地。我们村这个地,跟别的村不一样,沙土较多,若是种粮食的话恐怕不……”

里正哎呦一声打断了何光明的话,笑着对林媛和夏征说道:“虽然这里的沙土比较多,但是,若是往里边多加一些肥料的话,肯定能很好地改善土质,不会影响种庄稼的,不会影响的。”

何光明蹙眉,刚要开口反驳他,就听到林媛十分嫌弃地说道:“什么?肥料?就是那些臭烘烘的动物粪便?”

林媛指着一处葡萄架下边堆放着的肥料,小脸儿都快皱成一团了:“我才不要这些东西!又脏又臭的!不要不要!沙土就沙土吧,反正也不是我要种地。”

一听林媛这明显什么都不懂的话,何光明十分失望地摇摇头,再介绍时也没了多少期待。

但是里正和其他几个村长却是笑得脸上都快开花了,闹了半天,这个小姑娘还是个门外汉啊,什么都不懂,还有那个年轻贵公子,显然对这个小姑娘十分宠爱,即便他懂也没有开口反驳,看来这两人分明就是家里银子太多,跑出来挥霍的。

啊哈,这下好办了。

几个心眼儿活的村长好像已经看到了大把的银子在自己面前飞过,而后像是长了翅膀似的全都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立即笑得合不拢嘴了。

经过刚才一闹腾,何光明也没有多少心思再给林媛两人介绍那土地了,十分敷衍地说了两句就没有话了。

不过林媛多少也看出了这个人的品行,十分刚直,不像里正和那几个村长那么阿谀奉承。

见何光明说了没几句就不说了,里正有些急了,生怕再把这两个财神爷给得罪了,赶紧地凑上前去,指着不远处的那个庄子说道:“两位请看,那个庄子现在也是空的,若是两位喜欢,也可以一起买下来。别看这庄子外边看着很普通,其实里边又干净又整洁,保证您满意。”

说着,还狡黠地笑了笑,显然是把夏征和林媛当成了刚刚定情但还没有成亲的小年轻了,看着他那眼神,林媛感觉他就差凑到夏征面前教给他怎么哄骗自己留在庄子里过夜了。

但是林媛确实对那个庄子很感兴趣,这片地虽然土质不好,但是很适合种植葡萄,以刘丽敏现在那股子钻劲儿,只要她稍加点播,她肯定能把葡萄酒给做出来。

再加上刘思良还要研究反季蔬菜,到时候肯定是要把刘家一大家子人全都接来京城住的。有这么一处庄子在,完全可以供一家人住了。

而且,以后刘氏若是在京城不愿待了,还能到这里来小住两天,回味一下林家坳时的生活,真可谓一举多得。

林媛眼睛眨了眨,夏征立即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既然地方很合适,接下来就该谈论价钱了。

“算上那个庄子,里正开个价吧。”夏征挑眉,勾了勾林媛的小手。

若是按照普遍价格来算的话,他们眼前的这片土地其实不是很值钱,毕竟是沙土地居多。而且因为有之前的事,这次里正也不敢再漫天要价了,毕竟这个夏公子还是很有眼光的。

里正斟酌了半晌,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夏征挑眉,冷笑一声,不语。

他若是说话了还好,但是现在见他只是笑却是不说话,里正心里又开始打鼓了,咽了咽口水,里正狠狠心,自己落下了一个手指头,还十分痛心地说道:“真的不能再少了,再少就不够卖的了。”

那边何光明翻了个白眼儿,暗暗嘀咕了一句:“确实不够卖的了,再少你就捞不到好处了。”

可是,显然夏征对这里的价格十分了解,依旧冷笑一声,抬手将里正还在伸着的两根手指头上轻轻一掰,而后,里正的一根手指便弯了一半下去。

这是一千五百两银子的意思了。

里正心疼地都快要滴血了,这一千五百两银子能落到自己手里的就只有五百两了,硬生生地少了五百两啊!

“这,这也太少了吧?”华辉苦着脸试图再加上一些,可是他话刚刚落下,夏征便耸耸肩拉了林媛就往自己马车的方向走去。

更让里正惊异的是,连那个小姑娘也不打算再要了。

里正急了,其他几个村长也急了,赶紧追上来,连声答应了。

林媛夏征二人互望一眼,偷偷一笑,现在价钱谈下来了,该做的事情也该开始了。

本以为自己让了五百两银子就能将这片破地卖出去了,却不想还没等他提出签订地契的事呢,那个秀气的小姑娘却不答应了。

“阿征,我觉得这个地不好,要不咱们还是不要了吧,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

眼看着到手的银子就要飞了,里正和村长们急得是脸红脖子粗的,赶紧凑上前来询问怎么不好。

看着林媛这故作天真刁蛮的小模样,夏征心中偷笑,面上却是十分关心十分顺从地柔声问道:“怎么了?刚刚不是还说挺喜欢这里的吗?怎么突然又不喜欢了?”

里正也紧张地看着林媛,连连说着好话:“是啊,林姑娘,您不是不介意这里的土质吗?那您觉得这里还有什么不好的?您说出来我给您解决!”

林媛眼睛眨了眨,看向里正:“你给我解决?真的吗?”

“真的,真的,只要你说出来,我立马就给您解决!”里正狗腿地笑着,林媛都敢相信,若是此时让他叫自己奶奶他肯定都会毫不犹豫地大声喊出来。

见他这样说,林媛面上十分开心,而后指着边上那几堆散发着臭气的动物粪便,嫌弃地说道:“你们这地哪里都好,就是这里的粪太多了,看得我连昨天晚上的饭菜都要吐出来了。这样吧,你们赶紧把这些粪便移走,移走了,我就买下来。”

原来是因为这些粪便啊!

里正轻轻地松了口气,满口答应着:“好好,这就移,这就移!”

一开始就听到林媛说过这里的粪便实在是太臭了,没想到最后竟然还真的是因为这个才不要买地的。几个村长都又是好笑又是庆幸,也纷纷附和着立马就把这些臭东西移走。

里正高声招呼着在一旁蹲在地上不知道干什么的何光明:“何村长,赶紧地,去你们村里找几个壮实汉子来,赶紧把这些粪弄走!快点快点,别耽搁了贵人的时间。”

何光明头也不抬,闷声说道:“我们村里的人都外出做工了,哪里还有壮实汉子?里正你若是不着急,我就回去找几个老头儿来,行不?”

老头儿?

林媛一时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何光明还真是有趣。

里正却是被噎得差点儿吐血了,他早就知道这个何光明太过刚直,几次三番想把这个何光明的村长位子给扒下去,偏偏他们何家村的村民心特别齐,谁也不同意,没办法,只好让这个何光明接着当这个村长了。

“行了行了,你也甭去你们村里找老头儿老太太了,让他们干活儿还不知道要干到猴年马月呢!”里正气得呕了一口,看向一旁的另外一个村长,叫道:“你去,你们村离这儿最近了,去村里找几个汉子来,赶紧把这些东西弄走。”

那个被指到的村长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跑了,却不是跑去叫人,而是跑来里正面前谄笑着说了句什么。

里正十分不耐烦地蹙蹙眉,挥挥手催着他赶紧走:“行行,多分给你五十两。”

村长嘿嘿一笑,高声哎了一声转身就往自己的马车旁跑。

不过,林媛本就存了整里正的心思,怎会让他真的去叫别人来干活儿?而且听着两人刚刚那窃窃私语的意思,看来这一千五百两银子真正能到何家村百姓手里的没有多少。

“等一下。”林媛朗声叫道,“你们村离这里多远?”

那个村长回头,点头哈腰:“不远,不远,半个时辰就到了。”

半个时辰?

林媛拉着夏征就走:“半个时辰我都能找到别的干净土地了,还等你做什么?走吧走吧,我们走吧,不要这里的地了。”

虽然没有提前商量,但是夏征此时也已经明白了林媛的用意,宠溺地看了她一眼,随着她拉着自己就走。

两人这么一走,里正和那几个村长的脸色都要绿了。

里正咬咬牙,高声叫道:“等下等下,不用叫人了,我亲自动手,亲自动手,我们这就把那些粪便移到别的地方去。”

说完,就招呼着几个村长赶紧动手了:“你们两个弄这几个,你们两个这几个,你你,快点去庄子里找些铁锹来。哎老何,别蹲着了,你把这两堆弄走!”

被华辉点名的几个村长都纷纷动起手来,只有何光明磨磨蹭蹭地不动弹,走在最后。

不一会儿便有两个腿脚快的村长从庄子里扛了七八个铁锹回来了,这么一分,正好一人一个。

林媛和夏征站在一旁静静看着,发现除了里正没有干活儿,何光明自己一个人负责两堆最大的粪便外,其他人都是两人一组一起干活儿。

这么明显地欺负何光明的事,林媛怎会看不出来?

而且从何光明老实介绍这里的土地开始,林媛和夏征都对这个正直的村长十分欣赏,看到他被排挤不由地便生了帮助他的心思。

再说了,本来就是要整里正华辉的,结果他倒是心眼儿多,把所有的活儿都分派了出去,自己倒站一边指挥起来了,真是狡猾!

“哎呦,我怎么突然这么渴?我想喝水。”林媛嘟着小嘴儿,有些烦躁地嘟囔了一句。

都不用夏征开口,里正就已经十分耳尖地凑过来,笑嘻嘻道:“姑娘渴了?别着急别着急,小的这就去给二位准备茶水。”

林媛挑眉,冲夏征甜甜一笑。

夏征无语摇头,拦住了里正:“怎能劳烦里正亲自前往?这里的活儿还得由你掌控大局呢!”

被夏征这么重用,里正受宠若惊,顿时觉得自己的腰板都挺直了。

“行行,那我就让别人去。”里正指着正闷头卖力气干活儿的何光明,叫道:“何村长,赶紧地,贵人口渴了,快去你家沏些热茶送来。一定要快,记住了没有!”

何光明刚弄了半筐粪便,蹙眉不知道低声嘟囔了一句什么,将手里的铁锹往地上使劲儿一插,扭头便往自己的牛车处走去。

当他走过林媛和夏征面前时,林媛趁里正不注意,对他嫣然一笑,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何村长,别着急回来哦!”

何光明一愣,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还不快去!”里正一声令下,又催了何光明一次。

何光明抿抿唇角,埋头往前继续走去。

谁知,他刚走了还没几步,就听到刚刚那个让自己不要着急回来的小姑娘对里正说道:“里正啊,你看这走了一个人了,这堆粪都没有人弄了。你正好也闲着,就先帮他弄弄呗!早弄完了,咱们也好早签地契嘛!”

何光明倏地瞪大了眼睛,转头便看到了里正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恶心的嘴脸,心中一股浊气顿时消散了不少。

------题外话------

感谢:袁小洋(3)、七色光彩虹(1)、158**6608(1)、秋籽0406(2)的月票,谢谢么么哒~

明天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