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 赏赐(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言一出,房间里顿时响起齐齐的抽气声!

一个女子啊,竟将他们多少人都没有想通的事情给想到了,这得是多么聪慧的人!

“这,这是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这话……”

“我也不是很相信啊,你瞧这女子,也就是模样清秀些罢了,没听说很聪慧嘛!”

“可不是吗?你可还得当初这法子在京城中盛行的时候,连京城第一才女都自叹不如!大家还以为是夏家二公子想出来的呢,怎么,怎么竟然是个女子?”

“若是哪家的千金也就罢了,你难道忘了?听说这女子可是从乡下来的小村姑呢!连京城第一才女都不能解决的事,竟是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给解决了,这得让……”

“嘘!你小点声儿!”

一个官员捅了捅同伴的胳膊一下,冲着前边的一个方向使了个眼色,那将林媛和姚含嬿作比较的官员立即闭紧了嘴巴。

虽然两人不再说,但是姚世江依然将大家的话听到了耳朵里。姚含嬿是他的嫡女,而且是唯一的嫡女,不得不说,他之前也曾经因为她是女子而不是男子而苦恼过,但是好歹这个女儿争气,聪明伶俐地很,在京城又享有第一才女之称,他也觉得自己脸上有光了。

可是,刚刚听到他们说自己的女儿竟是连个乡下来的小村姑都比不上,这不是明摆着打他的脸,笑话他没有嫡子吗?

一向醉心学问的姚大学士第一次对不相干的人有了关注,他默默抬头看了一眼被夏征护在身边的林媛,眸子里阴晴不定。

在一开始的震惊之后,众人都有些惊异,不禁怀疑那厉害的法子真的是林媛想出来的?

苏哲头一个嗤笑了一声道:“夏二公子真是会说笑,那活字印刷的法子别说是我了,就连御林苑的几位学士大人都难以想到,怎么就让这么个小丫头想到了?莫不是法子原本是你的,你却故意让给了旁人?”

笑了笑,苏哲看似好心地提醒了一句:“不是老夫开玩笑,夏二公子可是要三思啊,这欺君之罪可不是什么人能够承受得起的!”

连欺君之罪都扯了出来,看来这苏哲是真看不起林媛了。

林媛唇角微微一勾,对这个久仰大名的苏丞相真是刮目相看了,若是今日站在这里的不是自己,而是他的宝贝女儿苏秋语,想必他会头一个相信并支持的吧?

不仅是苏哲,其他几位官员也都面露不屑之色。

林媛原本提出这个法子只是为了自己的城南学堂而已,并没有想到要为朝廷做什么贡献,所以更没有想过要跟皇帝要什么奖赏。可是今日,看到这么多人鄙夷的目光,她心里的不甘和倔强顿时蹭蹭地往上冒。

侧了侧头,林媛十分乖巧地笑了笑:“皇上,能否容民女说句话?”

还未等皇帝开口,苏哲当先嗤道:“圣上面前岂容你一个小小民女开口?”

林媛好笑,挑眉道:“呦!苏丞相是吧?敢问你是不是耳朵不好使?”

苏哲蹙眉,训斥道:“小女子休得胡言!老夫虽然年迈,但还没有到年老昏花的地步,怎会耳朵不好使?”

林媛“哦”了一声,而后道:“既然不是耳朵不好使,那就是脑子不好使了。”

“放肆!”苏哲气得眉毛都要竖起来了。

林媛心中冷笑,勾唇道:“我放肆?苏大人是不是应该把这句话说给自己听?我刚刚明明是在跟陛下请示,不是跟你请示,你一不是耳朵不好使,二不是脑子不好使,那依我看来,你就是胆子太好使了,连陛下的决定都要听你的安排!”

替皇帝做决定,这样一顶帽子扣下来,别说是掉脑袋了,就连九族都要诛灭了!

苏哲气恼之余,赶紧向皇帝请罪,完全忘记了刚才要斥责林媛的事。

见林媛三两句话便将苏哲给挤兑地面红耳赤,皇帝心中好笑,抬抬手道:“罢了罢了,林媛这张嘴够厉害,怪不得连夏征都让你给降服了。”

言外之意,是知道夏征跟林媛之间的关系的,而且不仅知道,恐怕还很赞成。瞧皇帝那像看亲闺女一样看着林媛的眼神,别人谁能有那样的待遇?

一直垂眸不语的马俊英突然握紧了拳头,眉头也紧紧地蹙到了一起。

夏征挑眉看了苏哲一眼,十分享受似的抱拳对皇帝道:“多谢陛下夸奖。”

皇帝嘴角抽了抽,默默翻了个白眼儿,看向林媛道:“你有话要说?想说什么?”

得了皇帝的首肯,再没有人敢拦着林媛说话了,林媛微微一笑,道:“启禀陛下,民女只是想说明一下活字印刷的事。正如夏征所言那法子是民女想出来的,不过,民女也要坦白一点,民女并非是为了要什么奖赏,只是纯粹觉得能够挣钱罢了,所以,今日几位大人或奖赏或贬低的话,民女都觉得无所谓,也请陛下放宽心,民女是不会讨要什么贵重的奖赏的。”

刚刚还不相信法子是林媛想出来的官员们,此时听了她的话,无不心生轻视之意,要知道,能得到皇帝亲自接见并奖赏的,那得是天大的荣耀,赏赐更是数不胜数,也就这个小丫头没见过世面,竟说不要,真是傻!

殊不知林媛就是看不上皇帝的那些赏赐,跟她自己开铺子比起来,这些银两还真是算不得什么。

若是换了旁人,皇帝没准还以为她是谦虚,但是派了人去查探林媛底细的皇帝,自然是清楚她的家底的。对于活字印刷,他的奖赏无非就是白银千两,再加上些锦缎罢了。而这些东西,林媛靠自己的经商头脑和精湛的厨艺完全可以挣到。

皇帝好笑地摇摇头,看不上皇帝赏赐的人恐怕也就是只有林媛一个人了。

“既然你不稀罕那些银两之物,那你想要什么赏赐?”虽然心里已经好笑极了,但是皇帝的声音依旧是一贯的深不可测:“朕奉劝你一句,朕的赏赐不仅仅是银两本身,更重要的则是它们所代表的的含义。”

这样的暗示林媛听明白了,自己挣的钱跟皇帝赏赐的银子比起来,终究还是少了那么一份尊贵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