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底牌失效/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越过拥挤的人群,大家只看到几个五颜六色的圆球上下翻滚着,而那些球究竟是如何来回翻滚的,谁也看不到。

不少人踮起了脚尖,伸长了脖子好奇地往那边看过去,就连这边精彩的舞狮表演都没心情看了。

小林霜林薇几人也都好奇地伸长了脖子,小声猜测着那边发生了什么事。

也不知道那边的表演是不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直到大家的注意力全都被吸引了过去之后,那边围堵着的人群才慢慢有了分流的态势,百姓们自发地向两边靠拢,将中间的道路让了出来,这样一来,大家终于看到了彩球们的真面目。

只见一个身着彩衣头戴粉花的男子,双手如翻花绳一般将手上的七个彩球上下翻滚着,那两只异常白皙灵活的手,完全不像是个男子该有的手,甚至连林薇都羡慕地看着他的手惊呼了一声。

看到这里,林媛终于明白了,原来是杂技。不过不得不说,这男子的翻球本事真的不赖,她连两个球都弄不了,而这个人竟然是七个,若不是那七个彩球的颜色各不相同,她也根本分辨不清这些快要变成花花的球门竟然有七个之多。

翻滚彩球的男子身后的,是一个身材纤细的女子,虽然现在春意料峭,但是这个女子竟是穿着薄衫,不仅如此,她的两截白藕一般的小臂也是暴露在外的。

现在这个时代的女子们虽然不太讲究足不外露,但是也是十分注重名节的,像她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身体的女子真是不多。偏偏这个女子这样暴露着,却是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了她的小臂,因为,现在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她高高举着的盘子上。

只见这女子每只手上都顶着五根长短不一的细竹条,而在竹条的顶端则各自顶着一只白亮的圆盘,每只手上五个圆盘,总共就是十个,这十个圆盘在她手上各自转着圈,竟是没有一个落了下来。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偏偏这个顶着盘子的女子不是静止的,她脚踩绣花红鞋,迈着小碎步儿不快不慢地跟在前边那个翻动着彩球的男子身后,既不远也不近,而且看样子应该是走了不近的一段路,走了这么远她手上的盘子竟然都没有掉下来,可见这女子功力的深厚了。

不少人的注意力都在这女子手上的盘子上,偏偏已经有人开始注意到了她暴露在外的白皙小臂上。

吴江涛双眼放光地看着眼前的俏丽女子,还有那女子微微抖动的小臂上,脑海里闪现的全都是自己肥腻腻的大手抚摸在上边时的感觉等各种不堪入目的画面。

刚刚接到禀报急匆匆从店里跑出来看的吴正清第一眼就看到了自家大哥没出息地流口水的模样,不由得心生反感,胳膊肘子毫不留情地在他胳膊上撞了一下,低斥道:“擦擦你的嘴,没出息!”

奈何吴江涛的魂都被勾走了,根本没有注意到他,气得吴正清差点仰倒,却也没有心情管他了,眼睛焦急地看着那些杂耍的人。现在顾客们都被那些杂耍吸引了,就连正在自家店里挑选布料的顾客也都跑了出来,这实在不是个好现象。

更何况,很显然,这些杂耍定然是对面陈记请来的。

“呼”地一声,一团红红的火焰打算了吴正清的思绪。

翻滚彩球和顶盘子的男女在来到陈记门口以后就自动地退到了边上,而此时站在正中央的人只是一个可以出口喷火的中年汉子。这汉子长相没有让大家记住,大家记住的只有他口中喷出来的浓浓火焰,犹如一条火龙,长长的,艳红色的火舌翻滚着,似是要舔舐掉一切靠近的东西。

“好!”

一片片叫好声中,中年汉子的脸上更加激动了,他的双脚在快速地转动着,围着人群喷了一圈火,被他的火舌逼迫,围观的人群全都一边叫着好一边退后,给他让出来更多的空间。

甚至,连之前占据了半个街道的舞狮队都被逼迫地到了一边的角落里。

而那舞狮的头领显然不甘心被这汉子逼退,双手舞着狮头还打算再上前来,可是还未迈开步子就又被红艳艳的火舌逼退了。

不能不退啊,总不能因为一次演出就把自己吃饭的家伙给搭进去吧!

自己请来的舞狮这样窝囊,吴正清气得脸红脖子粗,更让他差点吐血的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陈吴两家门口的空间已经被杂耍队全都占满了。

而在大家欣赏杂耍的同时,对面的陈记铺子里突然走出来二十多个模样俏丽的小姑娘,一个个地身着彩衣,背后更是绣着两个大大的“陈记”的字样。这些小姑娘们巧笑嫣然地来到围观的百姓面前,不知道跟他们说着什么,总之,只要是跟小姑娘说过话的人全都不约而同地往陈记铺子里走去。

“可恶!”

吴正清的拳头紧紧捏住,指节都因为太大力而微微发白。偏偏他却有苦难言,因为单是那些小姑娘身上穿着的流光锦,就不是他们吴记可以相比的,竟然给这些做宣传的小姑娘穿名贵的流光锦,这陈记也太财大气粗了。

不仅是吴正清,眼见这些的林媛和夏征也小小地诧异了一番,陈记布庄里的装饰是流光锦也就罢了,眼前这些小姑娘们一看就是丫鬟出身,居然也能用流光锦做衣裳,这脸打得,真是啪啪响啊!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吴正清眼睛危险地眯了眯,若是开张当日都不能压对方一头,以后再想翻身就更难了。

他眼珠子快速地转了转,唤过身边的小厮就让他去二皇子府找救星,只要让二皇子出面派来一位京中官员,他们吴记的场子就会扭转。

但是,还未等吴正清的话说完,他的眼珠子就快要被对面突然出现的两个人给惊得掉到地上!

陈海刚和秦掌柜正看着眼前的杂耍发呆,他们好像没有请到这些人来表演吧?

正想着,庶子陈若初突然来到身边,面带恭谨地说道:“父亲,安乐公主驾到。”

什么?!安乐公主?!

陈海刚的眼睛毫无征兆地瞪大了,瞳孔甚至都因为震惊而急剧变小。

“父亲,快接驾吧!”陈若初声音低沉,听不出语气里有什么特殊意味。

“对对,接驾,接驾!”

陈海刚局促地搓了搓手,一双手又在衣裳上来回蹭了蹭,这不是他头一次见到贵人,可是这样突然见到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仅是他,身后的秦掌柜,甚至连听闻消息急匆匆从店里赶出来的江氏也面露诧异之色。

正面面相觑的时候,安乐公主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笑意盈盈地过来了。

翻滚彩球的男子停住了动作,顶盘的女子也收了盘子,喷火的汉子更是快速地闭了嘴巴。围观的百姓们虽然不认识眼前突然出现的雍容女子是谁,但是在听到陈海刚那高高地略带紧张的请安声后,情不自禁地软了双腿。

“见过安乐公主。”

今日的安乐公主身着碧色镶金丝长裙,外罩一件流光溢彩的薄薄彩纱,有眼尖的妇人已经低呼出声,原来安乐公主身上穿的那件彩纱不是一般的彩纱,而是陈记布庄最新出的蝉翼。说是蝉翼却不能算是真正的蝉翼,因为蝉翼是没有颜色的,而这件彩纱却是带了浅浅的颜色。

不错,这也是陈记布庄新出的薄纱,跟蝉翼一样,薄而不透,但因为身上有色,所以比蝉翼更加难得。

“大家不必多礼,本宫今日只是一时兴起,大家随意。”在质朴的百姓面前,安乐公主不自觉地卸掉了一些强势的脾气,更加亲切平易近人。

混在人群里的夏征和林媛,在看到安乐公主脸上那随意的笑容和欢喜的眼睛时,都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才是他们平日里见到的夏夫人,而不是游走在各位达官贵人面前敷衍客套的安乐公主。

相比于陈海刚的刚直,江氏更加地适合眼前的场合。

她上前微微一福,先是寒暄了两句,而后自然而然地恭维道:“公主果然天生丽质,我们陈记的轻霞也只有穿在公主身上才能达到预想中的效果。”

这话说得巧妙,既捧高了安乐公主的高贵和优美,更把自家新出的轻霞也给引了出来。当然,也让不少在场的夫人小姐们自感不如,不过这种感觉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安乐公主,虽然明面上不敢说自己比安乐公主穿轻霞更美,但是心底里却是有了跟安乐公主一较高低的念头。

林媛勾了勾唇角,仿佛已经见到了今日之后轻霞被大家抢购一空的场面。

安乐公主略带娇羞地笑了笑。

“陈夫人真是会说话,不过不得不说,公主穿这件彩纱,的确是美若天人。”

直到这个声音响起,众人才发现安乐公主身后跟着的竟然是绛烟阁的程夫人,而程夫人身上穿着的也是陈记布庄特有的流光锦。

众人都知安乐公主最喜绛烟阁的衣裳,甚至跟程夫人也算是朋友,所以对程夫人今日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

安乐公主来了,程夫人也来了,这可真是让陈记的门楣光耀万分了。

在场不少人又激动又热切,恨不得赶紧跑进陈记的大堂里去买那漂亮的流光锦,薄而不透的蝉翼,如同霞光一般的轻霞。

看着对面店铺门口,众人簇拥着安乐公主和程夫人进了门,吴正清脸上又是红又是白,拳头松了紧紧了松。

被他派出去寻二皇子的小厮有些不确定地低声喊了几句“二公子”,吴正清的思绪才回了过来,摇摇头道:“罢了,那人为了撇清干系肯定不会亲自现身,而他派来的人,不论是多高的官都比不上安乐公主尊贵。算了,幸好我们还有安家的酒,不然的话……嘎!”

一句话还未说完,吴正清的嗓子眼儿就跟堵了一块儿大石头似的再也发不出声儿来了。

因为,对面人群慢慢消散后,显现出来的则是摆放地整整齐齐的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只一只精致漂亮的小碗,而每个桌子上则摆放着一只小坛子,上边的红纸上赫然写着“米酒”二字。

不错,这米酒正是刘丽敏的刘家酒庄里出的甜米酒,不仅能喝还能吃,味道甘甜略带酒味儿,比不上安家的烈酒味道强烈,但是却更适合现在的场合,因为今日光顾布庄的人都是女子,能喝烈酒的女子少之又少。

所以,吴正清口中唯一的一张底牌此时也再也没有效用了。

论布料,吴记比不上陈记的流光锦和蝉翼轻霞,论人脉,论花样,吴记更是难以跟陈记相提并论,这一局,吴记彻底地输了。

林薇和小林霜几人早已随着人流进了铺子里,而林媛和夏征则互望一眼,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只有两人才明白的笑意。

今日的一切,定然不是陈海刚想到的,若说起来,恐怕陈记也就只有陈若初能够做到这些。

正如两人所料,安乐公主是程夫人邀请来的,而程夫人则是江氏和陈乐瑶请来的。至于那些杂耍和米酒自然是陈若初亲自出面安排的,有着以前在驻马镇的经历,陈若初多少也了解刘记的情况。

当然,林媛也知道,这其中定然也有林薇的几分功劳,不然小林子怎么会找得到刘丽敏的?

看着眼前那二十个模样俏丽还在卖力而热情地做着宣传的小姑娘们,林媛也有几分意外。刚刚她已经从几人的对话中听出来了,她们都是陈家的小丫鬟,今日来这里是奉了江氏的命令。

江氏的确有几分聪明劲儿,但是想到这个法子多少还是缺少了几分灵气。很显然,这也是陈若初的杰作。

江氏居然会听一个庶子的安排,还真是出乎了林媛的意料。

反正,不管过程如何,今日的陈记的的确确是赢得漂亮。而陈若初的能力,也在陈海刚心里提升了不止一个地位。

林媛相信,今日过后,陈若初在陈家的地位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相比于吴正清被气得哑口无言,吴家大公子吴江涛却更加关注于别的事了。

自从那顶盘的女子出现之后,这吴江涛的眼珠子就没有离开过一下。越看那女子柔美白皙的小臂,吴江涛的身体里就越是燥热难耐。

终于,在那杂耍班子准备离开的时候,吴江涛心中邪念猛生,挥手招了招身边的随从,耳语了几句什么。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吴江涛身边的随从也没有一个是有正行的,闻言,这人的脸上顿时生出猥琐而又令人作呕的表情,点头哈腰地随着杂耍班子走了。

“小姐,大少爷派人来了,催您赶紧回去了。”

安悦儿身边的丫鬟着急忙慌地来到安悦儿身边,赶紧将她手里的酒坛子给抢了过去。

“什么?”安悦儿瞪大了眼睛,“是不是袁婆子告的密?不会啊,她不是被我下了药关进柴房睡大觉了吗?这些小伙计又不知道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怎么会有人给我告密?”

安悦儿还在猜测着谁告的密,她的小丫鬟却已经急得眼都红了:“我的小姐啊,现在哪里是找谁告密的时候啊,咱们得赶紧回去啊!大少爷说了好几遍了不许您再单独出来,若是让夫人和老爷知道了,您就得被送回邺城了!”

“不行,我不能回邺城,唐如嫣那个贱人还没有回去呢,我才不能回去!”坚定地攥了攥拳头,安悦儿赶紧扔下了手里的酒坛子,有些遗憾地呢喃着跑走了。

“真是的,殿下好不容易给我安排了个差事,我居然还没有做到最后,肯定要让殿下失望了,哎呀呀,好可惜啊好可惜。”

正对着顶盘女子的背影流口水的吴江涛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一扭头就见到自己早就看上了的猎物已经急匆匆地离开了。

眉头微微蹙了蹙,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快便释怀了。

安悦儿带着丫鬟快速离开,在她们走过的一家茶楼前,唐如嫣画了精致妆容的面孔倏然出现。

唇角微微勾起,唐如嫣甩下一个略有深意的笑容转身离开,她的耳边突然响起了父亲唐青的话语,能够提前收拾了的人就不要留着了,毕竟,京城里的对手实在是太多了,若是都留到最后再处置那她实在是太累了。

陈吴两家布庄开张,原本是今年皇商的吴家竟然被陈家压下不止一头,在京城里也算是一件稀奇事了。二皇子更是因为此事,每次进宫议事时经常被别的御史大夫暗中讽刺,可把他给气坏了。

好在没过多久就进入了三月,将军府大公子,夏家军的夏大将军夏臻要迎娶田府的大小姐田惠了。

三月初六,失踪多日的夏家公子夏痕突然回来了,收拾夏痕房间的小厮半夜锁门的时候还没见到人,第二天一大早再去收拾房间的时候就猛然见到床上竟然躺着一个人,把他吓得失声大叫。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