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6 随便你不轨(四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两口子想着来京城过过甜蜜的二人世界,却不想临出发的时候,安悦儿竟然被发现藏在了柜子里,两口子一说将她送回去的话,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没办法,安以香只好三天两头地来信嘱咐安杰两口子好生照顾她。

说是照顾,其实最主要的就是看好她,她对赵弘盛的心思已经完全到了痴迷的地步,家人都不希望她嫁给赵弘盛,所以在没有成亲之前,还是要死死杜绝两人更亲密的接触的。

一听大哥大嫂是打定了主意要给她找个贴身的人保护着了,安悦儿知道再怎么反抗都没有用了,索性便应了下来。她转了转眼珠子,贼兮兮笑道:“大嫂,你还费心思想什么人啊,我看袁婆子就挺好,连你们两个都被她拿捏在手里,还怕那个色眯眯的吴江涛吗?”

袁婆子?

罗美妍当即便摇头道:“不行,你别看袁婆子时刻监视着我,不过那也是因为奉了公,咳咳,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袁婆子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让她跟着你我不放心。”

虽然罗美妍及时地改了口,但是林媛还是十分敏锐地捕捉到了她要说的话,奉了公?难道是罗美妍的公公不放心她,所以才让袁婆子来监视的?

若真的是李家诚下的令就能解释通了,怪不得连安杰都有苦难言。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对于罗美妍没有当着他们的面说实话她也没有怪罪的意思,毕竟那只是人家的家事,有些事即便是好朋友也是不能轻易说的,更何况他们现在的关系也仅仅是朋友而已。

对于罗美妍的担心,安悦儿却没有放在心上,别说袁婆子不中用了,就是连吴江涛会对她不利的事她都没有放在心上。她可是二皇子喜欢的人,什么人敢瞎了眼睛得罪她?她敢肯定,今日的事只是这个吴江涛不清楚她的身份而已,等他知道她会是将来的二皇子妃之后,一定就不敢再这样赤果果地盯着她看了。

“好了好了,就是袁婆子了。我看她挺好。”

安悦儿随意地摆摆手,站起身来打算回房歇息去了,临走还不忘对安杰和罗美妍笑道:“我让袁婆子跟着我,也是为你们好,看我对你们多好啊,没了袁婆子监督,你们两人就放心地打情骂俏去吧,哈哈。”

说完,便嘻嘻哈哈笑着出了门。

看着小妹这走远的背影,罗美妍的小脸儿顿时就红了。

安杰含情脉脉地看了自己夫人一眼,想着或许让袁婆子跟着悦儿也不是什么不好的事,至少那袁婆子年纪大了,见多识广些,总比安排个不经世事的小丫鬟要强得多。

跟待安悦儿离开之后,林媛便将自己想要的酒跟安杰说了说,因为这么一说话耽搁了时间,两人也没有多装,只带了五坛子烈酒五坛子一般的酒便回去了。

当然,临走时还不忘跟罗美妍约好,改日一定要聚一聚,好好说说话。

今日在家中聊天,先是有袁婆子这只臭虫在旁边守着,后是安悦儿突然回来打断了大家,谁都没有聊尽兴。罗美妍没有成亲时只跟意中人师兄说话,成亲之后更是整日留在安府做个少奶奶,极少出门。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对脾气的林媛,自然愿意跟她多说说话了。

而且,有些话是不好当着自家男人说的,就比如那被监视的事。

“我们在京城买的宅子还没有装修好,短时间里应该就是在这铺子里住了。你若是有空了,就差人来给我送信儿,不用亲自跑一趟。”罗美妍拉着林媛的手再三跟她说好一定要来找自己聊天说话。

林媛也感受到了罗美妍的落寞,点头应了。

马车慢慢行进,安杰和罗美妍的身影也越发模糊起来,林媛放下帘子看了夏征一眼。

正在欣赏自己修长手指的夏征接收到她的眼神,抬起头来,嘚瑟笑道:“怎么?突然发现了爷的俊朗容貌,所以想要对爷心怀不轨了?”

不等林媛开口,夏征立即将大长腿一伸,身子往后一靠,两只手张开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将自己胸前的扣子给快速地解开了。

霎时,有些昏暗的马车里春光四溢。

“来吧,爷就在这里,随便你不轨!”

听着夏征这故意酥软无力又带着微微颤音的邀请,林媛只觉得浑身哆嗦,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她转过了自己的头,不忍直视:“行了,你还是先把肚子上的腹肌练出八块以后再来色诱我吧,你这样的小胖子,我可是一点儿兴趣都没有的。”

“你说什么?!”

也不知道林媛说的那句话戳到了夏征的痛脚,原本还半躺着的他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窜了起来,动作之大,连自己的脑袋都跟马车顶发生了十分亲密的接触,一声闷闷的砰声,回荡在两人耳边。

外边正在赶车的林毅突然抬头看了看天,暗暗摇头,这么晴朗的天,怎么会打雷呢?

“哎,哎呦,我,哎呦。”夏征捂着头顶上那个明显有些凸起的大包,痛得闭着眼睛连话都结巴了。

林媛噗嗤一声,狠狠地将笑声憋回到了肚子里,连脸都给憋红了。

“来来,我帮你揉揉,这里吗?还是这里?”

被林媛这七手八脚地揉着头顶,夏征的哀嚎声更大了,他一把将林媛作乱的小手捏到了手里,看着林媛红彤彤的脸,他又是好笑又是气恼,哭笑不得了。

“你这臭丫头!故意的是不是?看我怎么还回来!”

说着,夏征一只大手便牢牢地将林媛的两只小手攥起,另一只手则在她腰间的痒痒肉上来回挠着,连大长腿也不闲着,将她牢牢地禁锢在自己身边,不许她逃跑。

林媛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被呵痒了,特别是腰间,更是她软肋中的软肋,被夏征这么一挠,整个身子都开始剧烈地扭动起来,嘴里更是哈哈笑着听都不停不下来了。

------题外话------

等会儿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