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 庄子/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边骂着一边招呼着大家把活儿都干完了,里正抹抹脸上的汗水,屁颠屁颠地往林媛和夏征两人面前跑。

可是还不等他到身边,林媛就已经捂着鼻子后退了两步,皱眉道:“别过来,别过来,你就在那说吧!”

里正尴尬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污渍,干巴巴笑道:“姑娘,您瞧这地里可都收拾干净了,您看还有什么不满意的,我们立马给您收拾了。”

林媛撇撇嘴,最不满意的就是你了,你赶紧把自己给收拾了吧!装上车也扔到那边那堆粪里!

心中腹诽着,林媛却摆摆手:“没了没了,赶紧签地契吧。林毅,拿银子来。”

躺在车辕上百无聊赖的林毅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等得时间实在是太长了,他都睡了一觉了。

见林毅边走边从袖子里抽出了一打银票,里正的眼睛都直了,催着何光明道:“何光明,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地契拿出来啊!快啊!”

这地是何家村的,何光明是村长,地契自然是该他拿着的。可是,他却犹豫起来了,这地契一拿,银两一收,肯定又全都落进里正的口袋里了。

以他对里正的了解,今日他甘愿受这么多罪,肯定都是看在银子的份上,不用问就知道,今儿这一千五百两银子能到何家村手里的肯定连一半都没有了。

那可是百姓们好几年的吃穿用度啊!

见何光明愣着神,还没有拿地契出来,里正和几个村长都急了,要不是顾忌着夏征和林媛在场,都要上前扒了他的衣裳搜地契了。

就在大家紧急催促的时候,何光明终于动了,他将地契从怀中小心地拿出来,打开包着的红绸布,取出两张叠的四四方方的地契展开,那上边赫然印着衙门红灿灿的大印。

“快拿来,快拿来。”里正将自己的脏手在身上使劲儿蹭了蹭,迫不及待地伸出手去要接那地契,却不想,何光明手一转,竟是亲自将地契交到了夏征手中。

“公子,这是我们何家村自己的地,我是何家村的村长,这签订地契就由我全权代理了,您看如何?”

何光明掷地有声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敲打着里正和几个村长的耳膜,震得几人头脑嗡嗡作响,全权代理了?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打算让他们分到那些银子了?

顿时便有沉不住气的村长哀嚎起来:“何光明!你什么意思?你别忘了,你只是个村长,你上头还有里正管着呢!别以为跟两位贵人说了会话喝了口茶,你就插上鸡毛当凤凰了!没有里正发话,你就是个屁!还是个闷不作响的屁!”

这人说的话不好听,林媛挑眉,却觉得好笑。

何光明也被他说的来了火气,冷冷瞪了他一眼,哼道:“对,我就是个闷不作响的屁,那我也比你们这些令人作呕的屎强!”

那个村长气得呕血了,颤抖着手指着何光明,对里正道:“里,里正,他,他骂我们是屎!”

何光明此时也存了撕破脸皮的心思了,抖了抖嘴唇没有辩驳。

里正却是被气笑了,斜着眼睛看着何光明,最后一次警告道:“何光明,你别忘了,这地契是要到衙门去做公证的。我在衙门可是有人的,只要我一句话,你就甭想卖这地!”

他的声音不太大,显然是不想让林媛和夏征听到,不过,夏征的耳力可不是盖的,他冷冷笑道:“呦,原来里正在上头还有人啊?是谁呢?二皇子赵弘盛?三皇子赵弘德?还是皇帝老子?”

他随口说了当今最尊贵的三个人的名字,一个比一个让里正震惊。

“夏公子啊,小的哪有什么人啊?没有没有,小的,小的只是说着玩,吓唬他的,吓唬他的!”

里正就差跪在地上给夏征磕头了,虽然他的确认识二皇子手底下的人,可是跟夏征比起来,那都是小喽啰小虾米啊!

对于何光明的强硬,林媛十分欢喜,若是这人是个性子软的,她也只是能护的了一时,却护不了一世,没准儿还会给自己带来不少麻烦。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顾虑了,将这葡萄园和庄子安排在何家村,她十分放心。

“我倒是觉得何村长说的很对。”林媛狡黠地看了何光明一眼,含笑道:“这地和庄子本来就是何家村的,让何村长全权处理我更放心。”

说着,她便示意林毅将银两叫给何光明,又道:“我是从何家村买的地和庄子,这银子也该交给何村长才是,哦对了,何村长一定要把这银子分发到没一个村民的手里,若是其中有什么克扣,哼哼,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林媛说这话时语气有些不善,不过何光明心里却是明白,她其实不是在警告自己,而是在警告里正和那几个村长莫要再打这些银子的主意。

“姑娘放心,这些银子我定会亲手分发到何家村村民的手里,一个铜板都不会私吞的!”

何光明有些颤巍巍地托着那些银票,满心地激动和欢喜,这次他们村里的百姓终于可以拿到属于自己的银子了,再也不用看那里正的脸色过日子了。

看着里正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夏征十分不吝啬地又给他添了一把火:“哦对了,刚刚里正的话提醒了我,这地契还得要去衙门公证呢。既然里正认识衙门里的人,那就请里正一起跟着去吧!”

一听夏征让他跟着去衙门,里正眸子里的光芒死灰复燃,只要让他跟着去衙门,就有机会威胁何光明一把,虽然不一定能得到之前想着的那么多银子,但是好歹也比一分没有捞着强多了啊!

只是,夏征接下来的一句话又再次将他从天上拍进了臭泥里。

“林毅,你就代表我们一起去吧,记着,时刻守在何村长身边,可不要偷懒啊!”

鬼才会偷懒!林毅默默地哼了一声,抱拳应是。

这下,里正的脸上更精彩了,费了半天劲儿,又是阿谀奉承又是倒腾粪便的,连自己的新衣裳和新马车都搭了进去,结果竟是一个子儿都没有捞着!早知道如此,他才不会上赶着收拾那些粪便,就该让何光明一个人倒腾!

连里正都没法了,其他几个村长个个垂头丧气地回去了,各自的马车上早已经脏兮兮的了,几人也没有心情再嫌弃,纷纷坐上马车着急忙慌地回家洗澡去了。

里正也打算先回去换换衣裳再去衙门,可是林毅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他将何光明往自己的马车上一扔,扭头对里正冷冰冰说道:“我们先去衙门,还请里正大人赶紧跟来,若是今儿弄不完,就劳烦里正大人连夜办理了。”

连夜办理,想都不要想!

可是夏征手底下的人哪里是他能得罪得起的?

里正立即点头哈腰地应了,坐上自己脏兮兮的马车,顶着一头乱鸡窝和一声臭气熏天的衣裳,紧紧地跟在林毅的马车后边就差抹眼泪了。

他似乎已经想象到了自己这样出现在衙门里被大家笑话的情景,这次是面子里子全都丢光了。

林毅几人去衙门公证还需要一些时间,林毅和夏征左右无事便打算去那个庄子里看看。

何光明走之前将庄子的钥匙就已经给了两人,就算没有钥匙,凭着夏征的本事,也是能抱着林媛跳进去的,毕竟这庄子的围墙不及林媛家的墙高。

这庄子显然经常有人来打理,那门上的锁十分灵活,没有生锈的迹象。

不用问就知道,肯定是是何村长的女儿了。

两人推门进去,果然见到的是一个十分干净整洁的院落,没有想象中的构造繁杂,这个院子十分简单,只是简单地分成了三个小院子,前院用来会客,后院用来居住,几个独立的小院落各自分开,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花园。

至于后院的后边,则是一大片空地,里边隐隐地还留着种植了各种花草的痕迹,显然跟何光明所说的一样,这个老员外是个十分喜欢花草的人,果然在这里种了一大片。

林媛惦记着院子里的土地,上前几步捏起一小撮土捻了捻,的确比外边葡萄园的土质要好许多。

夏征拿出帕子来给她擦了擦手,轻声笑道:“这下放心了吧?”

林媛抿唇点头道:“嗯,不亲眼看看这个院子还是不放心的,现在好了,这个院子确实不小,就算外公外婆他们都来了也有地方住。”

这倒是真的,之前过来时两人特意在后院走了一遍,独立的小院子有四个,东西各两个,这样的话,大舅二舅各住一个,小姨一个,剩下的可以留个两个表哥住。

至于外公和外婆,就可以住在前院的大房子里了,而且前院还有个小院子,以后来了客人完全可以去那个院子里暂住。

大家都是一家人,以前在刘家村的时候也是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没有京城里那些人的讲究。

而且现在郑如月正怀着身子,若是真的来京城的话,二舅和二舅妈肯定是来不了的,外婆范氏肯定不放心儿媳妇儿的身子,也会留下来照顾。外婆都不来了,外公一个人会来吗?

答案是否定的。

如此说来,真正会来到京城的也就是大舅一家和小姨了。至于两个表哥会不会来,林媛也说不准。

在院子里转了一圈,几人便回到了前院。虽然何光明将大门的钥匙给了他们,但是每个小院子里也都各自上了锁,他没有将所有的钥匙带在身上,所以那些小院子也进不去。

不过好在前院的客厅里是没有上锁的,所以两人便去客厅里坐了坐。

跟院子里的简单线条一样,客厅里也十分简洁,除了必须的桌椅,并没有多少额外的家具。

“呵,看来这屋里是每日都打扫的。”夏征随手抹了抹桌子面,发现手指上是干干净净的,完全没有尘土,不由地笑了起来。

一大早就出来了,林媛现在是又累又饿又渴,若不是担心那里正会对何光明不利,他们也不会熬到现在不回京了。

见到了椅子,林媛一屁股就坐了下来,随手捏了捏累得发胀的腿,对夏征道:“若是每日来打扫的话,我看就不可能只是何光明的闺女一个人了,你瞧这屋里处处都打扫地十分干净,一个人哪里干的完?”

夏征好笑,走到她身旁坐下,柔声道:“别人我不管,反正你是不能做这些家务的,我可舍不得让你一直打扫卫生。”

两人正说着话,忽听得外边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请问夏公子和林姑娘在里边吗?”

是找他们两人的,这何家村他们可不认识什么人啊。

林媛好奇抬头,夏征也纳闷地看过去,就见到一男一女快步走了进来,那男子中等身材,模样还算俊朗,女子则有些偏瘦,不过小脸儿却十分红润,两人站在一起不说天作之合,却也是郎才女貌。

见到林媛和夏征,那女子明显一喜,笑道:“两位就是夏公子和林姑娘吧?”

林媛夏征点头:“正是,你们是……”

问完,林媛垂眸看向女子胳膊上挎着的小篮子,有些明白了:“你是何村长的女儿?”

何小冬咧嘴儿一笑,将小篮子放到一旁的茶几上,点头:“爹说的果然不错,林姑娘好聪明,何光明是我爹,我叫何小冬。”

她又指了指身边那个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笑的男子,道:“这是何成方,是,是……”

何小冬想了想,不知道该给林媛说这是她未来的男人还是她的朋友。

不过林媛显然已经知道了,笑着打趣道:“这是何村长的女婿吧?何村长可是一直夸你呢!”

何成方也是个有些害臊的男子,显然不及何小冬爱说话,他嘿嘿一笑,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是,我是何村长的女婿。”

“啥啊,你也不害臊!”何小冬红着脸瞪了他一眼,嘴上虽然指责着,但是眼睛里的幸福却是藏不住的。

何成方一咧嘴,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本来就是女婿,反正已经定亲了。”

“定亲是定亲,有没有成亲。”何小冬一边低头说着话,一边将小篮子上边盖着的干净搌布掀开,露出了一只茶壶两只杯子,还有一些自家做的油糕。

“姑娘,公子,爹回家说你们二位想来这庄子里看看,就让我把院子里的钥匙送来。还说你们一大早就出来了,肚子肯定饿了,让我给两位送些吃食来。”

何小冬有些不好意思地将盘子拿出来,笑道:“这个,这个是我自己做的油糕,虽然不怎么好看,也不如京城酒楼里的东西好吃,不过,味道还是不错的,两位尝尝?”

说实话那油糕确实卖相不怎么好,有些炸焦了,应该是没有控制好火候。不过林媛并不是挑剔之人,更何况面前的又是如此心善之人,连声说着没事,拿起筷子来夹了一个油糕吃了起来。

这油糕不光是外边炸焦了,里边也很油,而且很甜,林媛吃了一口就不想吃了,不过还是不想让何小冬觉得难堪,便喝了口茶强忍着将那个油糕吃了下去。

见她吃的这样欢实,何小冬和何成方都十分欢喜,笑着劝她再多吃一些。

不过也只有了解林媛的夏征才知道,其实她是不喜欢这个油糕的。当即好笑地抿了唇,端起茶杯掩了自己唇角的笑意。

可是他再怎么遮掩,林媛还是看出了他的窃喜和幸灾乐祸,眼珠子骨碌一转,用筷子夹起一个油糕送到了夏征的嘴边,笑得狡黠:“来来来,夏公子,你刚刚不是还说饿了吗?快来尝尝这油糕,特别好吃,别客气,别客气。”

夏征嘴角抽了抽,看着那颜色有些深还冒着星星油点儿的油糕,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何小冬和何成方以为两人是在打情骂俏,十分识趣地坐到了一边,何成方从腰间把这处庄子里所有小院子的钥匙都拿了出来,一一放在桌子上。

等他放好了,那边夏征已经被林媛甜蜜地喂了一整块儿油糕了。

果然是油糕啊,真是太油太甜了!

夏征端起杯子来猛地喝了一大杯水才解了口中油腻腻的感觉,感觉自己应该会一个月吃不了油腥了。

见两人都不再吃东西了,何小冬便将桌上的钥匙一一放到了两人面前的小几上,一边放一边如数家珍地念叨着。

“这个是前院东院的钥匙,这个是西院的钥匙。这是后院大门的钥匙,这是角门的钥匙。这是后院西边前院和后院的钥匙,这两个是东边前院和后院的钥匙。还有这个,是库房里的钥匙。这个是账房里的钥匙。”

大大小小几乎得有十多把钥匙,这何小冬竟然一个一个地记得这么清楚,而且完全没有弄错。

林媛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一个一个多出来的钥匙,直到现在她都没有弄明白这些长相一样的钥匙是怎么分辨出来的。

------题外话------

今儿只有一更,都不好意思求月票和推荐票了,呜呜~我遁了~

感谢:冰下流动的是水的五星评价票和月票,沐煦果果的三朵花花,么么哒~

推荐基友好文:<掌家弃妇多娇媚>作者:菠萝饭

穿成不受宠的正妻怎么破?乔玉妙轻啜一口茶,勾唇一笑:简单,种花养草看宅斗;找准机会,自请下堂!

可是,她好不容易甩了渣男齐二,却又误惹了凶猛齐大。齐言彻垂了凤眼,喉结翻滚,楼住她纤腰,寻到她耳边,“之前,你说现在不想再嫁人,那什么时候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