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才女(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氏和孟氏也被刘氏这看似优雅实则粗鲁的形容词给气得眼冒金星了,可是两人就是再气,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反驳她。毕竟刘氏说的的确是真的,夏征那个小东西,放着苏秋语和姚含嬿不喜欢,偏偏去喜欢林媛这个小村姑小贱人,她们的女儿岂不正是连癞蛤蟆都不如?

韩氏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感觉。

门外林媛笑得嘴巴都快要咧到后脑勺去了,真想给自己娘亲点个大大的赞啊!真是没有看出来,刘氏现在这么能耐!

这下她算是真的放心了。

一个小丫鬟正巧要去房间里送茶点,有些好奇地看着撅着屁股守在门口偷笑的林媛,脸上满满的都是疑惑。

林媛不是头一次来将军府了,府里的小丫鬟们都认得她,更何况在他们心里,林媛已经是二少夫人的存在了。

别小丫鬟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林媛有些尴尬地笑笑,赶紧直起身子来轻咳两声,双手扑了扑衣裙,整理了一下衣襟,才在小丫鬟的注视下当先进了花厅。

别看苏秋语和苏哲都不是简单的人,但是苏夫人却是个色厉内荏的,当林媛进到花厅里以后,原本还对着刘氏哼哼唧唧十分不满的韩氏顿时没了声音。

林媛十分好笑地看着韩氏吃瘪的样子,看来刘氏刚刚的话是真的把她给噎到了,现在她还气得一句话都没有呢。

“媛儿,你来啦!”见到林媛,刘氏十分开心地招了招手,待女儿走过来宠溺地抚摸着她有些凌乱的头发。

林媛知道,刘氏是故意摆出这样一幅无所谓的样子的,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

抬手搓了搓娘亲微微发凉的掌心,林媛回报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母女连心,娘俩儿没再多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清楚的。

林媛的突然出现让花厅里有些冷凝的氛围更加诡异起来,不少人都是头一次见到传言中的林媛,听说这丫头把将军府的二公子迷得神魂颠倒,连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苏秋语都给抛弃了。不仅如此,这女子还是当今三皇子的义妹,众人难以想象,在京城可谓是叱咤风云一般的人物的女子,竟然就是眼前这个只有十四岁看上去秀气可爱又端庄的女子。

孟氏自然不是头一次见林媛,当日姚含嬿宴请的时候,她曾经远远地见过林媛一眼,只是当时没有将她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个小丫头果然是不一般,瞧她那双古井一般深邃的眼睛,看似平静,实则内里暗藏汹涌。

“媛儿,这几位都是长辈,给几位夫人见个礼吧!”问清了林薇几人去哪里玩耍,刘氏便冲着那边几个坐着的妇人说了一句。

她说的是长辈,不是朝中官员的女眷,就是为了绝了那些妇人们打算以身份压她们一头的念头。

林媛心里一乐,被刘氏现在越来越有深意地说话方式折服了。

一边乐着,一边给那几位夫人请了安见了礼,林媛倒也没有觉得这次请安有什么憋屈的了,反正这些妇人们的确比她老了好几十岁,见个礼也是应该的。

待行过礼之后,几位夫人都装模作样地夸奖了她几句,什么有礼貌啊懂事啊,反正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赞美之词,每个人都是笑呵呵的说着,至于心里是怎样想的她就不知道了。

知道这些人的溢美之词都是虚的,林媛也没有放在心上,稍稍表现了一下羞涩之情便稳稳当当地坐到了刘氏身边的椅子上休息了。早上起来太早,又在田惠那里跟那些人撕了好几场,她还真是挺累的。

但是,偏偏有人就是不想让她好好休息。

抿了口茶,孟氏看了韩氏一眼,见她只是瞪着林媛生闷气却没有要发作的意思,心里顿时嘲笑了一声。

放下茶杯,孟氏笑着看向林媛,道:“早就听闻了林小姐的大名了,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很是优秀。”

林媛挑了挑眉,故作娇羞地低了低头,嘴角却是冷嘲着勾了勾,终于坐不住了。

果然,只听孟氏又道:“林小姐能得到安乐公主和三皇子的青睐,定然是才情俱佳的难得之人,不知林小姐平日里都读过什么书?”

林媛用手帕掩了掩唇唇角的笑意:“夫人过奖了,我没有读过书,只是略识得几个字罢了。”

嗯女子无才便是德,林媛说这句话时突然就想起了自己前世看过的宫斗剧里母亲教育女儿时的话了。

可是,眼前这个孟氏显然不是电视里太后那样的想法。

只听孟氏有些遗憾实则轻嘲地说道:“啊?没有读过书啊?那可真是可惜了。”

旁边一个不知道是哪个小姐的娘亲的夫人笑着接口道:“林小姐只是普通出身,可不想姚小姐那样出身于大学士府,姚夫人就不要苛求林小姐了。”

“正是如此。”另一人笑着附和了一句。

孟氏对这两人的话十分满意,笑着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前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林小姐能得的几个字就已经很难得了,若是再苛求林小姐做个出口成章的才女,还真是有些难为人了。”

这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只是几句话就把林媛贬低地快要赶上那地里的烂泥了,虽然林媛不在意,但是刘氏却是看不得自己女儿被人这样贬低的,当即就气得脸蛋通红了。

林媛可以不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但是却不能容忍自己的亲人被贬低,当即就笑着接口道:“姚夫人说的是,历史上出口成章的才女细数起来不过十位,媛儿若是也能成为才女,那才是真真难为我了。”

听她说起“历史”两字,之前那两个巴结孟氏的夫人都有些好笑,有一个甚至掩唇嗤笑道:“呦,林小姐也知道历史呢啊,那就请林小姐给我们说说你知道的历史上的才女都有哪些吧,也让我们这些孤陋寡闻的妇道人家长长见识。”

她故意将“历史”二字咬得极重,就是要听听这林媛到底是有真材实料还是故作神秘。

孟氏眼睛闪了闪,一边饮茶一边暗暗摇了摇头,显然对林媛的实力十分看不起。

大家都这么瞧不起她,她若是不拿出点真材实料来还真是让人小瞧了呢!

林媛勾了勾唇,站起身来朗声道:“历史上真正能称为才女的不过十人,这十人分别是:词国俊杰李清照,名垂千古蔡文姬,史笔千秋班昭,多才风雅上官婉儿,璇玑绝唱苏惠,雁过留声薛涛,道观哀艳鱼玄机,传世佳情卓文君,断肠英女朱淑真,风韵高迈谢道韫。”

林媛朗朗柔声,毫不停顿地说出了是个女子的名字,因为历史不尽相同,这十个名字中有的是她们听过的,有的则是没有听过的,就连自诩大学士府出身的孟氏也有几个人的名字没有听过,甚至因为林媛说的太快,大家现在能记在心里的名字没有几个了。

之前故意嘲笑林媛的夫人有些拉不下脸来,但是见孟氏的脸上也有几分疑惑心里便放心了,抬着下巴哼道:“随便编几个我们没有听过的人名就以为能蒙混过关了吗?林小姐啊,你这是拿我们当傻子看待呢吗?”

“编的?”林媛好笑:“夫人没有听过不代表这些人没有出现过,这些都是我之前在林家坳时看过的额一本《笑红尘》上写的,可不是我杜撰的哦!”

《笑红尘》?什么书?

妇人们面面相觑,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的都是疑惑和不解。

孟氏咳嗽了两声,笑道:“林小姐果然是博才多学,只是,这里边有几个人我也是没有听过的,不如就请林小姐给我们细细说说她们的事迹,如何?”

林媛勾唇一笑,就知道她们会这样说。

“夫人想听谁的事?尽管说。”

看着女儿这样胸有成竹的模样,刘氏提着的心也稍稍安了一些。

孟氏想了想,其实她只记住了前两个和最后一个人的名字,但是为了不让自己显得那么无知,便将第一个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各位夫人都知道的,我向来喜好诗词,就请林小姐给我们说说这位词国俊杰李清照吧。”

“好。”林媛暗暗松了口气,其实这些人的具体事迹她现在也不是记得很清楚了,这还都是她当初上学时因为跟班里一个男同学较劲专门去看了历史上的才女事迹才记住了的。

但是,李清照嘛,自然是记得最清楚的了,因为上学时经常会学她的词啊!

“李清照先生是个多愁善感而又清丽娟秀的女子,她的一生有过幸福时光,也有过颠沛流离。若是各位感兴趣,不妨去找找这本《笑红尘》看一看。”

顿了顿,林媛又吟了一首李清照最出名的词《声声慢》,当她吟完之后,众人仿佛都还沉浸在李清照无尽的哀伤和愁思之中,特别是那句“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引得不少妇人再三回味,越是回味越是伤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