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 不放过你们/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终于说到最后一个钥匙了,何小冬没有怎么样,林媛倒是先急得出了一身汗了。

“姑娘,这些就是庄子里的所有钥匙了,出了客厅没有锁门,其它的院子里都锁了门了。”

何成方续道:“我家小冬别的不行,就是脑袋瓜儿好使。不过啊,别看她记这个记得这么清楚,要是让她念书可是啥都记不住的,哎呦!我的脚!”

何小冬呲呲牙瞪了他一眼,冲林媛嘿嘿一笑。何光明临去衙门之前特意回家让她把钥匙拿来,还说一定要有礼貌,不要冲撞了两位贵人。原本他们进来时还心存畏惧,可是见了面却一点儿也不觉得这两人有什么可畏惧的,相反,反而还觉得他们很亲切,好像跟自己就是一路人一样。

若是林媛知道何小冬此时心中所想,一定也会笑着拍着她的肩膀说好,因为她们两人的确是同道中人,不仅是同样出身农村,就连脾气也很对味。

对这一点,夏征可是深有体会。就冲何小冬一脚踩上何成方的脚丫子,他就觉得这个场景分外眼熟,林媛不就经常这样对他吗?

有了这些院子里的钥匙,林媛却不打算去后边看了,一来她是真的又累又饿了,二来,有何小冬在,以她对这个庄子的熟悉程度,林媛敢肯定绝对比自己亲自去看还要管用。

“小冬对这庄子真是熟悉。”林媛笑道:“这些也都是你收拾打扫的吧?”

何小冬眨眨眼睛,看看这屋子:“这里?不是不是,这里不是我打扫的。我们俩只管外边那葡萄园。这庄子里边啊,是我们村里的婆娘们来打扫的。我爹说了,这庄子以前的主人对我们很好,我们不能因为他走了就让这里荒废下去,所以他就让村里的婆娘们每隔三天来打扫一次,每次四个人,村里人轮着来。”

顿了顿又道:“不过大家都不是白来的,我爹用村里剩下的银子给大家发工钱,来打扫一次每人给二十文钱。”

村里剩下的银子?

夏征纳闷问道:“你们卖地的银子不是都发给了每个村民吗,怎么还会有剩下的银子?”

说到这里,何小冬有些愣了,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往下说下去。

倒是何成方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爹说两位是贵人,让我们好好伺候,我觉得两位肯定是好人。不瞒两位,其实是这样的,我们村里的地卖出去得到的银子,一部分给了里正,一部分几个村长分了,剩下的才会给村民发下去。其他村里的地卖出去以后也是如此。不过,那几个村里分来的银子,爹没有像其他村长那样自己昧了起来,而是当做村里共有的银子给大家用了。”

这就是剩下的银子的由来了。

林媛夏征点头,怪不得其他几个村长个个都衣着光鲜马车坚实,而何光明却粗布粗衣赶着牛车了。

“小冬,你刚刚说外边的葡萄园是你打理的?那这葡萄园每年的收成如何,你应该清楚吧?”

听林媛问起那葡萄园,何小冬的话明显多了起来,就连一直没有说话的何成方也分外兴奋起来。

“那葡萄园啊,你别看那地方不是很大,不过每年的收成还是挺好的。以前老员外在的时候,我们村里人就都来帮忙收葡萄。老员外啊,有的是银子,不在乎这点儿,就挑着一些长得好看的送了在京城的朋友们,剩下的则分给了大家。”

何成方接过话头抢道:“我们哪里吃得完这么多葡萄?就把一些好的干净的拿到京城去卖,正好还可以贴补家用。”

原来是这样,这样一看,这何光明还是个挺有头脑的村长,并不像其他村子里的村长那样只是等着卖地挣钱,而是想方设法地让大家出去挣钱,正所谓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这何光明是深深地明白了这个道理了。

虽然林媛已经想好了以后还让何小冬两人来继续打理葡萄园,还让何家村的人一起来帮忙,不过这事在没有跟刘丽敏商量之前,她还是没有说出来的。

又听何小冬介绍了一下各个院子里的摆设,林媛边听边点头,那老员外走的时候没有将家里的东西带走,所以这个庄子里除了一些桌椅以外,还留了不少摆设,什么瓷器啊,屏风啊之类的。当然还有被褥了,对于那些摆设什么的,林媛还是打算留下的,至于被褥之类的就不打算要了,毕竟那些都是贴身用的东西,就算没有什么病,但是用别人的东西还是觉得心里膈应的慌。

而这些被褥到底该怎么处理,林媛还没有想好。一般家里条件好些的都不会用别人剩下的被褥,看来只能送给一些贫苦人家了。

不过,不管是不是送给贫苦人家,这些被褥在送出去之前,她都会找老烦或者小林霜要一些用来消毒的草药处理一下。

几人正说着话,马车停住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不一会儿,林毅和何光明率先进了门,再后边跟着的则是一身脏臭的里正华辉。

显然何小冬和何成方都认识里正,一见到他这个样子出现,又是惊异又是好笑,憋了好半天还是没有憋住,两人赶忙跑到后院笑了个惊天动地。

再次出现,里正的脸色更加不好了,看来在衙门里这里正没少受到非议。

林媛好笑地点了点脚尖儿,觉得在这庄子里等这一会儿还是挺值的。

林毅依然是那副不爱说话的模样,只好由何光明来说了,他将已经公证过的地契送到林媛和夏征手里,笑道:“夏公子,林姑娘,这地契已经在衙门里备了案,以后这地和庄子就是您二位的了。”

林媛拿起那地契,看也没有看便收进了怀中,这可是一千五百两银子买的呢,改天可得拿着这东西好好地找小姨敲上一笔。

现在的刘丽敏可不是一般人,自从孟家酒坊落败后,整个驻马镇就数刘丽敏的刘家酒庄最挣钱了,不仅供整个驻马镇用酒,还有福满楼其它几家分店里的酒也是由他们提供的。

所以啊,这刘丽敏手里的银子肯定不少。

拍了拍胸口的地契,林媛感觉那里揣着的是满满的银票,厚厚的一大叠,心满意足地笑了。

看着远远躲在最后边的里正,夏征嘴角一勾,故作震惊道:“哎呦,里正大人就是这样去衙门的?这成何体统啊!快快,还不赶紧送里正大人回家换衣服!”

里正嘴角抽啊抽,一直在嘴边的阿谀奉承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他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回复夏征。没办法,只好干巴巴地笑着,一个劲儿地点头。

地契已经到手,银子也给了何光明,林媛看着里正觉得他就是唯一一个不放心的因素了。

“何村长,你那银票呢?”

“在这里。”何光明从身后解下来一个袋子,那袋子沉甸甸的,看来里边应该全都是银子了。

“银票不好分,刚才去城里,我就请林壮士带我去了一趟银庄,把银票都换成了碎银子,等我回去了就把这些银子分给村里人。”

这何光明还真是挺有心,林媛不禁点头。

夏征抬手抠了抠手指,对里正道:“里正大人,你身为这几个村子的里正,可不是光张罗着卖地的,该做些什么,不知道你明不明白呢?”

被夏征这么一问,里正的额头顿时冒汗了,什么叫张罗着卖地?难道他知道了什么?

里正悄悄地瞪了何光明一眼,心中暗骂,肯定是这个家伙胡说八道!

“里正大人?”见他不说话,林媛笑着看向夏征,挑眉道:“我看里正大人好像除了卖地什么都不知道呢,不如你来告诉他吧?”

林媛这话看似无害,其实是对里正最大的威压,身为里正除了卖地若是真的什么都不会,那他就真的该把这个位子让出来了。

不等夏征开口,华辉抢先道:“小的知道,小的知道。身为里正,要时刻为百姓着想。”

“怎么着想呢?”夏征捏了捏林媛的小手指头,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

华辉喉头动了动,用艰涩的声音道:“这个,为,为百姓着想,就是,就是。哦对,就是保护他们不被坏人欺负,还有,还有要保护他们的银子,对,不能让别人抢了他们的银子。”

“看来里正大人不是只知道卖地的嘛!”林媛冷冷笑了一声。

夏征也点头道:“正是如此。其实呢,这些事本不是本王该过问的,只是,今日正好让本王碰到,那本王就要多说两句了。华辉,你既然身为里正,就要将保护百姓们的财产和性命安全作为自己的首要任务。”

夏征出生时便被赐为郡王,只是他向来喜好自由,不想被这个称号束缚了自己,所以从来都不许别人叫自己郡王。

今日面对里正,却用了“本王”二字,看来他是真的对这个华辉十分恼怒了。

林媛暗暗捏了捏他的手心,将自己温润的小手儿放进他的掌中。

夏征看了林媛一眼,用力回握住她的手,继续对里正道:“今日何家村的土地卖了这么多银两,肯定不日便会被周围村民知晓,居心不良之人大有人在。里正,该怎么做,你可明白了?”

里正抹抹额上的冷汗,哪里还敢说个不字?

他连连点头,再三强调自己一定会好生地管理好这几个村子,保护好何家村的百姓的银子。

其实早在回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存了歹心,想着暗中找几个壮汉去何家村抢银子。谁知,这夏征也不知道是怎么看穿了他的心思,他还没来得及找人呢,就被狠狠地敲打了一番。看来这个何光明还真是走了好运了,竟然傍上了夏征这棵大树。

何光明却是一脸感激地看着夏征,感激地无以复加,要不是今儿遇到了这两位贵人,他们的土地不知道还要被贱卖多少,何家村的百姓也不知道还要苦多久。

“公子,我,我……”

知道何光明最笨,林媛也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反正今日的事都是他们举手之劳而已。

“何村长无需多言,我还有事麻烦你呢。”

“姑娘请讲,我何光明定然办到。”何光明拍着胸脯连声答应。

林媛掩唇笑道:“不是很难,就是我这庄子目前还没有人来住,最早可能也要下个月才会有人来。这些日子还希望村长你能继续帮我打理这葡萄园,收拾这庄子,不知村长可方便?”

“方便方便,太方便了。”何光明连连点头,本以为是多么难的事呢,原来跟以前没有什么差别啊。

林媛又道:“哦,还有这庄子里的被褥,我想要换些新的,至于这里留下的那些旧的被褥,就交给村长你来处理吧。”

一听林媛说不要那些被褥了,何光明有一瞬间的愣神,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那些在他们眼里十分舒适柔软的被褥,在夏征林媛这样的人眼中就是别人用过的了,怎能再用?

不过,他们不想要正好,何家村多的是家中条件不好的人家,这些被褥正好可以给大家分分。村里的婆娘们个个精打细算心灵手巧,将那些被褥的面子里子拆一拆洗一洗,里边的棉花晒一晒,到时候再重新缝起来,就跟新的一样了。

其实林媛也想过将被褥拆了重新做就行,但是,一来目前家里没有人有空去做这些活儿,若是以前在驻马镇还好说,刘氏和林薇两人用不了几天就能做好了。

可是现在刘氏不仅要看着小永严,还要时不时去将军府跟安乐公主聊天,更要监督着几个闺女学习礼仪,哪里有空做被子?就算她把这些被褥带回去了,也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拆洗好了。

二来他们现在也不缺这些银子,与其讲这些被褥带回府中发霉,还不如将它们留给真正需要的人。

听何光明说回去以后让村里的女人们拆拆洗洗,林媛就放心了,点头道:“回头我再送些消毒用的草药来,现在是冬天,阳光不毒,正好可以用草药来熏熏棉花,用起来还放心一些。”

“是是,还是姑娘想的周到。”

看着何光明这突然之间又是得银子又是得到被褥的,里正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可是再怎么羡慕嫉妒恨,这次也不敢露出一丁点儿的不满和怨恨了。

谁让这家伙受了夏征和林媛的青睐呢?而且听林媛那话,显然是打算经常来往的了,以后,他里正华辉就成了被人抛弃的烂砖头儿,他何光明才是人人称羡的美玉!

两人已经出来很久了,夏征和林媛早已经饿的不行了,反正已经敲打过了里正,他们也便不再多加耽搁,乘上马车便准备回京去了。

何家人热情地送走了夏征两人,里正却是一脸地不甘心,冷声哼道:“行啊,何光明,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呢,原来你巴结起人来比我还厉害!哼,改天我还得好好请你一顿,跟你学学才行啊!”

对于里正的冷嘲热讽,何光明抿抿唇,懒得搭理他。

何小冬和何成方却是翻了个白眼儿,语气十分不客气:“里正大人说的是,若是你真的想学,就赶紧请客。对了,一般地方我们可是看不上的,要去就得去京城里最好的醉仙楼才行!”

这里正几次三番地对何光明不客气,多次想要将他的村长之位给扒下来,若不是何家村百姓齐心护着,只怕他早就得逞了。

是以,对于里正,何家村的百姓没有一个人是喜欢的,更不要说何光明的女儿女婿了。

要不是每次卖地的时候摸不透买主会喜欢什么样的土地,他才不会每次都把这个杠头给叫上呢!

被何小冬何成方这么一挤兑,里正气得更是无话可说了。还醉仙楼呢,他卖了这么多地出去,还从来没有奢侈到带着银子去醉仙楼吃顿饭呢!

“哼,让我请你们去醉仙楼?做梦!就算真的请客,也该是你们!一千五百两银子呢,那块地连带着那个庄子,到底值多少银子你们心里清楚!我看你们也是故意要宰那两人才故意没有戳穿我!别以为自己多么高尚,其实跟我一样,就是见钱眼开的东西!”

里正这话说得不客气,甚至还把之前漫天叫价的账算到了何光明的头上,何小冬小脸儿涨得通红,就差上前给他一拳了。

“小冬,别说了。”何光明掂了掂手里的银两,对里正道:“里正,你说对了,我确实没有戳穿你,不过,你以为那两位是你能够欺瞒的了的?他们早就看出了你的坏心思,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被林姑娘叫走倒茶?呵,你以为你只是运气不好?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是故意整你的!”

看着里正懊恼震惊的面孔,何小冬解气地笑道:“活该!让你心术不正,现在也有被整的一天了!哼!”

说完,何小冬又笑嘻嘻地得意道:“哦对了,里正大人,你可别气死了,我们何家村的人还指着你给我们保护这些银两呢!哈哈。”

何小冬痛快的笑声就像是极其刺耳的噪音一样敲打着里正的耳膜,笑得他头脑发晕。

直到再次清醒过来时,眼前哪里还有何家人的身影?早已锁了门走远了。

里正恶狠狠地一跺脚,气道:“少得意!别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告诉你们,今儿你们让我丢了这么大的人,我一定会还回来的!”

------题外话------

感谢:又伤了谁的心的五星评价票和两张月票,谢谢~

推荐墨雪千城《相门庶秀》

亲姑姑爬上了他的龙床,她被打入冷宫,容颜尽毁,身体尽残,一对儿女双双惨死。

重活一世,她要让他如愿以偿,将他挖心掏肝,这一世,救娘亲,护弱弟,她艳杀四方,虐遍渣男狗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