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 掩盖秘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这个成像完全靠铜镜看自己模样完全靠猜测的时代,林媛的镜子可谓是异类。为了不让更多的人知晓,林媛只是让夏征和林毅跟随她进到了地窖里去看成品如何。

林毅跟着进去完全是因为夏征一个人难以将那三尺见方的沉重琉璃翻过来而已,却不想,一直僵硬脸的林毅竟是因此而被大大地震惊了一把。

小心翼翼地将镜子从桌子上抬起,再放回到铺了厚棉被的桌子上,整个动作只不过是几息之间完成的。

“哎呦,怎么这么沉啊,我这英俊的胳膊都快要抽筋……唔!”夏征只是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桌上平滑的镜子,尚未说完的话便噎在了嗓子眼里出不来了。

放好镜子后正要转身离开的林毅有些好奇地回了回头,迈出去的脚瞬间僵住了,呈现出一个古怪而滑稽的姿势。

林媛对这两人的反应十分满意,她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不然,自己费心费力弄出来的镜子也实在是太低廉了。

“怎么样?这下终于承认我没有大夸其词了吧?”林媛得意洋洋地往镜子前探了探头,果然见到了自己俏丽的小脸儿,明亮的眼眸,甚至连近日来因为着急上火而在额头上长出来的小疙瘩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一边低着头用手指头挤了挤那个已经长熟了的小疙瘩,一边咕哝着嘴巴念叨着:“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紧张这些琉璃了吧?哎哎哎,主要是我这东西实在是太过金贵了,要是落在了旁人手里,肯定要把我的所有……哎!你们俩干什么呢!别挤我啊,哎呦,我还没照完镜子呢!”

摸着被林毅挤得有些疼的胳膊和肩膀,林媛一脸怨念地看着夏征主仆二人在镜子前搔首弄姿的嘚瑟模样。

说搔首弄姿简直都是抬举他们了,不知道的人见了,肯定以为这两人已经神经错乱,彻彻底底地变成了毫无头脑的小傻瓜!

“哇,这个英俊又帅气的人真的是我吗?瞧瞧,瞧瞧,我就说嘛,整个京城都没有我夏征长得这么帅的人了,看爷这眉毛,一个字英气!看爷这鼻子,两个字帅!还有爷这嘴巴、下巴……”

听着夏征这自恋又嘚瑟的话,林媛忍不住扶额,这家伙终于在明亮如水的镜子面前现了原形了,看看,连五以内的数数都不会了,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把福满楼开得那么大的!

“啊!啊!啊!”

正想着,忽听得一个震耳欲聋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声从夏征口中传出,惊得林媛浑身一个哆嗦,正以为他遇到了什么麻烦急急忙忙要去查看的时候,林媛已经被他下一句话震出了内伤,当场倒地。

“天哪,爷的鼻子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黑乎乎的东西!这是什么!是什么!咦!好恶心啊,跟蝇子拉出来的屎一样!”

林媛揉了揉被摔疼的屁股,踉跄着从地上爬起来,无奈道:“爷,那是黑头!你已经长了不止一天两天了,难不成你都不知道?”

“黑头?!”夏征蹭地抬起头来,两根食指还以相对的姿势放在鼻头上,指尖似乎还沾着什么可疑的黑乎乎的东西。

点点头,林媛不打算再跟他纠结黑头的成因以及消除办法,毕竟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地。更何况,夏征的黑头根本不算严重,若不是他因为太好奇都将自己的脸贴在了镜子上,根本不会发现鼻头那几个稍稍比毛孔大了一丁点儿的黑头的。

可是看着夏征那如临大敌誓死要将黑头消灭干净的架势,林媛当机立断,一把将贴在镜子上的夏征和整个身子几乎都已经趴在了桌子上摇头晃脑着的林毅给赶到了墙角里,而后双手叉腰,义正言辞地开始给他们训话了。

“现在我有几句话要说……哎哎,看哪呢?看我!再看镜子我就把你化成水涂在琉璃上边!咳咳,行了,我要说的也不多,就三点,第一,现在你们终于相信我了吧?怎么样,是不是该有点掌声啊?”

她等这一刻早就激动地难以自持了,要不是为了在这两个“土包子”面前保持自己优雅的姿态和骄傲的模样,她相信,趴在桌子上仔细盯着自己脸蛋儿看得人就不是夏征和林毅了。

虽然之前她在铜镜、河水里不止一次看过自己的模样,但是今日这样清晰地看到还是头一次,不得不说,这个林媛的皮囊还真是美,满脸的胶原蛋白,肉嘟嘟滑腻腻的,除了额头上长出来的那两个小疙瘩,整个面皮上连一个黑头都没有。

不行不行,等她把镜子做好之后,一定要抱着镜子睡!犯花痴了都不用再去看什么小鲜肉,直接看看自己就好了嘛!

心中窃笑了两声,待林媛回过神来才发现夏征和林毅果然涨红了脸激动地鼓着掌,这恨不得将双手拍成酱猪蹄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咳咳,好了,你们的热情我已经感受到了,现在我们来说第二件事。”

竭尽全力地压了压自己心潮澎湃的心情,林媛勾着唇,竖起了两根手指头:“第二件事嘛,很简单,今日你们的所见所闻,都给我咽回到肚子里,不论是谁都不能透露半个字出去,即便那人是你的亲爹亲妈,你的梦中情人,甚至跟你有过命的交情的拜把子兄弟,也不能说!记住了没有?”

夏征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而后弱弱地举起手来,有些委屈地说道:“媛儿,那我能跟你说吗?你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啊,不跟你说的话,我会睡不着觉的。”

林媛:“……”

她这镜子果然是照妖镜啊,只是一下就把夏征的弱智本性给照了出来,看来以后还是少让他照镜子的好。

林媛掰着手指头,说起了第三件事:“第三,也是你们最关心的事,只要你们不将此事泄露出去,我会给你们送一块做好的菱花镜作为报酬,特别是林毅,感谢你这两日尽心尽力地守在这里,还打跑了两个小毛贼。”

被林媛这么一夸,林毅原本有些僵硬的脸顿时精彩了许多,又是激动又是兴奋,当然林媛清楚,他兴奋的原因不是被自己夸了,而是能够得到一块镜子。

“下面我来说第四件事……”

不等林媛说完,林毅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不是说要说三点吗,怎么又出来个第四件事?”

林媛抽了抽嘴角,面色尴尬地反击道:“我又临时想出了一件事,不行吗?别说话,你要是再开口,就没有你的镜子了!”

林毅面皮抖了抖,看了一眼那明亮地微微有些反光的镜子,终究是咽下了尚未出口的话。

挠了挠头,林媛也不再纠结第几件事的问题了,索性说道:“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如何将这么大块的镜子切割成小块。”

她总不能每天抱着这么大一块镜子照吧?实在是不方便了。

说起这个来,夏征的智商瞬间回到了原位,拍着胸脯道:“这件事不用你担心了,爷早就想到了。”

原来夏征在派人去西域购买琉璃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如何将琉璃分割的问题,所以,在那边的时候又花了银子购买了琉璃匠人们切割琉璃用的专用工具,并且学到了切割的方法。

在西域,琉璃是个十分普通的东西,切割方法也并不是秘密,所以夏征才会这么容易地让手下人学到了方法。

听他这样说,林媛便放心了,回头看着这一大块儿琉璃,她已经想到了该如何切割了。

依然让林毅守在地窖门口,嘱咐好他不许任何人进入,就连刘丽敏几人也不行,林媛便跟夏征一起出了何家村。

夏征调头去了夏家大营寻找他之前派去西域并学到了切割琉璃方法的几个暗卫了,而林媛则回到了林府找林家信要他做好的那几个镜框了。

“爹,你干什么呢?”

一进书房,林媛便看到林家信正坐在台案前,低着头专心致志地雕刻着什么。被林媛冷不丁一叫,林家信的手哆嗦了一下,要不是有这么多年的雕刻本领在身,恐怕眼前这个物件都要被他雕坏了。

抬起头来看了林媛一笑,林家信放下了手里的凿子,另一只手扬了扬,笑道:“还不是你小妹,非要让我给她雕几个小盒子,连图纸都给我画好了。”

小林霜的?

林媛好奇地拿起桌上的图纸瞧了瞧,先不说画功和线条了,只说这上边画着的小圆盒子,林媛就觉得十分眼熟。

拿起旁边已经雕刻好了的一个小盒子,林媛打开盖子又合上,如此反复了两三次,才皱着小鼻子咕哝了一句:“怎么这么像装胭脂水粉的盒子呢?”

“哈哈,因为这就是装胭脂水粉用的啊!”

林家信好笑地看着大女儿:“你妹妹说了,她买的那些胭脂用的盒子太丑了,想要让我给她做几个好看的,这不,就把图纸给我拿来了。啧啧,这小丫头,不是我说她,就这样的画功真的比市面上卖的那些盒子好看吗?”

想着小林霜来找自己时那煞有介事的小模样,林家信就掩不住唇角的笑意,三个闺女一个比一个有出息,小闺女这么小居然都知道臭美了!

把玩着手里的小盒子,林媛突然就想起了这几天小林霜和老烦闷在房间里鼓捣的那些草药,难不成这两人是在做胭脂水粉?看来这两人是打算进军化妆界了啊!

对于胭脂水粉这些东西,林媛向来是不上心的,也就没有再打问这些事。她将林家信做好的那几个镜框用包袱小心翼翼地包起来,而后跟水仙一起搬到了外边的马车上。

银杏留在怡然居教导那些小姑娘们学习仪态了,而林媛又不放心将这些镜框交给旁人,就索性自己动手搬了。

除了镜框,她还跟林家信要了不少宣纸,还把自己用来画图的自制的炭笔也带上了。

当她做完这一切回到何家村的地窖里的时候,夏征已经带了两个人等在地窖门口了。没有林媛的允许,他没有让这两个人进去,即便这两人都是夏家军的暗卫,但是毕竟是受命于夏远和夏臻的,跟林毅不同,他终归还是不放心。

夏征的用心,林媛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先让林毅带着这两个暗卫去外边马车上搬镜框,而后从水仙手里将那一大卷宣纸抱了过来。

夏征随手便接过了宣纸,一边跟她说着话一边进到了地窖里。

“掌握了琉璃切割技术的人不止这两个,不过,这两人是掌握最熟练的,咱们这镜子太金贵了,我可不想前功尽弃。”

若是因为切割出现了问题而毁掉了这一大块镜子,可就太不值当得了。

林媛心里明白,说着话的功夫她也不闲着,地窖里有现成的水桶,她先把抹布浸湿了,然后在镜子表面均匀地擦了一遍。

夏征又好奇又纳闷,这镜子明明干净地不行不行的,怎么还用擦呢?

就在他纳闷的时候,林媛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他惊讶。

只见林媛从他手里拿过了宣纸,趁着镜子上的水渍还未干,便将宣纸小心翼翼地覆盖在了镜子上边。宣纸虽薄却不透,湿了以后便牢牢地粘在了镜子上边,将原本能够清晰显示画面的镜子结结实实地遮住了。

看到这里,夏征若是还不明白就真的成了弱智了,原来林媛是用这个方法来盖住能够成像的镜子,这样一来,就算有外人看到了也不会知道这纸下边是什么样的了。

他之前还在思索怎样让那两个暗卫闭紧嘴巴不将今日的事透露出去,现在一看,不禁自嘲地摇了摇头,何须费劲去威胁那两个暗卫?只要让他们看不到镜子的真面目不就行了?

除了镜子的正面用宣纸覆盖,反面也做了工夫。林媛之前便让周管家帮她准备了一些工匠们给家具上色用的颜料,这种颜料虽不如油漆结实,但是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掉色。将这些颜料涂抹在银水的表面,别人就不会知道这镜子上到底涂抹了什么东西来成像了。

如此一来,镜子成像的奥秘再没有人知道。

------题外话------

明儿恢复八点更新~

感觉这篇文到了厌倦期了,而且这篇文已经到了收尾的时候,所以,争取万更到完结~

姑娘们千万不要问我具体还要多久完结,因为以我的尿性,永远都是说得比做得好听,咳咳~

开始收尾了,之前埋得坑和隐线会一一填满,伏笔也会解释清楚。另外,文中还有几个配角是未成年,所以感情的问题恐怕不能在正文里一一解释清楚,不过会有番外,等完结的时候,大家有想看的番外可以留言给我,我会尽可能地满足大家的~

说到完结还真有点舍不得,不过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新文也已经在筹备了,大概三月底开坑(暂定),同样是种田,只是女主的身份变了,还记得之前在题外跟你们说过那些新文的事吗?不妨猜一猜新文女主的身份哦,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