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 做媒(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魏博容已经将一朵不知道用什么做成的花小心地放了进去,而后骄傲而自信地对许慕晴道:“看吧,用不了多久,这花就会重新变得晶莹剔透了。”

许慕晴开心地拍着手,直夸魏博容聪慧。

可一旁的魏博宇却是嘴角抽搐,差点儿从椅子上掉下去,这两人口中的苹果花就是眼前这东西了吧?用水一泡就能变成晶莹剔透的了?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魏博宇无语扶额,他真是服了自己这个弟弟了,爹爹还说他是大智若愚,大智若愚是这样的?连苹果变色都不知道的吗?

轻轻咳嗽了一声,魏博宇才言归正传,问道:“许小姐今日让我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一听到魏博宇开口,许慕晴明显愣了愣。

看着她这迷茫的模样,魏博宇更加无语了,这丫头是忘了把自己叫过来了吗?怪不得她能跟弟弟相亲相爱,就这两人的傻样儿,还真是般配。

“啊!我想起来了!”许慕晴嘿嘿一笑,坐到了桌边,有些神秘地看着魏博宇:“大哥啊,你,有没有心仪的女子啊?”

听她这么一问,魏博宇有些愣了,下意识地摇摇头:“没有。”

见许慕晴坐下来,魏博容也坐到了她身边,十分体贴地给她倒了杯茶,因为有些烫,他还特意吹了吹。

听魏博宇说没有意中人许慕晴十分开心地笑了起来,笑得眼睛都弯弯的了,脸蛋儿也挤到了一起:“大哥,那个,我给你介绍位小姐如何?”

一听许慕晴让自己来原来是给自己做媒的,魏博宇顿时有些尴尬起来,咳嗽了一声便要站起身准备离开了。

可是,还不等他完全站直身子就被一股大力给重新按回到了椅子上,弟弟不满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大哥,慕晴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答还要走?这么没有礼貌!”

魏博宇无奈地摇摇头,只好重新坐回到椅子上,看似十分有兴趣地问道:“哦?”

虽然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哦”,但是魏博容和许慕晴的兴致十分高。特别是魏博容,将茶放到了许慕晴手里,十分感兴趣地看着她:“慕晴说的是哪家的小姐?不过不管是哪位小姐,都一定要跟你这样的才行,既漂亮又聪慧。”

“咳咳。”魏博宇一口茶噎在嗓子眼儿,差点喷出来。

被魏博容这样一夸,许慕晴胖嘟嘟的小脸儿立马就红了,含羞带怯地嗔了他一眼,而后抿了抿发丝,才对魏博宇道:“虽然这位小姐没有我漂亮,不过呢,也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女子了。而且啊,最重要的是,她十分地善良,心地很好。就是,嘴巴不怎么样,太臭!”

想到严如春那总是跟她作对和指责她的嘴,许慕晴就不自禁地翻了个白眼儿。

还不等大哥表态,魏博容当先蹙眉,摇头道:“不行不行,嘴巴臭怎么能行?毕竟是个女子嘛,这样怎么心爱的人,咳咳。”

尚未说完,魏博容就红着脸咳嗽着转过了头。

许慕晴十分纳闷,给他倒了杯水,十分体贴地给他捶着背,凑过去问他怎么了。

可是,许慕晴凑得越近,魏博容的脸就越红,咳嗽的声音也就越大,弄得许慕晴更加纳闷了。

对于弟弟的反常,魏博宇却是心知肚明的,不光是他,就连自己也在听到许慕晴说那女子嘴巴臭的时候有些反感了,若是真的嘴巴臭,那以后成亲了可怎么有心情行夫妻之事?

可是,正当他要拒绝的时候,许慕晴已经当先说道:“大哥啊,你放心,虽然她的嘴巴臭,说话不好听,但是她的心真的很好的。”

魏博宇兄弟二人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许慕晴说的嘴巴臭不是真的有口气嘴巴有味道,而是说话不好听罢了。

刚放下心来便听到许慕晴将那女子的名字说了出来:“嘿嘿,其实你这位小姐你应该见过,就是严府的小姐严如春。”

什么?!

严如春!

魏博宇刚刚提起的兴致顿时被彻底浇灭……

苏丞相为了女儿生病而去程府理论的事在京城贵族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不少还想着巴结苏秋语的小姐们全都歇了心思,避而远之了。

可怜程月秀也在昏睡中就莫名其妙地给自己的爹娘惹了这么大的事。

不过,跟苏丞相相比,同样生病了的姚含嬿倒是大度的多,姚世江特意进宫禀明皇上请了位御医来,对程志行也十分温和,并未多加责难。

相比之下,人人敬仰的苏丞相倒是显得小家子气了。

郭梅幸灾乐祸之时,不禁心存侥幸,看来自己远离苏秋语的决定是正确的。若是哪天自己一不小心也惹得苏秋语不痛快了,那她父亲岂不是也要承受无妄之灾?

可不就是无妄之灾?虽然是小林霜暗中使坏,可是谁能保证自己不生病的?林媛暗暗摇头,心想怪不得苏秋语是那般娇滴滴的模样,原来都是家中父兄们宠溺的。

苏天睿去找夏征的事,林媛不知道,因为苏秋语和姚含嬿都在病中,她们的日子也算过的舒心。

上午依旧是学习各种规矩礼仪,下午各忙各的,林薇和小河照常去何家村,虽然不知道那边情况如何,但是看着两人每次回来以后都高兴的笑脸,还有林薇越来越开朗的模样,林媛更加放心了。

小林霜自然是去济世堂的,只是晚上回来以后也不黏糊刘氏了,更没有心思去逗小永严了,而是早早地就放下了饭碗回了自己的院子里也不知道捣鼓什么东西。

想起那日林媛去老烦院子里看到的满屋子的草药,林媛不禁纳闷,私底下单独叫住过杜若问过。

杜若支支吾吾地,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说草药的事,显然是得了小林霜的叮嘱。

虽然对杜若不告诉她实话有些介怀,不过看到她对小林霜的忠诚,林媛还是挺高兴的,也就没有再强求。但是还是不忘再三叮嘱,一定要看好小林霜,千万不要再出走丢或者给人下药的事了。

杜若连连点头,得了林媛的允许逃也似的跑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