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7 请柬二五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人高高兴兴地出门去了,最后一辆马车刚拐过了街角,对面姚府便走出来一个模样俏丽的丫鬟拍上了林家的大门。

守门小厮打开门一看,呦,这不是对面姚府大小姐姚含嬿的贴身丫鬟墨竹吗!

许是在姚含嬿身边待久了,墨竹对人时也带了几分她家小姐那般的清高。

将手里的请柬亮了亮,墨竹微微勾了勾唇角:“请问你家林小姐在家吗?”

因为有之前苏秋语的事做教训,两个小厮不敢擅自将人往里边请了,但是堵在门口又实在是没有礼貌,就把她请到了门口里边,笑道:“不瞒姑娘,我家老爷夫人带着几位小姐出城去了,全都不在家。”

出城去了?

墨竹眉头微微一蹙,将手中的请柬递给他们两人:“前些天我家小姐想着邀请林小姐相聚,不巧正好跟安乐公主碰上了,所以就赶紧让我来写帖子了,还请转告林小姐一定要来。”

没有得到主子的命令,两个小厮不敢随便说什么,只是笑着应下并没有说什么。

将请柬送出去,墨竹转了转眼珠子,笑着问道:“林老爷和林夫人一家人都出去了?是有什么事吗?下午出城,是要去哪里住上几天吗?”

两个小厮眨眨眼睛,笑道:“是我家大小姐在城外买了处庄子,带着老爷夫人去瞧瞧,应该没多久就回来了。”

原来如此。

“原来是买了个庄子啊,林小姐买的?林小姐真是太让人佩服了。”

口上虽然赞美着,但是墨竹心里却是不屑地轻哼了一声,怪不得大小姐看不上她了。

墨竹又询问了一些别的事,不过这两个小厮全都给打着太极绕了过去。墨竹心思通透,知道从这两个人嘴里也问不到什么了,索性告辞回去了。

待见到姚含嬿时,墨竹简单地将自己打听到的事告诉了她。

姚含嬿正在摆弄自己新做的扇子,上面画着一株兰花,十分秀美。

“买庄子?呵,莫非是想着重操旧业?”姚含嬿嘴角轻蔑地一勾,将手中的扇子放到了桌上,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难怪苏秋语说她是上不得台面的小村姑,刚到京城居然就去城外买庄子!”

墨竹也嘲讽地笑了笑:“可不是吗?听说,他们家夫人还请到了常嬷嬷教导几人的规矩呢!也不知道那几个小村姑能不能学成?”

姚含嬿有些同情地摇摇头,笑道:“那常嬷嬷可是京城有名的老妖婆,别说那几个小村姑了,就连京城里的千金小姐们都有些受不住。依我看,哪里是去看什么庄子,没准就是找个借口躲出去玩而已。”

说到这里,墨竹立即笑着拍起了马屁,完全没有方才见到外人时那种清高的姿态:“小姐说的是,奴婢还记得当年常嬷嬷教导小姐的规矩时,一直连声称赞小姐堪称京中闺秀之典范呢!跟小姐比起来,林家那几个小村姑,根本就不值一提。”

说完,她又想起了自己送出去的请柬,微微蹙眉道:“小姐,您说,她们还会有胆子来参加您的宴请吗?万一……”

“姐姐,你在房中吗?”

墨竹的话尚未说完,便被突然闯进院子里的姚芷兰的声音打断了。

姚含嬿原本温和的脸色顿时变了变,给墨竹使了个眼色,将她迎进来。

待墨竹掀开帘子时,姚芷兰已经笑呵呵地来到了廊下,看到了屋里的人影,大声笑道:“姐姐,你在房中啊?怎么不回我呢?”

姚含嬿慢慢坐到桌案前,将刚刚画好的纨扇小心地收好,只是她的盒子还未盖好,那扇子便被姚芷兰一把抢了过去:“哇!姐姐你又做扇子了啊?真好看!前几天我跟郭小姐聊天时,她还说姐姐画功高超,希望能得到姐姐的墨宝呢。没想到今儿就见到了,嘻嘻,真漂亮,姐姐真不愧是京城第一才女!”

姚含嬿举着盒盖一愣,放下也不是拿着也不是,她抬起头来,冷冷看着自己这个傻不愣登的庶出妹妹,真不知道当初自己爹爹是怎么把这个妹妹生下来的。

其实真要怪的话还是要怪她娘,若不是她娘故意打压这几个庶出子女,担心他们的锋芒盖过了自己,也不会不给他们请好先生教导了。

“既然你喜欢,便送你吧。”姚含嬿语气冰冷,再看那把被姚芷兰拿在手里的扇子时,只觉得分外嫌恶。

墨竹心思微动,上前一步十分伶俐地接过了她手里的盒盖,放到了一边。

姚芷兰还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的行为已经惹恼了姐姐,还在为得到了她的墨宝而开心。

装模作样地举着扇子给自己扇着风,姚芷兰坐到一边,对姐姐说道:“姐姐,听说你刚刚让墨竹去对面给那个小村姑送请柬了?那个小村姑什么都不懂,干嘛要请她来家里啊?恁地降低了我们的品味。”

墨竹送上茶来,听到她说品味二字,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大冬天摇扇,二小姐的品味也没见到有多高啊。

姚含嬿看着她扇着那扇子实在是心烦,走到自己的古琴前,素手随意拨了拨,那古琴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十分悦耳。

“二妹慎言,林小姐是安乐公主看重的女子,更是夏家二公子放心尖上疼着的女子,怎能是一般小村姑可比?”

若说这林媛是安乐公主看重的女子,姚芷兰还相信,毕竟那天她们可是亲眼看到安乐公主出门来迎接了。可是,若说是夏征心尖上的女子,姚芷兰就不信了。

她瞪了眼睛,蹭地从凳子上站起来:“夏家二公子?不会吧!他喜欢的不是那个苏家的小姐吗?苏秋语啊!这在整个京城都知道的啊!”

姚含嬿用帕子抚了抚琴弦,清冷的声音慢慢传来:“苏小姐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可是,可是姐姐你是在怎么知道的呢?整个京城都没有人说过这事啊!”

姚芷兰还是不相信,毕竟夏征也是她心中的梦中情人,虽然她自知配不上夏征,但是败给苏秋语和败给一个小村姑,这完全就不是能相提并论的,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完全不是一个品味。

------题外话------

等会儿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