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解决/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不出林媛所料,白氏当即便冲着莺歌发作起来。

“莺歌!怎么回事!”

被白氏冷不丁叫了一嗓子,莺歌的身子一抖,膝头情不自禁地软了下去:“夫人,夫人,奴婢是冤枉的啊,奴婢真的是冤枉的啊!”

“哼,冤不冤枉你还是去跟大板子说吧!”白了她一眼,白氏立即让身后的婆子将她拖了出去,不一会儿,外边便响起了打板子和嚎叫的声音。

林媛挑了挑眉,隐约听到白氏说了句什么二十板子的话,二十个板子应该打不死她,等会儿还得让她作证呢!

不过,这个白氏还真是让林媛大开眼界,果然是通房丫鬟出身啊,眼皮子这样浅,她只是随口这么一说,白氏就已经为了向她展示自己自己正妻的地位而不分青红皂白地打了莺歌。

“这位小姐,还未请教贵姓。”经过莺歌这么一闹,白氏再看林媛时眼神都变了,不仅立即让人上茶,还嬉笑着请教她的名字。

不过请教名字是假,她真正的目的应该就是想要知道林媛是京城哪个富贵之家的小姐吧!

看着白氏那热切而期盼的眼神,林媛贼兮兮一笑,装作没有听到就是不告诉她自己姓甚名谁,心里还恶趣味地嘀咕了起来:“就不告诉你,气死你,气死你!”

“夫人啊,我一直都听说韩夫人对原配所出的韩小姐甚是优待,今日才迫不及待地想要来拜会拜会,只是,啧啧,没想到今日一来,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林媛这不冷不热的声音让白氏如坐针毡,动了动屁股,赶紧把自己先洗清了:“哎呦,这位小姐你今日来的不是时候啊,我们娟儿啊,正好生病了。大夫说了一定要静养,可是府中没有一处院子能跟这边的院子比了。原本我也是不舍得让孩子过来住的,更何况这边的院子要打扫也来不及了。你说,要么是让娟儿住破院子,要么就是让她一直病着,权衡利弊,我也只好让她先来这个院子里养着了。”

白氏如此说着,仿佛就是一个为了女儿的性命而不得不放弃她的安稳生活的可怜母亲。

林媛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极为不齿的,将自己虐待嫡女的事说的这么冠冕堂皇地,恐怕也就只有白氏这个厚脸皮能做得到。果然,从一个通房丫鬟变成小妾,又从小妾变成正室,这个白氏还是有几分心机的。

正在这时,一旁的小林霜蹙着眉头突然插了一句:“可是我看韩小姐她不像是生病啊,你难道没有瞧见她的嘴唇是紫色的吗?她明明就是中毒了!”

白氏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好看,眼珠子一个劲儿地转悠着:“不会不会,我请了大夫了,就是风寒,而且还起了疹子!”

林媛惊呼一声:“啊?疹子啊!听说疹子是要传染的,韩夫人你这样带着这么多人来到韩小姐的房间里,就不怕被传染吗?”

白氏脸色更不好看了,刚刚听到莺歌禀报说有人来看望韩慧娟,她就急急忙忙来了,竟然忘了这一茬儿!

“这个,这个……”

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林媛也懒得跟她多费口舌,目前韩慧娟的身子才是最重要的。

“韩夫人,实不相瞒,小妹略懂艺术,刚刚已经帮韩小姐诊脉了,她就是中毒。”

白氏瞪着眼睛看着小林霜,一时有些结巴:“她,她懂医术吗?”

小林霜翻了个白眼儿:“把吗字去掉!”

说完,便吩咐雪歌:“去把你家小姐用过的所有胭脂水粉都拿来,特别是她今儿早上用过的那些,一个也不能少。”

雪歌连连点头,连滚带爬地来到韩慧娟的梳妆台前。

其实韩慧娟早就住到这里了,而且来了以后就很少用胭脂水粉了,只在出门时随意涂抹一下,所以雪歌拿出来的东西很少,不过在一堆旧东西里有一个新盒子十分显眼。

小林霜和林媛一眼就认了出来,那个就是小林霜在大街上卖的凝脂露!

以示公平,雪歌直接将那些东西放到了白氏面前,小林霜也特意将袖子撸了起来。

在看到那堆胭脂水粉之后,白氏的脸色就变了,一双杏眼愤怒地瞪着门外,立即便有机灵的丫鬟出去了。

不消一会儿,一个老嬷嬷打帘子进来了,正是之前去找小林霜麻烦的荣嬷嬷。

荣嬷嬷也是白氏派来韩慧娟身边伺候的婆子,早上无端损失了那几两银子之后,便心情郁闷地躲在房间里吃酒了,因为没把握好量,竟然给醉了,甚至连莺歌被打得痛哭流涕都没有听到。

这不,白氏派过去叫人的小丫头给她泼了些冷水才将她弄醒。

进到房间里,荣嬷嬷还有些迷迷糊糊地,不过在见到小林霜时顿时就来了精神,许是因为在自己家里,她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哎呦,这不是那个卖凝脂露的小丫头吗?你怎么找到我们府上来了!行啊,打了我的人,还敢来府上,就不怕我让人把你给绑了?”

小林霜抬了抬下巴,一点儿也不胆怯:“哼,借你两个胆儿你也不敢绑我!”

“哎呦,还敢叫板!”荣嬷嬷也来了劲,撸着袖子做事就要过来抓人。

林媛自然不会让她碰到自家小妹,一脚过去正好踢到了荣嬷嬷的小腿骨处,疼得她立即哎呦哎呦地叫了起来,比外边的莺歌叫得更厉害!

自己的人被打了,白氏脸上也不好看,而且听荣嬷嬷的话,多少也明白了,原来眼前的两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小姐,而是街上卖胭脂水粉的。

她被骗了!

“放肆!你们两个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来我府上造次!来人啊,给我绑起来!”

白氏吆喝着叫人,林媛也不甘示弱,一把将手边的茶杯扫到了地上,冷声道:“我是谁?夫人不妨去问问,是谁领我们进来的。”

看着林媛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白氏微微一愣,不过立即就有人凑到她耳边嘀咕了一句,白氏的脸色顿时就变了,脸上十分精彩,也不再叫人绑人了。

小林霜才不管这边几人怎么闹腾,只是低着头检查着那些胭脂水粉,正如自己所料,所有的胭脂水粉都没有事,只有那个凝脂露有问题。

见她单独将凝脂露拿了出来,白氏狠狠地瞪了荣嬷嬷一眼,心中懊悔不已,早知道这个荣嬷嬷偷懒就不该让她来解决这个祸害了!

“韩夫人,这个凝脂露里边有毒,不瞒你说,这个东西是这老嬷嬷是从我这里买的,不仅如此,她还跑去我的摊子上找事,非说是我的东西有毒。不过呢,还好有不少人帮我作证,若是我这里的东西没有毒,那就说明卖东西的人有问题了。怎么样,是不是该问问这个老虔婆呢!”

白氏嘴角抽了抽,小林霜一开口就将她所有的话都给堵住了,她还怎么说?再看那个跪在地上早已醉意全无的荣嬷嬷的神情,白氏便知道小林霜说的话都是真的了。

咽了口口水,白氏想装也装不下去了,赶紧给身边的婆子使了个眼色:“你这个老东西,小姐不就是说了你两句吗,你就这样心存怨恨要害她!还不赶紧给我把她绑起来,拖出去打二十板子!”

“是,夫人!”几个婆子立即上上前制住了荣嬷嬷。

林媛眨眨眼睛,怎么感觉今日的事情这么顺利呢?原本还以为这个老虔婆会不承认,她还打算让外边那个莺歌过来作证的,这下好了,连作证都不用了,直接就打板子了。

不过,这都下毒谋害主子了,居然只是打二十个板子,也太便宜她了吧!

这样想着,林媛也就这样说了。

这下白氏整个脸皮都开始抽搐了,本以为是两个摆摊的小姑娘什么都不懂的,没想到这么不好对付。

“这个,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吧!”

林媛挑眉:“哎呦,原来你们府上的嫡小姐的性命就是这么轻贱的啊,连个老嬷嬷都比不上。不行,我看还是去找韩老爷来说道说道比较好。”

“别!别找老爷!”一听要去找韩泰宁,白氏立即妥协了,她也有自己的顾虑,林媛模样俏丽又年轻可爱,比她这个半老徐娘有魅力多了,之前听说林媛就是韩泰宁带进来的,她就已经有些不安了,这个时候更是不敢再让韩泰宁见到这小蹄子了。

“重打五十大板,打过之后,赶出府去!”

五十大板,就算打不死这老虔婆,也差不多半条命没有了。

看林媛不说话了,白氏也知道她是满意了。

不过荣嬷嬷却是不行了,又是求饶又是哭嚎。白氏怕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赶紧让婆子们将她的嘴给堵上了。

荣嬷嬷和莺歌都被处理了,现在就剩下白氏这个主子了。林媛斜了斜眼睛,仔细地看了白氏一眼,经过刚才的事她已经总结出来了,这个白氏就是有几分小聪明罢了。

她和小林霜都进门这么久了,她居然都没有弄清楚两人的身份呢!不仅如此,她只是搬出了一个韩泰宁,这白氏就信以为真不敢动她了,真真是白痴一个。

更让她觉得可笑的是,这个白氏极好面子,许是因为她的出身实在低贱,所以才更加看重京城中那些妇人们怎么看她吧,不然的话,她和小林霜今日也不会钻了空子。

这边处理荣嬷嬷的功夫,那边小林霜也已经验出了凝脂露中藏着的毒,并且连解毒药方都开好了,前后还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接过药方,林媛赞许地看了小林霜一眼,看来这些日子这小姑娘还真是没有白学。

“夫人,这方子还请你找个妥当的人去负责抓药煎药,我还等着请韩小姐来府上相聚呢!”

将方子推到白氏面前,林媛笑得天真烂漫,不过她的话语里却是多了几分威胁,等着相聚,难道这是要三天两头见面的意思?

白氏厌恶地蹙蹙眉头,笑着接过那方子,心里却是愤愤地咒骂开了,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程咬金,让人看了真难受!

是啊,哪里来的程咬金?

白氏眼珠子一转,笑道:“小姐你就放心吧,我自然会让人好好照顾娟儿的。哦对了,娟儿现在还未醒来,等她醒了我就让人去通知你,只是不知,该去何处呢?”

林媛好笑地勾了勾唇角,这个傻子,终于想起来问她的名字了。

“那就麻烦夫人了,我叫林媛,我跟姚小姐住对门。”

“姚小姐?”白氏心中猛然一跳,脑海中跳出了一个人命,不过还是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林媛笑了笑:“姚含嬿姚大小姐啊!”

说完,也不等白氏再开口,便带着小林霜准备告辞了。在走出房间的时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心的,小林霜又嘀咕了一句:“明明是中毒,非说是风寒,还搬来这么烂的院子,啧啧,大姐,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跟这个韩小姐交往了,她也太寒酸了。”

林媛噗嗤一笑,虽然小林霜这话是故意给白氏上眼药的,但是也还是觉得这小丫头的话实在是太难听了。

果然,已经反应了过来的白氏赶紧追上前来,笑嘻嘻地保证:“不会不会,既然娟儿不是风寒,那就不用静养了,明儿,不,一会儿,马上,我就让人把她挪回自己的院子里去,还要给她多拨几个机灵的丫鬟服侍着,保证让娟儿早些恢复起来。”

林媛唇角勾了勾:“韩夫人果然是慈母心肠,韩小姐的生母虽然走了,但是能有夫人您护着她,她以后的日子肯定能过得很好的。”

这顶高帽子戴下来,白氏的脸上顿时像是开了花似的了,连连点头保证自己一定会好好对待韩慧娟的。

亲自将林媛和小林霜送来前院,白氏显然还没有要离开的意思,非要将两人送到大门口才行。这待遇简直跟进门时不是一个档次啊,林媛和小林霜互看一眼都忍不住撇了撇嘴。

来到大门口又少不了一番寒暄。两人刚要上马车,就听到白氏突然大叫一声“留步”。

纳闷地回过头来,就见到一个年轻小伙子从马车上下来,模样跟白氏有三分相似。

“林小姐啊,这是我儿子韩潮生。”白氏笑得又殷勤又讨好,给他们互相介绍着。

韩潮生是韩慧娟的庶兄,不过随着白氏被抬为正室,他现在也是嫡出了。因为跟白氏有三分相似,所以这个韩潮生也算是不难看,但是跟夏征那样的妖孽比起来,还是差得十万八千里。只不过,此人长身而立,面白唇红,一眼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十分干净。

林媛眉头挑了挑,可不认为白氏将韩潮生介绍给自己认识是为了给两人牵红线的,毕竟,白氏已经知晓了她的身份,清楚了她和夏征的关系。

跟韩潮生笑着点头示意,林媛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小林霜上了马车。不过,眼尖的她还是十分敏锐地发现了韩潮生在看小林霜时眼睛里散发出的淫邪目光。

小林霜今年只有七岁,分明还是个孩子。

再联想之前莺歌让雪歌去求大少爷的话,林媛终于明白了,这个韩潮生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其实就是个人面兽心的东西,专门喜欢玩弄女童!

想到这里,林媛对这个韩潮生的感觉也没有那么好了,回头看了看韩府的门楣,虽然看上去光鲜亮丽,其实内里早已肮脏地没有一丁点儿干净的地方了。

而这样的门户,在京城这个大染缸里,却不是少数。

暗暗摇摇头,林媛紧紧地牵住了小林霜的手,以后两个妹妹成亲的时候,她可要好好地看准了对方才行,不仅要看人,还要看对方的家庭,像这种驴粪蛋子外面光的家庭,是一定要远离的。

目送林媛的马车离开,白氏才重重地松了口气:“真是没有想到,慧娟那个闷葫芦居然还认识这样的人物,啧啧,真是让人喜出望外!”

没有了外人在场,韩潮生立即现出了原形,身子也站不直了,眼睛也不精神了,脸上更是露出一副不敬的表情:“不就是个小丫头吗?你瞧她身上穿的那衣裳,还不如我房里的丫鬟呢!”

“臭小子!”轻轻拍了儿子头一下,白氏嗔了他一眼:“别胡说!你知不知道,她可是林媛,就是最近风头最盛的那女子!”

韩潮生毕竟不是一般没有见过世面的书生,眼珠一转,脸上多了几分兴趣:“林媛?就是三皇子的义妹?”

白氏点头,笑得贼兮兮的:“只要跟她搞好关系,以后你的仕途绝对比你爹还好!”

韩潮生也笑得开怀,不过随即就垮了脸:“娘,你忘了,她跟将军府二公子可是……”

“嗳!娘当然知道了,不过,她不是还有两个妹妹吗?”白氏拍拍儿子的手背,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老大摸不着了,不是还有老二吗?”

韩潮生撇撇嘴:“我倒是觉得那个老三挺合我的胃口!”

“潮儿!”

白氏突然变得疾言厉色起来:“你以后是要做大官的人,不许再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你妹妹今日就要搬回以前的院子里住了,你不许再去骚扰她!你给我记住,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不懂人事的小姑娘,若是你再敢对她做出什么丢人的事来,别怪娘亲保不了你!”

韩潮生撇撇嘴,十分不耐地翻了个白眼儿,不过在白氏的厉声追问下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