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霜雪阁/农门悍女掌家小厨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济世堂。

王氏将熟睡的儿子放到床上,便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夫君的书房里,意料之中的,王大海正呆呆坐在书桌前,面前放着的正是公公留下的手札。

“哎!”叹了口气,王氏推门进去,握住王大海有些冰凉的手,轻声道:“林儿是个好孩子,相公,你不是也早就怀疑这孩子是懂医术的吗?现在真相大白了,怎么……”

“是啊,我的确怀疑她会医术,可是。”王大海眼神闪烁,说不清是哀伤还是兴奋:“可是我没有想到她出身那样好。而且,夫人,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我总觉得林儿行医和开方子时的套路很熟悉。”

王氏点头,坐到了王大海身边:“你说过,她开方子时用药很大胆,有时甚至有些疯狂,跟公公的一个朋友很像。”

王大海看看媳妇儿,唇角勾了勾:“知我者,夫人也。”

王氏娇羞一笑,不过很快便睁大了眼睛看着他:“相公,你刚刚那样说林儿,该不会是……”

“呵。”王大海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握着王氏的手更加用力了:“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夫人啊。正是如此。甄老先生自从离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在京城中现过身,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跟他行事风格如此相像的人,我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若是猜得不错,林儿应该就是甄老的徒弟。”

“原来如此。”王氏恍然,怪不得她总觉得刚刚相公跟林儿说话时很不对劲儿,不过,就算是为了将甄老先生引出来,也不必用那么重的语气来说林儿啊!她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瞧着王氏的神色,王大海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笑着拍拍她的手,道:“怎么,夫人是在怪我刚刚说话太重?甄老先生聪明的很,若是不这样说,他怎么会轻易现身?还有啊,林儿一开始的确是骗了我的,被一个小丫头片子骗了这么久,不出口恶气怎么成?”

一边说,王大海还真的孩子气地磨了磨牙,仿佛真的恨极了小林霜似的。不过王氏知道,他也就是说说而已,看到小姑娘哭成那样,他不是也心疼地跑过来呆坐了?

这两人啊,上辈子肯定是亲兄妹,一个个地都是个孩子。

虽然已经猜到老烦一定会来,但是当他第二天一开门就看到了老烦的脸时还是大大地吃了一惊。

“世伯!”

从再次见面的震惊中走出,王大海惊喜地抱住了老烦的双手,双膝一软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他面前。

这可把老烦身后的小林霜给吓呆了!

她只是想着让师父出面来作证,好让王大海相信她不是骗子。可是谁成想,两人一见面,王大海竟然就给老烦行了这么大的礼!还激动地喊着“师伯”!

难道,她的师父跟王大海的师父是师兄弟?

眨眨眼睛,小林霜突然觉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见到王大海,老烦的神情分外复杂,一会儿喜,一会儿忧,还有几分挣扎和无奈。不过很快便被王大海的下跪给惊到了。

“世侄,快快请起。”双手扶着王大海起来,老烦花白的胡子翘得很是厉害,显然此时的他是高兴的。

将老烦和小林霜让进了屋里,王大海高兴地叫着妻子:“晨儿,快来!快看看谁来了!”

王氏正在给儿子喂奶,听到夫君的话再联想昨晚上跟夫君的对话,不禁一喜,孩子也不喂了,赶紧抱着出来了。

果然,是甄老先生!

“世伯!真的是您!”

瞧着一见面就下跪的王氏,小林霜此时更是蒙了,不过这次她终于将两人的话给听清了,他们叫的不是师伯,而是世伯。虽然老烦跟王大海的师父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却跟他的父亲很是熟悉。

跟老烦多年未见,王大海连生意也不做了,先把济世堂的门给关了,而后便领着他们去了后院说话了。

知道小林霜是老烦的徒弟,王大海夫妻二人说话也就不避讳了。虽然跟王大海夫妻二人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对于几人聊天的内容,小林霜还是十分惊奇的。

原来,王大海的父亲王济善跟老烦是多年好友,而且两人还同是宫中太医。当年田妃在有六皇子之前曾经怀上过一个孩子,那时候淑妃盛宠,田妃跟她是好友,自然就让柳妃很是忌惮。所以,柳妃背地里使了些手段弄掉了田妃的孩子。后来田妃养了好久的身子才有了六皇子,所以现在才会发疯似的看着六皇子,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

弄掉一个妃子的孩子可不是小事,当然要找个合适的替罪羊了。所以,当年负责照顾田妃的太医就成了最好的替罪羊。而这个太医,就是王大海的父亲王济善。

意料之中的,王济善被柳妃暗中威胁主动承认了罪责,王济善的妻子不久之后也就郁郁而终。只留下一个儿子王大海。原本王大海是不打算再学习医术了,可是看着王济善留下的记录了毕生所学的手札,他终究是心动了。

后来又有老烦的教导,王大海的医术比王济善还要好。只不过,他对当年父亲被陷害一事终究是耿耿于怀,不再与富贵权贵之家结交。甚至因为王济善出事时,太医院的院判等人都装作不知情而视而不见,他连其他的医者都不再相信了。

听到这里,小林霜终于知道当日跟杜若两人头一次来济世堂时听到的事是怎么回事了,原来那个上门拜访王大海又被他拒之门外的老先生,不是一般人,就是当年太医院的院判。他早已解甲归田,只是多年前的事让他于心不安,想着来找王济善的后人寻求宽恕的。

当年田妃一事害得王大海家破人亡,这样痛苦的事他怎么可能轻而易举地原谅那个老头儿?

这样想着,小林霜也就理解了王大海的心思。

只是,田妃……

小林霜凝眸蹙眉,田妃是六皇子的母妃啊,就是因为她掉了孩子才引起了这么多事端,不知道王大海会不会把这件事怪罪到田妃头上?

正想着,小林霜正好就听到老烦说起了田妃。

“那件事以后,淑妃和田妃一直派人寻你,只是你……”

王大海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世伯,当年那件事归根到底都是柳妃作怪。不过,侄儿很是感激淑妃和田妃,因为她们力保,我才能活下来。不然的话,恐怕我们王家早已断了后。”

看着王氏怀中熟睡的儿子,王大海眼中的父爱显露无疑。

老烦也摇摇头叹息道:“哎,怪只怪当年我们势力微薄,柳妃的父亲还是丞相,淑妃和田妃加起来都不能撼动她分毫,即便两人力保,还是没能救下你父亲。我,我惭愧啊!”

小林霜瞪着大眼睛看着老烦,只觉得这个花白头发花白胡子的老头儿一夜之间老了十来岁。以前经常见到他不问世事,只看吃喝,直到此刻,小小年纪的小林霜似乎明白了,这么多年师父一直活在自己织造的世界里,用美食来麻痹自己,让自己不那么痛苦。

“师父……”小林霜低声喃喃了一句,看向师父的眼神多了几分心疼。

多年未见,王大海自然是要留老烦和小林霜吃饭的。

吃饭的时候,一直毫无吃相可言的小林霜头一次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吃东西了。

王氏抿唇笑了,捅了捅夫君的胳膊,冲他使了个眼色。

正在给老烦敬酒的王大海眨眨眼睛,也笑了,给小林霜夹了她最爱吃的烤鸡腿:“林儿,你最爱吃的鸡腿,多吃点!”

小林霜嘴巴扁了扁,鼻子瞬间就酸了:“大哥,你,你不生我的气了?”

“不生气,大哥没有生过你的气。”王大海宠溺地摸着她的头,语气里竟然有几分感激:“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来了,我也不会跟甄老先生重新见面。更不会改变对富贵人家和其他医者的看法,以前,是我太狭隘了,只因为几个败类就将一群人当成了坏人。”

小林霜咬了咬唇,想了好半天才想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想明白了老烦让她来济世堂跟随王大海学医术的初衷,想必就是想用她的天真和率直来打开王大海心中的死结吧!

看了一眼正埋头吃菜怎么也不肯抬头的老烦,小林霜嘴角狠狠地抽着,敢情她是被自己师父给利用了啊!

跟王大海之间的误会解除之后,小林霜吃起东西来也更香了,不过当听到王大海的话后又差点将嘴里的饭菜给喷出来。

“什么?大哥,你想去当随军郎中?那,那大嫂和小弟怎么办?”

王大海的儿子才两个月,他居然舍得去当随军郎中,那可不光是长久离家啊,搞不好还会有生命危险啊!

在场的人里边,只有小林霜听到这件事之后很是惊讶,老烦是因为太了解王大海,而王氏的神情很是落寞,却又无可奈何,显然两口子之前就讨论过这件事,王氏不想让他去,却又说服不了他。

小林霜眉头蹙得紧紧地,来济世堂看病的人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但是因为王大海的医术高超,所以维持一家人的开销已经绰绰有余了,这显然不是一个随军郎中能够相比的。

“乐贤啊,你的心思伯父明白,只是,王家只剩下你一个人,你儿子又这样小,这件事,伯父还是希望你能三思而后行。”

若是这事发生在三十年前,甚至二十年前,老烦一定会举双手赞同。但是,也许是年纪越大,考虑的也就越多,说实话,老烦是不希望王大海去参军的。即便那样有机会挣得功绩,但是机会微乎其微。

王氏也明白夫君的想法,还未成亲时她就知道,夫君一心想要给公公洗清冤屈,可是现在二皇子实力雄厚,他们真的很难做到这一点。

许是因为这个话题太过沉重,四个人接下来的兴致都不是很高,一顿饭吃得也有些压抑。

解决了王大海这边的事,小林霜又开始捣鼓她那些凝脂露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荣嬷嬷来闹事一事太过高调,原本没有什么知名度的凝脂露一夜之间就在京城美名远扬了。再加上那个胎记大姐脸上的胎记消了一大半,想要买凝脂露的人就更多了。

这样供不应求的局面,让小林霜顿时看到了商机,她想要开个铺子,专门卖护肤品!

不过,开铺子就要有店铺,除了店铺还要有人,这样算下来,就得需要不少银子。小林霜掂了掂卖完第一批凝脂露后挣到的几十两银子犯了愁,这么点银子,别说开铺子了,连租个合适的店面都不行啊!

“早知道钱不够就应该把这凝脂露卖的贵一些了,哎!弄得现在银子不够用了吧?真是的!”

正在愁眉苦脸唉声叹气的时候,杜若进来回话说是林媛来了。

一听到大姐来了,小林霜立即脑袋里灵光一闪,是啊,大姐有钱啊!

跟小林霜想的一样,林媛今日前来就是要跟她讨论开铺子的事的。

其实林媛一早就想到了开胭脂铺子的,不是有这样一句话吗?世上只有女人和小孩子的钱最好赚,而女人最看重的自然就是那张脸了。

不过林媛只精通厨艺,对护肤品和化妆品没有多少研究,所以对于这方面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可是现在不同了啊,有了小林霜的技术支持,她想要开个铺子完全是分分钟的事啊!

小林霜有秘方没有银子,林媛有银子没有秘方,姐妹二人一拍即合,当即就敲定了开铺子的大致事项。

“这个铺子的东家,就写你的名字。现在你还小,等你长大了出嫁的时候,这个铺子就当做你的嫁妆让你带走,挣得银子也都给你存着。”

林媛这话的意思是想着完全把这个铺子给小林霜准备了,要不是亲姐妹,她才不会做替别人做嫁衣的事呢!

不过,小林霜却是不干了。

“大姐,你说什么呢!什么叫银子给我,铺子也给我啊!咱们这个家一直都是你挣钱养着的,现在二姐在绛烟阁每个月也能拿回来工钱了,就只有我,一直在家里吃闲饭,什么都不干。我现在终于能够挣钱养家了,你怎么还不要我的银子了呢?”

看着小林霜这嘟着嘴儿不乐意的模样,林媛不禁又是好笑又是欣慰,果然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啊,只有七岁的孩子就已经想着要为家里贴补家用了。

“傻妹妹,什么吃闲饭啊,你是我妹妹,我挣钱给你用那是天经地义的,什么闲饭不闲饭的,别瞎说!”

柔声宽慰着小林霜,林媛心里似乎也明白当初她为什么非要跟老烦学医术了,一是为了治好爹娘的病,第二个原因应该也是为了早些给家里挣些银子。

不过,虽然这样说,但是小林霜还是不肯将这个铺子挣的银子都放到自己的名下,拗不过她,林媛终于改口说将挣得的银子归到林家才作罢。但是她也在心里打定了主意,等小林霜长大了,就把这个胭脂铺子当做她的嫁妆跟着她一起出嫁。

虽然定好了是胭脂铺子,但是林媛却不想要卖胭脂水粉,而是卖小林霜自己研制出来的凝脂露这些护肤品,说起来,这个东西比胭脂水粉更吸引女人们的眼球。

而这些护肤品的方子,小林霜都是在老烦给她的一些手札和古籍中看到的。当然,也有的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反正不管怎样,只要方子新颖有效果,就一定有市场。

“嘿嘿,大姐你等一下啊,我这里还有好多配方呢!”冲林媛神秘兮兮一笑,小林霜就去翻自己的枕头,而后从枕头套里翻出来了一个小布包,布包里层层叠叠藏着的好几张写着密密麻麻字迹的纸。

“好俊的字!”看到纸张,林媛忍不住夸赞了一句,自从被老烦教导过一顿之后,小林霜现在的字写得又漂亮又工整,连林家信看了都连连点头。

被夸奖了,小林霜笑得更美了。

看过了字,林媛就开始一张一张地看起了那些配方,有的是祛斑的,有的是祛疤的,不过更多的则是各种美白和祛痘的,看来古代的女子也跟现代的女子差不多,都是这几种很常见的皮肤问题。

“嗯,不错。”连连点头,林媛将方子还给小林霜:“这些方子你就先研究着,不用着急研制出来,嗯,两个月一个方子吧!”

现在京城里的胭脂铺子很多,但是像这种可以护肤的还是很少的。小林霜这种独特的配方一上市,肯定会引起京城女子的瞩目。

就跟当初的稻花香一样,她们要赶在别的铺子窃取了他们的方子之前赶紧出新的方子,这样她们铺子里的生意才不会断空。

“唉?大姐!我们的铺子叫什么名字啊!”小林霜眨眨眼睛,突然想起了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

是啊,现在方子和铺子都准备好了,可是名字还没有呢啊!

看着小林霜胖嘟嘟白乎乎的小脸儿,一个名字从林媛的嘴里不由自主地跳了出来:“霜雪阁如何?用了我们铺子里的东西,能让肌肤如霜似雪。”

“好!霜雪阁!”小林霜高兴地拍着手,笑得眉眼弯弯。

------题外话------

昨晚九点有个二更,大家别忘了回去看看哈,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