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洞天(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吴含玉,江氏也是了解的,吴陈两家在江南时就不对付,此次皇商比赛更是彻底撕破了脸,现在陈乐瑶参加了绛烟阁的甄选,这吴含玉好巧不巧地也参加了,若是巧合的话,谁信?

“哼!”江氏不屑地嗤了一声:“你自己也说了,她只是个绣花枕头,有什么好担心的?旁人不知,你还不晓得?那吴含玉虽然出身吴家,可终究只是个继室所出的小姐,她上边还有两个原配出的哥哥呢,光是身份上她就比不上你,更别说其他了。”

陈乐瑶也稍稍平息了心中的怒气,一屁股坐回到椅子里:“理儿是这个理儿,可是这吴含玉的刺绣功夫在江南可是人人都知的,那可不是一般的差劲,怎么到了京城,她就成了第二了?难道京城的人都是手残不成?”

江氏噗嗤一笑,道:“连吴含玉那样的技艺都能得第二,不是京城的人不行,就是那吴家使了什么手段。左不过还有几日便是决赛了,到时候不就知道真相了?”

给了女儿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江氏这才将目光重新移到那张纸条上,不由地心生轻视之意:“若初,这就是你写的字?果然是庶出,连字迹都这样拙劣!”

听娘这样说,陈乐瑶也注意到那纸上的字迹,不由得砸了砸唇,再怎么说他们陈家也是江南的大户,即便是个庶子也不能只写出这样的字来啊,连她院子里做粗活的小丫头写得字都比他写得好!

不过,转念一想,陈乐瑶便释怀了:“娘,庶弟从小就是跟着丫头婆子们长大的,能识得几个字就已经很难得了,你还要求他成为书法家吗?”

江氏唇角微勾,她自然是不希望陈若初成为书法家的,他变得越差劲才越是好。

她只有一女没有生子,又因为善妒,陈府中连个姨娘都没有,若不是陈海刚趁她回娘家时醉酒宠幸了一个丫鬟,这陈若初是根本不会有的。再加上那丫鬟胆子小,有了身孕后就一直偷偷藏着,直到生下来了孩子才被人知晓。

一想起陈海刚让丫鬟婆子们偷偷养着这个庶子的事,江氏就恨不得要杀人。虽然陈海刚顾念着自己十多年来从未认过这个庶子,但是现在又将他带进京城,难保这父子两人没有别的想法。

想到这里,江氏再看陈若初时,便更加地看不顺眼了,一边起身,一边哼道:“不仅是跟着丫鬟婆子长大的,还是个丫鬟生的呢!真不知道你那个短命的娘是怎么把你生下来的!”

看着已经快要出门的江氏,陈乐瑶有些尴尬地看着陈若初,其实她也不是很讨厌这个庶弟,不过娘说了,他是来抢她的家产的,所以他们是敌人。

陈乐瑶咬咬唇,再次坚定地对自己说了一边“你们是敌人”便快步追上了江氏的脚步。

雅室里再次只剩下陈若初一人,他迷茫的双眼紧紧盯着街上的人群,找寻那个已经几个月没有见过的人影,好似完全没有将江氏母女的话听进耳朵里。

距离二月初二也就只要几天的时间了,林薇每日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房中练习着刺绣。江南陈吴两家的人她是比不上了,要想保住第三名就得把第四名那个叫罗三姑的女子给压下去才行。而田萱曾经说过,这个罗三姑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去年差点就被选上了。

林薇暗暗给自己鼓劲儿,今年一定要进到绛烟阁才行。

林薇忙活着刺绣,小河忙活着练刀工,而小林霜除了去济世堂,就是成天捣鼓她那些草药。林媛不知道她在做什么,不过还是提醒了她一下那位脸上有胎记的好心大姐的事。

本以为这么长时间了小林霜会忘记了,却不想小姑娘神秘地一笑,说自己现在忙活着的就是那位好心大姐的事。

既然如此,林媛也就放心了。

除了她们几人,刘氏最近也忙得很,不是去将军府跟安乐公主一起赴宴会,就是跟最新结交的几位夫人们聊天。刘氏性子柔弱,又素来不懂那些京城妇人们的眼底官司,林媛对此甚是担心。

不过好在有常嬷嬷和张妈妈这两人在一旁提点着,刘氏倒也没有吃过亏。更何况,她现在结交的几位都是跟安乐公主交好的夫人们,有安乐公主这层关系在,那些人也不会亏待了刘氏。

即便这样,林媛还是再三叮嘱过刘氏,像那些性子刁蛮嘴巴又臭的妇人们,还是离得越远越好。

大家都忙活着,林媛自然是闲不着的,之前她就让夏征去找一些人来等新酒楼开张时用。

这不,夏征已经把她交代的事情全都做好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好消息,琉璃的麻烦已经处理好了,顶多再有十天就能送到京城了。

这倒是最让林媛开心的事了,跟夏征说了会儿话,她就把自己前些天画出来的图纸拿给了夏征,笑道:“你那个怡然居可以关门大吉了,按照我这新图纸从新装修吧。”

夏征眉头一挑,好奇地打开了图纸,第一张图纸上赫然写着新酒楼的名字,他不禁念出了声:“洞天?洞天?”

连着低吟了三遍,夏征才抚掌一拍,连连叫好:“别有洞天!好名字!好名字!”

林媛勾了勾唇角,示意他接着往后看:“只看名字就这么稀罕了,你要是再看看后边的,岂不是要高兴地蹦起来?”

“好。”夏征神采奕奕,眼睛凉的很:“我倒要看看你这酒楼到底是个怎样的别有洞天!”

话落,便翻开了图纸一张一张地研究起来。

看着夏征这时而蹙眉时而欣喜的样子,林媛也有些忐忑。其实她这个酒楼的设计十分地大胆,若是放在她上辈子来用,恐怕都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更何况是在古代?

就在林媛忐忑不安的时候,夏征突然放下了手里的图纸,双眼圆睁,紧紧地盯着她,盯得她都有些心里发毛了。

咽了咽口水,刚要开口问,便听到夏征压抑着笑声地问道:“媛儿,我能把你的脑袋打开看看吗?你说这么好的设计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