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癞蛤蟆/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做的?做的!

众人面面相觑,看看镜子,再看看林媛,不知道是该相信呢还是不相信呢?

显然有不少人是不相信的。

程月秀嗤笑一声:“不想分给我们就直说,还说是自己做的,你以为你自己多么厉害?”

林媛挑眉看了她一眼:“呦,程小姐看来是不相信的啊?那好啊,既然如此,你就自己去找找哪里有卖这个东西的地方吧。哦对了,以免你再说我误导你,这东西的名字我就不跟你说了。还有啊,等你找到了哪里有卖的,别忘了跟我们说一声,也好让大家都知道,我林媛是个睁着眼睛说瞎话的骗子!”

心里的话都被林媛毫不保留地说了出来,程月秀脸上有些挂不住,红一块白一块的,还以为这家伙会读心能看透自己的想法呢!

将程月秀毫不留情地挖苦了一番,其他人也都不好意思再开口了,说来也是,在场的闺女们个个都是朝廷命官的嫡亲女儿,若是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好东西,她们怎么会不知道?

更何况还有苏秋语这样的存在,先不说苏哲对她的宠爱,端看她随便一出手就是皇后赏赐的东海进贡的珍珠来看,连她都弄不到的东西,别人就跟不要提了。

这样的好东西,田惠居然能有,几个自家父亲的官位比田大人高得多的女子都有些看不过眼了。再看林媛时眼神都多了几分热切。

“快,将这镜子摆好,等下我就用这个镜子上妆。”田惠赶紧让小丫鬟将桌上原本摆着的铜镜搬走,而后亲自小心翼翼地将林媛送来的镜子放到了面前,左看看右看看,怎么看都看不够。

难得见到性格内敛的田惠这样高兴,林媛的唇角也不由得扬了起来。

毕竟是亲姐妹,田萱也凑到姐姐身边照着镜子,又开心又羡慕:“哇,这个镜子真是太棒了!你瞧,这灯光在这里照着,镜子上也明亮了好多呢!”

林薇掩唇笑了笑,上前拉住了田萱的手:“萱儿,瞧你这欢喜的模样,好像那镜子是你的呢!”

若是旁人对田萱说这样的话,肯定就是来故意讽刺她的,但是林薇深知大姐的打算,故意来逗她的。

田萱也不上当,伸手抱住田惠的脖子,十分亲昵地笑道:“姐姐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只要姐姐喜欢,我就喜欢。”

田惠欣慰地拍着田萱的小手,笑容有些苦涩,自己今日就出嫁了,以后家中就只有娘亲和弟妹了,还有那几个庶子女和姨娘在,她实在是不放心。

“呦!萱儿跟大姐真是姐妹情深呢!既然这样,不如就让大姐把这镜子留下来送给萱儿好了。”一个有些尖锐的女声突然横插了进来,让林薇和田惠姐妹几人都有些不舒服。

循声望去,是一个跟田萱差不多大小的女子,林媛记得这人,她是田惠府上的庶女,比田惠小,但是应该比田萱大两个月。

这镜子是林媛送给田惠的添妆礼,就算是亲姐妹也没有互相送人的道理,这女子明显就是故意挑拨两人的关系的。

或者,林媛更相信,这女子是故意挑拨林媛和田萱之间的关系的。既然是亲姐妹,为何只送姐姐镜子,却不送妹妹?

田萱眼睛瞪了瞪,可是想到今日是姐姐的大好日子,也知道不应该跟一个庶女多计较,但是若是不反击,她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萱儿。”林媛笑着拍了拍田萱的手,以眼神示意她稍安勿躁,笑道:“这镜子啊,是我自己做的,原材料虽然少见,但是却不是能难得到我林媛的东西。今儿是惠姐姐大喜的日子,我赶得及,还没来得及把你的镜子做好,过两天做好了,我就遣人给你送来。”

看样子,不止这一个!

不少人的眼睛亮了起来,之前那个挑拨离间的庶女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不过还是厚着脸皮抢在田萱说话前说道:“哎呀呀,哪里敢劳烦林小姐送来?理应是我们去府上取才是,这样难得东西,定然要好好保管才行。”

噗地一声,一直在旁边坐着嗑瓜子儿的严如春突然嗤笑了一声。

许慕晴十分好奇地看了她一眼,咽下口中的橘子瓣儿,问道:“哎臭嘴,你笑什么呢?”

“笑什么?当然是笑某些人脸皮厚的跟城墙一样了!”严如春随手将磕完的瓜子皮扔到碟子里,嘴角勾起一个轻蔑的笑容。

旁人都听出来她说的是谁了,偏偏一直致力于吃橘子的许慕晴依然糊涂得很,瞪着明亮的眼睛追问道:“谁的脸皮会跟城墙一样厚?那岂不是二皮脸了?不对不对,两张脸皮也不会那么厚,肯定得一千张一万张了!”

“哈。”严如春像是发现了什么新鲜事物似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许慕晴,毫无顾忌地大声笑道:“行啊你,许胖子,没看出来,你这嘴巴比我的还臭呢!行了行了,以后你也别叫我臭嘴了,还是管你自己叫臭嘴吧!”

两人这一来一去地斗着嘴,那边田府庶女的脸皮涨的都快要熟透了,一双手使劲儿绞着手里的帕子,长长的指甲差点儿被掰断。

对于这女子的窘迫,林媛几人都装作没有看到,甚至连田惠姐妹两人都冷哼一声扭过了头去。之前林媛和田萱没有说到她脸上,就是给她留足了面子了,偏偏她就是没有自知之明,非要把自己的脸撕下来扔到别人脚底下请人来踩,这样贱的女人何必给她留面子?

不过,虽然大家都没有再理会这女子,但是至少也知道了,林媛手里的镜子不是一块两块,而且她也并不吝啬,十分大方地说送人就送人了,不少人的心里都开始痒痒起来。

但是想到自己跟林媛姐妹几人的关系好像还没有到那种可以互送镜子的地步,她们的小心思又都歇了菜。

当然,也有心眼儿多的人。

不知道谁在许慕晴耳边嘀咕了一句什么,严如春抬眼瞧了那女子一眼,正要开口阻止许慕晴说话,这傻乎乎的许胖子就已经问了出来:“媛儿啊,你这镜子这么难得,以后开个铺子卖镜子吧,肯定很挣钱!”

听到许慕晴这话,林媛不禁挑了挑眉,这样的事可不像是她这个心思单纯的人能够想出来的。

看了一眼许慕晴身后那几个有些眼熟又面带热切和得意神色的女子,林媛心中了然,这个许胖子,又被人当枪使了!

而她身边那几个女子,林媛也认了出来,不就是那日在姚含嬿的聚会上受了田惠请求却没有出手相助的女子吗?

“开铺子?”林媛装模作样地想了想,就在大家都以为她要开铺子卖镜子而眼睛放亮的时候,只听她突然摇头道:“不行不行,我这东西啊,可难得的很,一般人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有。”

许慕晴对于这镜子虽然喜欢,但是也没有到了非要有一个的地步,所以听到林媛说不开铺子并没有多少失望,倒是她身后那几个女子都十分失落地垂了头。

“不过呢,不开铺子可不代表我不会送人。”

听林媛这样说,大家的耳朵再次竖了起来,就等着看哪个幸运的人能够得了林媛的青睐得到一个这样的镜子。

林媛扫了屋里的人一圈,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埋头吃橘子的许慕晴身上,道:“慕晴,你是我来到京城后认识的唯一一个朋友,这个镜子怎么能少了你的?改天等我弄好了,就让丫鬟给你送到府上去。你啊,以后就天天打扮地漂漂亮亮地去找你的容哥哥。”

原本不打算要这么贵重的礼物的许慕晴,在听到容哥哥三个字时立即改摇头为点头,高兴地跳了起来:“好啊好啊,我要让容哥哥也去看看这么好的东西!容哥哥肯定特别喜欢!”

苏秋语和姚含嬿忍不住咂了咂舌,这么好的东西居然不是用来照自己,而是拿去给男人看,这样的事儿也就只有许慕晴这个傻呵呵的家伙才干得出来。

许慕晴身边那几个女子又是眼气又是懊悔,若是当日在姚含嬿的宴会上,替林媛出头的不是许慕晴而是自己的话,是不是今日得到镜子的人就是自己了?

只是可惜,世上从来没有卖后悔药的。

有心眼儿活的女子暗地里捅了捅许慕晴的胳膊,这次许慕晴不傻了,之前帮她们问开铺子也只是一句话的事,但是现在若是让她帮忙讨要,那对于林媛来说就是不小的损失,她才没有蠢到用自己的人情去绑架别人的地步。

不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许慕晴低头看了看正在嗑瓜子儿的严如春,纠结再三还是打算帮严如春讨要一个,因为在她心里,虽然严如春嘴巴臭脾气臭,可是心眼儿却不臭。就算让她掏银子买,她也是愿意的。

“媛儿,能不能给臭……”

“哈!许胖子!我看啊,这个屋里所有人里也就只有你才最需要这个镜子。”不等许慕晴说完,严如春突然放下手里的瓜子儿大声打断了她:“知道为什么吗?”

许慕晴心思单纯,立即就被严如春的话题给引走了:“不知道。”

严如春心中好笑,面上却是一本正经:“因为啊,只有你最胖了呗,你天天看着镜子里胖如猪的自己,就能好好地节制自己的嘴巴了呗!省得哪天你那个傻子容哥哥不喜欢你了,你就是哭也没地儿哭去!”

原来是这样!

“臭嘴!你胡说!”许慕晴刚刚还在点头同意,只是一瞬间就给炸了毛,胖嘟嘟的脸上满是气愤:“不许你说容哥哥傻子,容哥哥才不傻!容哥哥是这个世上最聪明的人,谁都比不上他!”

噗!

不知道谁突然笑了一下,整个房间里的女子们全都哈哈笑了起来。大家都被许慕晴这个心里眼里嘴里都是容哥哥的单纯样儿给逗乐了,她没有听到严如春说自己是胖如猪,却时时刻刻记住了严如春说她的容哥哥是傻子!

林媛也好笑地摇了摇头,对这个许慕晴实在是无话可说了。

因为林媛的礼物太过惊世骇俗,之后大家送出来的东西全都比不上她的,也就没有多少人再关注了。

眼看吉时快要到了,林媛几人送了添妆礼之后便都各自回去了。

苏秋语和姚含嬿互看不顺眼,从进门到出门竟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而且等下她们还要到将军府参加喜宴,这个时候自然是要抓紧时间回府去换新衣裳了。将军府里可有个心心念念的人儿等着她们呢!

林媛没有这么多想法,早上她们出门来田府的时候,刘氏就已经提前出发去将军府帮安乐公主待客了,所以从田府出来以后,姐妹几人就径直往将军府去了。

今日的将军府不可谓不热闹,除了朝中官员和各自的女眷,安乐公主的几个手帕交也都早早来了。有苏秋语的娘亲韩氏,姚含嬿的娘亲孟氏,还有绛烟阁的程夫人,就连江南陈家的江氏也早早来了。

安乐公主早早就起来招呼着大家,毕竟是头一次接触这样的事,安乐公主不是很熟悉,再加上将军府中的女眷就只有她一个人,没有人帮忙更让她忙得有些晕头转向了。

好不容易将几位夫人们安置到花厅里坐着,安乐公主就被管事的嬷嬷又给叫走了,据说是去看大公子新房里的布置了,这些事她们当下人的不好做主,怎么着也得让安乐公主过了眼才行。

待安乐公主一走,原本气氛融洽巧笑嫣然的花厅里立即变了味道。

在座的人里除了刘氏以外,其他几位的夫君都是当朝大官,丞相,大学士,翰林,尚书等等,这样一来,显得刘氏这个白丁愈发地不入流了。

虽然刘氏在京城也有几位还算过得去好朋友,但是那都是看在安乐公主的面子上,现在安乐公主不在,面对别人的刁难,自然没有几人愿意出头了。

第一个看刘氏不顺眼的,自然就是爱女如命的韩氏了。

韩氏是个十分貌美的女子,虽然生了三个孩子,但是岁月显然很眷顾她,并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多少痕迹。除了她自己保养得当以外,夫君和子女的怜爱显然也是一大原因。

被夫君宠爱的女子多半是高傲的,果然,韩氏一出口就是不带善意的。

“你就是那个小村姑的娘亲?哼,也不怎么样啊!”上下打量了刘氏一眼,韩氏十分不客气地扔出了一句。

除了韩氏,第二个看刘氏不顺眼的自然就是姚含嬿的娘亲孟氏了,只是跟姚含嬿一样,孟氏也是个十分聪明的女子,不会像韩氏这样直白地数落。

她掩唇笑了笑:“苏夫人向来心直口快,还请林夫人莫要见怪。”

被别人这样当面奚落,刘氏脸上也不好看,更何况韩氏一出口就说自己的女儿是小村姑,虽然事实如此,但是也不用用那种瞧不起人的表情吧!村姑怎么了,难道农村出身的人就要比别人低一等吗?

“姚夫人言重了,我自然是不会跟她一般见识的。”刘氏腰板儿挺得很直,虽然说出来的话很平常,但是她的语气却是坚定不容置疑的。

女儿说过,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自己都要挺直腰板儿,这样她们才不敢小瞧了我们!

孟氏不禁被刘氏的气质怔了一下,不过还未反应过来,那边韩氏又开始炸毛了。

“呵?一般见识?”韩氏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拿眼睛在房间里坐的人们身上扫了一圈,指着刘氏好笑道:“她居然说不跟我一般见识?哎呦喂,我说你这个村妇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我夫君是谁吗?啊?哼,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就让你女儿勾引夏征!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自量力!”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说谁呢这是?

林媛来到花厅门口时正好听到韩氏说这句话,她眼睛危险地眯了眯,探头看了一眼里边的人,就见到一个跟苏秋语有几分相似的妇人正满眼敌意地看着刘氏,而她身边坐着的那几个夫人要么看好戏地笑着,要么装作没有听到扭过了头去,总之没有人帮刘氏说话。

“哦。”林媛恍然,“原来这癞蛤蟆说的是我啊!”

拳头倏地捏紧,林媛虽然心中冷笑,原来在这些人眼里,她就是一只癞蛤蟆啊!只是可惜了,她们的女儿就是再优秀,还是比不上她这只癞蛤蟆!

林媛正要上前帮刘氏解围,就听到向来脾气温和的刘氏突然冷冷哼笑一声,语气里难掩嘲笑之意:“对,我们一家是农村来的,我女儿更是不上在座几位夫人的女儿身份尊贵。只是可惜,你们口中的那只天鹅就是喜欢癞蛤蟆,不喜欢你们这些身穿绿衣挺着大白肚皮翻着眼珠子的漂亮青蛙们!”

几个看不起刘氏正狠狠翻着眼珠子的妇人顿时一噎,差点背过气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