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买不到(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林媛拐弯抹角地骂了一顿,程月秀又羞又怒,脸颊涨得通红。

不少人好笑地垂了垂眼皮,看来对只知道巴结人的程月秀也没有几分好感。

只有许慕晴这个心思单纯的女子往嘴巴里塞了一瓣橘子,好奇地问道:“哪句话是真的?”

林媛好笑:“就是那句我的东西都是你们没有的啊,的确,我的添妆礼,别说是见了,就是听都没有听过的。”

这么神奇的东西?

大家的好奇心都被调了起来,纷纷伸长脖子看着林媛。

被田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毫不留情地训斥了一句,程月秀脸上实在是挂不住,心里对林媛更是不满。撅着嘴嘟囔了一句:“能是什么,肯定是花大价钱买的吧!浑身的铜臭味,恶心!”

她身边站着的苏秋语也是这样想,深以为然地挑了挑眉。

不过林媛却是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看得程月秀一阵心虚,以为她听到了自己说的话似的。而林媛接下来的话却是让她心虚地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

只见林媛从水仙手里拿过一个四四方方有些扁平的盒子,一边打开一边笑道:“不是我林媛自卖自夸,我这东西虽然比不上苏小姐的珍珠昂贵,也比不上姚小姐的墨汁稀奇,但是,你们就算是跑遍天下也一定找不到跟我这礼物一样的好东西。”

不知道谁嗤笑了一声,不少人都面露轻嘲之色。

林薇小林霜几人却是早已见过大姐说的这个东西的,自然是信心十足,所以对这轻嗤也并未放在心上。

就在大家好奇地猜测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只见林媛从那个盒子里拿出了一个用红绸布包着的东西,椭圆形的,不小,目测是硬的,确切地说应该是平板子。

这么平,是什么?

“惠姐姐,你先闭上眼睛。”林媛将红布包着的礼物抱在怀里,神秘兮兮地对田惠眨眨眼睛。

“你啊还这么神秘。”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是田惠还是十分配合地闭上了眼睛,嘴角微微抿起,看来也十分好奇这个东西是什么。

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看着,甚至连呼吸都快要停滞了。程月秀冷哼一声,暗道林媛故作神秘,等下若是拿不出手好东西来看她怎么丢人!

林媛笑盈盈地将那红布从镜子上摘下来,而后双手快速一翻,众人只觉得眼前有什么亮光一闪,随即就消逝不见了。

“好了,惠姐姐,睁开眼睛吧!”

林薇微微曲了曲腿,将镜子放在了田惠面前,因为田惠是坐着的,而她身后又只有几个小丫鬟侍候着,并没有别的小姐们守着,所以除了田惠看到了眼前的礼物,其他人是根本看不到的。

听到林媛的话,田惠笑吟吟地睁开了眼睛,嘴里还好笑地说着:“好,我听你的,这就睁……”

众人还在听田惠说话,可是,等了良久都听不到田惠将后边的话说完,诧异,好奇,惊异,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在林媛的身子挡着的后边到底是个什么好东西,竟然让田惠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大家都以为田惠要这样沉默下去的时候,大家终于听到了她重新开口。这次的声音,轻柔地比春天的微风还要温柔,比飘飞的柳絮还要绵软,甚至小心翼翼地像在薄冰上轻轻走动,稍不留神就会将薄冰踩碎。

“这,这里边的人,是我吗?真的,是我吗?”

田惠不可置信地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眼前出现的淡扫峨眉的女子,可是,当手指伸出去之后她又快速地收了回来。

“不行,我,我不敢摸。”

林媛好笑:“没关系的,惠姐姐,不会摸坏的。”

“真的?”

林媛点头,示意她尽管她。

田惠又好气又激动,颤着手指头摸上了镜面,跟铜镜的触感不同,这镜子的面儿更加光亮平滑,就像摸在水面上一般,但是跟水面不同,它是实实在在的,不会因为触摸而变得涟漪环绕,更不会因为触摸而将自己的影像变得支离破碎。

“这,这才是真正的镜子!”

田惠又惊又喜,一双水瞳因为激动而变得更加水润,抬起头来看向林媛:“媛儿,这才是真的镜子!好真实,好清晰!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这样清晰地见过自己的容颜!天哪,我甚至都能看清楚自己的睫毛有几根,瞧啊,这是刚刚丫鬟给我上的胭脂,我这里竟然还长了一颗红痣,以前经常听萱儿说起,可是我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自己眉毛里长的这颗红痣!”

现在的人们照镜子都是用铜镜,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自己的模样和长相,根本看不清楚自己脸上长了什么东西,更不要说这种长在眉毛里的红痣了。

看着田惠激动地像个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林媛情不自禁地笑了,她就知道,这个添妆礼绝对让田惠满意。

“姐姐,让我也看看!”田萱不是头一个反应过来的,但是绝对是头一次开口要照镜子的人,因为在场的人里也只有她有这个资格这样说,她是田惠一母同胞的亲妹妹。

“快来快来,萱儿也来瞧瞧自己!”田惠乐盈盈地招招手,田萱三步并作两步,窜到林媛面前弯着身子就照了起来。

跟田惠的含蓄不同,田萱绝对是个奔放的小牛犊!

“哇哇,这么清楚!瞧我脸上的汗毛都能看清楚!啊啊啊,怎么我眼角这么多细纹?不行不行,我是不是要老了?还有我这鼻孔里,怎么长了这么多毛毛?哎呀哎呀,姐姐你拧我做什么?我鼻子里真的长了毛毛,你瞧瞧?快瞧瞧嘛!”

田惠面露尴尬,自家小妹在这么多人面前又是鼻毛又是鼻孔的,真是太失礼了。

不过她也有极佳的法子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媛儿,能不能让大家都看看你的礼物?”

田惠笑着冲林媛眨眨眼睛,林媛知道,她只是故意让自己展示镜子的,就是为了让那些刚刚看不起她的人都惊掉了下巴!

林媛心中好笑,点点头:“这是姐姐的镜子,姐姐说的话,妹妹自然要听从的。”

说着她便给水仙使了个眼色,她才不会亲自伺候这些势利眼儿的女人们的!

水仙立即上前来接了镜子托在手心里,而后站到一边,镜子向外,终于,这件罕见珍品的真面目出现在众人面前。

“啊!这是什么!这里边,怎么又有一个我,还这么清晰?”

“我看看我看看,天哪天哪,这里边的人真的是我吗?”

“不是你是谁?长得这么丑当然是你了!哎呀你先靠边儿,让我瞧瞧我的胭脂上得匀不匀!哎呀呀,我的胭脂,可恶,我就说丫鬟上得胭脂不匀称的,她还跟我狡辩,哼,这下看我怎么收拾她!”

“你的胭脂本来就丑,还是我的眉毛好看!怪不得娘亲总是说我的柳叶眉漂亮温婉,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切,真是没出息!居然看这么肤浅的东西!起来,让我看看我的牙!皓齿!瞧我的皓齿,又亮又白!”

“呕!就是口里的味道太重了,你还是先回去漱漱口再出来吧!”

“你少说我,你以为你自己的口味就轻了?跟吃了个臭鸡蛋似的!”

“你才吃了臭鸡蛋,你全家都吃了臭鸡蛋!”

不一会儿,在镜子前照模样的小姐们就开始因为各种抢位置而吵吵骂骂起来,甚至还有人因此而撕破了多年伪装的面具,闺蜜变路人,路人变敌人。

果然是人生百态啊,一面镜子竟然就把大家这样脆弱的关系给照出了个原形,还真是有趣。

林媛喟叹一声,不禁摇了摇头。

正在大家吵闹的时候,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林小姐,你这铜镜这么清晰,是在哪里买的啊?”

这句话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问,就连苏秋语和姚含嬿都竖起了耳朵紧张地听着,刚刚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是她们两人也在镜子的边缘处看到了自己的面容,不得不说,这样明亮的铜镜,的确比她们家中的铜镜好了一百倍。

所有人的眼睛都集中到了林媛身上,连一直埋头嗑瓜子的严如春都好奇地看了过来,虽然她没有挤过去看那镜子,但是对于林媛的本事她却是比旁人看得更清楚,莫名地,她就是觉得只要是林媛拿出来的东西从来没有让她失望的时候。

“是啊,媛儿,你这铜镜这么好,到底是哪里买的?”

田惠已经有了一件了,她根本不用再买,此时问这句话不过是帮众人问的罢了。

第一个问话的人的面子她可以不给,但是田惠的面子却是要给的。林媛笑着拍了拍她的手道:“惠姐姐,你忘了我刚刚说的了?这东西啊,有价无市,是买不到的。”

买不到?

那你是从哪里弄来的呢?

看着众人好奇又艳羡的神色,林媛得意地勾起唇角,这笑容跟夏征完全如出一辙:“没有卖的,我自己做的啊!”

------题外话------

刚刚才发现,我把上一章的章节数写错了,等下去改过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