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惊艳(八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到此时,小河才听出来,原来林薇和小林霜是故意上当被郭梅和程月秀算计的,不由地上前说了林薇几句,她可是担心了好久呢!

林薇嘻嘻一笑,拉着小河的手妹妹长妹妹短地哄着,倒是把林媛给看笑了。

小林霜也就罢了,今日的林薇还真是让她刮目相看,什么时候她那个性子柔弱的妹妹竟然也有勇气帮她出头了,看来她之前担心林薇比赛怯场的事真有些杞人忧天了。

又叮嘱了姐妹几人几句,林媛便准备起身去宴会了。

正在这时,外边恰巧也响起了程月秀和郭梅来邀请的声音。

听着两人明明不甘却又不得不低头的声音,小林霜十分不厚道地笑了出来,不过被林媛一瞧,又吐吐舌头不敢笑了,试探地问:“要不,我等会儿不让她们伺候我了?就说我的手好了?”

沉吟片刻,林媛摇摇头,挑眉道:“今日的事虽然是你们自己送上门去的,但是总归也是她们心怀不轨,给她们点儿教训也是应该的,省得让京城那些千金小姐们看扁了咱们,以为咱们是乡下来的就好欺负!”

“就是就是,我们才不好欺负!”见林媛没有要原谅程月秀两人的意思,小林霜高兴地连连点头。

林媛无语地摇摇头,知道这小姑娘作起人来那可是毫不留情的,也活该程月秀和郭梅居然会想到要得罪这个小魔头。

虽然换了衣裳,但是程月秀和郭梅还是跟刚才的样子没有什么区别,反而换了干净的衣裳以后两人的起色更加不好了。

说起来一般小姐们出门赴宴都会带一件备用的衣裙以备不时之需,但是基本上是很少用得上的。所以,这备用的衣裙自己就不如她们身上穿的那件光鲜亮丽了。

就像此时的程月秀和郭梅。

程月秀随父亲进京没有多久,自己的体己银子本就不多,自然没有那么多银子一下子置办两身漂亮又时兴的衣裳了。所以她现在身上穿的这件衣裳还是过年时的衣裳,即便大家都没有那么讲究,但是在参加宴会的时候还是都会置办新衣裳,如此一来,这程月秀的旧衣裳就有些打眼了。

而郭梅,虽然没有穿旧衣裳,但是现在身上这件跟她之前穿的那件相比也差了不少,花色样式都是当下比较时兴的,但是布料和剪裁就有些不讲究了。毕竟,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绛烟阁买的起衣裳的。

所以,两人换好衣裳之后都有点瞧热闹的心态,像她们两人带来的备用衣裳要么是旧的,要么是一般的,那那林家姐妹肯定更不怎样了。

程月秀甚至想起了在醉仙楼头一次见到林家姐妹时的情景,嘴角一抹讥笑,就等着开门出来的两人身上穿的就是那样的乡下人的衣裳。

可是,当房门打开两人伸着脖子往里边瞧时,都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噎死。

哪里有什么乡下人的破落衣裳?这林薇和小林霜身上的衣裳明明比她们之前穿的那件还要好看,还要华丽。甚至,就连小河换的衣裳也是如此。刚刚劝架的时候,小河的衣裳也被扯地有些皱了,本来不打算换的,不过林媛还是让她换了下来。

林媛一出门便看到了两人大张着几乎能塞进去一只鸡蛋的嘴,不由得好笑。

瞧她们那失望的眼神,肯定是以为她们几人只能身上那件衣裳能拿得出手吧?

眼珠子一转,林媛回头对抱着脏衣裳的杜若说道:“你们家小姐的衣裳都被扯破了,回去以后别忘了拿去烧掉。”

一听到烧掉二字,程月秀和郭梅的嘴巴更是合不上了,如果她们没有看错的话,那换下来的衣裳可都是绛烟阁的衣裳啊,就这么轻而易举地烧掉?

那是在烧衣裳吗?那可是在烧银子啊!

怪不得之前林媛居然可以大言不惭地说给在座所有人每人赔偿一幅头面,现在看来,那哪里是大言不惭信口开河?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程月秀甚至都听到了自己的心里有个小人儿在狠狠地骂着她,若是当初她没有以貌取人得罪了林媛姐妹几人,那她现在就可以紧紧抱住她财大气粗的大腿了!

带着浓浓的惊讶和嫉妒,程月秀和郭梅更加殷勤地侍候在小林霜身边,两人谁都不傻,别看这小姑娘最小,但是主意却大得很,不把她伺候好了,今儿两人是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回到花厅时,饭菜果然已经上桌了,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一屋子人居然都没有开动,好像就是在等她们似的。

当看到林薇小河和小林霜身上新换的衣裳时,不少小姐们都惊讶地指指点点,窃窃私语起来。

林媛浅笑,看来这些人都是等着看她们笑话呢啊!

“林小姐,你们来了?”姚含嬿也有些失望,不过还是笑着让小丫鬟将几人引到她们的座位上。

姚芷兰本就是个没有什么心眼儿的人,一看见几人身上的衣裳,立即睁大了眼睛问道:“林小姐,你们身上穿的是江南陈家的流光锦吧?听说这料子在京城可紧俏了,不少人想买都买不到呢!”

正如姚芷兰所说,她们身上穿的正是安乐公主派人送来的用流光锦做成的衣裙。自从江南陈家在皇商大赛上将这流光锦展出之后,便赢得京中一众官员们的青睐,只是可惜,所有的现货都被安乐公主给包了,其它的也被陈家用来装点新开的铺子了。

一听姚芷兰说出流光锦三字,不少没有机会亲眼见到流光锦的千金们无不瞪大了眼睛伸长了脖子拼命地往三人身上瞧,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挖出来贴在上边才好。

林薇对这些更加有兴趣,便笑着点点头:“姚二小姐好眼力,正是江南陈家的流光锦。”

边说,姐妹几人边随着小丫鬟的指引,坐到自己的座位上。

而其他听到肯定答案的人更是拼命地议论起来,甚至连林媛邻座的几人都恨不能伸手上去摸摸那料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