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黑幕三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伴着说话声,田萱已经自顾自地撩了门帘进了房间,一屁股就坐在了两人身边的凳子上,随手拿过田惠面前的杯子来喝了一口。

喝完还不忘咂咂舌,嫌弃道:“这就是姐夫给你送来的茶叶?真难喝,苦。”

田惠瞪眼,将她夺走的茶杯抢了回来,难得地虎了脸:“难喝你还喝?去你自己房里!”

看到田惠这样,林媛还有些惊讶呢。那边田萱却是拿着手指头在自己脸上划了划,吐着舌头取笑她:“丢,丢!一说姐夫不好你就跟我生气!”

林媛立即就被田萱这孩子气的动作给都笑了,她不应该让田萱跟林薇在一起玩,而是应该让她去找小林霜,她敢保证,这两人一定能玩到一起去。

当然,林媛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田惠一见面就对小林霜格外喜欢了,原来是因为她也有个同样性格的妹妹。

被田萱这么一闹,田惠也没心情再跟她斗嘴了,哼了两声就不搭理她了。

不过林媛却是记住了田萱进门时说的话,田惠马上就要成亲了,自然是不能随便出门的。所以让她陪着自己去姚府也是不现实的,而且她也不需要人陪着,她自己还有三个妹妹,若是连自己都需要别人帮衬,那她还怎么照顾妹妹们?

光是出场她的气势便已经矮了一截了。

只是她婉拒的话还未出口,那田萱却已经当先拍着胸脯将这差事揽到了自己头上。

“是不是去参加姚府的宴会?没事,我陪着你们一起去。我都听姐姐说了,你们初来京城,人生地不熟的,参加聚会肯定会有些不便。不过没关系,只要有我在,你们什么都不用担心,宴会上那些小姐们,没有一个是我不认识的,保证让你两句话就能跟她们熟悉了。”

对于田萱的保证,林媛还没有发表态度,田惠先是撇撇嘴嗤了一声:“你啊,还是回房去好好练习你的刺绣吧,这次若是再不能被入选,看爹爹回来了怎么教训你。”

一说起爹爹来,田萱眉心跳了一下,神情也不由地有些许沮丧,不过还是嘴硬地不肯认输:“我这是来跟林小姐询问她妹妹的事呢,大家都是参加了绛烟阁甄选的,若是能在一起探讨一番岂不是好事?”

不过这倒是要让田萱失望了,林媛不好意思地笑道:“田二小姐恐怕要失望了,我妹妹这几天没有在家中,她出城去了。”

“出城?”田萱纳闷:“莫非是城外有什么厉害的绣娘?不应该啊,我在京城这么多年,怎么没有听说城外有那哪个十分厉害的绣娘呢?”

林媛心中暗暗笑道,看来这田萱也跟林薇一样,是个对刺绣十分热衷的人。只是不知道她的绣工又是如何。

“不是绣娘,是我们在城外买了处庄子,最近正在请人修整园子,需要有人守着,我便让两个妹妹去了。”

田萱恍然,原来是这样。不过,听到这个解释她就更加惊讶了,瞪着眼睛,连脸上的酒窝都显现出来了:“马上就要公布入选的名单了,她不在家里练习刺绣,居然还有闲心去城外做这个?她是不是不想进绛烟阁了?”

顿了顿,田萱懊恼地拢了拢手:“可不是我危言耸听啊,这绛烟阁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进去的,我已经报名了三次了,前两次根本就没有机会入决赛,去年好不容易进了决赛,结果在比赛当天又是,哎,不说了,总之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报名了。四次啊!你想想就应该知道这有多难了吧?”

三次都没能得到机会进入绛烟阁,倒也不是说田萱的绣工实在是差,主要是这天底下精通绣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且还有不少人是慕名来到绛烟阁,不为得到进入的机会,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比绛烟阁的绣娘们的能力还要好。

去年的时候,便出现了这样一个人。虽然她的绣工很好,绣活更是精致,可是仍然没有进入前三名。这绣娘不服气,说自己是江南一代最好的绣娘了,非要让绛烟阁给她一个心服口服的说法,不然就说绛烟阁甄选绣娘的活动有黑幕。

绛烟阁在京城立足二十多年,若是被一个小小绣娘说有黑幕,那以后的声誉肯定会受到影响。

茹绣娘立即便上前,将那女子的绣品展开在台子上,从左到右从上到下,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竟是给她指出了不下十处缺憾,说的那女子自己都汗颜地不能抬头了。

这么一来,黑幕一说自然是不攻自破,那女子也输得心服口服,扬言明年还来。

这女子今年有没有报名参加,田萱不知道,不过,从那女子的言语中,林媛能感觉到她是个十分坚韧又骄傲的女子,她说会来就一定会来的。

“好了,萱儿。”

田萱还欲再说,田惠却已经当先截住了她的话头,提醒道:“既然这绛烟阁不是那么容易进去的,那你还不赶紧回房练习?人家林薇的绣品我可是见过的,心思精巧,手艺更是高超。比你啊,强了好多呢!你可别忘了在爹爹那里立下的军令状,若是这次再进不去绛烟阁,可就得从此消停下来,安心学习诗画了。”

一说起诗画,田萱打算问林媛讨要林薇的绣品的话就给忘了,撅了撅小嘴儿,十分不情不愿地出了房间回自己院子里了。

待妹妹一走,田惠才开始跟她倒起了苦水。

原来这田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突然对刺绣上了心,以前拿手的诗词歌赋也不学了,非要学习刺绣。按说这女红也算是闺中女子必修的一门,可是却也不能当做命根子一样来学习啊。偏偏她还存了要进绛烟阁做绣娘的心思,这可把田惠她爹给急坏了。

只是这小女儿不如大女儿懂事,从小又被田夫人给惯坏了,任凭他如何劝说都不管用。好在绛烟阁甄选绣娘有着自己的方法,旁人不管是多大的官,都别想走后门将自己的女儿送进去。于是乎,便有了四年之约一事。

今年,自然就是这约定的最后一年了,也难怪小姑娘这么着急了。

------题外话------

你今天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

没错!

等会儿加更~

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