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开张(一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小姑娘们和小伙计们以外,林媛又用了几天的时间将大厨们的菜式都挨个尝了一个遍,直到她觉得差不多了才作罢。

菜单也是她一手设计的,不仅在酒楼里放,还给了小姑娘们和小伙计们每人一份儿,让他们将菜单的名字熟记在心,等客人点菜的时候不至于什么都不知道。

除此之外,她还让林家信将洞天的几样招牌菜画了出来,裱好后挂在了大堂里,这样更是让大家一目了然,一看就流口水了。

等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完成之后,林媛便赶着在四月之前,挑了一个好日子重新开张了。

三月二十八这日,曾经的怡然居,现在的洞天,终于揭牌子开业了。这日的洞天,人头攒动,挤挤攘攘,几乎半个京城的人都被惊动了。

看着眼前这些高声喝彩的人们,林媛不禁有些汗颜,其实她是知道的,这里边有不少人是夏征花银子请来的托儿。但是不请人演戏实在是没有别的法子了,因为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可不比驻马镇的百姓,无论她是降价还是用鞭炮,都不能轻而易举地将他们请来。

原因很简单,京城的人看过的场面太多了,哪里是这种雕虫小技能够吸引的?

虽然一大部分人都是请来的托儿,但是林媛一点儿也不松懈。时刻招呼着小伙计们好生照顾着。

吉时未到,林媛也不着急,酒楼里自然有刘掌柜忙活着,他们只管着外边就行了。冬青主管鞭炮和一切迎客之事,水仙和银杏则负责给到来的百姓分发小吃食做宣传。

洞天的招牌是林家信亲自书写的,经过这么些日子的磨炼,他的书法可谓是练得炉火纯青,乍一看堪堪有种大家的风范。

门口端放着的桌子上摆放了三牲六畜,象征这吉祥。除此之外,林媛还特意将稻花香开张时,夏征送给她的那尊纯金打造镶嵌了各种珠宝的财神爷给供了起来。京城多的是有钱有势的人家,他们就算是将这个财神爷供出来,也不会有谁来打他的主意。

看着那尊笑眯眯的财神爷,林媛似是回到了驻马镇稻花香开张那日,她想起了金玉儿,想起了大嗓门子,想起了莫三娘和孟良冬,不由得心中微叹:真真是物是人非了。

夏征也微微一叹:“终于可以让他重见天日了,整日关起来真是不舒坦!”

说起来也是,当时林媛心疼这财神爷,生怕被人偷走,就让人做了个暗格将他藏了起来,临来京城的时候也小心翼翼地用箱子包着。现在,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摆出来了。

两人正思量的时候,银杏已经让那十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穿了旗袍准备妥当了。自从那个女子走了以后,林媛左思右想,还是让夏征赶紧又找了个高挑女子来顶替位置。经过三天三夜的突击训练,倒是也能差不多可以出师了。

看着外边吵吵嚷嚷的人群,姑娘们都有些紧张,不过更多的则是兴奋,因为她们还在人群里看到了自己的家人朋友,之前她们就提前跟家人说好今日来看自己表演了呢!

“好了,姑娘们,该你们上场了!”银杏看看外边越来越多的人,有些紧张地对身后的姑娘们说道:“都别紧张啊,拿出你们最美的笑容来,记住,今天你们就是舞台上最美的姑娘!”

正在叽叽喳喳说着话的百姓们,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就没有了声音。后边的人们越过前边的人往前看,还什么都没有看到就听到前边的人已经爆发出惊艳的尖叫声,引得后边那些百姓们更加好奇更加迫切地伸长了脖子看过去。

只见,洞天的门口鱼贯而出一溜儿身着红色长裙的女子,这些女子个个梳着高高的发髻,简单的发髻上只用一朵牡丹形状的发簪作装饰,虽简单却别致。而这些女子们身上穿的那件红色的长裙更是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大家艳羡地看着女子们婀娜的身姿玲珑的曲线。还有那些女子们娇笑时的样子,露出的贝齿可爱又不失妩媚,真真是美翻了。这些女子从洞天出来后,便分成两列站在了台子的两边。

当她们站好之后,台下已经有人兴奋地指着其中的人笑了起来:“看,那个高个儿的,脸蛋儿圆圆的小姑娘是我闺女!”

“那个小姑娘是我娴妹,村里的小伙子们都羡慕我要跟娴妹成亲呢!瞧我娴妹,多美啊!”

“哎呦呦,小伙子你真是有福气啊,听说这洞天的老板娘是三皇子的义妹呢!你媳妇儿在这里做工,你们在村里肯定特别有面子吧!”

那个小伙子嘿嘿笑了起来,看着台子上的未婚妻笑得更甜了。

台下的人们议论纷纷,台上的女子们骄傲自豪,高兴地心里都快开花儿了。

吉时差不多到了,林媛和夏征互望一眼,便携着手走了出去。

只是,当两人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夏征突然松开了林媛的手,在林媛纳闷的眼神里,夏征笑着抿了抿她的发丝,轻声道:“媛儿,这是你自己的酒楼,你是唯一的东家老板娘,所以,充满自信地走上你的舞台吧!”

林媛一愣,微微有些恍惚,我的酒楼?我的舞台?

是啊,之前她也有过稻花香,有过豆腐坊,甚至还有福满楼各种分店,可是,那些都跟洞天给她的意义不同,洞天是她在京城亲手撑起的第一个酒楼,也是她多年梦想中的酒楼。正如夏征所说,这里是属于她的!

感激地看着夏征,林媛重重地握了他的手一下,有个这样懂她的男人,真好!

今日的林媛,身穿的是自己亲手设计的秀禾服,上辈子的时候,她整日幻想着将来结婚的时候不穿婚纱就穿红灿灿绣着凤凰祥云的秀禾服。只是,还未等到她大婚,就已经遭遇意外来到了这里。今日,终于有机会穿上自己的心心念念的秀禾了。

拥挤而有些吵嚷的人群,在林媛出现的一刹那顿时鸦雀无声,众人只觉得眼前一亮,一个红亮亮的身影便猛然跳入眼帘。

这个女子是多么地娇俏可人啊,瞧她的眉,瞧她的眼,都那样得高挑迷人,还有那唇那下巴,精致可爱,令人移不开眼睛。

男子们都被林媛的美貌吸引了,女子们则更加赞叹于她身上的那身红灿灿的秀禾服,上身是斜襟的小红褂子,左右两边前襟处一边绣着龙一边绣着凤,寓意龙凤呈祥。那宽大的袖口处也用金线绣着好看的云纹,层层叠叠地翻滚着,将动人心魄的震撼和柔美巧妙地结合在一起,使人心醉。

还有她下身穿着的那条百褶红裙,里边是江南陈家独有的流光锦,外罩一层红色轻霞,整条裙子没有任何额外的装饰和图案,但是简单朴实中沉淀着宁静的美艳,与上身的小红褂子相得益彰。

站在高台上的林媛十分满意地扫过眼前的众人,她知道,今日之后,自己这身衣裳定然也会成为全城瞩目的焦点和争相效仿追捧的大热之品。

一双明亮的眸子轻轻扫过洞天门口一个端庄浅笑的女子,林媛微微点了点头。

程夫人一愣,随即也笑了。她还记得那日林媛来找她时说过的话,她说她定然会给绛烟阁带来一笔不小的收益。她当时还以为这女子只是说笑,但是今日一看,她说对了。

除了程夫人,今日前来捧场的自然不能少了江南陈家的江氏和陈乐瑶母女了,毕竟林媛身上的那件秀禾服的布料就是从他们陈记铺子买来的。

按理说安乐公主也应该来的,但是今日的人实在是太多了,林媛思量再三,还是没有让安乐公主亲自前来。不过安乐公主不来,田惠却是来了的。前些日子田惠和夏臻才刚刚成亲,今日小夫妻二人手携手甜甜蜜蜜出现,还真是羡煞旁人。

刘氏和刘丽敏等人就不必说了,最令林媛和夏征意外的则是夏痕居然也跟着来了。只是,他那双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总是盯着某一个地方不动。可是当夏征发现之后想要去看那边是谁时,就发现夏痕的眼睛又突然转了方向,还真是让他摸不着头脑。

清了清嗓子,林媛对台下的百姓笑道:“各位,今日是我们洞天开张的日子,作为洞天的东家和老板娘,我首先要感谢各位的光临,同时也向大家保证,我们洞天的饭菜和服务,定然会成为全京城最为瞩目的一家,各位今日前来,绝对不会失望!”

林媛的话刚刚说完,台下便是一声胜过一声的鼓掌和喝彩,虽然这些人有不少是花钱请来的,但是因为人太多,洞天的大动作早已吸引了不少京城的百姓,再加上安乐公主的暗中运作,自然有京城中的达官贵人们前来捧场。

所以,此时的洞天门口,倒是也聚集了不少真正的客人了。

待林媛的话一说完,前来捧场的百姓们便已经簇拥着挤进了洞天。刘掌柜和小伙计们都在门口好好守着,维持着秩序,以防有人因为拥挤而发生意外。

而那些打手们,此时更是精神抖擞地警惕着,就怕有别的酒楼里坏心眼儿的人过来捣乱。

台子上那十个身材高挑穿着旗袍的女子们也排好了队进了洞天,四个站在了门口迎接着客人,其他的则两两一对站在了楼梯口两侧迎接客人。

其实她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迎宾,当客人进来或离开的时候笑容可掬地道一声“欢迎光临”或者“请您下次再来”就够了。

“媛儿,恭喜你!”

当林媛从台子上下来以后,迎接她的就是大家的祝贺,田惠笑得温婉可人,夏臻则有些讪讪的,毕竟这个洞天之前是他的怡然居,他这个大男人经营的时候可从来没有过这么多客人来光临。

看到大哥的脸色不对劲,夏征十分不地道地凑过去,笑着挖苦了一句:“大哥啊,你瞧我媳妇儿这洞天如何?比你那个怡然居怎么样?”

知道夏征是故意来挤兑自己的,夏臻哼了一声,撇过了脸,拉起田惠的手就大步走进了洞天:“阵仗如何不算数,要东西好吃才行!”

被夫君当中拉起了手,田惠有一瞬间地怔愣,随即便小脸儿通红满眼冒星星了。

程夫人几人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十分赞同夏臻的说法,都笑着点点头表示要进去尝尝洞天的招牌菜。

夏征挑挑眉,没有说话,不过看他那嘚瑟的表情显然对洞天和林媛十分自信。

“大哥说的对,各位,请进来尝尝我们的招牌菜吧!”林媛一只手网掐你一伸,做了个请的姿势,便笑着带着大家进去了。

程夫人和江氏几人都是见过世面的,不光是京城,以前也算是天南海北地各个地方跑过,什么样的酒楼没有见过,但是,一进到洞天,真真是震惊不已。

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有流水的假山,假山下是个小小的池子,池子里各种颜色的游鱼恣意畅游,甚是愉快。

这样一进门就有假山和流水的装饰,让程夫人几人都有些意外。不过,江氏是江南人士,自然是知道水能招财的道理,所以对这个小池子的出现不是很意外。但是她的注意力还是被假山给吸引了,因为,那座假山上竟然有流水源源不断地从顶上往下流,甚至都看不到到底是怎么来的水。

陈乐瑶最是好奇,围着转了两圈也没有发现什么端倪,不禁问道:“这假山上的水是从哪里来的啊?怎么一直流,也不停吗?”

林媛看了夏征一眼,笑了笑,其实这个东西就是用了风车的道理,当然,点子是她出的,东西自然是夏征找人做的了。

“陈小姐若是喜欢,不妨经过来坐坐哦,别的地方可是没有的。”

听到林媛这样说,陈乐瑶不禁更加好奇了,想到之前听说的镜子的事,不禁更加兴奋:“媛儿,这个东西是不是也跟那个镜子一样,都是你自己做的?哇,你真的好聪明啊!”

田惠可谓是镜子的最大受益人了,不仅让她在成亲的时候出尽了风头,更是在成亲之后得到了不少小姐们的推崇,大家都热切地来找她说话聊天,其实最终目的无非就是沾沾她的光,照一照那个传说中的光彩见人的镜子。

不过江氏确实有些心里不舒坦了,想当初在江南的时候,他们陈家可是数一数二的大户,什么好东西没有?不管是谁家得到了好东西,哪个不是先给他们陈家送来?哼,现在好了,来到了京城,别说是第一个了,就连第二第三都没排上。

再看看女儿那好像没见过世面的小家子气模样和林媛嘚瑟的笑,江氏就更加不是滋味了,要不是今日看在三皇子和将军府的面子上,她才不会来洞天参加什么开张仪式。

“瑶儿,来,娘有些累了,过来扶着我。”

即便江氏极力掩饰内心的不满,不过还是让林媛敏锐地感觉到了。

陈乐瑶十分孝顺地过来扶着江氏了,站在刘氏身后的林薇眼睛闪了闪,上前关切地问了一句。

许是因为林媛的缘故,江氏连带着对这个同样会双面绣的林薇没有几分好感,不冷不淡地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她。

冷眼看了这一幕,林媛心中冷冷一哼,对江氏直接视而不见了。

“欢迎光临!”

站在门口迎宾的几个身材高挑的女子甜甜笑着给几人行了一礼,她们的礼仪跟见到的寻常女子不同,不是弯腰也不是作揖,而是双手交叠在小腹,微微欠身,这样的礼仪十分新颖,再配上她们身上的旗袍,就显得更加优雅了。

穿过假山,看到的便是人头攒动的大堂,布局还是以前那样,只是在两边靠窗的位置上变了,本是木质的桌椅改成了长凳。

是的,大家心头想了半天的形容词就是长凳。但是若是用林媛的话来说,那叫沙发。

她可是记得每次去餐馆吃饭,最爱坐的地方就是沙发座了。

“各位,一楼是大堂,饭菜都是一样的。若是以后各位想要尝一尝这里的饭菜就到一楼来。哦对了,我们在那边的位置有雅间,所以各位不用担心这里的环境。”

林媛一边介绍着一边带着众人往二楼走,因为二楼才是她要介绍的重头戏。

果然,当大家来到二楼之后,眼睛更是亮了亮。

相较于一楼的烦乱,二楼显得人更少了一些。

“这里,感觉好奇怪啊!”田惠忍不住低声嘀咕了一声。

是啊,奇怪,因为二楼的房间都是分开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大个的招牌,左边招牌上写的是“五湖四海馆”,右边招牌上写的则是“特色馆”。

林媛笑着点点头:“是啊,的确很奇怪。”

“这五湖四海馆,顾名思义,里边全都是大江南北的特色菜式,而这边的特色馆就更厉害了。”林媛笑了笑没有说怎么个厉害法,而是卖了个关子:“既然各位已经来了,不如就到自己感兴趣的房间体验一番?”

这个提议十分好,大家今日来就是吃饭的,当然愿意去体验体验了。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么么哒~

卖萌打滚求收藏啦,啦啦啦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