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攀关系(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淑妃是个十分随和的女子,正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在林媛看来,赵弘德的性子更像他的母妃。

但是,若不是提前知道,林媛根本想不到这样一位温和的女子竟会是夏征那个小霸王的姑姑。看来,夏征应该是他们夏家的一个另类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安乐公主提前说了不少好话,淑妃见到林媛后就十分喜欢,特别是在知道林媛就是赵弘德在宫外认的义妹,更是亲热得很,拉着她的手问东问西,到最后还要收她做义女。

林媛微愣,受宠若惊。

安乐公主却是唇角上扬,好像就在等这句话似的,笑道:“义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收的,你怎么也得拿出点诚意来才行。”

安乐公主和淑妃未出嫁时便是闺中密友,早已习惯了对方的性子。

淑妃嗔了她一眼,用手指戳了戳她膝头,轻哼道:“我就说,大哥和臻儿都是老老实实的人,怎么到了征儿就变得这么狡猾腹黑,敢情是有你这个娘。”

林媛噗嗤一乐,刚刚安乐公主说诚意的时候,她就说怎么觉得这说话的表情和语气这么熟悉呢,原来是夏征。想当日赵弘德要收她为义妹的时候,夏征不也是这样说的?

安乐公主挑挑眉,笑道:“既然如此,你就赶紧先想好了诚意再说收为义女的事吧!”

收义女一开始也只是随口那么一说,不过现在安乐公主这么一撺掇,淑妃还真的生了这份心。她微微想了想,拉住了林媛的手道:“你刚刚从陛下那里得了一份恩赏,现在是风头正劲的时候,若是本宫在这个时候收你为义女,只怕京中不少人都会生了旁的心思。”

林媛了然,淑妃收她为义女是提高了她在京中贵族圈子里的地位。但是这份荣光也不能一下子来得太多,不然物极必反,势必会让不少人心存嫉妒而生了坏心。

“娘娘想得周到,媛儿明白。”

见林媛这样懂事,淑妃更是喜欢的不得了。

三人正说着话,夏征进门了。琪姑姑一边给他奉茶,一边将六皇子让她转达的事说了。

正如所料,当听到赵弘焱要来找他后,原本还乖乖坐着喝茶的夏征立即站起了身来拉着林媛就要走,急得淑妃连声叫着琪姑姑拦住两人。

林媛早就猜到夏征跟赵弘焱之间有什么事瞒着她,这么一来更是确定了心里的猜想。

翻了个白眼儿,林媛心中好笑。

夏征本就是个性子野的人,哪里是淑妃能够拦得住的?也只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从宫里溜得没了影子,气得她直拍大腿,连声跟安乐公主抱怨。

“这臭小子!一年多没回京,这好不容易盼着他回来了,也不说来宫里看看我,这一进门就往外跑,这是气死我了!”

安乐公主撇撇嘴,拍了拍她的手,抱怨道:“现在你可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了吧?这就是典型的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哼!”

抱怨了一声,淑妃转了转眼珠子,凑近她道:“那你还不赶紧着把这两人的亲事给定下来?”

说起这个来,安乐公主就更加头疼了:“你以为我不想,可是夏征这孩子主意大得很,我说了好几次了,他都光是摆着手不让我管!这个小混蛋,我看就是得让他老子再好好抽一顿才行!”

淑妃砸砸嘴巴,心中暗道若是真让大哥揍一顿,只怕头一个心疼的人就是她这个当娘的了。

从淑妃宫里出来,林媛敏锐地发现夏征带她出宫走的路不是原来的路,而且还十分巧妙地躲过了什么人。林媛好笑,知道这家伙是怕遇到赵弘焱那个小麻烦,不禁问起了之前的事。

夏征呲呲牙,知道瞒不过她,便一边拉着她的手一边将赵弘焱去驻马镇找他的事给说了。

林媛心中暗叹,夏征故意躲过了赵弘焱,却不想让小林霜阴差阳错地跟他相识了。林媛突然就想起了一家人刚刚来到京城的时候,小林霜对京城各处都十分熟悉的事,看来就是听赵弘焱说的了。

林家女子得了皇帝亲笔题字的事不到一天便在京城里传开了,更让大家震惊的是去年在京城轰动一时的活字印刷的法子竟然也是这个小丫头想出来的。一时间,林家便成了整个京城人人皆知的大人物了。

再加上林媛是三皇子义妹的事,不少贵妇人全都动了心思,想着要跟林家夫人好好地攀攀关系。

邀约的帖子一封接一封地往府里送,看着那些不认识的夫人们送来的帖子,刘氏的头都要大了。

林媛也发觉现在也到了刘氏了解京中规矩的时候了,所以,常嬷嬷上午给林媛几人教导完规矩之后,下午便给刘氏讲解。不仅如此,安乐公主还时常邀请刘氏过府去叙话,顺便给她说了说京城中的各位大人们之间的关系。

而皇帝题字的牌匾,赵弘德也以最快的速度做好送来了林府,看着那牌匾被高高地挂在了大门上,林媛脸上的笑容明媚艳丽,十分喜人。

林府这边异常热闹,对面姚府却是清冷极了。

姚含嬿在莫名染病,昏迷了四天之后终于清醒了,好不容易将身子养的差不多了,却又听到母亲孟氏跟她说起了林媛受封一事,顿时气血攻心气得脸色大白,再次躺倒在了床上。

孟氏又是心疼又是气怒,一边拿着湿帕子擦着她脸上的虚汗,一边开解道:“你想开些,娘知道以你的聪明才智定然是能够想出比那劳什子的活字印刷更厉害的法子。当初你认输也只是以为那个法子是夏征想出来的罢了,若是一早知道这法子是什么小村姑想出来的,你还能这样拱手认输?早早地想出更好的法子了。”

见女儿的神色依然颓废,眼神更是无神,孟氏蹙眉,心中暗道要不是女儿大病一场,她肯定要好好地骂上一场了。

心中这样想,但是嘴上还是柔声鼓励道:“不就是个印书的法子吗?女儿你赶紧养好了身子,想个更好的法子压压她,暂且先让她得意两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