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庶子(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名单是横着的,为了让每个人都看清楚上边的字,所以每个名字都写得十分大十分清晰,整个名单下来都快有五米了。

好不容易挤到最右边,田萱已经双手捂着眼睛不敢看了,嘴里还一直念叨着:“我肯定是在十名以后的,你们带我来前边做什么!我不要看,我会受打击的!”

林媛好笑地摇摇头,扯了扯同样紧张地不敢抬头的林薇,给了她一个鼓励的微笑。

林薇抿抿唇,深吸一口气,终于鼓起勇气看向了名单。

小林霜也轻轻念起了上面的名字:“陈乐瑶,吴含玉,林,林薇!”

惊呼一声,小林霜用力地抱住林薇的胳膊,兴奋地跳了起来:“二姐,二姐,有你啊!有你!”

林薇此时也看到了自己的名字,激动地笑脸酡红,也抱住小林霜和小河的胳膊高兴地跳了起来。

听到叫声,捂着眼睛的田萱也错愕地放了下来,抬起头看去,惊呼道:“天哪!林薇,你居然是排在第三个的!你好厉害啊!咦,罗三姑,田萱!我是第五个,我是第五个啊!”

田萱难以置信地伸高手臂指着名单上的名字,兴奋地眉梢飞扬:“我今年是第五,我又进步了,又进步了!”

看着抱在一起高声大叫的四人,林媛也高兴地合不拢嘴。

突然,林媛后背一凉,觉得有什么人在盯着自己。一回头,果然看到一个年轻女子正瞪着一双杏眼狠狠地盯着自己。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盯着正欢呼雀跃的林薇和田萱。

林媛眼睛微眯,顿时就猜到了这女子的意图,想来应该是名单上没有她,所以才会妒忌上了名单的林薇和田萱吧。

虽然对这女子没能入选有些同情,但是这样恶狠狠地瞪着别人也实在是太不理智了,有本事你也跟田萱一样好好练习入选啊!

毫不客气地回了这女子一个白眼儿,林媛上前拉着林薇几人进了绛烟阁。入选了的人是要去绛烟阁核实身份,并领一个小木牌的,上边会写着参赛人的号码。等到二月初二决赛那天,选手凭着小木牌上的号码进行抽签,抽到第几号就去几号桌前比赛。

这样完全随机的安排,就是为了不让参赛者有作弊的机会。

核实身份的地方有好几个,林媛几人应该是来得早的了,随便找了个小姑娘便开始核实起来。

没有林媛什么事,她就随意地看了看屋里的人,发现没几个认识的,就走到一边看绣品去了。

林薇特别激动,拿笔签名时都有些手抖了。而田萱不知道为何,刚刚还激动地流眼泪呢,这会儿进了绛烟阁,竟是心不在焉起来,一双眼珠子灵活地乱转,一会儿看看这边一会儿看看那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头一次来绛烟阁呢!

核实身份很快,两人拿着小木牌欢天喜地地不行,林媛适时地提醒了一句:“看见头两位参赛者姓什么了吗?没错,陈,吴,不用想,那两位肯定就是江南的了。你们两个啊,不要掉以轻心,硬仗还在后边呢!”

一说起这个来,田萱立马就垮了脸:“薇儿是第三名,她被选上的可能性大,我呢,我是第五啊,还有那个第四罗三姑,我可是记得她的,去年她就是第四,跟第三名相差无几,今年她肯定也进步了,那我能选上的机会,岂不是成零了?”

听她这么一说,林薇也心虚起来,看着这个罗三姑名字不怎么显眼儿,原来实力这么强悍,那她也不能懈怠了。

还有那个陈家的小姐……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林薇咬了咬唇,小手紧紧地攥住了手里的小木牌。

“公子,您要的名单。”小伙计笑嘻嘻地将写有名单的纸条交给陈若初,擦了擦刚刚在人群里被挤出来的汗。

陈若初接过纸条,又扔给了小伙计一个碎银子,乐得小伙计直说好话,走了老远了还高兴的不行。

看着小伙计那高兴的模样,陈若初脸上却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有钱能使鬼推磨,古人诚不欺我。

打开纸条,看到第一个名字时,陈若初嘴角浮起一个冷笑。再继续往下看,笑容变得更深了。

雅室里,陈乐瑶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站到窗边扒着头往下看了,江氏微微凝眉,再次将她叫回到桌边坐好。

“瑶儿,你就放宽心吧,凭你的技艺,至少也是第一名。”

陈乐瑶噗嗤一乐,笑道:“娘,都第一了还说至少。”

脸上虽然笑着,但是陈乐瑶眉宇间却是骄傲的:“那双面绣可是咱们江南独有的技艺,娘又特意找了人来教导女儿,女儿有自信,定然能够让绛烟阁的人大开眼界!”

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江氏宠溺地看着自己唯一的女儿,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你就放宽心等着吧。”

陈乐瑶抿唇,刚要开口便听到门扉开启,陈若初拿着一张纸条进来了。

“是不是名单?”心中早已焦急万分,但是在这个庶弟面前,陈乐瑶还是极力压制着内心的情绪。

陈若初淡淡看了她一眼,将纸条放到了桌上,而后自己又重新回到窗边,看似随意地看着外边热闹的人群。

陈乐瑶迫不及待地将纸条拿在手里,果然看到了自己的名字赫然排在第一个,顿时激动地挨到江氏的身边,叫道:“娘,你看,我真的是第一名!娘,你好厉害啊!”

江氏也看到了名单上的名字,眼角浅浅的皱纹深了几分,笑道:“哪里是娘厉害,明明是你厉害。”

欣慰地拍了拍闺女的小手,江氏再低头时看到了第二个名字,不禁蹙起了眉头:“吴含玉?她居然也能成第二?!”

听江氏这么一说,陈乐瑶也低头去看,果然看到自己名字下边写着吴含玉的名字,刚刚自己太过于高兴,竟是没有发现。

“她怎么也参加了?”陈乐瑶秀眉蹙得紧紧的,不由气恼道:“这个吴含玉会什么刺绣,整个就是个绣花枕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