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义女/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氏也是如此,她的府上还有不少姨娘和庶子女,个中滋味真是跟这句词里的意思差不多了。

“好一个怎一个愁字了得。”孟氏即便心思不正,但是也是个有才之人,不禁轻声喟叹。

“嗳!大喜的日子怎么说这么伤寒的话题呢?”一个看上去十分和善的妇人赶紧将话题引了开去,对林媛笑道:“林姑娘多才,不知我可否也问一个人?”

此人说话时目光澄澈,比孟氏几人好了不知多少倍。林媛看她不是特别讨厌,便笑着点了点头。

“刚刚听小姐说了这么多人,不知道林小姐对其中哪位才女最是欣赏?”

林媛略一沉吟,笑道:“这十位才女个个不凡,有遗世独立的大词人,也有沦为娼妓的富家嫡女。不过,若是非要说最喜欢哪个的话,我还是最喜这位卓文君。”

哦?几位夫人都不禁竖起了耳朵来,想要听听林媛的见解。就连刘氏也不禁侧过头来,仔细地听了起来。

只听林媛道:“实不相瞒,这位卓文君跟我一样,也是出身商贾之家,但是跟我比起来,她的命运却要坎坷的多了。刚刚新婚,便死了夫君。回娘家后跟大才子司马相如一见钟情。只是可惜,父亲卓王孙对女儿的这段感情十分反对,无奈之下,两人只好私奔逃离,当垆卖酒为生。不过,即便两人生活艰难,却也不能阻挡感情日渐深厚。”

原来是有一段曲折离奇的感情故事。

只是,在林媛看来这两人大胆追求真爱的行为,在这些贵家妇人眼中却是极其的离经叛道不能接受。

果然,林媛的话刚刚说完,几个妇人就开始品头论足,说三道四了。什么不守妇道啊,毫无贞洁可言啊,总之全都是对卓文君的贬低。

林媛蹙眉看着这些人,心中冷笑,这些人一个一个地都说着什么高尚的话,若是让她们也变成十七岁就开始守寡的卓文君,或许她们就不会这样说了。

心知跟这些人没有共同语言,林媛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不过一旁的刘氏却是突然叹了口气,轻声道:“这卓老爷实在是不近人情,自己的女儿小小年纪就守寡,若他是真的心疼自己的女儿,只会让她找个喜欢的男子重新开始,绝不会因为什么虚无的名节而耽误了女儿一辈子的幸福。”

刘氏的声音很轻很轻,林媛甚至以为在满屋子议论纷纷的妇人之见她的声音都不能引起大家的注意。却不想,刘氏的话刚说完,那几个说得热火朝天的妇人们全都不做声了。

是啊,现在她们说得是别人,若是那卓文君换成了自己的女儿,她们会怎么做?是将女儿关在房中一辈子守寡还是支持她再嫁?

这个时代对女人们的要求不是很苛刻,是允许女子和离和改嫁的。

推己及人,一堆妇人们终究是无话可说了,刚刚热烈谴责卓文君不守妇道的几个妇人更是面红耳赤起来。

林媛冷眼扫了几人一眼,心中哼了哼,人们总是这么自私,高高在上数落别人的时候就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可是当这些事落到了自己身上就开始甘之如饴了。

站起身来,林媛看了眼外边正好的阳光,对刘氏道:“娘,我们去花园里透透气吧。”

这个乌烟瘴气的花厅就留给这几个人吧。

刘氏也不想在这花厅里待着了,当即便笑着站起身来跟林媛一起出去了。

见两人要走,之前请林媛介绍才女事迹的妇人微微一愣,赶紧开口道:“林小姐请留步。”

林媛好奇回头。

那妇人顿觉自己唐突了,讪讪地笑了笑,问道:“还没有问林小姐这本记录了十大才女的《笑红尘》哪里有卖呢?之前我好像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书。”

原来是问着书啊。

林媛不禁有些心虚,她能说这本书根本就不存在吗?

歪了歪头,林媛道:“这本书也是我当初在隔壁朋友的书堆里翻出来的,具体哪里有卖还真不清楚。不过,京城乃是钟灵毓秀之地,没准儿哪个书局里就有呢,夫人不妨遣人去书局里问问。哦对了,这本书不是很主流,夫人最好去找那些偏僻的小书铺里去找。”

“多谢林小姐告知。”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那个妇人笑着道了声谢。

难得见到这样通情达理的妇人,林媛也回以笑容。

携着刘氏的手慢慢往外走,刘氏小声儿在闺女耳边嘀咕了一句:“以前怎么没有听你说过这本书呢?真的是在陈柱子那里看到的?”

果然是知女莫若母啊,林媛嘿嘿一笑,狡黠地眨眨眼睛:“就知道瞒不过娘的眼睛,这些人啊,都是我杜撰出来的。”

杜撰出来的东西居然还能把这一屋子的妇人们给唬得一愣一愣的,刘氏嗔了闺女一眼,不知道是该夸她聪明还是该说那些妇人们愚蠢。

母女二人刚走到花厅门口,远远就见到了安乐公主和两位衣着华丽的贵人往这边来了。

林媛暗道一声:得,别想出去了,还是乖乖在花厅里坐着吧。

母女二人互望一眼,转身回了花厅。那几个妇人纳闷地看着两人,正要开口询问,就听到外边有个太监的声音唱报道:“淑妃娘娘到,田妃娘娘到。”

花厅里的妇人们赶紧站起身来,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待淑妃和田妃来到花厅里在正位坐下之后,便齐声给她们两人行了个礼。

今日来到将军府的不仅仅是淑妃和田妃,就连皇帝也来了。毕竟夏远不是一般的臣子,他可是大雍的常胜将军,功绩卓越。再加上安乐公主是皇帝最宠爱的妹妹,她的儿子成亲,他这个做哥哥的怎能不来?

淑妃是夏远的妹妹,自己的侄子成亲,她定然是不能缺席的。田妃是安乐公主的闺中密友,又跟淑妃是好友,自然也不能少了她了。

来到将军府后,皇帝去了厅堂跟一众男宾在一起。淑妃和田妃则由安乐公主引领着来到了花厅。

虽说淑妃是夏远的亲妹妹,但是进到宫中的女子不得自由,说起来她也已经两三年没有回到家中,此次回来不禁百感交集,一路上看着似曾相识的家,淑妃、田妃和安乐公主指指点点,述说着闺中趣事。

刚坐下,淑妃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刘氏身后端庄行礼的林媛,不禁心生欢喜,高兴地冲她招了招手:“媛儿,来,坐到我身边来。”

林媛一愣,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扭头看了安乐公主一眼,见她眼中满是鼓励和高兴,林媛微微点点头,在满屋妇人们或嫉妒或疑惑的注视下走到了淑妃身边。

早已有机灵的小丫鬟给她搬了个小椅子放到了淑妃身边,林媛先是福了一福,而后才大大方方地坐到了椅子上。

即便是坐着的,但是她也时刻谨记常嬷嬷的教导,只坐椅子的前半边,双腿并拢,双手交叠放在膝头,腰板儿也挺得倍儿直。

孟氏和韩氏还打算看林媛出糗的,结果没想到这丫头的礼仪比自己的女儿还要规矩,不禁又是嫉妒又是失落。

田妃是头一次见到林媛,好奇地打量了她一遍,对安乐公主笑道:“这位就是阿征喜欢的女子?”

咳咳!

田妃一句话刚说完,花厅里不少人都突然咳嗽了起来。

孟氏和韩氏是被这话给气得,一个小村姑喜欢夏征也就罢了,偏偏弄得连宫中二妃都知道了,她们焉能不气?

其他几人则是被惊到了,一会看看林媛,一会儿看看孟韩二人,最终都把眼神定在了安乐公主身上,就等着她给个确切的答案了。

若是连安乐公主都点头,那京中那些传闻应该就是真的了。

其实在问出这句话之后,田妃就有些后悔了,毕竟现在这个场合实在是不太合适,若是安乐公主摇头,那就让林媛没了面子。若是点头了,岂不是会让那些京城中的妇人们都视林媛为眼中钉了?

不过幸好,淑妃第一时间就笑着嗔了田妃一眼:“妹妹你都在宫中这么多年了,性子还是这样急切,今儿可是臻儿大喜的日子,怎能让阿征抢了他的风头?”

田妃性子的确单纯,这么多年要不是有安乐公主和淑妃的暗中相助,只怕她那两个孩子根本就生不下来。

“是了,今儿可是臻儿的大日子呢,若是让臻儿知道我这个做姨母的居然关心阿征的事,肯定是要怪我的。”田妃顺势笑着掩了掩唇,将刚刚那个话题岔了开去。

见她们不再谈论这件事,一些看热闹的人全都失望地垂了垂眼皮子。孟氏和韩氏虽然失落,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

安乐公主暗地里瞪了田妃一眼,看得田妃讪讪一笑,挠了挠头。

淑妃牵着林媛的手,看着刘氏好一顿夸赞她生了个好女儿。

说着说着,淑妃突然眼睛一亮,笑道:“本宫看到媛儿就喜欢得很,那日还跟皇上说过要收她为义女呢!你猜怎么着,皇上说他也很喜欢媛儿的聪明劲儿,媛儿又是皇儿的义妹,我这个义母是跑不掉的了。”

林媛眨眨眼睛,不知道淑妃这样的话是不是在开玩笑。

孟氏和韩氏的心刚刚才落下,此时又提了起来,收为义女?皇妃的义女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当的,若是淑妃愿意,完全可以给林媛请个品级。最次,也会是个县主。但是即便是个县主,也比她们的女儿身份尊贵得多了。

刘氏显然已经被淑妃的话惊呆了,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安乐公主却是挑了挑眉,顺势笑道:“皇兄当然喜欢媛儿了,我们媛儿可是聪明得很呢,京城里那个活字印刷都是她想出来的。不过呢,淑妃若是想要收我们媛儿为义女,不拿出点好东西来,我可是不答应。”

安乐公主抿唇笑了,再看林媛时完全就是婆婆看自己的准儿媳妇儿的感觉。

淑妃被她这话弄得一愣,随即剜了她一眼,哼道:“哼,怪不得阿征那样的黑心眼儿,原来都是跟你学的。放心吧,我拿出来的见面礼,保证让你满意。”

能让安乐公主满意的礼物看来不是一般东西了,孟氏和韩氏难得的站在了一条战线上,恨不得赶紧把林媛那个小贱人从淑妃的身边给拉走。可是,两人没有那个胆子。

收为义女的事很快就被别的事接了过去,田妃担忧地看了外边一眼,有些坐不住了。

林媛纳闷地看着她,就听到安乐公主恨铁不成钢地嗔了她一句:“你就别看了,小六儿都快十岁了,你也该放手让他自己出去闯闯了。”

淑妃也十分赞同地附和道:“正是如此,以我看啊,小六儿比你这个当娘的还让人放心呢!你啊,就把肚子放到心里吧,这可是将军府,今日来的人不是朝中官员就是京城中有头有脸的人,难不成还会有人瞎了眼睛跟他动手?”

田妃自然知道是这个道理,只是她这心里总是不放心,毕竟当初生小六儿的时候她也是出了好多意外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将他像是笼中鸟一样圈养着了。

淑妃和安乐公主都笃定没人敢跟赵弘焱动手,偏偏真的有人敢动手了。

将军府的后厨里,厨娘们正忙地热火朝天,忙碌奔走的厨娘们个个身形圆润,膀粗腰圆。

“哎呦,我这刚出锅的荷叶鸡怎么少了一只啊?你们谁瞧见了?我这正要斩断呢!”一个厨娘高高举着手里的斩骨刀,冲着对面大灶火旁边的几个厨娘高叫了一声。

其中一个厨娘刚要开口问是不是有野猫偷走了,便被另外一个厨娘给扯住了袖子,慢慢摇了摇头。

“少一只就少一只吧,肯定是你记错了!喏,这里正好多煮了一只,你赶紧斩断了摆盘吧!”

一个圆脸盘的厨娘手脚麻利地又给斩骨厨娘端来了一只荷叶鸡,放下后还在她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斩骨厨娘嗓子粗,哦了一声,便拿斩骨刀的刀面拍了自己脑门儿一下:“哦,我想起来了,没有少,没有少,就是我记错了,瞧我这记性,哈哈,该打该打!”

厨房里的厨娘们都被她这搞笑的模样逗乐了,纷纷张着大嘴哈哈大笑起来,却没有人注意到,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只白嫩嫩胖嘟嘟的小手儿偷偷伸了出来,将一盘刚刚出炉的蒸粉团悄无声息地顺走了。

“哎,怎么……”

“咳咳,没事没事,赶紧去看看你那鸭汤怎么样了,公主说了,一定要把汤做得清淡一些,将鸭汤里的浓油浮沫都盛出来。”

“可是。”那个看到粉蒸团被顺走的厨娘有些心痛地揉了揉心口,唉声叹气地去看鸭汤了。

看着小小糯糯的身影又偷偷端走一盘四喜丸子,一份咕咾肉,一笼小笼包,一盅参汤之后,终于猫着腰儿离开了厨房,管事厨娘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

幸好有夏荷姑娘提前过来知会了一声,不然她们肯定要把这个小丫头给抓起来的。

不过,松口气的同时,厨娘们也都纳闷地开始小声谈论起来,不是说未来的二少夫人是个厨艺极其高超的小姑娘吗?怎么她的妹妹还会来厨房顺吃的呢?莫非,她们的厨艺比未来的二少夫人还要好?

几个厨娘得意洋洋地嘿嘿笑了起来,顿时觉得浑身干劲儿十足,更加卖力地做起饭来了。

“呼,终于出来了。”

深深地呼了口气,小林霜喜滋滋地将自己从厨房里顺来的吃食从腰间别着的油布里拿出来。

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才砸吧砸吧嘴将一只四喜丸子抓在了手里准备大饱口福。

“好香,好香啊!”

流着口水,眼看四喜丸子就要到嘴里了,一个异常严厉的声音突然从身后响了起来,吓得她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将手里的丸子给扔到地上去。

“大胆毛贼!居然敢来将军府偷东西!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小林霜瞬间瞪大了眼睛,刚刚顺着香气去厨房偷吃的,她都忘了去找安乐公主身边的夏荷姐姐等人了,本想着自己小心翼翼地拿些吃的就算了,没想到居然还真的让人给逮着了!

不行不行,千万不能让别人抓住,不然的话,肯定要给大姐和娘亲丢人的!

心中打定了主意,小林霜也不敢回头去看那个叫嚣着来抓自己的男子,一手捂着腰间装满了吃食的油布,一手抓着香喷喷油滋滋的四喜丸子往嘴里塞了一口,一屁股跳起来撒丫子就跑!

“小贼!哪里逃!”

身后男子显然没有要放过她的打算,加快了脚步飞奔而来。

听着身后呼呼的风声,小林霜后背上的汗毛都快要竖起来了。

“站住!别想逃!”

听着那几乎已经追到耳边的男子,小林霜吓得嘴巴里的肉丸子也来不及咀嚼了,囫囵着咽了下去,噎得她眼泪汪汪。

“啊啊啊!你这个讨人厌的家伙!”

感觉到肩膀被人抓住,小林霜一边转身一边大叫着将手里的丸子毫不留情地按到了那男子的脸上,甚至都没有听出来这个男子的声音好像有那么一点熟悉。

赵弘焱微微一愣,那丸子便砸到了鼻子上,抹了一把脸上的肉渣儿,赵弘焱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大胆!敢……是你?”

“是你!”

------题外话------

虐死我了~呜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