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狗洞子(求票)/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媛暗暗给夏征递了个眼色,得意地挑眉:怎么样,我这法子不错吧!

夏征好笑,确实是不错,刘氏只顾着关心他们吃什么饭了,哪里还有心思再过问这一天的行程?

刘氏果然动作麻利,不一会儿就让丫鬟们端了晚饭进屋,看着这一桌子饭菜,夏征和林媛的口水都流下来了。

可是,当一家人围坐在桌边准备吃饭时,林媛这才眼尖地发现,好像少了个人。

“娘,小妹呢?”

林媛好奇地问了一句,平时一到吃饭点儿,最先跑过来的肯定是小林霜,怎么今儿个不见人了?

刘氏舀了小半碗鸡蛋羹,一边用勺子吹凉,一边哼了一声:“别问我!你们一个一个的,全都长大了,进了京城就不让我管了,一大早先是大的不见了,再是小的没影儿了。要不是天黑了,是不是连这个家都不回来了?”

林媛呲呲牙,明显听出刘氏的语气不善,显然是真的生气了。

坐在她旁边的林薇悄悄捅捅胳膊肘,低声道:“小妹又去学医术了,也一天没有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

林媛悄悄地抬眼看了一眼若无其事吃饭的老烦,不由地嘀咕了一声,这老家伙最近消停了不少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思,非得把小林霜往那个王郎中那里送。

“娘啊,我今儿没有出去玩,我是忙大事去了。”

腹诽了一会儿,林媛决定还是把买房子和买地的事跟刘氏提前说了比较好,不然的话,这一顿饭是别想吃痛快了。

忍住饥肠辘辘的肚子,林媛刚开口说了一句,就被慌里慌张跑进门的小林霜打断了声音:“哎呦,饿死我了,饿死我了!快吃饭了,吃饭!”

噗。

不知是谁没有忍住,突然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夏征也没有忍住,差点将口中的汤给喷出来。

倒是一直绷着脸的刘氏这次终于唇角微扬,睨了林媛和小林霜一眼,嗔道:“果然是姐妹俩,都是饿死鬼投胎的!”

林薇小河低头不语,只有肩膀抖得厉害。

刘氏瞪了一眼又是脏兮兮回来的小林霜,感觉自己已经没有第一次看到她时那么气恼了,无力地摆摆手,撵着她:“快去洗手洗脸换衣裳,赶紧回来吃饭。”

小林霜眼巴巴地看了桌上的饭菜一眼,小声地打着商量:“能不能,吃完再去洗脸换衣裳?”

“不行!”

一直闷头吃饭不语的老烦突然瞪眼道:“不行不行,看着你这个样子我都没有心情吃饭了,赶紧去换,去换!”

“哼!”小林霜皱着小鼻子哼了一声,不情不愿地往门口挨。

“再磨蹭我就吃光了!”

老烦一句低吼立即成功地让小林霜加快了脚步,临出门还不忘回过头来瞪着他哼道:“师傅最坏了,哼!”

被小林霜这么一闹腾,刘氏也没有心思再去问林媛到底干什么大事了,招呼着大家赶紧吃饭,她也低头给小永严喂饭了。

许是真的饿坏了,小林霜不一会儿就跑了回来,坐下来就开吃,整整吃了两只肉包子,三个水晶虾饺,一碗鸡丝面,最后还喝了一碗汤灌缝儿。

吃得心满意足小肚鼓起了才抹着小嘴儿坐到一边悠闲地歇着去了。

最后一个回来的人,却是第一个吃饱了的,而且还是吃得最多的,这吃相有多疯狂可想而知了。

刘氏无语摇头,决定明天再去将军府跟安乐公主问问教习嬷嬷的事。

待大家都吃过了饭,林媛才将今日在何家村买地和买庄子的事说了一遍,当然省略了整治里正让他搬运粪便的事了,不然刚刚吃过饭的大家肯定又要吐出来了。

一听闺女已经给刘家买好了庄子,刘氏差点没有反应过来,看来今儿是真的错怪闺女了。不过她也是关心则乱,林媛对于刘氏的心情十分理解,并没有因此有所抱怨。再说了,天底下有几个闺女埋怨自己的亲爹娘的?

“正好,昨天我给你小姨他们写的信还没有来得及寄出去,等会儿我再写一封,明儿一起寄走。”

刘氏沉吟片刻,想到不久的将来,自己就能跟爹娘兄弟们相聚,心中顿时乐开了花,越想越坐不住了,起身拉着林家信就往书房走:“快,给我写信去。也不知道爹娘他们这次能不能一起来,二弟妹的肚子应该大了,肯定行动不方便了,爹娘应该不会让她舟车劳顿来京城的。”

絮絮叨叨着,刘氏和林家信已经出了客厅。

小林霜闭着眼睛揉着肚子,就听到老烦突然问道:“徒儿,今日又学到了什么好东西啊?”

小林霜眼睛不睁,小嘴儿一撇,道:“没学到什么,给熬了一天的药。哎,你闻闻,你闻闻,我这身上全都是药渣子的味儿!”

说着,便扯着自己的袖子往老烦面前凑了凑。

谁知老烦还真的皱了皱鼻子,半晌后说道:“嗯,当归,白芷,党参,黄芪,三七,柴胡,石楠叶……”

老烦每说出一种药的名字来,小林霜的脸色便不好看一分,跟师傅相处这么久,还是头一次知道他还有这本事呢!居然闻闻药渣子的味道就能数出她今儿到底熬了什么药,真是神了!

“师傅师傅,你今儿是不是瞒着我去济世堂了?啊?你怎么知道我今儿都熬了什么药?”小林霜眼睛亮晶晶的,她刚刚回来以后还特意换了衣裳洗了脸的,难道这样还能留下什么味道?

老烦得意地抬了抬眼皮子,说道:“你洗头发了吗?”

头发?

小林霜恍然大悟,原来是靠她头发上残留的味道分辨的啊!

不过,即便如此也很厉害了,别人她不知道,反正她是做不到的。

这么神奇的技能不学到手里怎么行?小林霜嘻嘻笑着凑上前来,吵着要学。

老烦将她推到一边,当场便开始讲起课来:“为师让你去济世堂学习医术,不仅仅是学习如何看病,你要从多方面来增强自己的实力。光是这熬药,就又极大的讲究。火候,水量,煎药煎到什么程度是最好,这都是有学问的。当然,更重要的一点,则是这药渣子。”

小林霜点着头,认真地听着。

“别看这药渣子是熬过的药剩下的,但是,这药的精髓都在这里边。医术精深之人,是可以通过药渣子来判断这是什么药。而作为一个医者,你更要熟悉药渣子,能通过它们判断这些药是不是自己开的,有没有别人暗中动了手脚,若是动了,是往里边加了什么东西,加了多少,还是往里边少放了东西,又少放了多少。当然,还有李代桃僵之法,很多居心不良之人会用相似模样的药材来替换你的药材,但是,你要知道,模样相似,不代表药效就相似,有很多是背道而驰的。”

顿了顿,老烦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痛苦的事情,脸上的痛色一闪而逝,又续道:“若是因为这些而造成服用药物的人出现了生命危险,这可是就是你这个医者的责任了。所以,一定要记住,药渣子要好好地辨别。”

小林霜连连点头,当即便站起身来招呼着杜若和连翘回房准备挑灯夜读了。

老烦也轻轻叹了口气,离开了客厅。

林媛眼睛眨了眨,捅了捅夏征的胳膊,轻声问道:“老烦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伤心事?怎么刚才他突然变得,变得很不对劲儿?”

夏征也把头凑过去,两人头顶抵着头顶,轻声道:“听说他年轻时有个朋友,就是因为被人暗中换了药才被治罪的。至于那个朋友后来怎么样了,我也不太清楚,反正那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大家早就淡忘了。”

林媛点头,不过却知道,虽然大家早就淡忘了,但是这件事在老烦的心里却是永远都拔不掉的一根刺。

后院的兵器库只用了一天的时间就改造好了,想到最新改造好的酒窖,林媛笑道:“今儿早上,我让周伯把小姨送的那些酒都搬进酒窖里了,不过那个酒窖不小,只放那些酒显然不够。明儿一早你陪我出去一趟吧?我打算再买些好酒来存到酒窖里。对了,等有空了,我还要回驻马镇一趟,把我珍藏在福满楼后院的那些好酒也都运了来放进我的酒窖里。”

夏征好笑:“驻马镇那些酒就算了吧,大老远地往这里搬做什么?路上万一一不小心弄碎了,我看你到时候连哭都找不到地方哭去。”

林媛蹙眉,有些舍不得那些酒:“放在我自己的酒窖里,我还放心嘛,放在福满楼那,我总觉得那不像是我的了,我就怕哪天被刘掌柜一不小心再给卖了就麻烦了。”

夏征抬手敲了林媛的额头一下,笑得眼睛都弯成一条线了:“你以为刘掌柜跟你似的那么迷糊?还给你卖了!我告诉你吧,你就放一百个心,就刘掌柜那个精明劲儿,要是真的给你卖了,也肯定是天价卖出去的!”

听他这么一说,林媛才放下心来,笑嘻嘻道:“要是真的能卖成天价,我还不心疼了呢!”

两人说说笑笑,夏征便起身回家了,今儿在外边跑了一天大家都累坏了,林媛一沾枕头就睡着了。

因为有昨天的教训,这次出门,林媛也不敢偷偷出门了,不过可想而知,去找刘氏“请假”时确实费了一番口舌。

在林媛再三保证午饭前就回来的情况下,林媛和夏征才颠颠地出门去了。

大姐前脚刚走,小林霜后脚就拎着装了脏衣裳的小包袱准备溜出去。却不想,往常这个时间正在哄小永严吃饭的刘氏,竟然坐在客厅门口喝茶!

小林霜苦着脸撇着嘴,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也学着林媛的话保证午饭前回来。

本以为刘氏会像答应大姐那样痛快地答应她,可是,这次真真是让她失望了。

刘氏将茶杯递给海棠,摇头道:“你大姐说中午之前回来就一定会回来,你?我就不相信了,不等到天黑你肯定是不会回来的。行了,等下公主请来的教习嬷嬷就要来了,你先回房歇息一下,等会儿嬷嬷来了,我就让海棠过去叫你。”

“娘!”小林霜苦着脸,都快急了:“我都跟王郎中说好了,今天会过去帮他煎药的,你这突然就不让我出门去了,是不是也得让我跟王郎中打声招呼啊?要不然,要不然女儿就成了不讲信用的人了。”

“你跟王郎中打声招呼?你可别忘了,我前两天就说了不让你出去,让你在家里等着学规矩。”

刘氏嗔道:“娘的要求也不多,上午在家里学规矩,下午你就可以随便出门。可是你呢?你就是不听,这两天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哼,什么也别说了,反正今天我是不会让你出去了。你若是真的想出门,那就等嬷嬷来了以后学完了今儿的规矩再出去吧。”

“娘,求求你了……”

刘氏摆摆手,不容拒绝,站起身来说道:“我要去看你弟弟了,杜若,看好了小小姐,不许她随便出门去。”

杜若连翘互望一眼,点头道:“是,夫人。”

看着刘氏决绝的背影,小林霜欲哭无泪,咬着怀中的小包袱垂头丧气地回到了自己院子里。

可是。

“我林霜若是那么容易认输就不姓林了!”小林霜一回到自己房间,便命人将院门锁了,径直跑到自己倒腾药材的小房子里找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绳子。

“杜若,你个子高些,去把这绳子栓到墙边的树上。记住,一定要栓牢点儿,小姐我是平安无事还是断胳膊断腿儿,就捏在你手里了!”

杜若哆嗦着嘴唇接过那捆绳子,觉得手里的根本不是绳子,而是小小姐沉甸甸的生命。

“小,小姐啊,夫人说了不让您出去,您就,就在家里歇歇吧。”

不仅是杜若,连翘也苦着脸求了起来。

小林霜哪里管得了那许多,昨儿晚上听老烦说药渣子之后,她一颗心早就迫不及待地飞到了济世堂,飞到了那等着她熬的十多个药壶上。

现在身上的衣裳不方便,小林霜一把扯下来,将那身脏衣裳换好,紧了紧腰带,一副生死决然的架势:“走!”

杜若捏着绳子和连翘犹豫了半晌,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将绳子往地上一扔,大声道:“行!既然小姐你这么急着出去,那就随奴婢来吧!”

爬绳子出门的危险系数实在是太大了,万一把她给摔了,她们两人可担待不起啊!

跟着杜若两人在花园里绕来绕去,三人终于来到了一处偏僻的角落。连翘将角落里的破草堆往旁边一搬,那里立即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狗洞子。

“这这。”小林霜瞪着眼睛指着那狗洞子,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杜若连翘两人互望一眼,纷纷劝道:“小姐啊,这狗洞子还是我俩出来时偶然发现的,您就别嫌弃了,虽然这洞不大,但是容您一人出入已经是绰绰有余了。奴婢已经观察过几天了,这虽然是狗洞子,可从来没有狗来回爬过,一点儿也不脏的,您就将就将就从这里……”

“哎呀!”小林霜高兴地拍着手,叫道:“这么好的地方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告诉我?我要是不让你们拿绳子,你们是不是就不给我说这里了?行了行了,什么脏不脏的,忘了小姐我是从哪里来的了?以前在林家坳的时候,小姐我可是天天追鸡打狗下塘摸鱼的!”

杜若连翘面面相觑,本以为她家小小姐是觉得这里脏乱不会钻的,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高兴地自己就动手钻了出去。

等两人反应过来时,狗洞子里就只剩下小林霜的屁股了。

“小姐啊,您可得记着中午吃饭前回来啊,可得记住啊!”杜若连连叮嘱,要不是这个狗洞子只能容小孩子过去,她们早就跟着钻过去时刻叮嘱她了。

小林霜有些艰难地将屁股从狗洞子里挪出来,站起身来跳了跳,高兴地弯下身子,小脸儿对着那个狗洞子笑道:“放心吧,放心吧,小姐我说到做到,保证吃饭前回来!”

连翘也趴在地上对着狗洞子大声补充了一句:“不是吃饭前,是吃午饭前!午饭前!”

“记住啦!”

两人还扒拉着狗洞子往外边看,哪里还能见到小林霜的脸?只能瞧见两只欢快的小脚丫蹦蹦跳跳地跑远了。

“呼,小小姐终于出去了,终于不用爬墙了,爬墙实在是太危险了。”杜若浑身瘫软在地上,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

连翘也脱力似的坐下来,后背倚着墙,连连点头。

可是还不等她把心放下来,既猛地睁开了眼睛,惊呼道:“坏了!小姐一个人认识路吗?”

她们只去过济世堂三次而已,而且每次都是杜若和连翘让车夫驾着马车到城南后,再在相邻的街上把小林霜放下的。

但是今天,两人都没有跟着去,就连马车也被关在了后院没有出门,那小林霜一个人,怎么去城南?

------题外话------

如你们所想,小姑娘丢了,丢了,丢了~

今儿五千字,明儿爆更!

那么问题来了:

求你们的月票、、推荐票~

求你们的月票、、推荐票~

求你们的月票、、推荐票~

感谢:小乖点点123(3)、媚惑的小妖(3)、150**9485(1)、樊106107ceb(1)的月票,感谢书城小伙伴们的推荐票,感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