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上门讨债(二更)/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从刚刚的种种事情来看,那个小姐应该是被人给害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小姐除了脸上生了疹子以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再看这个老嬷嬷,林媛敢打包票,她肯定不干净。

“在想什么?”夏征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林媛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刚刚还在想着各种阴暗,这家伙就悄没声儿地过来了,能不让人害怕吗?

嗔了他一眼,林媛哼道:“不是说了吗?让你先走,怎么又过来了?”

夏征挑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你在这里打人,这么好看的戏我能走?”

看着街角快要消失不见的背影,夏征勾了勾唇:“是不是很纳闷那个老婆子的主子是谁?”

转过身去看着被一群妇人小姐们围着的小林霜,林媛耸耸肩,不甚感兴趣地摇摇头:“不想知道。”

“真的不想知道?”

“不想。”

“如果那个生疹子的小姐是你认识的人呢?也不想知道?”

“不想……等下,我认识的人?”林媛的视线终于重新回到了夏征脸上:“我在京城认识的人不多,你说的是谁?”

说这话的同时,她已经在脑子里将自己认识的人都过了一遍,苏秋语和姚含嬿肯定不是了,她们身边的丫鬟她都认识,再说了就算真的是这两个人,她也不会管,高兴都来不及呢谁还会去救自己的情敌?

除了这两个人,再就是田萱许慕晴了,不过也都不像。猜来猜去,林媛终究还是猜不到到底是谁,不由得又催问了一遍。

夏征抬手揉揉她的头顶,给了一个提示:“簪子。”

簪子?这是什么提示?

林媛眉头紧蹙,正要伸手扯夏征的面皮的时候突然脑袋里灵光一闪,想到了那日的情景。

姚含嬿设宴,小林霜和林薇被程月秀和郭梅陷害偷了韩小姐的簪子,不过之后真相大白,簪子在郭梅的身上。

程月秀和郭梅?不是,她们身边有丫鬟,在家中又是嫡女,而且有亲生母亲护着,不会是她们的。

如此说来,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韩小姐?韩慧娟?”

夏征点头,刚刚在茶楼里他就已经派人去查了这老嬷嬷的背景,很快就查出来了。

这下林媛的眉头蹙得更紧了,那个韩小姐的情况她现在还记得很清楚,虽然是个嫡女,但是她的母亲早亡,家中小妾上位,根本就没有将她当回事。再加上她母亲在世时曾经教导她要宽容待人,所以现在养成了这个女儿十分怯懦的性子。

心中微微一叹,林媛的眼前仿佛又出现了韩小姐那日紧紧捧着失而复得的簪子默默垂泪的模样,心中更加同情。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想去……”看着林媛这担忧的模样,夏征眨眨眼睛追问道:“哎呀,不是我不同意你去帮她,主要是这个韩小姐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再说了现在也是人家的家事,我们做外人的实在是不好掺和。”

“家事?”林媛挑了挑眉,一双眸子异常明亮,向正在乐滋滋数银子的小林霜招了招手,对夏征道:“若是那婆子不会贪财想要讹银子,或许就是家事了。”

“大姐,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生意好,还是因为刚刚打赢了一场仗,此时的小林霜眼睛分外明亮。

林媛捏了捏小林霜肉嘟嘟的脸蛋儿,将刚才关于韩小姐的事跟她说了一遍,末了问道:“这老嬷嬷诬赖你的凝脂露有问题,还打算讹银子,你真的就想这么轻易地饶过她?”

“当然不行!”小林霜将银子塞进了自己的小荷包里,挥着小拳头一阵乱舞,俨然就是一只要打架的小老虎:“那老虔婆诬赖我就算了,还打算让坏蛋欺负杜若和连翘,我要是这么轻易就饶过了她才是笑话!大姐,你刚刚来的实在太是时候了,我这痒痒粉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们过来了,结果,你就让他们砸了脚丫子,害得我损失了好几瓶凝脂露呢!”

扑哧一声,夏征十分不厚道地笑了出来,还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林媛。

林媛也被小林霜的话给噎得够呛,敢情这小妮子还在怪自己出手早了?

摇了摇头,林媛拍拍她的脸蛋儿:“行,那几瓶凝脂露的钱就去找那个老虔婆要!顺带着把你的损失要过来。”

损失?

跟大姐对了对眼睛,小林霜十分上道地拍手叫好:“对,损失!那个老虔婆带着人诋毁了我的凝脂露的名誉,害我的生意一落千丈,我要找她要损失费!”

林媛欣慰地点点头,看小林霜的表情也是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看得一旁的夏征连眼珠子都快掉了。

却说老嬷嬷带着那几个大汉跌跌撞撞地赶回到韩家后门时,终于重重地松了一口气。

“嬷嬷,你不是说这次出去了就给我们每个人一两银子吗,现在,该给银子了吧?”一个大汉揉了揉手腕,不知道是威胁还是无意的动作,反正让老嬷嬷看了以后有些胆战心惊。

说起来今儿也是她倒霉,看着小姐的脸上涂了那个什么凝脂露之后就开始起疹子,她就想着过去找那小丫头的茬儿,最好是能敲点银子。偏偏,银子没敲到,还差点被人的唾沫星子给吞了。

看着眼前虎视眈眈的几个大汉,老嬷嬷艰难地咽咽口水,从荷包里拿出了碎银子。

看到银子,大汉们终于才放过了她,嬉笑着进了后门。

“没用的东西!连个小丫头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跟老娘要银子!”老嬷嬷碎了一口唾沫,眼珠子一转,满脸横肉都兴奋地抖动起来:“小姐正生着病,正好我去顺点好东西补偿今儿的损失。”

林媛毕竟也算是一府小姐,拜访韩家小姐的时候提前送了帖子,果然,对方以韩慧娟身体不适为由给退了回来。

这下,林媛就有更加正当的理由上前找她了。

而且,她还专门挑了韩家老爷子下朝回府的时间过去,韩泰宁身为户部侍郎,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总不能当中驳了女儿的好朋友来探望女儿的请求,这要是传了出去,肯定得让别人笑话。

果然,林媛十分顺利地进了韩府,韩泰宁还特意派了身边伺候的大丫头将她引到了后院。

看着那个大丫头走路时屁股扭得好像快要跑出来的样子,小林霜悄悄地捅了捅林媛的胳膊,撇了撇嘴。

林媛也不屑地撇了撇嘴,这大丫头的眉眼间生着一股风情之态,一看就不是完璧之身,偏偏她的发饰还是姑娘家的打扮,看来这就是传说中的通房丫鬟了。

暗暗摇了摇头,林媛对这个韩泰宁没有多少好感了。

而她心中仅存的几分好感在见到韩慧娟住着的院子的时候,已经荡然无存了。

“这,这里真的是韩小姐的院子?”林媛有些不确定地指着前方有些败落的院子,瞪着眼睛看着那个大丫头。

大丫头却不甚在意地点点头,看林媛的时候也带了几分不屑:“就是这儿了,她身子不适,在这个院子里静养,清静。”

说完,也不给林媛和小林霜行礼,便扭着腰走了,甚至还毫不避讳地嘀咕着:“也不知道小姐从哪儿认识的穷酸朋友,空着手看望也就罢了,连个打赏都没有!小气!”

林媛很少参加京中小姐们的设宴,这个小丫鬟也不经常出门,自然不知道京城中最近风头正盛的林媛就是眼前这个衣着普通的女子。

小林霜有些看不过眼,想要上前骂她两句,却被林媛给拦住了,她们今日主要是来找韩慧娟的,那些小丫鬟早晚都能收拾,不着急。

水仙和银杏也十分气愤那个大丫头的话,不过还是听了林媛的话去门口叫人了。

可是叫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给开门,甚至里边连个应声儿的都没有。没办法,两人只好自己动手推开了那有些沉重的木门。

木门年久失修,推开时发出了一声沉重而刺耳的吱嘎声,本就有些败落萧条的小院,因为这个声音愈发显得凄凉。

林媛心头蓦然涌上一股凄苦的感觉,脚步不禁加快了一些,可是刚走了两步,就被脚底一个胡乱扔着的小石子儿给绊了一跤。

“小姐!当心!”水仙赶紧扶住了她,脚尖儿麻利地将那个小石子儿踢到了一边,偏偏刚踢走了这个,没走两步就又碰见了一个。

这下连水仙都忍不住开始抱怨了:“这是个废弃的院子吗?就算是废弃的院子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好歹也是嫡女住着的,难道连个伺候的丫鬟都没有吗?”

水仙和银杏都是将军府出来的丫鬟,这样欺压主子的事虽然听过却也是头一次见到,心中都愤愤地,银杏更是一边走一边叫了几声:“有人吗?人呢?”

也不知道叫了几声,终于有个不耐烦的声音在厢房里响起:“谁呀!这大清早地叫唤什么呢!”

林媛不禁被气笑了,这都晌午了,还大清早?这丫鬟是睡过头了还是睡傻了?

正想着,一个身着粉色裙装的小丫鬟打着哈欠伸着懒腰出来了,瞧她头上戴着的那些首饰,林媛都替她担心会把脖子给压折了。

“咦?”瞧见了生人,那丫鬟先是一愣,随即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林媛和小林霜一眼,待发现这两人身上的衣裳十分普通,连首饰也不怎么出彩时,眼中的怠慢便显而易见了。

“两位小姐是哪个府上的?是来探望我家小姐的吧?实不相瞒,我家小姐身子不适,可不能随意探望,两位小姐还是趁早回去吧!”

那丫鬟连礼都没有行,说完就打算转身回房了,瞧她那慵懒的模样,多半是要回去接着睡觉了。

林媛眼睛一眯,刚要发作,突然听到正房里一声凄惨的嚎哭,而后一个比小林霜大不了几岁的小丫鬟大哭着跑了出来。

“莺歌姐姐,求求你,给小姐找个大夫吧!小姐都昏迷了好久了,刚刚,刚刚又吐了啊!”

小丫鬟叫着的莺歌姐姐就是那个打算回去睡觉的丫鬟。

莺歌回身将抱着自己腿的小丫鬟踢到了一边,有些嫌恶地哼了哼:“哭什么哭,小姐又没有死!你这是给谁号丧呢!”

小丫鬟名叫雪歌,是韩慧娟身边的小丫鬟,身上衣裳十分普通,跟莺歌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乍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门小户的小姐在训斥她的低等丫鬟。

光是看两人的衣服,林媛就瞧了出来,雪歌是韩慧娟的心腹,这个莺歌多半是那个小妾上位的夫人派来的眼线。

雪歌捂着被踢疼的肚子,却不想离开,可怜巴巴地求着莺歌,可是莺歌依旧不想搭理她的模样,哼了哼,笑得有些奸邪:“想请大夫?不是我不给你请,是上头那位不让。不过呢,你要是真想去请大夫,不如,去求求大少爷?”

一听到大少爷三个字,雪歌的身子顿时抖如筛糠,小脸儿也愈发苍白了:“我,我……”

“不想去?”莺歌翻了个白眼儿,冷笑道:“还以为你是个忠心的呢,原来也只是个做戏的罢了!”

林媛小手攥了攥,虽然不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但是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推了推早已按耐不住想要拿着银针戳人的小林霜,林媛给银杏使了个眼色:“雪歌,我们是你家小姐的朋友,让我们进去瞧瞧她吧!”

此时,银杏已经快步走到雪歌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刚刚一心急着给韩慧娟请大夫,她都没有察觉到院子里来了生人,而且自从夫人去世以后,好像已经好久没有人来探望小姐了。

“你们……”雪歌还在迷糊,银杏已经一把将她扶到了正房,莺歌看着几人十分不屑地撇了撇嘴,不过还是十分不情愿地出了院子。

知道这莺歌肯定是去给那个夫人回话了,林媛也不在意,最好所有人都来了才好。

跟在雪歌身后进了房间,林媛的眉头蹙得更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