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8 雪球(七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到自己位子上,端起茶杯来喝了口茶,严如春忽的想起一事来,眼睛跳过杯沿儿看向许慕晴:“对了,你冬天都送的是什么?该不会是雪球吧?”

一听到雪球二字,原本还对着苹果花流口水的许慕晴突然回头惊呼道:“你怎么知道?对啊对啊,我就是送的雪球啊!而且容哥哥特别喜欢呢,一直留着!”

这下不仅是严如春了,就连林媛也好奇起来,雪球怎么保存?难不成这许慕晴口中的容哥哥有什么特殊的法子来保管?若是真的能有好方法保管雪球她可得好好地学习学习,将来她也好用来保存冰块什么的,将冰块藏在冰窖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可是,许慕晴口中的容哥哥显然没有满足林媛的想法。

只见许慕晴略带羞涩地红了红胖嘟嘟的脸蛋儿,眼皮也不好意思地垂了垂,俨然就是一副恋爱中的小女人的模样:“容哥哥他,他说要永远留住我送给他的东西,就把,就把雪球集中到一起,用来沐浴了。”

噗!

咳咳!

林媛忍不住笑了,严如春差点将口中的茶水喷出来!

沐浴?这胖子到底是送了那二傻子多少雪球啊!

许慕晴的脸更红了,小嘴儿都快要咧到耳朵后边了:“其实,其实原本容哥哥是想着洗洗头发的,结果,结果我送的雪球太多了,他最后只好全都放进了浴桶里,索性就用来沐浴了。容哥哥他,他还说用我送的雪球沐浴,浑身都是冬天的味道,特别香。”

看着许慕晴这沉浸在恋爱中无法自拔的小模样,严如春一脸无语,挥着手将她撵走了:“行了行了,你还是好生保管你这苹果花吧!对了,你还是让你家丫鬟拿着吧,你别再一时忍不住再把它给吃了!”

许慕晴嘟嘟嘴,一面往自己座位上走去,一面不满地反驳道:“我都说了,我不会吃掉的!只要是送给容哥哥的东西,多好吃我都不会吃掉!”

“呸!”严如春才不信她:“上次你从我这儿讨走的草莓,不是说要送给你那容哥哥吗?最后呢?不还是送了一堆草莓蒂?哼,要不是你容哥哥是个男人,我看你都要把他吃进肚子里才肯罢休!”

“才不会!”

许慕晴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双手依然小心地托着那朵苹果花,完全没有放下的意思。她示意一旁的小丫鬟给她夹了一口菜喂进了嘴里,三两下便咽了下去,才嘟嘟囔囔道:“容哥哥说了,应该是他吃我才对。”

看着许慕晴这懵懂无知的样子,林媛不禁汗颜,如此明显的暗示,恐怕也就只有这个心思单纯一心只想着吃饭和容哥哥的小姑娘不懂了吧!

果然,在座所有人都脸颊绯红地垂下了头去,默默地吃起了面前的饭菜。

小林霜年纪还小,自然不懂,不过她身边的程月秀却是懂得。也不知道她想到了谁,脸颊格外地红通通的,连魂儿都快要跳出去神游了。

小林霜叫了她不下三次都没能把她叫醒,最后还是郭梅报复性地取下头上的钗狠狠地扎了她的大腿才将她唤了回来。

捂着流着血渍的大腿疼得嗷嗷直叫的程月秀,一双美眸瞪着幸灾乐祸的郭梅,几乎要喷出火来了。

小林霜看不惯这个时时刻刻只想着去讨好苏秋语的程月秀,眼珠子一转,埋在宽袖下的小手一番,在程月秀身上看似不经意地抹了一把。

“好啦好啦,我已经吃饱了,你们两个也回去吃饭吧!”

小林霜用帕子擦了擦小嘴儿,拍着自己吃得圆滚滚的小肚子,挥着手招呼着两人可以走了。

一听这个小魔头终于松口放过了两人,程月秀眼睛大亮,腿一动就要起身离开。不过郭梅倒是谨慎地又问了一句:“林小姐原谅我了?”

小林霜点点头,彻底打消了在郭梅身上也抹一把的念头,摆着小手儿道:“原谅了原谅了,不过你们还是要记得,以后见了我们都要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好才行。”

说完,她又看向了郭梅,好心提醒道:“哦对了,还有郭小姐你啊,以后可千万要小心,别看有人现在对你好,没准儿下一刻那人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郭梅抬眼看向程月秀,唇角含笑:“林小姐说的对,刚刚还跟我亲密无间的人下一刻就将刀子插到了我的身上,这样的人,真是太多了!”

被郭梅这样看着,程月秀心底有些虚,不过还是挺直了腰板儿一句话也没有说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虽然她被小林霜拘在身边伺候着,但是她的位子可是在苏秋语旁边的。按理说以她父亲的官位是不会坐在这么靠前的位置的,但是,谁让人家巴结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呢?

看着程月秀那趾高气扬的模样,郭梅轻蔑地勾了勾唇角,径直向自己的位子上走去。她还未巴结到苏秋语这棵大树,所以没有资格坐到前边去。

但是,落座在靠后位置上的郭梅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去做巴结人这种傻事了,因为说不准下一刻她就被人给出卖了。

坐回到自己位置上的程月秀,其实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可是第一件事却不是赶紧吃饭,而是倒了一杯酒亲自来到苏秋语面前敬酒去了。

看到她这个样子的其他女子都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

林媛也勾了勾唇角,对这个程月秀巴结人的本事真真是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而正揉着肚子消食的小林霜却突然嘿嘿笑了起来,笑得林薇和小河都有些莫名其妙。

不知道大家是不是都被林媛手中的匕首给吓到了,自从她表演完了精妙的刀功之后,便再也没有人提出要表演才艺了。

田萱甚至偷偷凑到林媛身边跟她说,以后宴会上肯定再也没有人敢让林媛表演节目了。

说完,还有些忌惮地看了她重新放回腰间的匕首一眼,好像林媛腰间别着的不是装扮华丽的匕首,而是杀人如麻的凶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