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 拼了(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番客套之后,小姑娘终于将今日比赛的题目说了出来:“各位,今日比赛的主题是,美食。开始计时。”

朱唇轻启,台下一片哗然。

美食?这题目也太不雅了吧!

正品茶的程夫人噗地一声差点被呛到,瞪了一眼暗自得意的程皓轩,程夫人真想将手中的茶杯扔到他头上!

美食,美食,不就是没有同意他去拜师学做菜吗?居然在这里将她一军!

真是可恶!

深知程皓轩本性的林媛和夏征却是齐齐笑出了声来,想当日这家伙竟是为了两根土豆丝儿是否一样粗细而拿出尺子测量就知道,他什么都干得出来!

虽然说这题目不雅,但是倒也不难。

田萱眨眨眼睛,小声嘟囔了一句:“美食?难道我要绣一堆黄瓜?咦,黄瓜身上全是刺儿,太难了!”

不仅是田萱,其他几个已经参加过比赛的女子也暗自嘀咕起来。

“今年的题目怎么这个样子,去年不是让绣雪景吗?我还特意将各种梅花寒松好好地练习了一遍呢,你怎么今年又改成这样的了?”

“美食,美食?得色香味俱全才行啊!”

将视线从茶楼上收回,林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从脑海里将自己要绣的图大致构思了一下,开始动手配线。

“二姐加油!”看到林薇开始动手了,小林霜激动地大叫了一声。

夏征也暗暗点头,对有些紧张的林媛笑道:“放心吧,这题目对大妹而言一点儿也不难,整日吃你做的饭菜还能不会?”

这话倒是真的,凭林媛的手艺,她做出的每一道才都堪称绝品,美食二字自然当得。

再加上林薇日渐成熟的双面绣技艺,只要今日的比赛不怯场不失常,绝对是十拿九稳。

思量间,陈乐瑶等人也开始动手配线了。

见大家都开始了,田萱咬咬唇,扭头深深地看了一眼歪着身子坐得不成正行的程皓轩,也开始动手配线了。

反正这次已经是最后一次参加比赛了,不管能不能进入绛烟阁,她都拼了!

别人都开始了,只有坐在最前边的吴含玉神色有些慌张,朱唇微微抿起,秀眉更是紧紧蹙着。

不少看到她的人都以为她是身体不舒服才会这样的,但知道真相的林媛十分清楚,这吴含玉恐怕不像大家想象的那么多才多艺。

她瞧了一眼挂在台子边上展览的署名吴含玉的绣品,唇角微微勾起,这绣品貌似是吴含玉的“超常发挥”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部分人已经绣出了个大概轮廓了。一个时辰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是若是想要在一个时辰里绣成一幅十分复杂的绣品,那是没有可能的。

幸好今日天气不太冷,而且因为有不少人围着,大家都没有觉得有多么冷。

江氏心疼女儿,十分体贴地让丫鬟给女儿送去了早就准备好的参汤。

刘氏和田夫人也将为林薇和田萱准备好的参茶送了过来,小林霜和小河自告奋勇送去了台上。

对面茶楼里,陈海刚着管家又送走了一位访客,脸上神采飞扬,兴奋异常。

“若初,这次蝉翼能够大获成功,多亏了你的点子。”

看向在窗边站定的陈若初,陈海刚连连点头,没想到这个庶子也是有几分能耐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点子竟然让他们最新研究出来的蝉翼这样受欢迎,这不,连半个时辰都没有,就已经有七户贵人前来下订单了。

陈若初温柔的目光定格在比赛台上的某人,唇边笑意不减,语气却是异常的冷漠:“这还得多亏了母亲,若不是她瞧出了吴家小姐有问题,孩儿也不会想到这个法子。”

说起这个,陈海刚笑意更浓,破天荒地给这个从未用正眼瞧过的庶子倒了一杯茶:“哼,那个吴天立不是得了皇商吗?现在我有流光锦又有蝉翼,我看他们吴家还能奈我何!哈哈,好你个吴天立,不就是抱上了二皇子这个后台吗?就算我陈海刚没有后台,照样能把你的生意挤垮!”

一直关注着比赛的陈若初闻言转过了身来,眼神也由温柔变得淡漠,轻道:“父亲,有句话儿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但说无妨。”陈海刚心情大好,抿了一口茶水,高兴地对陈若初点点头。

陈若初浓眉挑了挑,道:“请恕孩儿直言,吴家如今有二皇子撑腰,就算我们将他们的生意挤垮了,只怕以后倒霉的还是我们。”

“什么我们!”

不等儿子说完,陈海刚已经黑着脸驳斥了:“身为生意人,自然就要以生意为主,谁的东西好谁说话!哪里有比较谁后台硬的道理?你这孩子什么都不懂还妄想来教训为父,真以为自己想到了一个无足轻重的点子就得意了?为父现在就提醒你,在经商这条路上,你还嫩得很,甚至你母亲长姐都比你要通透的多,你还是好好学学吧!”

陈若初眼皮微微垂了垂,十分恭顺地点头道:“父亲说的是。”

“嗯,明白了就好。”对于儿子的态度,陈海刚十分满意,觉得自从这孩子离家出走归来后,好像变得恭顺听话得多了。

“好了,有时间就好好练练你的字,为父听你母亲说了,你那字迹实在是难以拿得出手,以后为父如何放心将陈家的产业交给你?”

陈若初眉头微蹙,心中冷哼一声,就知道那个长舌妇会去告状,不过不让她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也是好事一桩,让她们摸不透才好。

“是父亲,孩儿记住了。”恭顺地拱了拱手,陈若初低眉顺眼地答应了。

陈海刚心中满意,看了眼窗外簇拥的人群,微微抿唇,起身离开:“过几天新铺子就要开张了,为父还有些事要忙,就先走了。你姐姐的事,就由你操持吧!”

看着陈海刚离开的背影,陈若初心中百感交集,以前年纪轻,他还以为父亲是真的心疼嫡出的陈乐瑶,可是今日一看,在他心里子女的事永远都比不上陈家的生意重要。

“真的不找个后台吗?”陈若初唇角微勾,在这件事上对刚正不阿的父亲实在不敢苟同。

正想着,外边突然喧哗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