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怎么会?(五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拍不要紧,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当她的手跟郭梅的衣裳接触到一起之后,程月秀突然觉得自己的手上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越来越痒痒,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蔓延的范围也越来越大,只是短短几个呼吸的功夫,竟然已经从手掌盘上了整个手臂,蔓延到了整个前胸和后背。

“咦,哎呦,怎么,怎么这么痒!”

程月秀动了动脖子,动了动肩膀,双手在自己的胳膊上来回挠着,可是越挠那发痒的感觉就越明显越厉害。

不仅是程月秀,还有郭梅,她也被突如其来的痒弄得站立不安。

刚刚还口口声声念叨着金头面,此时就已经变成了好痒啊好痒啊,之后又突然想起了什么,怒目瞪着程月秀,非说是她往自己身上放了虫子。

对郭梅这么低级的指责,程月秀完全没有心思反驳她,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里,除了她和郭梅,别人都没有事,就连一直跟两人站在一起的韩慧娟也没事。

“程小姐,你怎么了?郭小姐?”韩慧娟的确是个太过善良的人,忧心忡忡地看着两人,想要上前帮忙。

林媛使了个眼色,聪慧的田萱立即上前拉住了她,大声劝道:“韩小姐,你千万别过去,你刚刚没有听到郭小姐说什么吗?她们身上可能是有什么虫子!你若是过去了小心被沾染了虫子可就麻烦了!”

田萱果然不负所望,林媛高兴地抿了抿唇。

不过其他人可就不像林媛这样轻松了,听到田萱的话,原本纳闷的众人全都大惊失色,赶紧后退了几步。原本要过去查看的姚含嬿也赶紧顿住了脚步连连后退,惊慌失措地看着两人。

“快脱衣服啊!把虫子抖掉!”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大家就像是被提醒了一样,纷纷劝着程月秀和郭梅将衣裳脱掉,把虫子找出来。

反正现在大家都是在后院,根本就没有外男,甚至连个小厮都没有,就算真的脱下衣裳来也不打紧。

不过,即便如此,姚含嬿还是让小丫鬟带着两人去最近的厢房里脱衣裳了。

可是还不等她将小丫鬟叫来,程月秀和郭梅已经当先解了腰封和外裙的衣带,准备脱衣裳找虫子了。

咣啷!

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的目光立即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地上一只衔着夜明珠的凤凰簪子安静地躺着。普通女子只能戴三尾的凤凰,那只凤凰的每只尾巴上各自镶嵌着一只红色宝石,被这一摔,立即便有一只红宝石脱落了。

“啊!我的簪子!”

韩慧娟大叫一声,推开拉着她的田惠就扑了上去,生怕那两个急着脱衣裳的人会一脚将自己的簪子给踩烂了。

好不容易将自己失而复得的簪子抱在了怀里,韩慧娟竟然激动地哭了起来,看来这只簪子对她十分重要。

不过这些大家已经没有人注意了,因为现在她们已经知道,真正捡到了簪子却不归还的人不是林家两姐妹,而是一直口口声声诬赖别人的郭梅!

这可真真是贼喊捉贼了!

对郭梅失望的同时,不少人还惋惜地叹了口气,金头面啊,就这么没了!

程月秀和郭梅虽然身上痒得不行,可是她们的眼睛耳朵却是清明的,心思亦是清醒的,在看到地上那只簪子的时候,全都瞪大了眼睛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痒痒。

程月秀最是吃惊,她记得刚刚打架的时候,自己明明已经将那支簪子塞进了小林霜的衣服里了啊,怎么现在会在郭梅的身上掉下来?

这是怎么了?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抬头去看苏秋语,果然,意料之中地收到了苏秋语质问和责备的眼神。

而郭梅更是茫然,其实她是不知道这簪子到底在哪里的,她只是听程月秀说,苏秋语让她帮着程月秀一起嫁祸林家两姐妹,本来看程月秀那么笃定,还以为是早就放到了林家姐妹的身上了,没想到,竟然是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被这簪子一吓,郭梅觉得自己身上的痒痒也少了不少。她瞪着眼睛望着程月秀,以手指着她的鼻子道:“你!你陷害我!”

程月秀后背惊得出了一身冷汗,连连摆手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

“明明就是你!是你跟我说要帮苏……”

不等郭梅说完,一直沉默着的苏秋语突然捂着胸口,痛心疾首地说道:“郭小姐,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没想到你竟是这样的人,枉你爹爹居然还是在朝为官之人,却不想竟然教出了你这样的女儿。你,你真是太给你爹爹丢脸了,你让你爹爹以后可怎么在朝中见人哪!”

苏秋语这抖着嘴唇,眼角盈盈含泪的楚楚模样,真真是我看犹怜。

不少人都暗暗摇头,直道苏小姐菩萨心肠,劝她莫要如此伤心了。

旁人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不代表所有人都听不出,至少姚含嬿严如春几人便听了出来。

林媛更是嗤笑一声,冷冷看着她演戏。

郭梅本就不聪明,此时遇到这样的事了更是大脑一片空白,哪里还能细细揣摩苏秋语话中的意思?

她将对着的目标立即变成了苏秋语,下意识就要反问苏秋语为什么要这样指责自己。

不过,程月秀却在紧急关头反应了过来,拉住郭梅的胳膊,厉声责备:“郭小姐,我原本以为你是个通情达理之人,却不想,原来你竟是这种见财起意的卑鄙小人!你就算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你爹爹的官途考虑考虑吧,若是你因为这件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爹爹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郭梅若是再听不出来,就真的该回家自己吊死了。

郭梅愣愣地后退了两步,看看疾言厉色的程月秀,再回头看看捧心悲恸的苏秋语,突然大笑起来,果然啊,京城的日子可不是这么好过的!瞧瞧她都做了什么,自掘坟墓说的就是她啊!

------题外话------

最近好像是考试周吧?我说大家怎么都不看文了呢~

祝大家考试顺利~人人都是第一名!啦啦啦~

下午三点继续更新一万字~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