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 十倍聘礼/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待这一切都准备就绪之后,林媛才示意夏征可以让林毅和那两个暗卫进来了。

直到此时夏征才知道林媛这样做的用意,不禁对她的细腻心思更加赞赏。

镜子上的染料和水很快就干透了,林媛从那十几个镜框里随手拿了一个出来放到了镜子上,而后用自己的炭笔在宣纸上比着镜框画了它的大小轮廓,这样,一个镜框里所需要的镜子大小就出来了。

林媛目前要做出来的镜子很多,田惠成亲,她的镜子肯定是少不了的。有了田惠的,当然就不能少了田萱的。除了这两姐妹之外,还要给林媛姐妹四人,刘氏,刘丽敏,赵素新郑如月妯娌二人,外婆范氏,当然也不能少了安乐公主的。不仅是女子,她还答应了要给夏征和林毅每人一个。

这样粗略算了算,光是送人的镜子就得有十来个。而眼前这一块三尺见方的镜子上,满打满算也只能做出六个镜面来。

林媛耸耸肩,只好让夏征改天再去把那个聋哑的铁匠人叫来,反正她现在有这么多琉璃,不妨就多做一些镜子,除了用来送人的,多余的镜子可以用来放在她的洞天酒楼里。至于剩下的那些琉璃,她也要细心琢磨一下,看什么样的造型才能又精致又美观。

虽然那两个暗卫很好奇眼前的东西是什么,但是,身为暗卫,最大的职责就是遵守命令,没有夏征和林毅的命令,两人谁都没有乱说话,更没有偷偷撕开宣纸看里边是什么东西。

用来切割镜子的工具是个十分精巧的东西,造型很奇怪,不过跟琉璃接触的地方好像是装了什么特别的东西,只见暗卫轻轻一拉,镜子上就有了一道浅浅的痕迹,而后再用巧劲一掰,那圆形的镜子便从大块镜子上分离开了。

见林媛好奇地盯着暗卫手里的切割工具,夏征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骄傲,嘚瑟地挑挑眉:“是不是很好奇那个是什么?来,求求爷,爷就告诉你。”

林媛侧脸瞧了他一眼,果然在他脸上看到了“快求我快求我”的闷骚模样。

撇了撇嘴,林媛不甚在意地说道:“不就是钻石吗?”

钻石?那是什么?

夏征纳闷地眨眨眼睛,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疯狂起来,连笑声都因为激动而差点破音:“哈哈哈哈,终于也有你不知道的东西了!哈哈,不是钻石,不是钻石!”

“那就是金刚石。”

“嘎!”正扯着嗓子大笑的夏征被这轻飘飘的三个字噎得差点吐血,他使劲咳嗽了好半天,才瞪着眼睛像是看异类一般瞪着林媛。

而一边正在专心致志切割琉璃的暗卫也忍不住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好奇地看着林媛,毕竟在大雍还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切割琉璃用的是什么工具。因为从西域流传过来的琉璃制品,基本都是完工了的工艺品,像林媛这样只要原材料的人真是太少了。

一是难以得到,二是弄来了也不会切割,若不是夏征提前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们今日都要抓瞎了。

看着几人怪异的目光,林媛噗嗤一乐,脑袋瓜儿也飞速地转着,随口便扯了个谎:“哦,我也是看书才知道的。”

“什么书?我也要看看。”夏征抚着自己的胸口,顺了两口气十分认真地看着林媛,俨然一个爱学习的好宝宝。

林媛抽了抽嘴角,道:“就是,就是以前在林家坳的时候,去隔壁陈柱子家看到……”

“停!不许说了,我不看了!”一听到陈柱子三个字,夏征脸上的认真模样立即变了,醋坛子再次成功打翻。

闻着地窖里浓浓的醋味儿,林毅和两个暗卫十分有眼力劲儿地继续埋头干活了。

林媛摸了摸鼻子,她不是故意把陈柱子揪出来的,只是自己在认识夏征之后几乎跟他形影不离,只能说认识他之前的事了。

六个镜子,这两个暗卫切割地很快,一个时辰便都完成了。

将那些椭圆形的镜子放到一边后,林媛看着桌子上被切割地七零八碎的下脚料们犯了难。为了最大限度地利用琉璃,刚刚在画轮廓的时候,林媛是错开画的,这样留下的下脚料很不规则,再加上暗卫切割时为了更好地动手,多多少少已经将大块的镜子切坏了。

如此一来,剩下的边角料最大的都没有巴掌大小,想要做个随身携带的小镜子都不行。

可是扔掉吧,又实在是太可惜了,毕竟每块镜子的背面涂着的都是银子啊!

“那个,姑娘。”一直没有开口的林毅突然清了清嗓子对林媛道:“这些下脚料,姑娘若是没用了,能否给我?”

林媛挑了挑眉,在她的印象里,这个林毅向来少言寡语,而且对任何东西任何人和事都不怎么上心,怎么今儿对这些镜子这样热切了?

被林媛看得有些脸热,林毅微黑的脸颊上绯红一片,眼睛也不自觉地开始没规律地转悠了:“那个,我,我想送人。”

呦!这次还不等林媛开口,夏征就先哎呦了一声,就连那两个暗卫也表情古怪地看着自己的副统领。

不怪几人想岔了,主要是林毅此时的表情完全就跟要去见小相好一样。

只是林毅这个神经大条的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犹豫了片刻终于开口了:“其实,我是想把这东西给大帅送去。”

大帅?夏臻?

两个暗卫的表情更加古怪了,天哪,真是没有想到,副统领居然跟大帅之间还有这么,这么难以名状的小秘密?

夏征和林媛有些明白过来了,这些镜子对于女子来说只是臭美而已,而对于男子,特别是军营里的男子,就有了另外一个用途。

果然,两人便听到林毅继续说道:“二公子没有经历过打仗,自然不知道战场上的凶险,而对于斥候来说,最大限度地刺探到军情而不引起敌军的察觉是非常重要也特别困难的一件事。所以,我打算用镜子……”

后边的话他没有说完,但是林媛和夏征都已经明白了,镜子是可以反光的,而且成像的效果比铜镜不知道好了多少倍,把镜子装在瞭望镜上,就可以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看到敌方的军情。就像后世的潜水艇一般,林媛记得,在她上小学学习镜子的反光时曾经做过这样的小实验。将两块镜子以特别的角度和形状安装在Z形的圆筒内,就能在下方看到上方的景象。

看着桌上那些大小不一的镜子碎片,林媛突然觉得自己刚刚的确是在暴殄天物,在这个时代,什么骄奢淫逸永远都比不上人命重要。那一块小小的镜子,或许就能拯救一个斥候的性命,甚至还会决定了一场战争的胜负。

原来副统领是这样想的啊!

两个暗卫恍然大悟,其中一人不自禁地低喃了一句:“早知道这东西这么有用,当初就是拼死也不能让他们劫走了我们那一车琉璃啊!”

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地窖里此时静寂地只能听到呼吸声,林媛自然是听清楚了的,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车?居然被劫走了一车?!”

夏征暗暗瞪了那两个暗卫一眼,笑眯眯地安抚道:“没事,只是在路上遇到了西凉的盗匪,交的买路财罢了。哎,不交的话就得牺牲好几个暗卫,我总不能……”

“对,人命比钱财更重要。”对于这一点林媛十分赞同,便不再纠结这一车琉璃了,不过她却在心里将劫走了自己满满一车琉璃的盗匪给狠狠地诅咒了一番。

对于林毅说的这件事不用再思量了,林媛脸上的表情异常认真严肃,指着墙角边那些尚未加工过的琉璃道:“那些边角料能做什么?一会儿,你们三个就把剩下的所有琉璃都运到夏家大营里去,铁匠人就在军营里,有他在,有你在,你想要多少镜子都行。”

听林媛将所有的琉璃都贡献了出来,林毅震惊地合不上嘴巴了。而那两个暗卫也在经过一次又一次地震惊之后彻底地没了声儿,别人不知道,但是他们却是清楚的,这些琉璃从西域运到大雍,中途经历了多少艰难坎坷,可是现在林姑娘随口一句话便都给送人了!

在经过方才的震惊之后,林毅率先反应了过来,黝黑的脸上满是激动和欣喜,他就知道,林姑娘虽然爱财,甚至彪悍,但是她的心地是善良的。

“不不,姑娘,我们用不到这么多的。”林毅摆着手,指着地上那些因为运输而有些破损的琉璃,说自己用这些就可以了。

而夏征也又心疼又欣慰地摸着林媛柔软的长发,笑道:“把这些都给他们,你是想让每人分一块镜子边打仗边臭美吗?军营里的斥候是有限的,需要的瞭望镜自然也是有限的,这么一块儿镜子差不多就够用了,不用全都给。”

是这样吗?林媛眨着眼睛有些懵懂,毕竟她没有去过军营,不过,不用把琉璃全都贡献出去,她也是很高兴的,毕竟这东西在大雍可是有价无市的,再想弄些琉璃又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最终的结果就是林媛送出了一整块琉璃,顺带把地上那些破损了的琉璃也让林毅带走了。

林媛早就已经迫不及待地要把切割好的镜片装进镜框里了,也就没有心思再理会夏征和林毅了。

趁次机会,夏征悄没声儿地溜出了地窖,对等在一边的林毅吩咐道:“回去了跟大哥说,若是他有能力便自己派人去西域运琉璃吧。不过,别怪我没有提醒他,爷在西凉的暗桩和上次运送琉璃的暗道,被那个西凉太子给拔出了一大半,若是他真的有心要琉璃,就自己找路吧!”

看着夏征这忽而心痛忽而不在意的模样,林毅的嘴角抽啊抽,上次运送琉璃的确损失了不少,而且西凉太子狡诈如狐,既然已经被他劫走了一车琉璃,想必下次再想运就麻烦地多了。而鬼点子多如满天星的夏二公子,显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是,公子。”林毅无奈抱拳,看来只能让大帅亲自出马了。

可是就在林毅转身准备回军营搬救兵的时候,夏征的一句话让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

“听说大哥在城外的那处别院风景不错,若是用他来交换的话,我没准儿能想出一条别的安全通道来哦!”

原来是看上了大帅在临江的那个别院!

林毅感觉自己的整个面皮都在抽搐了,都说西凉太子狡诈如狐,可是他却觉得他们的夏二公子比狐狸还要狡猾!

再回到地窖里,林媛正叼着两根小钉子趴在地上,只见她一手拿着小锤子,一手捏着一枚小钉子,小心翼翼地钉着一个镜框。

夏征饶有兴趣地倚在墙壁上,笑着调侃道:“行啊,爷这哪里是娶了一个媳妇儿?爷这是把厨子、木匠、军师都给娶进门了啊,哈哈,爷真是赚翻了!”

正埋头钉钉子的林媛面皮抽了抽,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咕哝道:“所以,聘礼也是三倍!”

“三倍而已,十倍爷也拿得出来!”一边说着,夏征一边笑着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林媛身边,将锤子和钉子接过来,按着镜框上标好的记号钉了起来。

这木匠的活儿他还是头一次干,不过钉钉子而已,倒不是很难,只是得小心不要把木板那边的镜子给破坏了。

林媛紧张地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眼前这一车琉璃可是两车琉璃的价钱,若是坏了一块儿可真够她心疼好几天了。

“哎小心!”

“啧啧,放心吧,爷的技术肯定过关,绝对不会让你,哎呀!”

“啊!我说什么!一定要小心小心,你看,还是钉歪了!”

“别急别急,我看看!哎呀没事,只是歪了而已,没有弄坏镜子,幸好!哎哟,你掐我干什么?”

“哼,你要是再不小心,我还掐你!弄坏一下就掐一下!”

“呀,我又弄坏了,这可怎么办?瞧瞧,掐还是不管用的,要不你亲我一下?鼓励鼓励嘛,奖励肯定比惩罚管用!”

“切!想得美!”

“是啊是啊,我不光想得美,人也长得很美啊!快来亲一下嘛,快来嘛……”

两人在地窖里捣鼓了好半天才把那六个镜子全都钉好了,虽然夏征的技术不是很高级,但是没有一块镜子被弄坏了,还是很让林媛高兴的。

在没有送人之前,镜子上的宣纸便没有揭下来。将水仙唤进来,林媛便让她小心翼翼地将蒙了小包袱的镜子搬去了马车里,准备等下运回京城去。

刚走到前院,便见刘丽敏迎了上来,这几天她忙活着镜子的事,都忘了问刘丽敏给将军府送酒的事了。

听林媛问起,刘丽敏抿着唇轻笑道:“放心吧,公主对我的酒很是满意,我已经把那两大车果子酒都送过去了。公主还说,等到夏大公子成亲当日,还要邀请我这个老板娘过去做客呢!”

能够得到安乐公主的邀请参加喜宴可谓是天大的幸事,更何况是刘丽敏这样毫无身份背景的人。不过,安乐公主应该是知道了刘丽敏和刘氏之间的关系才让她前去的。

不管因为什么,能够得到安乐公主的亲自邀约都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待遇,她相信,刘丽敏以后在京城的日子不会难过,至少那些想要刁难她的人,看在安乐公主和将军府的面子上是不敢来招惹的了。

只是,这样幸运的事,林媛却没有在刘丽敏的脸上看到多么激动的表情,这要是放在以前,刘丽敏肯定会在接到邀约后第一时间来告诉她了,而且就算没有欢呼雀跃,至少也会兴奋地脸颊通红。

“小姨,我觉得你变了。”看着刘丽敏眉宇间若隐若现的愁思,林媛有些担忧地蹙了蹙眉。

冷不丁听到林媛这样说起,刘丽敏勉强笑了笑,看了一眼等在不远处的夏征,有些羡慕地摸了摸林媛的头顶:“不是小姨变了,是小姨长大了。”

是啊,长大了,不仅懂得了等待的愁苦,亦明白了单恋的痛楚。

“媛儿,当你喜欢一个人,而那个人又刚好也喜欢你,你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吗?好好珍惜吧,夏征是个很好的男人。”

看着刘丽敏略微落寞的背影,林媛终于明白她遇到了什么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没有再从小姨的嘴里听到“不嫁人”这三个字了,甚至以前那个见到别人恩恩爱爱就嗤之以鼻的刘丽敏不知从何时起开始变成了羡慕。

摇了摇头,林媛对那个让小姨茶饭不思有这么大转变的男人十分好奇,不过与其说是好奇,还不如说是气愤,很明显小姨是在单恋,等见到了那个男人,她一定要帮小姨好好地教训教训那个男人,她家小姨这么好的女人居然不懂的珍惜,这个男人是傻了还是瞎了?

看守地窖的事还是交给了林毅,林媛和夏征小心地赶着马车回到了京城,没有让人看到马车里那些镜子,她要给大家来个大大的惊喜。

只是,没想到第二天就有人给她来了个惊喜,哦不,惊吓!

程皓轩,上门挑战了!

------题外话------

又到了新的一个月了,目测二月是个好月份,只有28天,上班的宝宝们可以少上几天,啊哈哈~

而且还有个情人节等着呢,嘿嘿~

感谢大家的月票和五星评价票,爱你们么么哒~

PS:最近理之后的情节和新文的大纲,宝宝们的评论可能不能及时回复,还请见谅,不过我每天都有看,遇到有问题咨询的亲们我会一一解答的,宝宝们有什么问题尽管提出来,或者之前的情节中有哪个伏笔、坑我没有写到的也可以提出来,挖的坑太多,没准哪个我就给忘了,谢谢各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