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梦幻世界(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家信一家人也是第一次来林媛的洞天,见到这五花八门明显比在驻马镇还要稀奇的东西不禁兴奋地很,个个争先恐后地往自己喜欢的地方去了。

小林霜最是嘴馋,早在林媛说让大家自己去体验的时候就已经脚底抹油窜进一个房间里不见了身影。

索性小林霜身上带着林媛提前给她的胸章,是一个明晃晃的五角星形状,上边用红线绣着个林字。不仅是小林霜,只要是林媛的家人基本都带着一个这样的胸章。带着这样胸章的人就表明是林媛的家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随便吃喝,不用付账。

这是林媛给大家想到的绿色通行证,就算洞天的人不认识他们,他们也不会因此而吃瘪了。

相对于林家人的自由,江氏和陈乐瑶自然就没有这么大的权力了。待林媛一句话落,陈乐瑶就跃跃欲试想要去特色馆看看了。偏偏江氏端着架子,一高高在上的模样,不管女儿多么地急切,她都是不咸不淡地微微点头,脚底下也是不急不慢的。

可是,当跟着女儿进到特色馆中的料理馆后,江氏的矜持终于撑不住了。

刚刚进门,江氏就被眼前见到的异域风情给震撼了,入目全都是黑白色调的门板,门不是里外开合的,而是左右推拉的,整个馆内都用木头搭了个大大的台子,人们进到里边吃饭时按理说是应该拖鞋的,只是因为风俗限制,鞋子就不用脱了。

招待两人的女子也十分奇怪,她们身上穿的衣裳用一种十分诡异的方式裹在身上,还有她们的后背,好好的衣裳上却要背着一个锅,而这个锅还是四四方方的,居然也用布包起来了。

陈乐瑶眨眨眼睛,小声跟江氏道:“娘,这人,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

江氏也是这样想的,但是理智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想起林媛那笑得神秘的样子,她咳嗽了一声道:“这肯定是林小姐想出来的花样,行了,别瞎猜了,我们过去尝尝他们的饭菜如何。”

母女二人交换了一个眼色,跟在那背着“锅”的女子来到了一间雅室里。

雅室里的装扮也是跟外边一样,以黑白色调为主,而且桌子上也是小小矮矮的,凳子不是带腿儿的那种,而是跟寺庙里上香用的那种垫子差不多。

两人想了,有些纳闷地看着那两个垫子,不知道该怎么坐下才好。

背着锅的女子显然提前受到了训练,知道怎样才能让客人既学到如何大大方方坐下,又不会让客人觉得被教导。

“夫人小姐,这是我们料理馆的菜单,两位点好菜后直接叫我就好了。”双膝跪在垫子上,侍女双手交叠放在膝头行了一礼,而后便小碎步地出去了。

直到此时,江氏母女二人才发现这个女子不光是衣裳和头饰奇怪,就连脚上踩的鞋子都很是奇怪。那是一双木屐,且在脚趾头那里还有个绳子一样的东西分开了她的脚趾头。虽然侍女穿着袜子,但是也能够十分清楚地看出来,她的大母脚趾头跟其它脚趾头是分开的。

陈乐瑶一边惊叹,藏在绣花鞋里的脚趾头也不由自主地跟着动了动,可是却发现这样真的好累好别扭!

两人学着那侍女的样子跪在垫子上,拿过她留下来的菜单瞧着,忍不住低声念了出来。

“水果寿司……”陈乐瑶蹙眉:“寿司是什么东西?”

江氏被问地一噎,手指头局促地动了动:“可能是什么菜名吧,接着念。”

陈乐瑶点点头,继续念着:“火腿寿司,肉松寿司,什锦素菜寿司,哎呀呀,怎么全都是寿司啊!”

翻着眼前有两页之多的菜单,陈乐瑶有些烦躁,她根本不知道寿司是什么东西啊,怎么点菜?

可是当翻到后边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菜单上不光是寿司。

“生鱼片,章鱼小丸子?”

陈乐瑶忍不住惊呼一声,以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天哪天哪,生鱼片?鱼居然能生着吃的?”

这下连江氏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让她吃生鱼?绝对不行!

江氏两人足足在雅间里讨论了半个时辰都没有决定要吃什么,直到那侍女进来给她们讲解了一番两人才终于决定先订一份寿司尝尝味道。

江氏母女二人在这边讨论的时候,林媛已经带着夏臻和田惠神秘兮兮地来到了三楼。

看着眼前紧紧关着门的房间,田惠有些纳闷地看着林媛:“媛儿,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夏臻也有些纳闷,哪里有惊喜?明明只有一个关着的门!

看着大哥这不甚相信的表情,夏征却是十分不满地拉了拉林媛的小手:“媛儿啊,不是说好了这个房间咱们不公开的啊,怎么你带了大哥大嫂来?哼哼,都说好了这是咱们两人的小秘密的,真是得。”

看着夏征这满脸都是小秘密被别人偷窥了的不忿模样,林媛好笑地勾勾唇角:“的确是小秘密啊,不过,若是这小秘密还能给咱们带来不少经济效益,我还是十分喜欢跟大家一起分享的。”

夏征嘴角抽了抽,果然,这丫头又钻进钱洞里爬不出来了。

给田惠使了个眼色,林媛便拉着夏征离开了。

田惠小脸儿一红,为什么刚刚看到林媛的眼色之后,她的心里就会有一只小鹿乱撞的感觉?好像,很是期待进到那个房间里去一样。

夏征也愤愤地瞪了夏臻一眼,扔给他一句“机会不容错过”之后便任由林媛将他拽走了。

两个大电灯泡都走了,就在田惠绞尽脑汁怎么开口进门的时候,夏臻已经当先拉着田惠的手推门进去了:“臭小子不让我进去,我们就偏要进去看看,哼哼,这怡然居以前就是我的地盘,我还纳闷了,这酒楼里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不知道的,真是……”

后边的话还未说完,夏臻就已经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

是的,惊呆了!

田惠的嘴巴张的大大的,要不是手上传来夏臻牵着自己的紧实的触感,她都怀疑自己此时置身于梦幻之中。

房间打开的一瞬间,仿佛天地已经变色,阳光变成了七彩而零星的,透过那不知名的透明的东西投射到房间的角落里,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随时可以变换的彩光。

“哇,好美啊!”田惠忍不住向前迈步,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房间的正中央,可是她却又察觉不到自己已经走了好多步,就连夏臻也忍不住向前走去,甚至连身后那扇门什么时候关上的都没有察觉到。

两人手牵手肩并肩,头顶是一大盏琉璃做成的吊灯,大大的琉璃灯足有一张桌子那么大,悬在半空中犹如天边可望不可即的明月。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神秘闪烁的群星。因为这吊灯的四周都以特殊工艺制成,八个角上是八个小小的平台,上置八盏小型蜡烛,下坠八个摇摇晃晃的各种形状的吊坠。

蜡烛的灯光经过一连串的不同形状的琉璃的折射,再落到地上时便变得斑驳闪耀,十分可爱。

而两人的四周也不是单调的墙壁,对面是临近街道的窗户,窗边用蝉翼和轻霞做成了里外三层不同颜色的窗帘,轻纱本就薄而不透,经过这么几层的重叠更是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两边的墙壁上,一边是用五彩琉璃珠点缀的不同形状的图案,乍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规则可寻,但是仔细一瞧,好像那些琉璃珠的位置似曾相识。

“这是,星空?”夏臻毕竟是见多识广,特别是外出行军打仗的时候,多是依靠天上的星星来辨别方向,所以他只是瞧了几眼便已经看出那墙壁上的琉璃珠是按照天上的星空位置来布置的。

“相公,你认识这个?”田惠好奇地眨眨眼睛,其实她根本没有看出来那墙上的东西是什么位置。

不过,她这样好奇宝宝的样子却是极大地刺激了夏臻的大男子气概,重重地点了点头,夏臻就指着墙上的几个位置给田惠解释了起来:“这里,是北斗星,这是北极星,我们行军时经常依靠这几颗星星来辨别方向。”

田惠一脸崇拜地看着夏臻,这还是两人成亲以来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给田惠解释完了这边的星空,两人又看到了那边墙壁上嵌在里边的不同工艺品,都是十分罕见的东西。有各种栩栩如生的动物雕像,还有海边的海星贝壳等。

田惠看上了一个用贝壳粘成的大帆船,他们生活在内陆,平日里也只是见过一些游湖时的小船,像这样带着风帆的大船很是少见,更何况还是用贝壳做成的了。

看着妻子这喜欢的眼睛发亮的模样,夏臻心中一软,七尺的汉子头一次有了满足妻子一切愿望的想法。

“喜欢吗?”

田惠点头:“喜欢。”

“一会儿让夏征送给我们。”

“好,不好。”田惠点点头又摇头,有些担忧地看着夫君:“这可是媛儿头一天开张,咱们就这样要她的东西,不太好吧?总归我们可是做大哥大嫂的呢!”

好体帖啊!

夏臻心中微微赞叹一声,十分大力地搂住了田惠的腰肢,他本就比田惠高出来一个头,这下显得田惠更加小鸟依人了。

“那就买了它,给娘子送的东西,多少钱都不嫌贵。”

田惠又开始双眼冒红心了,这下连脸蛋儿都红彤彤的了,简直比成亲洞房那天的感觉还要甜蜜!

这边房间里两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隔壁房间里,林媛和夏征将墙上的小洞笑嘻嘻地堵上了。

不是这两人有偷窥的兴趣,主要是他们要在这边控制着那边房间里的灯光和琉璃的摆设,所以才要时时刻刻关注着的。

这一瞧还真是让两人大呼意外,没想到只知道上阵杀敌的大哥,竟然还有这么霸道又温柔的一面呢!看来田惠还真是幸福。

夏征哼了哼,难掩唇角的笑意:“大哥想要买那个帆船,媛儿你说,我们要卖给他多少银子合适呢?”

林媛挑了挑眉,剜了他一眼,这家伙满脸的算计,明明都已经想好了要好好敲大哥一笔了,偏偏还这样义正言辞地来询问自己的意见,真是个黑心的家伙!

林媛偏偏不配合,笑着坐到了一边,十分随意地说道:“哎呀,那可是你大哥呢,什么银子啊,白送给了他们了,就当是我这个做弟妹的给两人的新婚礼物了。”

什么?白送?

夏征的小心脏突突地直跳,赶紧凑过来:“媛儿啊,你今儿是不是高兴地过头了?白送?你没有说错吧?还是我给听错了呢?”

林媛心中好笑,嘴上依然毫不在意地摇摇头:“你没有听错,我也没有说错,白送给他们吧!”

说着就站起身来,作势往外走去:“我看他们两人应该卿卿我我地差不多了,走吧,我们去把那个帆船拿出来送给他们两人。嗯,对,刚刚甜蜜完,现在他们最需要的就是来一顿烛光晚餐了。正好,我已经提前在特色馆给他们两人定好了地方。”

看着林媛这不像是在说笑的样子,夏征简直心疼地快要滴血了,那可是他花费了好多力气和金钱大老远地弄回来的啊!外边的人是他大哥大嫂,送就送了,可是看着林媛这痛快的模样,他实在是不能放任,一定要提个醒才行。

“媛儿啊,你若是想要送东西这次就算了,反正也不是外人,可是,别人就千万别再送了啊,那可是很贵的!”

扑哧一声,林媛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这一笑,可把夏征给笑呆了,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终于醒悟,敢情这家伙是逗他的!

他就说嘛,什么时候林媛这个钱眼子也能大大方方地白送了?

洞天第一天开张就迎来了不下百位客人,即便是有八折优惠,但是光这样的流水就已经顶了别的酒楼三天的量了,就更不用说以前的怡然居了。

开张前三天,洞天的进账就已经顶得上以前怡然居一年的进账收入了,这在之前可是连想都不敢想的。

从怡然居就留下来的一些老伙计们都被这个账目给吓到了,不过有人欢喜就有人忧,那些看不过洞天挣钱的人大有人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