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嫉妒(十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月秀和郭梅一个剥虾,一个挑鱼刺,看着她桌子上那满满当当的山珍海味,无不吞着口水干着急。鲍鱼鱼翅就不说了,光是那些普通的鱼啊大虾的,她们在自己家里时可也不是天天吃呢!

林媛看了眼面前的盘盏,有些暗暗摇头,食材都是极好的,只是处理时有些过头了。明明可以用清水焯就可以的东西,偏偏还要用油炸,将食材的原汁原味浸染了。

不过饭菜的样式倒是搭配极好,有荤有素,还有水果,瞧桌上那大个儿的苹果,心儿都是冰糖沙甜的了,特别好吃。

只是,若是能提前将苹果削好,而不是每人面前放着一把小刀自己切,会更好。

正想着,林媛便听到坐在首位上的姚含嬿突然轻笑一声,对自己道:“林小姐,含嬿听说你在驻马镇的时候,就经营着好几个酒楼,而且生意都极好。想必,林小姐的厨艺也是极好的吧?”

林媛挑眉,下意识地看了苏秋语一眼,果然见她眼神微微闪烁,不用想,姚含嬿就是听她说的了。

“姚小姐过誉了,厨艺称不上,只能算是略懂一点儿做菜的皮毛罢了。”林媛可不傻,苏秋语才不会在别人面前说她的好话,既然说起来厨艺,定然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姚含嬿轻笑一声,道:“林小姐可不要谦虚,我们可都是听说了的,你的厨艺十分之好,就连安乐公主都赞不绝口呢!还说就连宫中御膳房御厨们的手艺都比不上你呢!”

都把她的手艺跟宫中御厨作比较了,还真是不吝夸赞啊!

被姚含嬿这么一说,不少各自说着话的人都抬起头来往这边看,又是好奇又是热切。

一旁的姚芷兰忽而撇着嘴不怎么相信的样子,当先道:“姐姐我看你果然是过誉了,宫中御厨哪能是一般人可以比的?那可是给皇上皇后娘娘做菜的呢,她一个小村姑怎么可能跟御厨比?”

不少人暗暗点头,却又不好明着赞同,毕竟,姚含嬿也说了,这话不是她说的,而是安乐公主说的。

姚含嬿笑着看了自家妹子一眼,宠溺道:“妹妹休要胡说,这话啊,可是安乐公主亲口说的呢!”

姚芷兰嘴角一翘,明显还是不信的样子。不过,她眼珠子一转,自认为聪明地想到了一个好法子。

“林小姐的厨艺到底能不能比御厨做的还要好,我们只要让她做一道菜不就行了?反正在座的不少小姐都是参加过宫宴的,肯定能一口就尝出来了啊!”姚芷兰得意地看向姚含嬿:“姐姐,你说我的主意好不好?”

姚含嬿以帕子掩了唇,暗道这妹妹果然是她的得力助手,嘴上却是笑道:“这事啊,妹妹可不要问我,应该问林小姐才对。”

“对啊。”姚芷兰扭过头来看向林媛,挑眉道:“林小姐,你说呢?”

我说呢?

看着这姐妹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配合默契,林媛懒懒地抬了抬眼皮,笑道:“姚小姐过誉了,我这手艺可是比不上御厨的,我的厨艺可是差得很的,是公主太过喜欢我,才会这样说安慰我的。”

明明是贬低自己的话,偏偏让大家听来,特别地嫉妒。

特别是苏秋语,隐忍地几乎要把自己手里的筷子给坳坏了。

姚含嬿嘴角抽了抽,给姚芷兰使了个眼色。姚芷兰会意,立即又道:“公主说好,肯定是极好的,林小姐,今日大家好不容易聚到一起,也是缘分,就劳烦你为大家做一道菜,如何?不然,也枉费了你掌管的那间酒楼了。”

顿了顿,忽的想起什么来似的,她又道:“林小姐这样推脱,莫非,你手下那几间酒楼的生意都是虚的?”

一旁自顾自吃饭的严如春突然动了动耳朵,抬眼看了姚芷兰一眼。

林媛对这个姚芷兰的愚蠢已经佩服地五体投地了,被人家当了枪使不可怕,可怕地是做了枪却不自知,而最可怕的则是当了枪却不能把对方戳烂,却先把自己给赔了进去。

暗暗摇头,林媛道:“姚小姐真是多虑了,我的确在驻马镇掌管了几间酒楼,不过,好像这跟我的厨艺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贵府这么多厨子,难道还缺一个小姑娘吗?这要是传了出去,好像,有点儿……”

后边的话没有说,但是凭着姚含嬿的聪明也是能想到了,若是今日林媛的厨艺不怎么样也就罢了,若是她真的做出了一道让在座所有人都满意称赞的菜肴,那他们姚府的厨子可就丢大人了!京城中姚大学士府上的厨子还不如一个乡下来的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真真是笑掉大牙了!

想通了这一点,姚含嬿也歇了让林媛展示厨艺的心思了,可是当她准备制止姚芷兰再开口刁难时,忽的就想起了暗示她做此事的苏秋语。

一道精芒投向苏秋语,姚含嬿看到她正在若无其事地埋头吃饭,好像这边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似的。

姚含嬿更加确信了心中的猜想,她果然是想看自己跟林媛鹬蚌相争,她好从中得利。

厉害啊!姚含嬿嘴角含笑,不动声色地看了苏秋语一眼,心中对自己今日的莽撞有几分懊悔。

姚芷兰还在居心不良地“劝着”林媛下厨。

一直默不作声的严如春终于憋不住了,抬头挑眉,打断了她:“姚二小姐莫非是觉得自己家里的厨子做饭不好吃?既然如此,那就把你家的厨子通通轰走。我可听说了,去年的时候宫中御膳房又有一批年老的御厨被送出了宫。只要是出了宫的御厨都可以不用再受到宫规约束,都可以随意地找地方做事了。姚二小姐若是想吃御膳,可以找御厨啊!”

顿了顿,严如春翻了个白眼儿,哼道:“还说什么家中开酒楼就要会做菜的话,姚二小姐莫非是在说我?我家也开了酒楼啊,而且生意还好的很,可是,我可不会做什么劳什子的菜!就是会,也是将来给我的夫君,我的孩子,我的公婆做的,才不会给你们这些不相干的人做!”

------题外话------

我去码字了,明天的两万还没有影儿呢~谢谢大家的票票,就不一一赘述了,改天一起感谢,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