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 败露(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里人不多,梁世友即便只是轻声呢喃也被大家听到了。

林媛挑了挑眉,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这家伙这么自信了,敢情这一桌子菜都是出自他人之手啊!

不过……

转念一想,林媛突然抬头看向夏征,这家伙刚刚那么反常,该不会是知道些什么吧?

“呦,梁师傅说什么?这菜是别人做的?他们是谁?”

夏征唇角勾出一个邪魅的笑容,将他原本就俊美的容颜衬托地更加魅惑。只是,在梁世友眼中,这个笑容却让他浑身一战。

“不是的,不是的,这,这些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若是让夏征和林媛只到这些菜都是他胁迫旁人做的,岂不是要将他就地扫出门去?

梁世友伸伸脖子,打定了主意,就是不承认找人代劳。

“啊?原来,真的是梁师傅你做的啊!”

梁世友的心思,林媛怎会不清楚?压下心中窃笑,她显得十分震惊,好像真的被梁世友的话给吓到了:“怎么会呢?梁师傅你的厨艺不是很好的吗,怎么还会做出这么……难吃的东西?”

难吃两个字彻底击打在梁世友的心上,将他心中最后一点儿希望敲碎。

是啊,他只想着不能承认找人代劳了,可是怎么忘了这一茬儿?承认了这东西是自己做的,那岂不是就等于承认了自己的厨艺不行?

“我,我……”

梁世友支支吾吾地难以言语,他该说什么?难道再说一次自己今儿是失误,再让林媛给他一次机会?别说是林媛了,就是他自己都不相信这样的谎话了。

低垂着头,梁世友已经蔫头耷拉脑了,他实在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再给自己辩解了。

只是他心里特别纳闷,早上的时候他明明把那几个人做的饭菜全都一一尝过之后,然后亲自端上了桌的,怎么会被别人掉包了呢?

眉头紧紧蹙起,梁世友猛然抬头,坚定而狐疑的目光看向肖掌柜。在这里,他最信任的人就是自己的姐夫肖掌柜了,所以他去后厨尝菜端菜的时候,只留了肖掌柜在桌边看守。若是掉包,就只能在他这里出问题了!

对,就是他!

“是你!”梁世友愤怒怨毒的眼睛紧紧盯着肖掌柜,若是眼睛里也能放出刀子,只怕此时的肖掌柜已经变得体无完肤了。

感受到梁世友的怒意,肖掌柜一愣,根本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

两人之间的眼底官司,夏征全都看在了眼里,一抹得意的笑容在唇角闪现,恰巧被坐在对面的林媛看到。

林媛挑挑眉,虽然不知道真实的过程是如何的,但是她却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夏征在暗中捣鬼。

既然梁世友已经承认这饭菜是他做的了,那之后的事也就不用再废话了。

林媛咳了咳,对他道:“梁师傅,既然你已经承认这饭菜有问题了,那我之前给你的建议,你觉得如何?”

之前的建议,无非就是让他降低身份去做帮工了,其实以梁世友这样的厨艺,就算是做帮工,林媛都不打算留下的。

而且,梁世友本就十分蛮横不讲理,他之前仗着自己的大师傅身份打压那些小帮工们,现在自己变成了帮工,脸上肯定过不去。

果然,正如林媛所料。

梁世友抿抿唇,将身上的围裙一解,往桌上一扔,瓮声瓮气道:“让我去做帮工?我宁愿离开!”

林媛挑挑眉,他这决定真是太合她的心意了。

不过嘛……

“等下梁师傅……”

不等林媛说完,梁世友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当先抢道:“东家,你不用再说了,我是不会留下来的。当然,若是你肯改变主意让我继续做大师傅的话,我想我还是会考虑一下你说的……”

噗!

夏征差点将口水喷到梁世友的脸上!

林媛也忍不住扶额,打断了梁世友的话:“梁师傅,你是想多了。”

嘎一声,梁世友还未说出口的话顿时卡在了嗓子眼儿,不上不下,差点噎死。

看着梁世友这样子,林媛暗暗摇头,拍了拍手,水仙立即转身去马车里将账簿抱了过来放到了桌上。

看到那账簿,肖掌柜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身子也不由自主地打起战来。

梁世友好像还有点弄不清楚状况,狐疑地看着那几本账簿,极力想要弄明白刚刚不是还在说自己要离开的事吗,怎么一下子就转到了账簿上了?

看了两人脸色一眼,林媛勾唇拍了拍账簿,似笑非笑地看着肖掌柜:“肖掌柜,你是不是该跟我说些什么?”

被林媛点名,肖掌柜脸色更难看了,额头上连冷汗都冒出来了。

梁世友也察觉到肖掌柜的不对劲了,好奇心胜过了刚刚的愤怒,忍不住用胳膊拐了拐肖掌柜的身子,小声问道:“姐夫,你怎么了?这是咱们铺子里的账簿吧?东家干嘛要问你?哎?姐夫,你说话啊!”

肖掌柜紧紧咬住了牙关,真想把这个聒噪的小舅子给踢到一边去。可是他又不敢,若是真的踢了,他家那个母老虎肯定要把他扒光了衣裳丢到院子里冻成冰棍!

“肖掌柜?肖掌柜?”看肖掌柜有些走神,夏征挥着手在他面前晃了晃,直到他的眼睛回了神才笑着续道:“哎呦,肖掌柜怎么不说话了呢?我听说你昨晚上在家里说得挺热闹的呢!”

一听他说起昨晚上,肖掌柜的嘴唇都开始哆嗦了,回了回神,肖掌柜也不等林媛再次问起,忙不迭地跟她承认了。

“东家,我,我对不住你,这些账簿,有问题。”

刚刚还疑惑地看着夏征的林媛,顿时睁大了眼睛,自己铺垫了那么多都没能让肖掌柜开口承认贪了银子,怎么夏征只说了一句看似是玩笑话的话,就让肖掌柜改了口?

肖掌柜弓着背,神情好似又老了十岁,絮絮叨叨地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说了出来:“是我见钱眼开,看夏大公子每次来怡然居都不怎么关心账务,就起了邪念。我跟他说账房先生不中用,挑唆他将账房先生辞退了,然后我自己来管账,这样就没人能管得了我了。我以为夏大公子不管账,这事就会一直瞒下去,没想到,没想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