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霸气(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看到新掌柜时,林媛简直哭笑不得,这哪里是新掌柜,明明就是认识的人啊!

“东家,好久不见。”刘掌柜笑着给林媛抱了抱拳,因长时间赶路而有些疲惫的脸上满是笑意。

在京城见到故人,林媛分为激动,赶紧上前双手托起了他,也笑道:“刘掌柜,怎么,哎啊,我都没有想到夏征说的掌柜居然是你!我之前也想过让你来帮我打理酒楼的,可是,一想到你家中老小都在驻马镇,我又实在是不好意思开口了。”

刘掌柜闻言,笑得更欢快了:“看来少东家还是瞒着东家了?”

什么事?林媛眨眨眼睛,看看笑得一脸神秘的夏征,才知道这里边肯定有什么事是她不知道的。

果然,刘掌柜抚着胡子笑得哈哈的:“少东家不跟东家说,那就让老朽来说吧。其实呢,之前我是打算跟少东家说不干了的。因为我儿子的声音在京城开了铺子,我们一家都要来京城住了。本来我也是打算请少东家在京城帮衬我们一把的,谁知少东家直接问我愿不愿意来京城给东家您掌管酒楼。这不,我一听有这么好的机会,自然就来了。”

原来是这样。

林媛看向刘掌柜身后的小刘两口子,不禁点头,之前在驻马镇时她的确听说刘掌柜的儿子也是开铺子,只是开什么铺子她没有细问过。没想到,现在他们也来了京城了,这可真是天助我也。

只是,刘掌柜一家是来京城享福的,她这样让他帮自己看管酒楼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

这样想着,林媛也就这样问了。

刘掌柜连连摆手,笑道:“什么享福不享福的,我儿子虽然开了铺子,但是生意也只能算是一般,我这个当爹的还不到五十岁,若是就留在家里享福岂不是让儿子笑话?再说了,我还得给儿子孙子做个好榜样呢,人哪,只要活着就得上进,切不可一劳永逸。”

林媛连连点头,深以为然。

让刘掌柜先歇息两天,顺便熟悉一下京城和洞天的情况,林媛便让他们一家先回去了。刘掌柜的儿子的确是个能干的,早早地就托朋友在京城买了个小院子,虽然地方不大,但是给他们一家人居住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而且比在驻马镇的院子还要大上一些呢!

送走了刘掌柜一家人,林媛忍不住拍了夏征的肩头一把,故作生气状,哼道:“行啊,都能擅自做主了!怎么,是不是我来了京城,这福满楼的事就不让我管了?不让我管你就直说嘛,我可不是死乞白赖赖着你不走的人!说吧,等我把这个位置让出来了,你是想让谁顶替呢?是苏秋语啊,还是姚含嬿啊?或者是什么别的人?”

夏征被林媛这话说的一愣一愣的,什么赖着啊顶替的,他怎么一点儿也听不懂呢?

皱了皱鼻子,夏征才猛然发觉,好嘛,这小丫头原来是在跟他撒娇啊!

“哎呦,什么顶替啊,这老板娘的位置当然是给你留着的了,谁敢抢?不要命了?”夏征一把揽住了林媛的腰,还顺手在她腰间的嫩肉处轻轻掐了一把,弄得林媛又是痒又是疼,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么一笑,夏征就放心了,胆子也愈发大了起来,也不管此时两人就在洞天的门口,探过身子在她脸上就是一口。

“哎呀!”林媛瞪大了眼睛赶紧将他作乱的手和脸推到了一边,红着小脸儿狠狠地剜了他一下,不过那含情脉脉的白眼儿完全没有丝毫震慑力,挠得夏征的心痒痒的。

两人又是打情又是骂俏的,完全没有注意到不远处某人的脸早已煞白煞白的了。

“咦?苏小姐?”再次将夏征凑过来的脸推到一边,林媛终于发现了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苏秋语,只是现在已经开春了,与其说她是冻得,还不如说是气得。

苏秋语就那么赤果果地瞪着林媛,一双美眸里泪光盈盈,终于在夏征也看过来以后,小嘴儿一撇,豆大的泪珠滚滚掉了下来,让她本就娇弱的身躯更显得弱不禁风了。

林媛顿时满脸黑线了,其实她是真的没有看到苏秋语,不是故意在这朵白莲花面前秀恩爱的。

“苏小姐,你可能是误会了……”说完误会二字,林媛都想打自己的脸了,什么误会,刚刚夏征都亲到她脸颊了,那还能是误会?

再说了,她跟夏征两情相悦,难道还要给一个情敌解释这是误会?

“媳妇儿!”

林媛还没反应过来这突如其来的两个字就是在说自己的时候,只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一只有力而温暖的大手攥住,而后,她就觉得脑子一晕,整个身子都向后倒了过去,堪堪落进了夏征温暖的怀抱里。

晕头转向的时候,两片微凉的唇瓣覆了上来,将她尚未出口的低呼堵在了嘴巴里。

“唔。”

怎么回事?这是干嘛啊?这可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啊!

好吧,其实也不是很多人,只有苏秋语主仆两人,还有洞天大堂里等着她检验训练成果的姑娘们小伙子们厨子们帮工们罢了。

当然,这还不算对面茶楼、旁边铺子里的不知隐藏在何处的那些人们!

林媛还在心里数着自己被多少人目睹了这场活春宫的时候,夏征终于将她放开了,不过也只限于放开了嘴巴,却没有放开她的身子。

好不满足地舔了舔唇瓣,夏征有些幽怨地给了林媛一个白眼儿,便向已经震惊嫉妒到连眼泪都忘了流的苏秋语朗声道:“这里没有误会,只有事实!”

简简单单的十个字,铿锵有力,莫说苏秋语了,就连见惯了帅男的林媛都被夏征这霸气迷人的一面给彻底征服了。

两眼冒着红心,林媛的身子也忍不住软了软,原来刚刚那突如其来的吻,就是为了板正她那句不经过大脑随口说出来的话啊!

唔,真的好帅,好酷!

林媛又陶醉又迷恋,恨不得再来一个这样霸气的吻的时候,对面苏秋语却是恨不得将她撕吧撕吧扔进茅坑里去!

“你们,你们太欺负人了!”眼泪扑簌扑簌地落下来,苏秋语只觉得自己的一颗心也被夏征给揉碎了踩烂了,她所有的尊严都如同不值钱的烂泥一般被毫不留情地践踏着。

扔下这么一句话,苏秋语愤愤然转身,踉踉跄跄地跑走了。多年的梦想,多年的痴恋,在这一刻终究是毁了,彻彻底底地毁了。

夏征眯了眯眼睛,心里没有怜惜没有懊悔,有的只是一身轻松。他已经不止一次跟苏秋语说过自己的心意,偏偏这姑娘就是不愿意承认。或许让她亲眼目睹了才会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吧!

心中微微喟叹一声,夏征再低头时心里突然打了个突突:“你,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烧了?”

怀中的林媛满脸通红,两只眼睛迷蒙蒙的,好似蒙了一层水雾似的。还有她的嘴唇,怎么那么红,他明明记得自己刚刚只是浅尝辄止,根本没有用力的啊!

“阿征。”

连声音都是软软糯糯得,夏征身子被这个酥酥的声音弄得也跟着酥了酥,身上的鸡皮疙瘩也冒起来了。虽然他很喜欢看到眼前这个温柔如水的林媛,可是不得不承认,见惯了以前那个彪悍霸气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林媛,他还真有些不适应。

左右看了看,夏征一把拉住快要瘫软了的林媛将她赶紧拽进了洞天,这么挑逗人的林媛怎么能让那些不相干的臭男人看到?赶紧藏起来!

“走走,快回去,你那小伙计小姑娘们都等着你检验呢!”

“嗯,都听你的。”

一句话拐了七八个弯儿,夏征的身子狠狠地打了个哆嗦。

拽着林媛进门的时候,夏征突然状似无意地回了个头,冲着某个地方扔了个挑衅的白眼儿过去。

不远处,一间不怎么起眼的茶楼二楼里,虚掩着一扇窗,有个人影长身而立。

他手里的茶水早已没有了温度。

咔嚓一声,茶杯突然破裂。

马俊英好似没有发觉,一只手还在用力地攥着那只破碎的茶杯。

程月秀惊叫一声,赶紧从桌边奔了过来,拿起自己干净的帕子就要帮他清理手里的碎瓷片。

“马公子!你的手流血了!快让我帮你……”

“滚开!”

被一把推搡开,程月秀脚步一时没有站稳正巧撞到了桌子角上,肚子疼地厉害,就像有一只匕首在里面搅动着她的五脏六腑一般。

但是肚子里的疼痛依然比不上心里的痛,一向温文尔雅的马俊英马公子,居然让她滚!

程月秀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什么时候该示弱什么时候该乖巧地闭紧嘴巴,就像此时,马俊英的脸黑沉地像是天边的滚滚乌云,随时都有暴风雨发动。

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一手捂着发疼的心口,程月秀站稳了身子,慢慢挪到了椅子里坐好。

是的,她心痛,她是真的喜欢这个温文尔雅又博才多学的男子的,或许她应该像父亲说的那样,只喜欢他的学识和将来的功名,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哪!

因为用力,手里的碎瓷片已经沾染了他不少血迹,马俊英将那瓷片扔到地上,眼皮垂了垂,他要保护好自己的手,要在殿试上得到状元之名,还要将林媛抢到自己的手里!

夏征,你等着!

------题外话------

好man哦~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