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考核(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堂里,看到林媛和夏征进来了,小姑娘们和小伙计们全都默默扭过了头,眼观鼻子鼻观心,好像刚刚那个上演了活春宫一般的人儿根本不是他们似的。

夏征有一瞬地不自在,轻咳了一声便坐到了一边。

倒是林媛,毕竟上辈子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在进到大堂里的一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一双澄澈的眼睛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若不是她还有些微微发粉色的耳垂,夏征甚至都要怀疑刚刚那个娇媚可人的林媛被人给掉包了。

经过一个半月的训练,眼前的小姑娘们和小伙计们几乎可以用改头换面来形容了,特别是这些小姑娘们,光是往那一站,整个人的气质和精神面貌就不一样。

因为女子们要检验的地方多一些,而且有些方面不适合让男子们看到,所以,林媛先是检验了小伙计们。

提前让冬青把洞天的大门关上,连窗户也都关好了,整个房间里顿时有了一种神秘的感觉。

小伙计们是上菜的,所以他们端盘子的力气和动作是最重要的。林媛提前准备好了一只上菜用的托盘,盘子里放了整整七只小盘子,每个小盘子里装的不是菜,而是她临时让人在门外随意找的土和石头。

指了指那托盘,林媛笑道:“测试很简单,只要单手托着它在大堂里走上一圈,盘子中的土和石头没有撒出来就算过关。”

这么简单啊!

小伙计们都松了一口气,个个都跃跃欲试起来。

不过,当大家真正开始托着那只盘子走这一圈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事情跟自己想得不太一样。首先,那只托盘根本就不如自己想的那么轻巧,大堂看似不大,但是围着转一圈也是有距离的。再加上林媛提前就让人用桌椅隔出来了一条专门的通道,就算有人想要偷懒绕小圈都不行。

其次,林媛要求的是盘子里的土和石头不能撒出来,但是当他们真正拿了托盘走起来才猛然发觉,不老实的根本不是那些土和石头,而是那盘子。七只盘子啊,一个错开一个地,若是自己一不小心晃了一下,上边的盘子就会错位。一个错位了其它几个也都跟着摇晃起来,很快就会功亏一篑的。

还有一点,就是有时间限制。为了求稳就要慢行,可是一味地慢下来也会被淘汰的。

经过这么一圈走下来,已经有好几个小伙计将盘子弄掉了,剩下的成功了的小伙计数量倒也不少,基本还是符合林媛的要求的。

那几个被刷下来的小伙计,林媛也没有一棒子打死,而是又给了一次机会。

至于这次考验的问题就有些刁钻了。

当日林媛考察大厨们的厨艺的时候,这些小伙计们也在二楼偷偷看到了大家的菜式,所以,她今日要考验的就是这些小伙计对菜式的认识和理解。

“别的不说了,就说最简单的吧,梅花轻语,若是客人来点菜的时候问了你们这道菜是什么东西,你们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介绍它,让客人满意并且点了这道菜上桌。”

指了指一旁坐着优哉游哉的夏征,林媛毫不客气地将他点为今日的客串表演:“你们就把夏二公子当做客人好了。”

夏征幽怨地抬了抬眼皮子,每次当小白鼠的怎么都是他?

林媛挑眉,假装没有看到某人哀怨的表情。

这几个小伙计因为之前被刷下来一次了,所以这个时候都有些紧张,不过紧张归紧张,嘴皮子却是不能紧张的。

冬青在一边又是加油又是鼓劲儿,这些日子都是他在培训这些小伙计们,俨然已经将他们视作了自己的兄弟来看待。

经过一段时间的准备,林媛便让这几个小伙计一个一个来说话了,以示公平,她还提前将这几人分别带进了后院的不同房间里等着。因为隔了一段距离,所以大堂里说的话,他们是听不到的。

几个小伙计一个一个地说着,无非都是介绍这道菜的用材和美味,虽然中规中矩,但是毫无新意。

倒是有一个小伙计看着更机灵一些,不仅介绍了用料,还化用了诗句。林媛对诗句可是一窍不通的,不过看夏征的表情倒是知道,这个小伙计更合他的心意。

结果正是意料之中的,这个名叫高轩的小伙计顺利地留了下来。

因为那两句诗,夏征对这个高轩多了几分兴趣,也就多跟他说了两句话。

高轩恭谨一笑,带了几分读书人的清贵之气:“回公子的话,小的小时候读过几年书,只是后来家里条件不好,小的迫不得已只好来京城找点事做混口饭吃了。”

原来如此。

怪不得这个高轩看起来高高瘦瘦的,手臂也不如别的小伙计那般粗壮,原来是个读书人。

第二次考验没能顺利过关的几个小伙计只好卷铺盖走人了,当然,林媛也遵守约定给了他们一个半月的工钱。

能够留下来的小伙计们个个欣喜若狂,林媛先让他们去后院等着,而后跟选上的小姑娘们一起试衣裳。

接下来就该考验小姑娘们了。因为都是女子,林媛把夏征也给撵了出去。这可把夏征给郁闷坏了。

林媛挑挑眉,像是看色狼一般地看着他,才把他给瞪了出去。

正好这些人的衣裳也都做好了,林媛就派夏征负责给小伙计们分发衣裳去了。

待大堂里只剩下了林媛、银杏,还有那些小姑娘们之后,林媛终于笑眯眯地看着她们公布考验的流程了。

“这些日子辛苦大家了,想必大家也很纳闷,上菜都有小伙计们负责,那你们要负责什么?”

果然,看到了小姑娘们疑惑的眼神。

林媛笑了笑:“很简单,我需要你们在雅间里负责给客人上菜、摆盘、斟酒等各种服务型的活计。也就是说,小伙计们上菜时,只会把菜端到雅间外边,而这菜就需要你们将菜端进去并且摆放在桌子上。明白了吗?”

“明白了。”这样一说,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既然她们的任务是这样的,那就不用像考验小伙计们那样来考验她们了,所以臂力啊体力什么的都省了,但是,林媛的要求就是一个字,那就是“美”。不管是人还是动作,都要做到最美最优雅,让客人们在吃饭的时候不仅吃得美味,更要吃得痛快吃得舒心。

林媛自己坐到桌子边上,银杏和水仙将提前准备好的东西都放到了桌子上。

小姑娘们好奇地看着,只看到桌上的东西十分简单,一只酒盅,一只酒壶,还有一叠六个不同形状大小的盘子。跟小伙计们考验时不同,这盘子里什么都没有,是空着的。

看了大堂里小声议论的小姑娘们,林媛微微一笑,道:“考核很简单,每个人过来以后,将这桌子上的六只盘子以你认为最美的位置摆放出来,并且给我倒一杯酒,只要我觉得你很美,很优雅,便可以过关了。”

听起来好像确实很简单。

为了让大家有个准备,水仙和银杏先端了那六个盘子给这些小姑娘们看了看,让她们现在心里想好要摆放的位置,而后,便开始了。

因为人比较多,而且林媛跟她们也不是特别熟悉,所以她要求每个人在考验的时候都要报上自己的名字。并且她的手里也早已准备了一份名单,当这些人表演之后,林媛便当即给出一个分数来写到名单后边。

说是考验谁最优美,其实这场考核在小姑娘们从人群中出来走到她面前时就已经开始了,林媛不仅要看得是她们的心思,更要看这一个半月来,她们的仪态和走姿站姿,甚至笑容等方面练习地如何。

当然,大家显然没有让她失望,除了排在最后的那几个小姑娘们因为站得时间太长而有些神情疲惫以外,大家的表现都很好。

只是在给林媛倒酒的时候,有几个人的表现不是那么让人满意。

在大家全都表演了一遍之后,林媛扫了一眼面前的酒杯,对她们说道:“虽然今日我让你们倒酒,并且也有句话叫酒要斟满,但是,却不代表要让你们将酒倒的溢了出来。”

指指桌上酒杯旁边的白水,林媛眼神看向那几个倒酒时手腕哆嗦并且溢满了的小姑娘,说道:“将酒倒满却不能溢出,并且保持桌面的整洁干净,是你们在雅间里给客人服务的时候要做的事。记住,我们的洞天不久之后会是大雍王朝最顶尖的酒楼,别说富商权贵,将来就算是皇子皇妃都有可能来到我们的酒楼吃饭。难道,当那些大人物来了以后,你也要哆嗦着手去给他们斟酒吗?你就不怕你一不小心将这些人得罪了而掉了脑袋?”

一听到掉脑袋,那几个小姑娘顿时全身都哆嗦了起来,虽然大家都觉得林媛刚刚这话实在太过自信,但是一想到自己将来万一真不小心得罪了什么厉害的人物而惹了麻烦,小心脏就开始突突地跳了起来。

眼神冷厉地扫了那几人一眼,林媛十分迅速地就将她们几人的名字念了出来,并且也跟她们提前说好,这几人什么时候能够将酒倒得满而不溢的时候,就是她们留下来的时候。

跟她们说完话之后,林媛看着大堂里有些压抑的大家,又道:“还有一件事要记住,我们是开酒楼的,顾客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他们我们吃什么喝什么?所以,当你们见到你们的衣食父母的时候,难道也要板着一张脸?好像他们欠了我们银子似的!”

顿了顿,林媛站起身来,又道:“记住,不管客人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管你们遇到什么刁难,都要保持微笑。当然,我这里的微笑,不是让你们傻呵呵地见到人就傻笑,微笑的标准相信你们都知道了。也不要吝啬你们的牙齿,谁说笑不露齿就是淑女的?我要求你们露出八颗牙齿,因为有一位大人物曾经说过,当人们露出八颗牙齿笑得时候,才是最美最漂亮的时候。”

“想不想变得最美?”

“想不想成为最漂亮的女人?”

“想不想挣到三倍甚至更多的工钱?”

一连三个问题之后,林媛声音更加昂扬:“想的话,就笑!尽情地笑!”

许是被林媛这高昂的气势给感染了,小姑娘们都情不自禁地抿唇笑了起来,甚至还有人也跟着她举着拳头喊起了口号:“笑!尽情地笑!”

整个房间里,全都充斥着各种笑声和不停的口号声,就连后院正在等着小伙计们换衣裳的夏征也听到了。

撇了撇嘴,夏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儿:“这么热闹做什么!也不让我瞧瞧,真是闷死人了。”

一边的冬青瞪大眼睛像看怪物一般看着夏征,四下瞅了瞅发现除了自己没有人再听到了才小心翼翼地凑过去,一只手捂着嘴小声提醒道:“公子啊,这话可不能这样说啊。若是让林小姐听到了,肯定要生气的。”

夏征挑眉,纳闷道:“为什么要生气?”

“唉!”冬青叹了口气,一副你很笨的神色,教导道:“公子你刚刚不是还在抱怨林小姐不让你去大堂里看那些小姑娘们如何考核吗?哎呀呀,林小姐虽然脾气暴躁了一些,不懂温柔了一些,但是好歹也是你喜欢的女子。你们两人还没有成亲呢,你就开始迫不及待地去看别的女人了,你说林小姐会不会生气?”

“哦,原来是这样啊!”夏征恍然大悟,十分夸张地点着头。

“可不是吗!”就在冬青显出一副你果然很傻很笨的表情时,夏征突然凌空伸出一只大手将他的后脖领子给拎了起来,而后,整个房间,甚至整个后院都被夏征怒气冲天的气势给镇住了。

“谁说爷要去看别的女人了!爷只是好奇她们在干什么!你这自以为是的家伙,我看你还是话痨一点比较可爱!整天胡说八道七猜八想的,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

冬青一脸求饶地抱着自己的耳朵,痛苦地欲哭无泪,公子的心思真是越来越难猜了啊!

------题外话------

下午三点二更~

PS:没有特殊情况,都是下午三点二更哈,若是不能二更,我会在评论区置顶评论或者当天的一更题外话中,提前通知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