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 一命呜呼九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秋语也不跟她废话,开门见山道:“所为何事你不知道吗?哼,真是没有想到啊,你竟然真的说动了征哥哥让他将你带来了京城,本事还真是不小啊,之前我真是小看你了!”

因为心里恨极了林媛,苏秋语说话时连声调都变了,而且现在屋里的只有他们主仆二人和林媛姐妹二人,苏秋语是连柔弱也懒得装了,原形毕露正是她此时的模样。

看着这毫不遮掩的轻视和敌意,林媛无所谓地撇撇嘴,摊摊手道:“哎,没办法,夏征求了我好久,死乞白赖地非要让我来京城,不然他就死给我看!”

睁着眼说瞎话,林媛可是顺手就来,反正她早就摸清了苏秋语的软肋,只要可着劲儿地说夏征对她多么好,就能完胜她!

林媛顿了顿,果然见到苏秋语的脸色越来越白了。

她解气一笑,继续添油加醋:“不仅是夏征,就连公主也一连给我来了三封信,催我赶紧进京,说她想得我一宿一宿地睡不着觉呢!”

“住口!不要再说了!”苏秋语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震得桌上的茶杯嗡嗡地响了响。

不仅夏征是苏秋语的软肋,安乐公主也是横在她心里的一根刺,想她之前三天两头地去将军府陪安乐公主聊天解闷,她都没有这样说过。才跟林媛见了一面就这样舍不得,能不让她生气吗?

林媛撇撇嘴,抠了抠自己的手指,无所谓地翻了个白眼儿:“不说就不说了呗,拍什么桌子啊,好像只有你会拍桌子别人不会拍似的!”

说着,啪地一声也拍在了桌子上,那声音比苏秋语拍桌子时的声音要响亮许多。

林媛不屑地哼了一声:“连拍桌子都比不上我,还敢跟老娘我抢男人,你以为自己够不够个?嗯?”

被林媛这么一噎,苏秋语气得脸都开始抽搐了,拍在桌上的手也恨恨地握了起来。

言儿十分乖巧地站在一旁,悄无声息地往旁边移了移身子。

拍完了桌子,林媛却还觉得心里的怒气没有发完,她索性就将话挑明了说,冷冷地对苏秋语道:“苏小姐,之前我还敬你是苏丞相的女儿,觉得你不论是修养还是品行,都一定是人中翘楚,我的确敬佩你。可是,当我看到你在夏征面前故意装柔弱博同情,甚至为了给他留个好印象而故意贬低别人的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个女人,真烂!”

真烂?

苏秋语惊异抬头:“你才烂!你一个小村姑有什么资格评价我?我苏秋语出身名门,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说京中第一,也是前几位。你一个乡野丫头居然说我烂?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林媛摇头:“滑不滑稽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却是知道的,夏征不喜欢你,他从一开始就当你是妹妹看待的。可是你不仅没有自知之明,甚至还自己一点一点儿地将他心中对你仅存的那点儿兄妹情分给耗费了。苏秋语,你可知道,那日夏征听到你去祠堂外边挑拨我们关系之后,他是怎样做的吗?”

苏秋语眼神闪烁,她虽然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是多少也猜到了,夏征肯定是不信的,不然今日也不会陪着林媛一起找她妹妹了。

只听林媛说道:“他很生气!”

苏秋语眼神明朗起来,可是也只是一瞬间又再次被林媛的话给打败了。

“他生气不是因为我背叛了他,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我会做那种事。他生气的是你居然挑拨我们,即便知道你不待见我,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做。苏秋语,他说他对你很失望。”

失望?苏秋语眼神有些慌乱:“不,不会的。征哥哥从小就待我跟别人家的小姐们不同,他是喜欢我的,他怎么会对我失望?不会的,你不要胡说八道!”

“信不信随你,反正该说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相信夏征以前也跟你说过。”

林媛站起身来,耸了耸肩,道:“苏秋语,有句话我很喜欢,是你的别人怎么抢都抢不走,不是你的,你怎么抢也抢不来。现在,我也把这句话送给你。”

说完,她走到小林霜身边,将她嘴巴里塞着的布团抠出来扔掉,而后便去解她手上的布条。可是那布条捆得却是个死结,无论她怎么解都解不开。

苏秋语被林媛最后那句话说得呆愣原地不动了,而言儿则好笑地在一旁看笑话,忍不住冷声嘲讽地笑了一声。

听到言儿的嘲笑,林媛嘴角一勾,转身就走到苏秋语面前的桌子处,将桌上放着的一只茶杯使劲儿往地上一扔!

哗!

茶杯被摔成好几块儿,碎片立即四溅开来。

言儿啊地惊叫一声,护在了苏秋语身前,强装镇定地怒声道:“你,你,你想做什么?我可,我可警告你,这里到处都是人,你若是想欲行不轨,我就叫,叫人了啊!”

林媛撇撇嘴,不屑地转了身子,弯腰低头,从那些碎瓷片中挑了一块儿比较大的碎片,举着它就去划小林霜手上的布条了。

这碎片果然锋利,只是三两下,那布条便断了。

姐妹两人又将脚上的布条划断,便开开心心地往外走去,刚出门,林媛又折了回来,看向苏秋语的手,冷笑警告道:“苏小姐,你怎么说也是苏丞相的女儿,我相信做人的骄傲总是该有的,希望以后不要再使这些小把戏。哦对了,你也不用看地上的碎瓷片了,反正这里来来往往这么多人,大家都看到了,我出门时你是安好的,你若是自己割腕嫁祸给我,呵,这条路好像不是很行得通。”

听到林媛这样说,言儿一愣,随即若有所感地回过头去,果然见到苏秋语正半跪在地上,手里举着一片碎瓷片正要往自己手腕上割去。

那碎瓷片凌厉地很,若是这一刀下去,岂不是要一命呜呼了?

“小姐!”

言儿一把将她手里的碎瓷片抢了过来,任凭碎片割伤了自己的手掌也没有皱一下眉头,她胡乱地手在自己身上蹭了蹭,费力地将苏秋语从地上架了起来,一边柔声劝着一边将她扶到了远离碎瓷片的凳子上坐好。

------题外话------

等会儿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